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457|回复: 0
收起左侧

有障碍的旅途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8-9 12:32: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多语 于 2016-8-29 13:58 编辑

  进了圈子的人



新进了一个群
却被群主告知
需再拉一个进来我想呀想:
做皮毛生意的A
刚没了父亲,晦气
于是我想到了B
这个月老板该给他的工钱
还没到手。再想想
C,一个共产党员
国家干部不好拉拢的
还有D\E\F\G……他们各有各的不便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
我始终没想好,究竟
该TMD拉哪一个进来啊


2016/07/19



                   暮色



到了日暮时分,坝上自然形成一股
行走大军。一个,或者几个人
背背“带有鼓点的音乐脉冲”,气势汹涌
不断有人加入了进去
不断有人流下热汗滴
与此隔岸相对的关帝庙,庙门
紧闭,里面的香火,却传递了出来
(意在招揽“闲”下来的人吧)
站在院墙的外面,老五和他的二小子
神情自若,手中各执一把大鞭子
舞得啪啪直响。不经意间,他们与
河对岸的人们保持了某种调子上的一致


2016/07/19



       实诚的堂弟



我熟识的人中,名字叫ZJ的
有好几个。新开小饭店的那个
是我的堂弟,以前开过
大挂、大巴和大饼子铺。钱
没多挣过,结识的人物
却不少,交通、工商、税务、城管的
提到他,个个亮起大拇哥:
人实诚、够意思,可交!我也
经常惦记他:这么些年了
从未向我提过什么事情
或者朝我借过什么东西


就好像他应该对我有所求似的
——我固执地这样认为


2016/07/25



     心理的测量



为了这巴掌大小的地方
改造好,我准备了一把
专业用的卷尺。在打扫完
它死角之后,我想测一测
其阴暗面与我心脏
平行位置的距离
(要知道,这可不是单纯
感官上的概念,它需要
我们面对实际的操作能力)
我把卷尺裸露的一端
努力伸长,而另一端一直埋在那个
见不得阳光的盒子内部,似乎它在
跟着无限延展又似有
一个明显的反作用力
让我感觉到了力不从心。
是啊,终归是有界限的。
记得当时,我把测量的结果
清晰地定格在了一个黑色的刻度上。


2016/07/25



孤立的生活



大多数隐喻开头的一天,却以
直白告终。这让我时常感觉
不爽。我离开了房间,为的是
寻找一分快乐
的消息。孩子们当然也愿意。
他们佩戴自己的3D眼镜
并派上超人、哈利波特和蜘蛛侠
偷偷跟着我。
日头,从脚下的地平线开始
努力向上爬
一到中午12点钟,就超过了
城市里所有电梯楼的高度。
妻子驾着车,从我的身外
一次次迂回穿过,她并没有刻意
回头。一声不响的,只是我
心里明白那些个千分之一秒内的孤独感觉


2016/08//05



没有凭白无故的一天



上午,我想在就近的池塘
行动起来
鱼呢?撒下的网呢
天空一直空着
我将这些怪现象
归结于我捕捉到了
一枚叶片的剖面,并且
我希望它
始终攥在我手中能够俯视
或者仰望:
液汁的颜色和叶脉的走向
一个再简单不过的问题——
我不能
凭白无故的度过这一天


2016/07/29



      忏悔录



紧要的时候,我选择了
避开轮胎的辙痕;
选择了关在笼子里的
洪水猛兽;还选择在一个
具体的夜晚,欣然奔赴快感!


多少有些说不出口啊——
对准上帝的女人,我偷偷
又泄了一回。


2016/08/03



母体的变化


从前,它大得很。
能涵盖我的身体,
包容我的
丑陋、孤立与虚荣。


现在,它越来越小了。小到
多年不用的子宫里;
小到每天都向我发出
“我该去哪儿”的撕裂声。


2016/08/07



皮球形状的脸



好些年没瞧见有人梳
“中锋头型”了
因为左脸虚胖的人
右脸晦暗
而右脸浮肿的人,又显得
左脸疲乏
我坐在“中间者”
理发厅的旋转坐椅上
看到了造型师
站在镜子里面
一刀一刀地将我的脸
削出了一个皮球形状


2016/07/07



有障碍的旅途



现在没人知道
该怎样办了:
轮胎里镶入了异物
继续前进,麻烦
只会越陷越深
挂一次倒挡吧
遮蔽不了车中(眼前)的现实
跟着倒退
还是选择停留原地我下了车
对准一支香烟
猛吸一口
围绕故障的前后左右
看了看,没发现
有什么特别
一个电话打进来:
你在服务区吗


2016/08/09



解决了一次尿急


今天写到我尿尿
事实上,已憋得不行
只差掏出那玩儿意
就地解决了


可许多双眼睛,睁着
许多块
有道德的牌子、条幅
敦促着我一一
欢迎您的莅临、指导
“美好世界”养生大讲堂;
前方五十米,“挺乃儿”等着你


没想过在哪棵树后
会这么爽的
只是办完了事,来不及
好好抖落抖落
就把那头“脏物”,快速收回了原处


2016/08/10


宿命


空中飘着的
我不知它
柳絮还是蒲公英,或者
其它什么可以飘浮的
总之,它
飘着
飘着,就着了地
翻过两个身后
再也没能
飞起来


2016/08/16


鬼节


来得稍迟。
路的两旁,一团团火气。


在火光和烟瘴中间,
精心挑选出一小段逢隙。


画好圈,填上
金砖、金条、金元宝、
通天币以及其它各式纸钱。


黑暗被火机擦着的瞬间,生与死
的界痕仿佛也化开了。


为了能让这份燃烧
更充分,我和我的妻子
交替使用着事先准备好的


一截枯树枝
一一仅以此,来勾兑火种。


2016/08/17


被人占用的表情


现在,天空里积攒了很重的云
想赶
也赶不走
地面上的楼群
在行动
似乎每个窗口
都有关闭的理由
风来了
只带走一些安慰
我跑到站前广场上
看见
悬浮起来的塑料袋子
废弃的票据
和一枚
不太完整的避孕套
昨天
在小艾的复述里
同样出现过的
此类遗物
我将它们一一比作
被人身体占用了的
表情


2016/08/18


一把羽扇


一把羽扇
尽在掌握
大好的河山
搁在外边
提到它
失落的面积
绿
瘦了

更瘦了
幸好
幸好
我头脑里的
一根筋
跟着它
呼啸生风


2016/08/19


艺术的感觉来了


至少一次,它的纹路
是与众不同的


当艺术家手中的顽石
刻画成人的模样时


对峙


有人呆的地方
就有热闹看


音乐广场上
喷泉汹涌


静物


天空蓝得生疼,
窗筐里的一副仙人掌
有些多余了。


当走廊里所有的脚印
退回到初始化状态后
寂静提着我,偷偷溜了出去。


2016/08/22


头顶上的一棵树死了


栽在我头顶上的一棵树
折了。
我并不确定它
是否开过
桃花、
雪花、
礼花
和假花,
或者其它什么有品貌的花。
总之,它死的时候
房间的门,
跟着合上了。
在吊唁大厅里,
循环往复
播放着“回家”这样的曲调。
我试着抱起它
余下的肢体
及感官。
一个脱离了灵魂的
重量,
还是让我
始料不及了。


2016/08/23


秘密


秘密是个储存体。
夜晚
来临,我环视其左右。


两根杆塔之间
安宁
赋形于外。大地
似有平衡感。


我的足底
常以反作用力
方式,摆脱力的束缚。

2016/08/23


礼物


工业园区里
绝大多数人都已经离开
只有一小块红肿
还跟着他
他并不介意蚊虫
送给他礼物
甚至认为这种痒
是上苍的恩赐,偷偷包好
他把它掖进了底裤以内
即使在夜的子官中
迷失,他也没忍心
将包里的血翻出来,好好挠一挠


2016/08/23


他想和远在天边的父亲聊心里话



以前,他并不懂得生活
面对一只破鼓,乱捶一通


风来了,他攒口气,或者
躲进灌木丛中,察看
外部世界鼓出的表情


很少有女人,会经过他那里
性,囚困在了一个
皮肉的模具内,长时间得不到超脱


晚上,一场暴雨淋过以后
他的被角,更湿了


他想跳过这段
夜的占线,但他
仍然牵挂远在天边的父亲


他想和人聊的
是一些不只带有鱼腥味的心里话


2016/08/25



美好的明天



上了年纪的人,脑筋转得不灵便
父亲对隔在箱子
盒子里的东东很无奈。
他已经没有能力找到
打开这些不透明体的钥匙
对于混在电脑中的病毒,开口便骂:
滚开,你们这些混帐东西!
害得我给他做清理时,不得不
像应付孩子一样
跟他解释:你得学会适应
要有耐心,重要的是
凡事多从好的方面考虑
须经得起折腾。你看,这机体
是好的,设计没问题,就是程序上
出了点状况。
从国有工厂退下来
十几年,带着高级工程师的自尊
父亲,不听我把话说完
辩解道:我是一个
只会运用直尺、圆规、量角器
这类直观工具的人,人生曲折
快画完了,还要指望那些“美好明天”吗?


2016/08/26


倒塌


想都不敢想的
死去的时间,又复活了。


每次读完鲁迅,会感到
阿Q,孔已己们的身躯
正透过搅拌机
传动系统,凝聚成一段段可供观赏的墙。


当他们从倒塌地点
一个个被挖掘出来时,
紫薯一样的
面孔,已经不昌热气了。


2016/08/28



来自乡村的人


摆摊卖菜的母女,去年
还在早市上
帮人卖过豆浆、油条
现在,因为创建文明城市
和许多命运相似的人一样
已将早上的时光
均匀地分布到了
一天之中
这群来自乡村里的人啊
散落在
各个开放式小区的
路旁
方便着顾客,也在为
城市建设贡献自己的力量


2016/08/28


最真实的假相



到了调剂师k家,我变得犹疑。
头上的挂钟,不知是
倒了,还是反了?听不见它
扰乱虚空的声响,也感觉不到
时间的存在。
他将一管红色、粘稠状的液汁
快速注入到一个
锥形半透明的容量内,震荡,搅拌,
和原有溶液
混合均匀。
他把事先准备好的一小块
方糖,投入进去,
只在一瞬间,主卧室的门
便荡漾开了。我不得不
平移自己的目光。
我能嗅到什么?
我在为何事
感到惊奇?当我开始思考这些
并想把问题
深入下去的时候,k的
一个手势,
还是让我回到现实中来:
朋友,欢迎你,
欢迎你的到来,
欢迎你使用超现实主义味觉
体验一次,一天里最真实的假相!

2016/08/29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11-24 00:52 , Processed in 0.051787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