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775|回复: 0
收起左侧

《唐东起2015年12月诗歌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1 18:56: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唐东起2015年12月诗歌辑》

  ● 长城的牙口

  长城豁牙露齿的隘口
  是越老越险要了

  一样的齿冷关山月
  一样的羌笛怨尤人

  喉咙里有几千年的痒
  一开口
  让浑黄的河
  在红叶的脉络里沉吟

  一开口
  就让颤涩的尾音
  又加上了几道湾

  何似在笑
       历史在哭
  一抬头
  就是一道闪电的鞭影

  长城咬住了风沙
  我咬紧了普通话

  2015年12月28日

  ● 门道

  有过小扣柴扉的意境
  有过人面桃花的羞涩
  这生活的谜团
  门不说
  我奈何

  急急切切的脚步在门前
  总算安稳下来
  蔫不悄的
  生怕再推出个意外
  家的分量或许
  就是门板倾斜的分量

  钥匙竟随我
  兜遍世界那么大个圈子
  是谁花费的一点心思
  青铜币捏在手里
  足以撬开这楼宇的痛处

  是谁摔门而去
  是谁锛刨而来
  是谁玻璃碎了用心补
  呕哑嘲哳的腔调
  或许只需几滴豆油的润滑

  此刻静悄悄的
  门脸上只贴着简短的告示
  推
  拉

  2015年12月29日

  ● 文字的距离

  隔着的是一棵树
  而树木
  落下无言的叶子
  隔着的是天空
  而天空
  落下了雪

  我只是看着那湖水
  看着看着
  就弥漫着雾

  隔着一花一草
  隔着所能看见的一切
  隔着一层纸
  能写下好多好多字
  思念有多远
  它就有多遥远

  雾太浓
  我看不透
  雪太厚
  我扒不开
  落叶太多
  我的筐装不下

  2015年12月02日

  ● 文具盒

  那时我们少年英勇
  军火库里武器精良
  公然与时光为敌
  怀揣家国大梦
  秉持分毫计较的尺度
  两脚谋划规矩的方圆
  齐刷刷迈出了征服世界的第一步

  消磨着一支支枪
  一支支口诛笔伐的火药桶
  吟咏着心里的小九九
  从这里出发
  临摹过涂改过听写过命运
  把呼喊当背诵
  把台前躬耕的身影当司令

  被右手磁力线切割着
  被自由落体定律禁锢着
  被义勇军的主旋律激昂着
  我们沁园春过
  岳阳楼过
  满江红过
  我们一二九过
  泪眼朦胧的硝烟过后
  评判了多少意识的对错
  愤懑了几度千秋不平

  如今的文具盒和我一样
  锈蚀着麻木着也泰然着
  缄默了出口成章的懵懂
  只珍藏记忆保守秘密
  只存留心底永驻的芳草和番号
  对事态的炎凉
  距离的长短
  已不做冲动的评说

  2015年12月03日

  ● 盲钓

  腰间突然一袭颤动
  人在何处
  线甩向哪里
  一尾破冰而出的鱼
  超出谁的预料
  大过谁的想象

  相忘于江湖
  不过是越拉越沉的网
  越藏越深的心事
  一夕牵挂的疼痛
  这摇曳的芦苇
  聚散的鸥鹭

  2015年12月19日

  ● 一朵躲着的雪花

  先是躲在云层里
  梦幻漂浮
  袅袅娜娜不过是一次
  仓皇如落叶般的逃避

  躲开芦苇愁绪的发梢
  躲开小径徘徊的脚印
  躲开细数的三九
  躲开了一个人的欢颜

  那猎人的陷阱
  只差一朵雪花就填满了
  那天平的枝柯
  只差一朵雪花就倾斜了
  我羸弱的内心
  只差一朵雪花就湿润了

  自说自话的一朵雪花
  倾国倾城的一朵雪花
  薄如纸大如席清如许
  躲不开寒冷
  也躲不开融化

  2015年12月17日

  ● 闯关东

  轱辘车趟过
  扁担筐挑过
  那山那河
  都手拉着手
  激越着壮丽着
  就这样一路向北

  失散的队形
  呼喊的爹娘
  难续书的族谱
  一路向北

  榆关
  绥中
  辽西
  半截城子
  每一步呀
  都把拖家带口的地名和方言
  写进了基因

  ● 山体滑坡

  有人说那不是山体滑坡
  也没地震也没暴雨
  山的版块怎么那轻容易就松动呢
  后来报道果然改成了滑坡体

  其实说是山体也没错
  谁说一车一车的建筑渣土
  堆积的山就不是山体呢
  此刻深圳是一种尝试
  尝试一座没有夯实没有遮拦的山体
  因小巫见大巫而被视而不见
  就发了点脾气
  横冲直撞推倒几十栋楼如玩具

  此刻深圳是一种速度
  超过了规划的速度
  是没有设想没有预案的速度
  让人不得不奔跑的速度
  让一个壮汉不得不抱起年迈的奶奶
  磕磕绊绊跌跌撞撞满身是伤地奔跑
  让一家三口连拖带拽
  来不及拿上户口本身份证新领的工资
  甚至来不及体面的穿上衣服的奔跑

  请容我点空吧
  让我们在摸石头过河之前
  先拿根小木棍探探路吧

  几百台挖掘机来了
  小心翼翼的
  和时间赛跑
  为了拯救山体下残存的一点微弱的呼吸

  2015年12月24日

  ● 鱼苗

  我精心喂养的小鱼
  一天天见长
  我无法控制它生长的节奏
  它张着小嘴要食
  又仓皇的躲着我
  在绿萝叶下藏起来

  挣脱鱼缸
  挣脱时光的束缚
  当可爱的金鱼噗通一下长大
  渺小的我更像一粒饵料
  它会不会不加思索
  一口把我吃掉

  ● 一只洁白的云鸽

  把天空当翅膀
  把聚散当因果
  五朵彩虹
  如我心中的莲花

  托寄锦书的云鸽
  千山万水之后
  误把井场轰鸣的马达
  当成了倦归的哨音

  误把大地罗盘上
  一个劳作的身影
  当成了飞行的指南

  ( 在井场劳作时看到了五圈彩虹和云中的鸟。诗以记之。)

  2015年12月24日

  ● 新年好

  新年好
  心中默念多少回
  一年只说这一句
  如果这也算约定
  日历翻到最后一页
  我小小的信鸽
  还远在迷茫的路上

  新年好
  那是语言历练了岁月
  才结出的果实
  我压箱底的几个字
  足以翻动我的情感
  颠覆我的诗篇

  枝柯与光影共舞
  钟声把雪花摇落
  我只在这角落里
  默默的想你

  2015年12月31日

  ● 月亮的标点符号

  一声轻唤
  多远才能找到回音
  冷月只遥遥的映照着
  顾盼的眉须间
  虚幻了容颜

  回忆的清泉流过
  让一再动容的日子
  在紧要处
  欲言又止

  我稍一思索
  沉吟的青苔
  就打了个趔趄

  你去了哪里
  鹤影又去了哪里
  只留下颓废的池塘
  遍地的衰草
  为莫名的路途注脚

  芦苇的幽思之笔
  摇曳着
  每一字每一句
  都像是和谁
  做最后的告别

  秋天的一个章节
  天边的月
  还只是一弯逗号
  似乎有句话没有说完

  无辜的月在天际漂泊
  此去经年的等待里
  吟哦俯仰之际
  月亮顿挫成苍茫

  江水东逝
  北雁南归
  我该怎样爱你而不着痕迹

  2015年12月17日

  作者简介:
  唐东起,石油工人,业余坚持文学创作。黑龙江省作协会员。
  在《北京文学》《青年文学》《中流》《牡丹》《阳关》《新青年》《诗林》《青春诗歌》《诗刊》《中国诗人》《中国石油报》《地火》《大河报》《长江日报》《华商报》《小学生周报》《合肥晚报》等报刊发表诗歌200余首。多次获奖。出版诗集《熟透的月》《手指上的记忆》两部。
  网名:手指上的记忆;艾谁谁

  E-mail: tangdongqi1@126.com
  qq : 287724270
  邮编:163514 
  黑龙江省大庆市高平村大庆油田测试公司八大队唐东起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3-2 04:14 , Processed in 0.035668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