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5692|回复: 2
收起左侧

当你老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2-6 07:07: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Yimingisme 于 2016-2-6 07:16 编辑

当你老了 
诗 叶芝  yiming 译

当你老了且灰发且睡意沉沉时,
且眯盹火边,够下这书,
且慢慢读,且梦到眼神的柔淑
重现于你的明眸,且重现他们的深切的影子。

爱你韶华之美轮美奂的人数不胜数.
且唯美是图的爱跟你以假乱真,
但有人爱你爱得像爱朝圣者的灵魂,
且爱你的那、随那容颜转变而来的痛苦。

且倚靠炉台的热烈而弯腰坐住,
吟哦,一缕愁,爱已殇
且徘徊那峻岭于头顶之上
且遮盖他容颜在众星深处。

When you are old
by W. B. Yeats

When you are old and gray and full ofsleep,
And nodding by the fire, take down thisbook,
And slowly read, and dream of the soft look
Your eyes had once, and of their shadowsdeep.

How many loved your moments of glad grace,
And loved your beauty with love false ortrue,  
But one man loved the pilgrim soul in you,     
And loved the sorrows of your changingface;  

And bending down beside the glowing bars,
Murmur, a little sadly, how Love fled
And paced upon the mountains overhead
And hid his face amid a crowd of stars.


注:虾酱炖虾

译完这首诗,他累得够呛。原文100字,译文200字,多整100字,不累才怪。译者可比诗人多付出一倍的劳动力呢。有那么一瞬间,我觉得他很笨。但小时候我爷爷教育我,看问题要从正确的角度出发,往往就柳暗花明豁然开朗了。那——译文多出100字,说明译者的能力已甩出诗人一条街不止了。不是吗?我就是这么说的,但Yiming不同意。

Yiming(以下简称Y)说:我请高人算过,精算的那种。高人说我天生就有叶芝的61. 8000%的才华。当然,叶芝的英语比我高嘛。可我的汉语比他强啊。单就能力来说,我们能勉强扯平吧。之所以说勉强,是因为英语只有26个字母,对吧?而汉语呢,至少三字经+百家姓+诗三百+千字文+万年历,对吧?虽然不能说叶芝的能力比我高,但得承认,叶芝的确是大诗人,而我还啥也不是,想知道为什么吗?

我(以下简称丿)说:你说吧。

我正噼呖啪啦地打字,以下出现……时我都在打字——也就是在记录Y和丿的谈话。万一亿年后,我俩的谈话被人编成《非常理想国》呢?那将是巨大的财富啊。我是说,那换的稿费可以令我们的子孙不逊于比尔盖茨的子孙。后来,我把这话跟Y说了,Y说,你傻吧,那时候一定实现共产主义了,谁还花钱啊,请告诉我?我顿时冷静下来,仔仔细细里里外外地想了又想,可不是咋的。没错。我又问他,那还记录有啥用?他说,当然有用。以防万一。就是怕吧,怕在实现共产义之前就有人给我们的子孙编出那本书了。哦,我恍然。

Y :之所以叶芝成了大诗人,是因为我的家庭托累了我,明白吗?

丿:……

我不明白,但会噼呖啪啦噼呖啪啦。

Y :我这么跟你说吧,这事怪我的爷爷。因为他老人家不争气,没有人家叶芝爷爷的亿分之一的财富。像我这种没有叶芝那种的爷爷的孙子,先别说老了,能活到死就不错了。

丿:……

哦,上帝,赐我毒药吧!之前,请罚我美酒。沉默。除了我的打字声,还有谁也看不见的我心跳的形状,正一揪一揪地,变形,复原,变形。

Y :好了,不提这些也罢。说说翻译的事吧。

丿:……请问翻译的事吧的翻字五笔怎么打?也就是翻篇的翻。

Y :不会的字,画圈啊,小时候老师不是教过?打字母O。

丿:……

其实,做Y的秘书,丿真心难过。看着他们的对话,感觉怪怪。Y倒过来的人,丿是少一捺的人。

Y :关于翻译之我的年终总结有如下几点请记录:

1.翻译不是工作,是一次自以为是的阅读,所以有各种各样的痕迹。
2.诗意天生,语法后置。
3.结构大于字词。
4.字词务求精确。
5.必须的,1234。

丿:……

Y :当你老了——

丿:……当我老了,我也会帮你打字的,放心……

Y :不是说你。我是说当我老了当我老了当我老了当我老了。

他不停地重复这一句。疯了一般。我跑开了,不再看他,一眼也不。第二天,他一如往常,站在我面前,手捧鲜花,理智地说他要去精神病院——吓我一跳——去探望他的专用心理按摩师。年龄不详,性别未知。围炉夜话时,睡着,烧伤。
我又一跳。

而且,无法落地。因烧伤而住进精神病院,这得烧坏多少根神经啊?后来他说,围炉烤火不被冻伤就是万幸。

ps:初学者初来,多多关照。祝过年好,新春快乐。
发表于 2016-2-8 21:52:27 | 显示全部楼层
照百度翻译的吧?靠不住啊老兄
 楼主| 发表于 2016-2-9 00:46:22 | 显示全部楼层
去去去,别说实话。。。哈哈,祝好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1-16 02:34 , Processed in 0.035995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