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574|回复: 0
收起左侧

和诗人Lorna Crozier相遇,感谢多年来所赠的灵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6-26 23:41: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此文中文版首发在加拿大中文媒体姐妹网上。谢谢。 -星子安娜
http://lovingsister.com/news_detail/index.php?news_id=32055

加拿大诗人联盟于上周六(6月18日)在加拿大作家多伦多峰会上宣布2016年的获奖者,共有六个奖项: Raymond Souster奖(年度成员最佳诗集奖),Pat Lowther奖(年度最佳女性诗集奖),Gerald Lampert Memorial Awards(年度最佳第一本诗集奖),以及表演诗人奖等。恭喜Lorna Crozier, Ben Ladouceur 和 RC Weslowski 成为其中的诗集获奖者!

Lorna Crozier是两个奖项的得主:Pat Lowther奖和Raymond Souster奖。陪审团描述了她获奖的诗集《出错的猫》: “华丽的抒情诗, 带着狡黠,性感,玩世不恭和悲伤,深沉而细致入微地探索人类生存以及环境。” 恭喜所有获奖者!

award1.jpg


在2005-2006年办北美枫诗刊时,我们邀请了Lorna Crozier担任我们的文学顾问,我任英文诗歌栏目编辑,却一直没有和她见面,这次在加拿大作家多伦多峰会和加拿大诗人联盟年会和颁奖大会多次相见,所以有私下会谈。一见面她就记得我,还问起诗刊杂志的情况,然后告诉我很喜欢我的诗:Lorna’s Cat。 两年前,我读到她给她的猫取名“Basho”时觉得很有意思。 Basho是日本俳句的先驱和大师,俳句后来被翻译传播到西方,就成了haiku。我很喜欢现代英文俳句haiku,所以想象她的猫写诗读诗,写了这首Lorna’s Cat,当然更是表达我自己对Basho的崇敬,诗以三行诗haiku结尾。  Lorna Crozier出名的诗集Sex Lives of Vegetables,也给我很大启发,让我觉得什么都可以入诗,而且可以很幽默很诗意。所以我写了“Picking Up a Dandelion” ,描述性和灵的一种体验。 当我准备诗歌讲座时,了解到她的诗歌讲座中有一个写诗作业:把家庭成员想象成心目中的动物来写,我觉得好有趣,先行实验并写了一首《家庭相册》。效果相当好,诗歌深受读者喜欢。不久,中文的发表在台湾《创世纪诗刊》,英文的也已被香港诗书录用。我也把这很好的写作课题加入到七月的多伦多大学成人教育学院夏天写作班诗歌课程里。有幸被聘为诗歌创意班的老师,我希望我的课程不仅可以开发学生的写作能力和技巧,更重要的是培养和肯定个人独特的思考,写作风格和积极的生活态度。

诗歌改变了我使我在有限的生活中体会丰富的情感和经历,开阔我看世界的视野以及审视和追求内心的安宁,所以我很开心能有机会分享。

这里分享两首


Lorna’s Cat

She calls you “Basho” —
a name blown from remote Japan
and outliving the lonely banana tree,
a name pioneering the Narrow Road to the Deep North
and lighting up seven continents for centuries.

She must believe
you possess nine lives
each watching out for red moons,
and searching for a heavenly ladder
where you can suddenly disappear
then return with a glowing halo.

On snowy days,
she watches you inking
your paws on the rice papers,
so much like water splashing
from the old pond.

On rainy nights,
she makes tea, red or green.
You climb up her tall bookshelf.
The moonlight pours down
on parchment blossoms;
you fetch a book of haiku.

upon touching…
foliage and raindrops -
soft and sweet

家庭相册

他们叙说 -
我的哥哥,一匹黑马,在梦想中奔跑,
从农村到城市,无数看不见的障碍 -
我的兄弟,怀着白马的梦。

他们叹息 -
我的姐姐,一棵李树,挖掘深厚的根基准备收成 -
恶劣的天气和土壤贫瘠辜负了她,
我的姐姐,被冬天的松枝包裹。

他们指认 -
我的父亲,一头金色的狮子,
身怀王国不断翻滚咆哮 -
但黑暗降临,视力丧失,
我的父亲,沉默的羔羊。

他们发誓 -
我的母亲,一座木头房子,
穿过窗户瞭望雾蒙蒙的道路。
当诱惑充满危险,
关上门,她细细倾听 -
我的母亲,夜晚的安息处。

而我,一只丑小鸭,身着外国语的外衣,
一朵蒲公英,带着自由飞翔的意志,
一把锋利的剪刀,切下纸的阴影,
一棵睡莲,追逐幻想。

现在我也老了,想着
我被一直告知的
以及一切又如何变了,
我的哥哥,疲惫的马,
我的姐姐,雪地天使,
我的父亲,悲伤的天空,
我的母亲,飘浮的屋顶。

在人生这条长河里漂荡,
我多么希望自己是灯塔,
在彼岸,
带来一点微暗的光线点亮。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8-10 16:48 , Processed in 0.033097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