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3302|回复: 0
收起左侧

陈书国(笔名:荆林)遗作十一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3-8 16:21: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陈书国(笔名:荆林)遗作十一首

马家湖畔

读到这一节
我打量面前的池塘
红的白的三条鱼在水里嬉闹

白露,荷只剩下梗了
一个莲蓬,十几只空洞的眼睛
浮在水面
几茎残叶坚持撑着给鱼乘凉
柳娘对着倒影梳妆
四周好多小雀在叫

秋天的阳光,柳阴下
我打着盹
只是有点担心栽下水去

麻雀抖动喉咙
发出一种特别的颤音
几次将我惊醒

有一只是我童年的相识
影子掠过时
我弯在桐树的胳膊上
筑一个巢

桂花雨还在下
拾一枚放在唇齿间
苦涩的味道越来越浓

坐着。池塘那边是墙
墙那边是城市的车流飞扬
自在还是这池鱼、这园鸟

2009.10. 于长沙


童年的苦瓜

皱纹是爷爷的
也是你的

由黄变红时
你并不苦

小虾作佐料
碗,悬挂在屋中央
每天放学后
我爬在凳子上

如今,故乡的一切远去
爷爷的叮咛还在耳边:
“好一点,少一点。”

拒绝钡餐,细心品尝
一阵阵清苦的沁凉

多么依恋的味道
真担心,某一天也将失去
如同外婆家门口的那弯红桃

2010.8.8. 于长沙



有几个天使走过来

有几个天使走过来
朝着我吹气
有蝴蝶、蜜蜂还有金龟子
绕着飞

昨天我爬上枝头
证明红了的石榴
是那样的丰富和甜蜜

别了
明天我还将走一遭
年嘉湖的长廊

将我的诗
我的书
或者我的画
挂满栏杆
如同小园里的香樟和月桂
棵棵都是诗意

我告诉她们
我会爱上一个人
不管如何
为生活速写
带来另一种调皮

有几个天使走过来
梦里藏着另一个梦
真实还是虚空
不仅握在手中

2010.9.28  于长沙


异乡的清明

清明有雨吗
只听到乌鲁木齐有暴雪
小草湖的风沙
提前了游子的归期

多想拿一个小时
留给白发苍颜
留给梦想的童年
给杨树前的那一匹马

可我不能看见床前的月光
也不能打一把伞
顶着如雨的梨花

叶子经过春天
可成为热馕
茶花经过蜜蜂
从芦管里吸到清甜

可今日,我该如何去翻过那座山
墓碑,在哪里?
坚忍的泪水
且揉入那一坯土,一剪梅

2011.4.3.荆林于乌鲁木齐


忆母亲


应该献给母亲
在那个静极了的地方
梨花又开在山头

一丛的青蒿
从根里嚼出甜来
最能疗我的伤

从脐带里带来的疼痛
在一个秋天里
消失在神明的隧道

用犁耙
用丝茅草的啮齿
埋在童年里寻找

我们踩着露水出发吧
左手揪着你的衣角
右一束山茶枝
走向期待的圩市

如今我滞在湘江边的城市
怀念故乡没有的河流
想着从大塘里洄游上来的禾花鲫
母亲,承诺的银杏树还没有金黄

2011.9.30


反对

事物到最后
幽默是一种效果
石头
不能反对河水的荡涤
其质为玉
更多的回复泥
掺和着水的功用

抬头看一下月亮吧
或放慢脚步
用上二十天的假期
登上天山
掬一捧天池水
或照一照镜子

2011.8.11  于吐鲁番


日常的快乐

听到维族的乐音
看到一个烤肉的好人
接到老婆的电话

跟维族老人絮叨
说遥远的家事:
我的不识字的奶奶
我的要求将身子扔到沟渠的爷爷
每次在我失意的当儿
会帮我卷起被窝
沉默地走完一段路回家
而父亲总是滔滔不绝

强壮的母亲
是村里第一个到公社中学读书的人
她走过高于人的草丛
却被一把掉在脚上的菜刀
中断了求学梦

然后,拿起几案上的甘草片
在党参中加点内金
将儿时的经历再次咀嚼
对家人的埋怨也在其中

也许走近童年的织布机
鹤发的老人,以及
进入茅屋揭开锅盖的记忆
这个上午,于是有了快乐

2011.10.14  于吐鲁番



我从沙山上滚下来

我听不到你的声音
一粒沙子导致了历史的耳聋
我不由从沙山上滚了下来

我看不见你的影子
一阵风迷茫了双眼
骆驼,骆驼,你向我跑来

我不能行船在上面
一层薄冰将温暖覆盖
三叠泉就这里发源

我不能攀上你的树丫
柳已弯曲上百年
蒙古行宫前倒拴着小白马

现在已是深夜十二点
我打了电话响在湘水边
睡了吗?睡了
我不由从沙山上滚了下来

2011.3.5. 于吐鲁番


清晨,遇到一群羊

二十只羊
还有两个老乡
整齐地步伐
清脆的水泥地响
城市的街头
擦身而过

那里有丰美的草场
葡萄架朝着同一个方向
高高的鼻梁
正对着天空弯弯的月牙

一只小羊
咩咩地叫了两声——
一个姑娘移动着脖子
一个小伙耸着肩膀
——多么温热的想象

风在身体的一个部位吹
河流没有静止
在一个空白的地方
思绪张开
一呼一吸

2011.11.30 于吐鲁番




摆手舞歌(民歌)

打草摘茶
背着背篓回家
外婆你没了牙
龙船你划哟划
摇橹摔跤
一支神箭射下
山歌一曲唱罢
衣裳逃下山岩
哥哥哟
柳叶儿的哨子吹起
马桑树树儿开了花
妹妹哟
摆手舞儿跳起
坎儿井井水起了波浪
一条思乡的鱼潜在艾丁湖
一条月光下的河在你我之间

2013.8.23  于吐鲁番


葡萄开墩啰(民歌)

葡萄开墩啰
一行的古丽在坎儿井
天山雪水汲进图瓦普

葡萄开墩啰
二十个小学生在白杨下
齐声朗读《葡萄沟》

葡萄开墩啰
婉转的歌声引来百灵
总是一段缠绵的爱情

葡萄开墩啰
百岁的老人花帽新
一声嘶喊响彻天空

葡萄开墩啰
青壮的手臂甩出
龙吟的鞭影上了梯

葡萄开墩啰
古丽们依次走来
俯首浇下清冽的泉水

葡萄开墩啰
拉着小手儿
将阿的拉斯绸系

葡萄开墩啰
环绕葡萄藤的舞蹈
是那样娇媚

葡萄开墩啰
回头念我的故乡
丰收的希望和着甜蜜的泪水

2015.3.21  于吐鲁番




热情之诗

      ——荆林《艾丁湖畔》印象

作者:程一身


       荆林是个热情人,对朋友,对工作,对诗歌都那么热情。在这个日趋冷漠的时代里,这种热情不免令我有“物以稀为贵”之感。基于对荆林的这种认识,我认为《艾丁湖畔》是一部热情之诗。他对生活、工作以及诗歌的热情甚至感染了那片对他来说原本陌生的土地:此前我并不知道,一个人对地方竟然也可以如此热情。
       荆林从事的工作是教育,我认为这是极少数最需要热情的工作之一。但是,被职业化之后,教育工作者往往流于纯粹的知识搬运工,却少有热情的授知者,智慧的传播者,以及人格的感化者,知识时常从近乎零度的弯曲管道里被排放出来,快速掠过一双双渴望求知或茫然无措的眼睛。无庸讳言,认识荆林以后,我时常为时下的教育界感到幸运。我无意说荆林会扭转教育局面,但他至少可以为这个领域增添亮色,提供活力。这本集子里的诗歌就是鲜活的证明。其代表作是组诗《诗意课堂》,在另一首诗中又称“月亮课堂”。这种课堂无疑是对传统课堂的质疑、否定、改造和提升:      

孩子
除了记忆和考试
谁更关心你的未来
拒绝现代
一把篱笆墙也阻隔了历史

这是《思想史》中的一节。在历史被阻隔、现实被质疑的时刻,教育或孩子的未来成为一个尖锐的问题:“除了记忆和考试/谁更关心你的未来”?正是在这种背景下,援疆队出现了,“星光闪烁/葡萄架下/智慧的羊群移动”,我倾向于把它视为对援疆队的写照。作为援疆队的成员之一,荆林的思绪必将反复穿梭于新疆与湖南两地,其中既有对故乡及童年的思念,也有对新疆风情的描绘。《驼铃》一诗将这两种感情融为一体,精致而大气:

是草尖上的珠玉
是旷世的梵音
天山依然静默
坎井静流     

是流沙在起伏
是跋涉的印迹
塔河又一次润泽
胡杨挺立     

一声声
清脆铃响
一声声
依依湘情

  在对驼铃声做了繁复的比喻之后,这首诗最后提醒我们:异域的驼铃唤醒的是诗人的乡情,湘情。此后的无数日子将在慢节奏的驼铃与快节奏的工作中展开。新疆属于古代的边塞之地,对荆林这个湖南人来说,它既具有异域色彩,也不乏厚重的历史。面对左公柳,诗人自称“故乡的人来了”,可谓与历史上入疆的湖南人形成了呼应。在荆林的诗中,传统的边塞诗风得到改写——不再是雄浑悲凉之作,而是轻快活泼的篇什,我认为这得益于荆林的热情。正是在热情的驱动下,荆林的诗大多诗句简短,轻盈灵动,节奏明快,有古典气息和民歌风味,充分体现了这位诗人对边地异乎寻常的热爱,正如诗人所写的,他与当地植物实现了奇妙的交融:

一畦豆苗
满架葡萄
路边的白桦木
这些亮起胳膊的兄弟
已把我簇拥

  低地容纳水,诗人满怀情。当热情人遭遇中国陆地的最低处,艾丁湖便不只是月光下的湖,也是诗情涌动的湖。荆林在《艾丁湖组诗》的小序中写道:“艾丁湖,吐鲁番的母亲湖。中国陆地最低处,负154米,民族同志称之为月光下的湖。在这里可以仰望天山,可以聆听地母的声音。”当然,也可以在这里忆念亲人:

阿娘你笑着
俯下身来
用那个葫芦瓢

掬入水缸
皱纹游入你多尾的眼角

  “沙山在望/沙泉沁出”,这样的句子不禁让我想起“长沙沙水水无沙”的俗语。在西部,风沙在山泉之间游移,可谓沙山有沙沙有水。最神奇的也许是葡萄。葡萄是荆林着力书写的物,此物圆润晶莹,可观可食,大有湖水的品质。一颗颗葡萄如同一汪汪微缩的湖水悬在空中。迄今为止,我还没有去过西北。从荆林的作品来看,那并非干涸之地,而是似乎处处皆水,诸如小草湖,赛里木湖,喀拉斯湖,罗布湖,伊拉湖,当然,还有艾丁湖。或许越是在干涸之地,水越能得到高效地保存和利用。如果说坎儿井是人工的奇迹,那么葡萄就是天然的奇迹。当地的葡萄是出了名的,它们几乎浑身是水,水是如何进入葡萄,并保持澄澈品质的?这非人力所能为,却是天然成就,这是物自身的奇妙之处。荆林在《葡萄组诗》小序中说:“吐鲁番,二月至八月,日日从葡萄长廊走过,甜蜜也逐渐增长。”长期以来,葡萄是与吐鲁番联系在一起的,而葡萄的甜蜜是与葡萄藤联系在一起的:“顺着藤/ 一路可攀援到天上”。

春分时分
葡萄一夜间上架
圆润就要满眼
甜蜜已到心怀

静静的一天
听爱人低语
孩子尖叫
老人拄着龙头
缓缓趟过长廊

  这就是诗人荆林笔下的葡萄架和堆积在葡萄架下的一个个日子,它们那么甜蜜动人,俨如葡萄和葡萄藤本身。就此而言,我认为荆林这本诗集的意义并不局限于诗歌本身,更在于他以持续的热情在诗与真之间建立了多重关系,可以说是边塞诗、湖畔诗、风景诗与教育诗的综合体。

       2012年9月





  陈书国(1973年9月-2016年2月),笔名荆林,湖南省常宁市人。青年诗人。生前任新疆吐鲁番市旅游局党组副书记、局长。曾在《西部》、《文学界》、《湖南日报》等报刊杂志网媒发表诗歌数百首,出版诗集《艾丁湖畔》(2013年6月由湖南人民出版社出版)、诗文集《诗意援疆路》(2015年5月由团结出版社出版)。

陈书国生平介绍:
1973年9月生于湖南省常宁市
1993年9月在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法学专业本科班学习。
1997年7月在衡阳市教育局宣传政策法规科工作。
2002年4月任湖南省教育厅学生资助中心主任科员;2005年4月任湖南省教育厅财务建设处主任科员,期间,2004年11月至2009年2月在中南大学公共管理专业研究生班学习,2010年12月任湖南省教育厅财务建设处副调研员。
2011年2月任新疆自治区吐鲁番地区教育工委委员、教育局党组成员、副局长(湖南援疆),分管教科教研工作;2012年7月至今,经公选留任为吐鲁番市旅游局党组副书记、局长。
2016年2月17日2时7分,因病医治无效,陈书国在湖南省人民医院不幸去世。享年43岁。
2016年2月25日,吐鲁番追授陈书国“优秀共产党员”称号。
      去世以后,陈书国的事迹被湖南卫视、湖南经视、湖南日报、人民网、新浪网等全国各大媒体广泛报道。
      陈书国在援疆任地区教育局副局长期间,推行教改,引入活水,打造教育的“坎儿井”,推广张楚廷先生五I教育理念,复制1000个桃花仙子的行动,激活边续教育的一池春水;任吐鲁番市旅游局局长期间,搞活吐鲁番冬季旅游业,开展杏花节,桑椹节,艾丁湖骑行,各种诗会,打造“慢”城,让游客在吐鲁番住下来,引资引客源,推介新疆旅游,广受人们好评。
  作为诗人,陈书国在《西部》《文学界》《中国教育报》《湖南理工学院报》《湖南日报》《科教新报》《湖南教育》、新华网、湖南教育网、诗生活网等媒体发表大量诗歌、散文、新闻作品。援疆时期的诗集《艾丁湖畔》,2013年6月由湖南人民出版社出版;援疆时期以教育改革发展题材为主的诗文集《诗意援疆路》,2015年5月由团结出版社出版。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8-5 18:56 , Processed in 0.052593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