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53|回复: 2
收起左侧

沙马诗歌十二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5-20 08:52: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安徽沙马 于 2016-5-20 08:57 编辑

每一分钟

每一分钟,都会擦过它最后
的边界,房间在
风中摇晃,日子渐渐
裂开,我理解为“人的宿命”。

妻子弯曲着身子,暗淡
的睡了,她的
梦里会不会
出现什么说不清的东西?

猜测,能接近她的隐秘吗?
其实,我,也不
需要别人的
语言,来说清楚什么。


小城挽歌

落叶掩盖了一个春天,
蝴蝶,并不
高于花朵。孩子
一不小心走进老人的时间。

意外的敲门声带来
死亡的消息。
城市在桥头上晃动。

女人们献出最后的青春,
小城疲软了
摇摇晃晃的
人影,穿过充血的商品。


真空地带


一群人木然的走过,
在我面前
扔下了那么多
东西,需要我来解释。

有些东西,还没有
形成它的事物,
言说,就不是语言的事了。

世界上,我如果能够解释
一只鸟儿,或者
说清楚一朵
枯萎的花,就已经令我开心了。


轮回的方式


一个孩子不小心撞到了
我的影子,瞬间,
影子疼痛得发出一声尖叫

我还是回到影子身边,
小心守护着它
就像守护一个赤裸的灵魂。

有一天当我不在了,它
会不会以轮回的方式
缠绕着曾经和它相遇过的孩子?


对峙


一只老鼠瞪着发亮的
小眼睛,在
天花板上盯着我。

我也一动不动的看着它。
此刻,我先
朝它发出吱吱的叫声。

离得很近的东西,已经不是
我看到的了。它像
上帝一样从高处看着我。

在我转身的瞬间,一只
无意识的猫
从我的反面一擦而过。


似是而非的面孔


我有一张似是而非的面孔
它仅仅是一个
摆设。我试着用过
无数面具,都无济于事。

劳动的时候,我低下头,
走在街上,我低下头。
在孩子面前,我
转过身看空荡荡的窗外。

死去的父亲在远处
的一个路口
向我招手。只有他能够
领会我这张面孔。

这样活着,不像是活着
但我还在呼吸,
要想一想,该拿出
什么来证明它与死亡的区别。

还乡


五十岁后我才有了“故乡”
的概念。才想起
问候那里的一只鸟儿,
一片落叶,一些死去的人。

还乡的一天,比一生还漫长
在陌生的目光里
我才想起曾欠下的债务。

但我还是沉下心来,清理好
祖辈们的房间。不让
旧时代的回忆,
成为孩子们以后的遗物。


意念


每一天我都在离开自己的地方
活着。为什么,我
从不携带灵魂走近他们中间?

我为自己保留着它,也为
死后保留着它
不让它沦陷于这个时代。

我已经提前为它准备好了
一些事物,带进地狱。
倘若遇到好朋友,就和他们
一起,用这些事物经营那儿的生活。


我的错误


我的错误在于将一个女人的夜晚
带进社会心理学,经常
用一来否定二,直到有人对我
大叫一声,才醒悟
过来。但性的人,已经枯萎。

我的错误在于用一朵花的
绽开,来推测她在
镜子里的姿势。我没想到
命运的语言,来自体内的噪音。

如今,孩子在一个影子里
流产了。的确,我
感到海豚不是鳄鱼的朋友,
用血,相互吸引
为什么戴上不是灵魂的面具?


面对这些


风中的孩子是没有形式感的,
老人在某个地方
呆久了,变成一只壁虎。

也许,我看到的这朵花
应该在暗夜中
妓女的手里开放。

也许,在语言里,我替
一个死者活着,
那引诱我消失的事物。

面对这些,我不知所措,
傻乎乎的世界
是由不及物动词构成的吗?


虚无的深处


虚无的深处,我获得了
安全,即使
很少的事物放在里面
也够多的了。

面对喧闹的时代, 我向
我的虚无举手致意
呆在里面,很好,
不需要朋友带来具体的物质。

如果一个盲人带来被他
触摸过的事物
和一个黑暗中的词
我会高兴地伸出双手接纳。


乌有乡


什么地方能安置我即将
遗忘的东西?
也许,一阵风
就要吹散我的灰烬。

每穿越一秒钟,血液
就喘息一次。
惶恐中,我
感受到词的颤栗。

最后一个人,在我久久
凝视中死去。可
乌有乡里没有
一个文字刻在墓碑上的。




发表于 2016-5-20 18:05:25 | 显示全部楼层
:handshake
 楼主| 发表于 2016-5-21 20:14:14 | 显示全部楼层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2-28 13:06 , Processed in 0.045133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