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90|回复: 0
收起左侧

《秋风浸泡过的村庄》(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9-22 13:24: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秋风浸泡过的村庄》(组诗)

文/胡有琪


《秋风浸泡过的村庄》


玉米全都变成装饰屋檐的金牙
扮酷
稻谷站了一夏终于伸直了腰
在晒场上快活的呻吟


秋风浸泡过的村庄
惬意的打了一个又一个饱嗝
一座村庄又一座村庄一朵菊花又一朵菊花
比倩
让蓝天也惬意的眯起微醉的双眼
走起了醉步

秋风浸泡过的村庄
牵来南山做客
一彩排
绝配搭子  
端出一天雁鸣
酿一地菊花醇  醇香梦也香


《村庄,我梦中的村庄》


让我像稻谷一样生长
让我像麻雀一样欢畅
让我像青山一样安详
让我像秋风一样干净

村庄  我梦中无忧无虑的村庄

客来狗儿都会跳舞
客走炊烟都会留客
掏心的大笑四面青山鼓掌
暖你前胸后背  暖你的脑壳暖你的脚掌

村庄  一辈子乡情浸泡的村庄

菊花大声的卖唱
却从不收一个铜板
荷花出门总是一身清香
害得十里八乡的鼻子集体发痒  爽

村庄  没有名利没有激素原汗原味的村庄哟……


《村庄,村庄如碑》


一座村庄就是田野上的一块史碑
它记录着我的父辈的父辈浪漫的情话
它记录着我的父辈的父辈创业的艰酸
它收集了田野上四季的风
它炒香了一个又一个简单而又纯朴的梦

大脚爷爷的吆喝声
是村庄里最动听的音乐
其实准确的说
是最精确的手表
整个村庄的时间都是围着他转的
太阳围着他转
狗围着他转
他一高兴  更是忙得团团转

而村庄真正的支柱
不折不扣是我的小脚奶奶
十六岁被欢天喜地的花轿抬进村庄
她就成了村庄的定海神针
多少次月亮被她的纺车声感动而彻夜失眠
再简单的饭菜一经她的慈悲烹调
就香传十里八乡
害得庄前庄后的荷花食欲大开  笑不合口

在村庄里浸泡过的种子绝不会道德滑坡
生出黑心的芽
在村庄里用乡情洗过脑的娃
走出村庄也不会打虚假的哈哈
每一个村庄一升起炊烟
肯定会返老还童  把温馨大声朗诵……


《一朵村庄》


一朵村庄从炊烟中醒来
来不及揉眼
匆匆在腰间挽一把云
踮脚  
在莲的鼻尖上开始练轻功

莲平心静气  凝神聚香
托起村庄冉冉上升
看村庄在她的鼻尖上舞蹈
时不时她一个转身
把村庄抛一个“白鹤亮翅”
村庄轻盈的落下
落入莲的掌中  仍然纹丝不动

荷叶惊奇得忘了自己的功课
只顾挥舞着手臂喊加油
反而累得汗珠在脸上直是滚动

一朵村庄在莲的微笑中
开始三花聚顶  收功
炊烟此时亮开嗓子
喊大山吃早饭


《村庄就是一只蚌》


在我眼里
每一个村庄就是一只巨大的蚌
人都是它嘴里含着的沙

每当坐关
一百年时光之水就一一蒸馏
所有的人
都被它的文火焖得褪去一身的毛
人不人  鬼不鬼
灵魂挣扎  不由自主喊叫

开关时  功过验明正身
经得起磨练的  就会孕育成珠
经不起打磨的  仍是蚌里的沙
村庄不苟言笑  一一登记在村史上
让后人知道
只要村庄活着  它绝不会开后门
把沙子说成珍珠

每一块碑  都是评委


《子夜的小村》


在白昼  我无形可遁
到处都是太阳的通辑令
我无法跟随愧疚的汗珠一起归家
我也无法扯起喉咙  喊爹喊娘

我是一只逃离故乡麦桔杆的蝉

我必须回到小村  磕头
子夜  我要最后一次为坑头上的亲人再唱一曲思乡
这个时候  我才会被梦中的亲人唤回家的笼子
让麦香和我抱头痛哭
这个时候  我才会听到爹和娘的关节在真心的喊我  痛
说  蝉  别在外面流浪了  外面有霜
在这个时候  我才可以无所保留的嚎  叫
而没有人看到我已失去飞翔的翅膀  缺手缺脚  

子夜的小村  你再接纳我一次吧
我要最后做一次蝉
在梦里为爹娘再敬一碗酒  听他们再唠叨一次  说
还是家好  还是家好呀

我是一只得了癌症的蝉
子夜的小村  将最后一次为我的灵魂洗礼


《瘦小的村庄》


年轻时
奶奶是正宗的丰乳肥臀
哺乳期  她的乳汁一挤
就是家乡的一条河流
村庄干渴的嘴一吮吸
身板儿长势喜人  顶起太阳跑
那时的奶奶让村里的花儿集体失色
那时的村庄就是奶奶的代名词

如今  奶奶的乳房日益萎缩
瘦成两岸的沙滩
她的肥臀只是一个名词
瘦小的影子  遮不住一片落叶的哀
风一吹  影子顿时连滚带爬
踉踉跄跄
害得村庄也是声声咳嗽
炊烟扶也扶不起弯下的腰

奶奶瘦成了村庄
村庄瘦成了奶奶
今年清明  我看见爷爷坟头的一株草
不费力就托起了奶奶的膝盖
尽管奶奶的自言自语
还是震得村庄连连后退  一再施礼

瘦小的村庄
是奶奶还在行走的一块碑


《从前的村子》


总是被稻香包围
吐出的炊烟  芳名一律叫秋香

那时的水井  眼睛格外妖精
把大娘  媳妇  妹子都衬得水灵灵的
那叫一个鲜
石磨总是忙个不停
赶着蒙着眼的驴子绕圈子
说是甜蜜的生活

那时的孩子都是兄弟姊妹
一个碗里的亲情  瞬间被抢成幸福疯跑
一路  鸡飞狗跳  
笑声和笑声  在比屙的尿谁远谁高

挑担的货郎总是会挑来一担新鲜的空气
缝补村子缺少花样的袖口
那些针呀线呀火柴呀打开一扇扇封闭的门
吱吱哑哑
老爸难得的一笑  他闻到了酒的味道

从前的村子如今是越来越瘦
我从南方回来
只看到他一个驼背的影子
慢慢消失在夕阳中
我在一块碑上  读到了心痛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11-24 00:33 , Processed in 0.034323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