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489|回复: 0
收起左侧

《屈原》(外二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5-25 09:28: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屈原》(外二章)

文/胡有琪


这是躲不开的两个字, 不管喜欢不喜欢。
千百年来,老百姓喜欢他,这是肯定的。老百姓不是读懂了他上下求索的诗,而是他给老百姓带来了一个节日,可以供自己放松一下,休闲一下。现实的说法是,可以光明正大地吃粽子。一枚粽子,包裹着民间的喜怒哀乐。有时,百姓不敢骂娘,但可以曲折的叙述心声。所以说,真正的高手在民间。
实话实说,千百年来,喜欢乌纱帽的人喜欢官场游戏的主,肯定不喜欢他。不喜欢他浊世皆昏他独醒的清高,不喜欢他用满腔热血沾血挥毫的诗歌,不喜欢他常常慷慨悲歌,却不歌功颂德,让官们一点都不快活。
如果由老百姓投票选举,他可以获得众多的选票,获得众多的巴掌声。
如果由权威权贵提名,他注定名落孙山,只是一个落魄诗人。活到现在,如伊沙所言:饿死诗人。他是跑不掉的一号人物。

其实,如果不是端午节,我也差点忘了先生。幸好,我还在写诗,所以,我还是记得先生的一身瘦骨,立于人间。
每到端午,我都要用一首诗作馅,包一枚粽子,投江。
老百姓至今供养着汩罗江,汩罗江至今养着先生的魂。


《汩罗江》


汩罗江还在抚琴。
千年来,鱼儿闻琴声而来,又摇尾而去。鱼叼来红日,为汩罗江补血。又叼来星斗,为岁月补网。
但汩罗江的琴声仍然不肯长胖,仍然不肯咳嗽吐痰。

汩罗江还在低诉衷肠。
一卷诗被水反复洗亮,却被一天星光读出泪花。
失眠的汩罗江,一会儿影子披星戴月赶路,一会儿低头沉吟丈量脚下的月光。

汩罗江还在寻梦。
岸上的脚印早已风化,无痕。只有蒿草,举着自己的苦,还在探索问天,何处是大道?
有龙舟竞浪,年年溅起浪花。汩罗江,千年仍然不肯长胡须,不肯老去……


《端午散章》





走出去的粽子,宁肯投江,也不肯归家。
在汩罗江,粽子才活出自己的味道,有魂有魄。





天都下沉了。
汩罗江却站了起来,一声不吭地撑天。一天星光,蠕动着退却。





端午是一张老邮票,把我们寄回遥远……
生锈的艾草,被一首诗点燃,悲伤的芦苇,又开始追着汩罗江嚎叫。有香,泣不成声。





汩罗江才是一本大写的书。
朗读了这么多年,还没有翻页。





这么多年的心香,我只酿成一壶酒。
先生,咱们不醉不归。说好,我们不谈虚情假意的风月,也不谈隔靴搔痒的政治。咱们只弹论平民百姓的碗,是大是小。





还有那把扇子,还在吟咏《楚辞》诗章?
声声嗟叹:秭归犹健在,子却不归。





累了,江边踯躅的一枚红日。西山脱下锦衣,一杯酒响起鼾声。
而汩罗江的一阙词,还在反复吐血,直到读出月光……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11-27 23:02 , Processed in 0.038212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