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914|回复: 0
收起左侧

种养故乡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4-5 09:04: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种养故乡(10首)

民谣如夜色

今夜,干净的民谣如夜色
在偏街小巷,起伏
一些东西正在躲避,比如百姓家的燕子
已从巢中飞走
我用风一样的扇子,煽动一场夜雪
玻璃的另一侧,开满了六角形的民谣

这似乎要表达,我与这个季节
有什么样的关系
或者赞美,我中年的骨性里
仍有少年的意气
比如夏天的阵雨,敲打房间的玻璃
漫无目的,是的,我已习以为常

在温暖的玻璃里
一个穿夹克衫的少年,完成了一次
失败的约会
从公园的门口,走近我的桌边
一些柳叶落在桌面
他随意捡起一片,像捡起一分失落的情绪
他走后,公园多么寂静
而我房间的光线,陡然升温


落日颂

落日。你知道,沉默是为情怀
东升西落,一抹苍凉的光
破碎,是为辜负
再次遭遇的对手,比黄羊更灵活
不要试图疏远
这卑微的忧伤。凭着最后的辉煌
抵抗逼近的黄昏

落日,沦陷在时光暗影里的,你不知道
是一个古老的孩子
寂静的形态,如一种简朴的宗教仪式
在我灵魂的岛屿,上升为
一次场庞大的歌剧

落日,像一顶破败的草帽
以弥撒的方式,告别神秘的天梯
依依不舍,像一辆思乡的马车
眷恋,是为吹散昏鸦的风


种养故乡

这里是南方,温暖的南方
你正好经过,像充满隐喻的乌鸦
我必须告诉你,这里有过偶然的脚印
半空的浮云,像民谣一样可疑
或许玫瑰和剑影
就是生活的一小片忧伤

我把故乡抱在怀里,让河流放养远方
故乡的青红颜色,像一个旁观者
扶着亚麻布一样的柿子树
从燃烧的的云层走来
两只晒干的柿子,失去了激情的野火
在母亲的手上,抛出衰老的曲线

这里是南方的瓦屋,我看见田野
有豌豆花一样的少女
丰满的花朵
在裸露的风声里,淳朴而生动
她在分拣茅屋,晚霞和头巾飞扬的秋天
这些平常的事物,被她干净的眼神
抒写成乡村的剧本

如果岁月是逃亡的落日
我更热爱,谨小慎微的生活
我用顽石当农具,用沙粒作种子
用大地之器,种养故乡
让红湿的枝头,跪满金色的瓜果
更多的时候,我遁入某种迷人的生活
静听时光淡去
让一片固执的落叶,随风起伏


金城关遐想

从秦人的生活经过
我只看见逝去的柳叶,铜马车和残存在
陶瓷碎片上的,胡马的真情与假意
那些从长安走来的灯火
像是黄河上掠过的,飞鸟的生活
在水面上的灿烂
只不过是王朝的马蹄
在祁连山上,吐露的言辞

我必须从不同的方向,去辨识
冰雪一样的烟火
向西看,大漠孤烟,是秋天的女子
用一生哀怨,点燃徐徐秋风
向北看,长河落日,是北方的一只母狐
在唯一的绿洲,安静,缠绵
等候人间的响动。像是一朵苦水的玫瑰
开出一种旧时的动静

此刻,我像一只失措的大角鹿
闯进兰州的怀里
将一支牧歌,伸进它清脆的耳朵
如果让你梦失江山
请原谅,一个手无寸铁的家伙
悄然溜进你的梦里
如果我有缚鸡之力,我会把江南的雨水
撒满你的荒芜。我知道
在这里,雨水就是草木的种养


风吹包公祠

早来一步,或许就可以看见
用额头喊冤的人,跪低了多少衙门的台阶
一双阳光一样的大手
从凌冽的北风中,伸过来
那些贪食的鸟儿,被你捉进笼子
从此,卞河的柳枝,少了一声鸦鸣

那位青天一样的人,走了
踩着大宋的泥泞,一走就是千多年
一片阳光照过的的地方
不过一年的光景,就落满寒霜,草木生凉
庭院的古柏,像是一位说书的老人
摇晃着南衙的椅子,沉默已久

你走后,这些惯于腐朽的窗格
又长出了新的枝条
王朝的底色,命定走不出黄河的流沙
这片土地上的黎民
望着节亮风清的马蹄声,绝尘而去
一记马鞭,掩埋了他们心中
唯一神圣的琉璃瓦当

从秋天的大门走出
那条通向陌生的青石板路
已在北宋生锈的记忆里,杂草丛生
草不尽,狐兔何愁?
透过一位书生,峭直的袖口
风从西边吹来,一些破碎的文字
被无情地吹散了


北方小镇

在小镇的窗棂上,苍白的曙光
是一张贫血的窗户纸
被孤立无助的风,吹得
有点神志不清
秋天守在身边,是我亲切的姐妹
在早市的清单上,记录下
鸟落窗台的声音
没有一个少年,在广阔的桑梓地
恪守善良的光阴
更没有渔家少女的嫩乳,保持
猫一样的弹性

我倾向于更深的秋色
在无人的野渡,留下冷若冰霜的灰烬
其实我明白,穿过秘密的干栏
那些槐花吐露的日子
仿佛中年的戏台,已搂不住婉转的莲花
偌大的王国,即将交付给大雪喂养
我总算抓住,最后一个音符
种下一片真实的黄昏
或许,这就是儿女的江湖
有浪迹天涯的小雨,为你支起古道热肠

而潦倒的岁月,是小镇的敌人
为了守住最后的宁静
几棵古榕树站立如士兵,翻检一堆
褪去烟火的青瓦残片
近乎边境的瘦马
一些草木低头,躲过一秒钟的白云
我站在夜鸟的客厅
让一只疲惫的野鹤,静静的入眠
为了想念亲人,一个打更人,从陡峭的巷子
探出一张水果般的脸
仿佛一枚秋天的钥匙,打开了不朽之门


阳台上的光阴

你的脸,像一只涂着油彩的候鸟
变幻不定的暮色,轻如长歌
有些老旧,但风声仍未光顾的阳台
我实在不忍心看见
那些越来越阴险的沙尘,像风的走狗
不断的撕裂,你的美学形象

鸟语一样的窗口,飘着某种
少妇的内衣,想象和一些好天气
我把唯一的硬币变成骨头,
寒光和无聊的雨水
让那些冷暴力,退出玻璃一样的风景
让江湖重现梅花开放的日子

窗外是一些心怀叵测的稗草,用耳朵低语
用阳光述说乡村的灿烂
穿过阳台的翩翩少年,像一枝芦花
朝着秋天的方向,节节败退
我看着无所事事的阳台
好想把一段光阴取走


星期六的夜晚

今晚,和黄昏一起散步
我不饮酒,我要在梦中给童年写封信
给八岁的女孩说几句悄悄话
告诉她,生活的偶然.......

突然,三声电话响起,响的十分不安
越是不安,我越是平静
这是不是,不惑男人的生活惯性
又是三声电话响起,我知道
今天是七月半
“一切均未发生,一切确已发生”

今夜,干脆关闭手机
决心做一个不问魏晋的人
最后看一眼,微信圈正热火朝天
晒人生百态,喜怒哀乐
而我只想做一回庄周
梦见一只蝴蝶,从窗台坠落花枝

怎么那么沉重,像是半块残砖
跌落华丽的高楼
我曾无数次仰望,那一双抚弄云朵的大手
那些星星脚下的民工
像一群苦命的麻雀,把城市的头颅
越捧越高 而视自己如一介草叶
被秋风抛向天空

这是给早晨的阳光,开一个玩笑吗?
不。生活本是一场残酷的游戏
或许,你就是一匹冲破牛栏的黑马
这座城市是你的黑夜
你乘坐的滑梯,比雨天还滑
让一腔热血,放牧在北方的广场

今夜,你仿佛回了一趟家乡
小麦的旗帜,撕碎了一枚秋后的核桃
一些事物,开始在你身边消失


信仰,越来越简约

偌大的川西坝子,陷于一段黄昏
这横陈于黄昏的水路
像一匹纸上复活的野马
在平原上长啸
那破水而来的蓝,让我有些迟疑

或许是季节的尾声
僧人一样的蜀守,望着蓝色的涟漪
瓜熟蒂落的脸 如一只酱色苹果
在瘦弱的山冈上,黝黑发亮
发呆的眼神,握住整个成都平原
像握住一只水鸟

我不知该用怎样的假设
来安慰那些,被时光遗弃的叶子
一片狼烟,深入渔火之境
残缺的世界,像一枚长满青苔的珊瑚
在你圆滑的细节里
变得异常空旷
相对于高大的事物,沙粒更愿意沉寂下来
至于流水的信仰,越来越简约


在葵花里流亡

那时候,面对秋风,你不动声色
静立于荒野
守着北方,金色的理想
像父亲种植的稻草人,乐于收集
流浪的脚步,鸟声和散落一地的阳光

那时候,白天向往太阳
那是父亲向往邻家的葡萄园
在自家的溪水一旁,种几株葵花
一个闲梦,在葵花里游走
一片棕色的花瓣,在金桥上奔跑

那时候,公社的向阳花
种在生产队的墙上,秋风过后
像批林批孔的专栏,开满大半个墙面
年轻女的社员,看着它傻笑
葵花下的文字,却认不了几个

那时候,我们游荡在山冈
天空下着小雨
你像驯服的战马,手持刀光
让六月的麦浪,跪拜在你的脚边
四周的青草,是你平静的椅子
有蝴蝶蹁跹其上

那是一个艳阳天
你灿烂而苦涩的花盘,捧在空中
抹一把秋色在脸上
一朵秋天,就在晚霞中,缓缓低下头去
或许是思想的鱼儿,在田间布种
鲜亮的事物,在草纸上发芽

我喜欢你用这种古典的方式
占领时光,灰色的蜂巢
你的内心比白色柔软,而骨头比流水坚硬
瘦弱的身躯,支起一片俗世的秋天
半斤老酒,与秋蝉对饮哀鸣
被马蹄敲打的柠檬,绽开多汁的忧伤

好吧,那就让头转向银河
像克吕提厄,终日仰望赫利俄斯的战车
你应该是克莱荻亚
一位水泽仙女,向阿波罗倾诉
沉默如水的爱人
是一位离乡背井的骑士
风雨兼程,追赶一段镜花水月的情愁

那是个旺盛的季节
为丰收的麦穗而歌唱,而鼓掌
为落叶畅饮一场秋水
一盘饱满的瓜子,宁静而阔远
又有芳香,和蓬勃的生气
我把它送给庄园,最美妙的女人
已是十分之好

来吧,让光芒升起来
让火焰升起来 如叮当的金钥匙
打开所有的栅栏
让绿苔和荆棘隐去,青瓦一样的光泽
不说悲伤,也不说崇高和永远
抹去一脸的尘土
我只想做一朵金色的葵花
在眉清目秀的长裙下
流亡,流亡。慢慢地枯萎

【简历】李永才,重庆涪陵人,生于1966年1月15日。北京大学公共管理硕士。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四川诗歌》主编。作品散见于《诗刊》《星星》《诗选刊》《扬子江诗刊》《绿风》《诗林》《山东文学》《西南军事文学》《中国诗歌》《四川文学》《边疆文学》《特区文学》《人民日报》《文艺报》《四川日报》等二百余种刊物,作品在全国诗歌大赛中获得多种奖项,并入选《中国年度诗歌精选》《中国年度诗歌排行榜》《汉英双语年度诗歌选》《中国年度优秀诗歌》等数十种选本。出版诗集《故乡的方向》《城市器物》《空白的色彩》《教堂的手》《灵魂的牧场》等多部。
地址:成都市天府大道北段18号,成都市高新工商局,610041.电话:02885339043.邮箱:lychxjhy@163.com.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12-1 04:28 , Processed in 0.034966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