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554|回复: 1
收起左侧

雷洋妻子:不考虑嫖娼 只在意执法是否有问题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5-12 11:04: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禹岩 于 2016-5-12 11:08 编辑

雷洋妻子:不考虑嫖娼 只在意执法是否有问题


新京报 2016-05-10 20:03




2016年5月7日,是29岁的雷洋和吴婷婷(化名)结婚三周年纪念日。


早些时候,雷洋在微信上问妻子想要什么礼物。他们还讨论要继续攒钱,在好学区换个大点儿的房子,为刚出生的孩子上学做准备。


晚上8点多,雷洋出门去机场,接从湖南小镇来北京看孩子的奶奶、姨妈和嫂嫂。


久等不至,8小时后,亲戚们在医院的停尸间见到了雷洋。


他全身上下只裹了一件外套,身上有淤青,呼吸已经停止。


官方通报称,他涉嫌嫖娼,在带回公安机关审查过程中突然身体不适,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不过,吴婷婷想不通的是,丈夫晚上十点左右被送医,为什么自己凌晨一点才得到通知。“这中间的三个小时发生了什么?”“丈夫身上的伤怎么来的?”吴婷婷期待尸检,她想聘请法医,找出丈夫死亡的理由。



被抓



雷洋的出门时间,成为事件发生后警方与家属争议不下的谜题。


据警方通报,当晚8时左右,警方接到群众举报,霍营街道某小区存在卖淫嫖娼问题。


吴婷婷却记得,雷洋应该是在八点半到九点之间出门。当时他在家里玩手机,岳父催他,他才出门。


按照习惯,雷洋应该是走到距离小区北门约10米的公交站,先坐公交,然后在霍营站坐地铁13号线,最后转机场快轨。


不过雷洋并未在机场出现。他再次被人关注时,是在昌平区龙锦三街的一家足疗店门口。


这家足疗店在公交车站的北边,距离雷洋的家只有800米。


在这条百米的街道上有五六家足疗店。与雷洋有关的这家没有悬挂招牌,玻璃门上印有“保健、养生”的红色字样。


从玻璃门外往里看,可以看到墙上一红色广告牌上印有“服务项目”和“收费标准”,其中含“精油开背”、“肾部保健”等,但屋内一片混乱,沙发和桌子上堆满杂物,室内一条走廊还能抵达屋子深处。


附近一商铺工作人员对剥洋葱(微信ID:boyangcongpeople)称,涉事的足浴店事发当夜被警方包围,“当时听到声音很大,开始是室内的声音,后来发现紧挨足疗店的龙锦苑东五区里出现了喊叫声。”


“有个小青年身高1米7左右,一直在喊救命,三个便衣把他反手扣在地下,脸好像都破了。”家住龙锦苑东五区的一老太太回忆,事发时间大约在21时20分,一青年人在小区南门西侧一垃圾桶附近被三名未身穿制服的男子控制,后者试图把他押上一辆黑色车辆,“他一直在喊救命,对居民喊这几个男人不是警察,‘你们要保住我,快拽住我脚,别让他们把我装上车’。”


老太太回忆,小区居民都觉得情况不对,拦住了3名男子,“他们说自己是便衣警察,来抓人的。”


当时,有人打110报了警,附近派出所警察抵达现场,检查三名男子的证件后,放行了三人。


今日上午,多位目击者向剥洋葱(微信ID:boyangcongpeople)确认,5月7日当晚,一位男青年与三个便衣警察在该店附近的小区内起了争执,三个便衣把他反手扣在地下。



伤痕



这段时间里,雷洋湖南的亲戚落了地,给他打电话发现无人接听,便自行前往雷洋的家。


吴婷婷从夜里12点开始给他打电话,直到1点零1分,电话才被接听,对方说是东小口派出所,让她去所里一趟。


吴婷婷一度以为对方是骗子,反复确认后,在派出所得知了丈夫去世的消息,“嫖娼”、“反抗”、“死亡”,这是她得到的关键词。


凌晨4点半,亲戚们见到了雷洋的遗体,吴婷婷不敢去。亲戚看到的,雷洋身上有多处伤口,头上有淤青。


根据警方对家属的讲述,他们在足疗店外蹲守,雷洋出店之后,试图将他控制,雷洋情绪激动,控制他时头部曾受伤,上车后雷洋试图跳车,因此心脏病发。


当晚10时左右,雷洋被送到昌平区中西医结合医院急诊室时,已瞳孔放大,无生命体征,经过心肺复苏等常规抢救45分钟,生命体征未恢复。


22时55分,心电图仍呈直线,宣布临床死亡。


急救医生接受采访时回忆,抢救时,对雷洋气管插管,发现其口腔里有少量血性分泌物,在右额部有局部皮肤挫伤。


至于伤情是如何造成,医生也不得而知。



迷局



雷洋的妻子吴婷婷是个很理性的人,她觉得警方的说法,并不能让她信服,她希望能获得一个真相。


今年,是她和丈夫认识的第14个年头了。半个月前的4月24日,她生下女儿。


他们是高中同学,在湖南省常德市澧县一中的不同班级就读。两人都考到北京的大学,雷洋进入中国人民大学环境学院,本硕连读,2012年硕士毕业时,获得了“优秀毕业生”的荣誉称号。


毕业后几个月,这对情侣便成了婚。雷洋进入中国循环经济协会,这是一家有官方背景的机构,他开始担任一些项目的负责人。他还偶尔登上培训班的讲坛,讲关于环境保护的知识。


他的朋友圈关注国务院今年立法重点,关注社会改革,并把“常怀感恩之心,永谋兴盛之道”当作微信的座右铭。


雷洋出身农村,生活节俭,在他的微博里,他曾分析过干电池反复利用的秘诀:“干电池可以梯级利用,剃须刀—鼠标—遥控器。”他和妻子攒钱在价格相对便宜的霍营买了房。


今年1月,她们为了孩子在好的学区上学,想要挣钱换个新房子。


5月7日,湖南的家人来北京的日子,他还在桌前写了一整天的材料。


10日中午13时左右,有身穿制服的警察再次进入那家涉事的足疗店,并携有相机工具。


不过,妻子吴婷婷的困惑至今无人解答:“从丈夫被送医到凌晨1点得到通知,这中间的三个小时发生了什么?”“丈夫身上的伤怎么来的?”


昨日,她与家人试图调出小区监控查看当晚情况,小区物业称,监控设备此前已经损坏。


5月10日上午,在昌平家中,雷洋的妻子吴婷婷抱着未满月的女儿,看上去已恢复平静。


她对剥洋葱(微信ID:boyangcongpeople)说:“不考虑丈夫是否嫖了娼,只在意警方执法是否有问题。”





发表于 2016-5-25 06:53: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路过1 于 2016-5-25 06:55 编辑

雷洋之死,声誉和人命哪个更重要?

2016-05-12 19:30:40来源:新京报


  我们要关注的不只是雷洋有没有嫖娼,最该关注的是昌平警方对他做了什么,所做这些为什么导致了雷洋——一个公民的非正常死亡。
  雷洋死了,意外地死在一起嫖娼事件当中,揪住全社会的心。今日,有协调处理此事的警员感叹舆论发酵到这般程度,受到伤害最大的是家人,给学校声誉带来了很大影响。
  听闻此言,觉得十分没有道理!试想,如果此事舆论没有持继发酵,雷洋之死不被媒体和公众追问,形成强大的舆论压力,那么假如昌平警方在执法过程中存有问题,就可能不会被暴露。雷洋之死缺乏真相,才是对雷洋家人最大的伤害。因为,人们担心,每个人都可能是下一个雷洋。

  全民讨论雷洋是否嫖娼,严重失焦

  所谓的给学校声誉带来了很大影响,经不住推敲。没有哪个学校保证从自己学校毕业的学生都道德完美,绝无违法犯罪行为,学校担当不起。社会是个大染缸,学校只能负责学生在校期间的行为尽量不逾越道德和法律的边界,绝不敢保证他的学生出到社会仍然风尘不染,个个如尧舜。就是工厂也只对其生产的产品作有限的保质期承诺,不会无限地负责。说雷洋嫖娼就影响了学校的声誉,是道德绑架,是为一种舆论烟雾弹。
  这种道德论从一开始就已经严重地影响或者说遮蔽了问题的根本,让大家的目光失焦。比如,从雷洋的同学、亲友、学长到公众,从一开始都认为雷洋是一个“青年才俊”,“人大硕士”,立足北京的“中产阶层”,微博里只传播“正能量”的人,这实际上是对雷洋一种比较高的道德评价,觉得雷洋这样道德水平比较高的人不会干不道德的事。这种对人性简单化的理解为我们追究雷洋之案死的真相埋了一个个大坑。

  到现在,很多人都还在讨论雷洋有没有嫖娼的问题,有人通过合情合理地分析来证明,雷洋有嫖娼的极大可能,最新的现场避孕套鉴定结果也证实雷某嫖娼,同时足疗女也露面受访称“帮他打了飞机”。而网上,又有不明觉厉的网友发问,打飞机还用戴避孕套吗?
  问题是,雷洋有没有嫖娼真的那么重要吗?说重要,是因为这是导致雷洋之死的诱因,说不重要,是因为嫖娼虽然违法,但不犯罪,更不该死。国内的舆论在热烈讨论雷洋有没有嫖娼,到底是家属还是警方谁在撒谎,为什么雷洋要去嫖娼,怎么嫖,花了多少钱,该受何种处罚时,已经严重失焦了。
  我们试看2015年美国巴尔的摩骚乱,起因是一个有前科的小混混被警察押上警车后离奇死亡,同样是没有执法记录仪和摄像头来还原真相,当时美国媒体和公众关注的焦点主要不是这个小混混做了什么,而是警察对小混混做了什么,是否存在种族歧视和粗暴执法问题,没有谁特别在意小混混的前科和生平表现。

  更应该关注警方的执法行为

  在这个时候,警察面对的只是一个合法的公民,有着国家保护的基本权利的公民,不管他是中产还是弱贫者,是青年才俊还是小混混,有前科还是一身清白,作为执法人,面对嫌疑,在没有受到法律的裁判之前,仍然不得侵犯他的合法权益。
  而在法律或法院没有裁决之前,这个合法的公民雷洋死掉了,我们要关注的不是雷洋有没有嫖娼,最该关注的是昌平警方对他做了什么,以及他们所做的这些为什么导致了雷洋的死亡。这是雷洋之死的核心之处。所有不及于此的讨论都有失焦之嫌,津津乐道于嫖娼和道德审判,更是虚浮轻佻的行为。
  可是非常遗憾,从警方的第一次回应到第二次回应,雷洋所作所为更详尽,而警方的所为却相对粗略。以第二次回应为例,显示雷洋嫖娼被抓,花去200元,在抓捕过程中雷洋奋力反抗,咬警察,踢踹警察,打坏执法记录仪,途中妄图逃跑。配合新闻媒体对见证者的文字和视频采访,雷洋确实有反抗,还大呼“救命”,请求旁人打110。
而这个回应中对警方的行为,在谴词造句上,则显得相当的审慎,如“立即跟进”,“亮明身份”,“将其控制”,“依法戴上手铐”,“带回审查”等,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相当机械的程序化语言。
  可是在昌平警方的回应当中,我们看到了太多雷洋暴力抗法的细节,警方的细节阕如,从今天《人民日报》报道“警方还原‘查处涉嫖男子雷某’的过程”的报道看,对于“执法过程有过过激行为?”昌平警方的回复仍然十分笼统,语焉不详,难以判断。
  如果只是强调违法犯罪嫌疑人的行为及其细节,而不是强调昌平警方对嫌疑人的执法行为及其细节,则是对嫌疑人要求过高,对警方要求过低。而我们知道,在嫌疑人与警方的较量之中,嫌疑人往往都是弱者,后者对前者可能造成的越界伤害是很容易的事。正是因此,我们更要关注此次个案中昌平警方的执法行为。

  追求雷洋之死的真相在路上

  时间已经过去数日,追求雷洋之死的真相还在路上。公众如此热切地关注此案,就像曾经关注“躲猫猫死”、“喝水死”等事件,是因为这不是雷洋一个人的事,它和我们每个人权益密切相关。
  当有些媒体和利益相关方还在纠结嫖娼影响个人、家庭及学校的声誉时,我们可能已经失去了探寻真相的动力。
  真相比金子还重要,人之既死,声名已在身外,唯有真相可以告慰死者,安慰家人、亲友和公众。
  而昌平警方的回应一变再变,一日数变。这种缺乏准确信息的公开,已经令公众严重怀疑其所言说的真实性。
  证明昌平警方的清白或者负有责任,不能靠办案警方、警员自说自话,而是要靠既有的法律程序。
  在依法治国的语境之下,我们希望雷洋之死能够有一个经得起法律检验的真相。不要到最后,让大家自嘲,这届段子手不行。
                                          文/ 廖保平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12-8 11:39 , Processed in 0.038813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