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4294|回复: 0
收起左侧

李永才诗歌(10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2-19 09:46: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李永才诗歌(10首)

草原上的雪狮子

满眼萧瑟的夜晚,仿佛一头雪狮子
你说,它该不该来
那么从容,敏捷如牧童的狮子
把月光披在身上
向一片缠绵于母马的草原
发起一次又一次进攻
击败了黑夜雕塑的,一卷冰雪
荒疏而峻烈的美

我已习惯了,它以这样的方式
对付季节的敌人
请原谅,我的无所作为
在这冰冻三尺,不知深浅的木桶里
我捞不起一块,囚禁已久的暗器
一个人横琴草原
让一把孤琴,弹出十万伏兵
是多么的不可思议

那些越战越勇的家伙
想必会再次举起,狮子般冷艳的大旗
打开丛林紧锁的旷野
黎明,草原的脸上马蹄声咽
如果有点办法,我想给你们一些
比白桦更柔软的事物
比如一坛老酒。在黑暗以外的地方
有更多的草场,马厩和挡不住的矮墙
幸福的声响,像一头疯狂的狮子
向我的怀抱,奔腾而来


铁像寺水街

是时候了,骑着阳光一样的马嘶
穿越人类的喧嚣
那些闲在这里的茶具,咖啡
无精打采的,经济学上的动物
正在枯萎,凋零
颓废的钟声,辽阔而响亮
仿佛昨夜的寒潮,扎进庙宇的领口
让杏树的落叶,集体转身

在这里,是佛是道
并没有说的那么玄乎
只要有阳光,云朵就会浮出水面
宛如水街两边,沉默的金鱼
只关心自己的自由
而玻璃一样的目光,闪烁如你的忏悔
把过往的心事,越收越紧

落叶之上,是轻过午时的风
把平时的误解和委屈
吹向你,经书一样的粉颊
断桥的栅栏,头枕一只凌乱的鹤影
让一些悄无声息的情愁
隐没于此

我怀着冬日的晴朗
为你抒写一贴
比九月干净的时光
我一走神,几缕梵音就落在了纸上
漫不经心,像一片灰尘
写尽夕阳时,梅花已落满庭院


种养故乡

这里是南方,温暖的南方
你正好经过,像充满隐喻的乌鸦
我必须告诉你,这里有过偶然的脚印
半空的浮云,像民谣一样可疑
或许玫瑰和剑影
就是生活的一小片忧伤

我把故乡抱在怀里,让河流放养远方
故乡的青红颜色,像一个旁观者
扶着亚麻布一样的柿子树
从燃烧的的云层走来
两只晒干的柿子,失去了激情的野火
在母亲的手上,抛出衰老的曲线

这里是南方的瓦屋,我看见田野
有豌豆花一样的少女
丰满的花朵
在裸露的风声里,淳朴而生动
她在分拣茅屋,晚霞和头巾飞扬的秋天
这些平常的事物,被她干净的眼神
抒写成乡村的剧本

如果岁月是逃亡的落日
我更热爱,谨小慎微的生活
我用顽石当农具,用沙粒作种子
用大地之器,种养故乡
让红湿的枝头,跪满金色的瓜果
更多的时候,我遁入某种迷人的生活
静听时光淡去
让一片固执的落叶,随风起伏


落日颂

落日。你知道,沉默是为情怀
东升西落,一抹苍凉的光
破碎,是为辜负
再次遭遇的对手,比黄羊更灵活
不要试图疏远
这卑微的忧伤。凭着最后的辉煌
抵抗逼近的黄昏

落日,沦陷在时光暗影里的,你不知道
是一个古老的孩子
寂静的形态,如一场盛大的宗教仪式
在我灵魂的岛屿,上升为
一次庞大的歌剧

落日,像一顶破败的草帽
以弥撒的方式,告别神秘的天梯
依依不舍,像一辆思乡的马车
眷恋,是为吹散昏鸦的风



立雪亭

断肢求法,果真是断了尘念
那一夜红雪,是如来撒下的火种
让中原的万物
披上了,少林的法雨
那显然不是 龟山先生求得的,
人间雨露
而是虔诚的立雪人,超凡脱俗
一次华丽的蝶变

我不知道,枯禅苦等
如古老的杏树,在无始的秋水中飘零
该有多少缘劫
仿佛秋风翻动经书,谁能平淡安然
透过炽热的足音,我似乎听见
唐宋纷飞的大雪,在今天禅意绵延
不管你心执何念
我的敬畏之心,像凸起的白发
油燃而生

我相信,雪落无声
但雪印心珠,却是一场帝王的大雪
行走于民间,浩荡无边
大雪之后,传来一阵暮鼓晨钟
如墙外的流言
击打在佛主的额头
少林的黄昏,隐隐作痛


梯子

披一张乌鸦的影子,在暮色里
像晚秋的向日葵
打着赤脚,雨水一样的瑟缩
总是小心翼翼的
生怕被夏天遗失的冰淇淋,再次滑倒
那个手脚无措的家伙
斜倚在残缺的土墙,有些年头了

那是个淘气的少年,上房揭瓦
下井捉鱼。飞翔的梦想
总想回到故乡的丛林
但叶落黄昏后,光滑如瓷器的肌肤
仿佛远山一样的流逝
它的一生,结束于九月锋利的吆喝

贫穷的阳光,让一只沉默的蜗牛
蜿蜒在秋水之下
湿漉漉的梯子,行走于屋檐
雁迹般的阶梯
是我落草的兄弟,被生活之水反复煎熬
这只麻雀凄凉,面如死灰

它高扬的手臂,开满秋天的鸟语
屋檐之上是庙堂
离开了梯子,谁也无法一步登天
那些抱残守缺的瓦砾
仿佛流落民间的几粒草寇,注定要沦陷
预设的江湖,而无法顶天立地

当玻璃一样的风,拂掠梯子的窗口
把一盏灯,高举在夜的手上
面壁而立的梯子,像挂在草屋上的破伞
已不是遮风挡雨的物件
而我总是担心,伸进夜色的梯子
也会爬过我的头顶
几粒秋声,冷若冰霜


吹短笛的少年

在纸上沉默的
是一位骑兵,丝丝如扣的笛声
其实你更像一个水手
触摸疲惫的流水
白色的披带,比阳光更冷

几粒金色的纽扣,让我误读了
侯门的柔情
或许是骑马的书生
归隐自己的领土
寻一枚落草为寇的太阳

在时光的路口,你的手指
灵活地起伏
干净的音符,落进穷途的战场
倘若发起冲锋
你就是盛世的英雄

是时候了,南方红湿的小桥
深陷故乡的梅花
少年的脚步,像一阵温暖的风
卷尘而去 孤单,古典
像吹走的梦想一样


梦枕江南

已是老于江南的游人。有什么不同?
流觞曲水里,雅士一样的线条
已刺入我的心魄
不问魏晋。春水碧天,
是一种沉沦。那是什么样的风月?
在画船中,有南宋的书生,听雨而眠

依然是花红柳绿,所有的野花
积极如天空的絮语,在耳边炸响
流风如诉,是什么样的落花
你的面庞让人惊讶
那么多年了,日出江花,雕塑的,
越是灿烂,便越是媚俗

在这个打开的窗口:丛林深处,
有不一样的举动
如一只土拨鼠,闯入灰暗的轮廓
无辜的样子,在一种梦幻里,瘦成梅花
起伏的旷野,如同秘密的镜子
镜中的浮华,是一种召唤
那虚无的,光滑的,雨后的色彩
如西子的肌肤,足以慰藉,一场潦草的生活

在这祖国的南方,请关照那些铺陈:
倦鸟倾斜屋檐,蝴蝶叩击花枝
这些辽阔的视野
没有什么,可以让我感动,
也没有什么值得忧伤
在这里,且像一只沙鸥——
我骑鹿过了江南,翔集于一种风格
但不委屈于狭隘

是我的到来,描绘了一个,
漫不经心的旅程
那片锦绣,只是一种挽留
面目全非的浮光,不过一个符号
我看不见远方,也早已忘记了来路
且让我静下来,
放下一些琐碎。落日绚烂
江南,只是梦呓一场




恍惚富春江

是平淡的江水,在季节的呼唤里
造就了不一样的视野
或许,平淡是一种更深的选择
在这里,有另一种风景,向我们展开
我看见它的脸庞,有沙鸥的低鸣
有更多稀疏的美
暖风徐徐,我只是有点恍惚
但没有陶醉

假如这是世外人间
或许,我有一种更深的情怀
转眼就是秋天
阳光灿烂的日子,我在江边
闲歌撒网,种植一些简单的生活,
比如榆柳、乌桕,和葫芦房子
有渔家姑娘,游手于身边
那些美丽的礁石,如我一样
怀抱着她的理想

而时光的渡口,像芦花一样白
在一个人的内心,生长
如水的誓言
滩头的洋槐,是一位好水手
从花开半树的梅林,摇出一些渔船
这些托付于水的船只,渐渐流向
平静的沙湾儿 让一群归雁,徒具凄凉
我无法在生活的零碎里
找到那明朗,和熟悉的晚钟

越过沙滩,那些真理,渔火
老生常谈的码头
依然闪烁的,是过去的事物:
那些苍白的,颠沛的,
被反复推敲的浪花
不是因为他们,而是一阵风
犹豫,拘束,又那么踌躇满志
蜻蜓掠过水面,嘈杂而凌乱的表情
会有怎样的明天?

在这个暧昧的夜晚,更深的寂静
是伸入沙滩的浪花
如果鱼类,还像水草一样思考
那些生活在经验里的动物
还有结庐人境的快乐吗?
从桐庐至富阳,不过潮来潮往
我对坐船舷,如一粒寒霜,在沉默中
等待下一个秋天


江南的红豆

火红的红豆,是一封江南的情书
那些炽热的,犹豫的,被大雁衔落的词语
像楼头的烟雨,缠绵,仍然飘得沉重

江南女子的袖口,残留的缱绻
像粉色的记忆
种植在一粒红豆里

带着无须掩饰的矫情
一粒红豆,不过是一个流落江南
纯粹而干净的隐喻

梦中的白马,翩翩衣衫
宛如江南,醉饮桃花的山水
在软玉温香里,越来越瘦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12-3 00:14 , Processed in 0.032498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