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5710|回复: 1
收起左侧

还叫悟空2015年诗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2-18 08:33: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还叫悟空 于 2015-12-26 12:14 编辑

  
《故乡无青山,大雪白人头》  
.  
雪下得够大了,一只乌鸦还在飞,这是极不明智的。云隐去了四肢,  
无数张脸凑在一起,成为下午四时的天空。  
.  
出门看雪的人,也是不明智的。  
一不留神就成了小山包,奔跑着,嬉笑着,不知何时才能重返人形。  
.  
《下在她乡的雪》  
.  
下在她乡的雪呀,白色的萤火虫  
下在她乡的雪呀,白色的萤火虫  
.  
《车灯照耀的雪》  
.  
车灯照耀的雪,下得更迅急,它们粘住了一些光。昏黄的,刺眼的,甚至一往无前的。  
应该有一只兔子加入进来,在光束中拼命奔跑,直至扑倒在地。  
你只是打一下方向,躲过了它。  
应该有一个女人回头看看,对那只兔子表示哀悼。  
它以这样的方式毙命,也合乎逻辑。  
谁让它认定了那一束光呢?  
.  
她一言不发,点着一支烟,吸了两口,递给你。而此时,已能看见阿勒泰的灯火了。  
.  
《雪霁的早晨》  
.  
小女孩跑过去,雪没有作声。当她的双亲追来,才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  
小女孩跑过去,雪没有作声。当她的双亲追来,才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  
.  
《阿勒泰的昏君》  
.  
她领着他参观她的草场,很大一片,用铁丝网围了起来。  
她说她有一千只羊,他来了,就有一千零一只了。  
是头羊么?他看了她一眼。  
那当然了!所有的母羊,都是你的。  
你每天就是吃草、交配、交配、吃草。  
他笑了起来,那你怎么办?  
她把头转向远处的阿尔泰山,我替你代理朝政呀。  
.  
好吧!我就安心做个昏君。清醒的时候,就把你推翻。  
.  
《被告切吉措》  
.  
二十岁,被在拉萨做生意的桑吉平措拐到塘格木草原。  
之后,生了三男两女。  
其中,有两个还不是桑吉平措的。  
三十岁,被一留长头发的卡车司机拐走,  
据说人家就给了几块纱巾,一袋苹果。  
四十岁,自己从新疆走了回来,  
衣衫褴褛,满脸灰尘。  
五十岁,又被贩牛的康巴男人拐走,就穿走一身藏袍。  
.  
《恰拉诺日的初冬》  
.  
日暮时分,由于光线的原因,恰拉诺日草原看起来更广阔了。  
目力所及的雪山,退到地平线那儿。  
它们在给这个帐子腾地儿。  
央金拉姆的影子越来越长,  
她每走一步,似乎都可以牵动所有的枯草。  
此时,惟一不动的是天空,  
像一只硕大的手,把能按住的都按住了,  
除了烟囱里冒出来的烟,正以哈达的形状,远离人间——  
.  
《大地的呼吸》  
.  
牛羊们在露天睡下了,从没听到过它们的鼾声,不像普布朗杰,  
一沾地就打呼噜。  
这样的夜晚,星星们是不睡的。  
它们在云呆过的地方,不停地交换眼神。  
.  
央金拉姆关上炉子的风门,  
又把帐蓬的帘子紧了紧。  
所有的都稳妥了。  
她一件一件脱掉衣服,挨着他躺下。他那双大脚,可真臭呀!  
.  
《山中遇雪》  
.  
走着,走着,就成为路的一部分,包括那个穿红衣的女子。  
雪越下越大,连路也不见了。  
万物归于虚无,  
惟有雪表明曾经的存在。  
惟有远远走来的那人,  
可以抵销这场雪。  
无论他是谁,擦肩而过时,我都将叫住他,喊他一声兄弟。  
.  
《黄鹤楼1916》  
.  
不用再等了。醒来,就是我的生日  
46岁生日,也没什么特别  
照例早早起床  
照例起床就抽烟  
一支接一支  
不到七点半,半盒烟已经没了  
稍有不同的是  
每支烟我都抽得很仔细  
等燃到过滤嘴边上,  
才丢掉——  
为什么要这样精确  
我也不知道  
你寄来的烟很好抽  
我记住了这个牌子:黄鹤楼1916  
.  
《在小酒馆》  
.  
邻桌的那人很面熟,他看了我一眼,我也看了他一眼。  
而后不约而同,掉过头去。  
可能是喝过酒的陌生人,可能是不再往来的老朋友。  
.  
酒酣耳热之际,我看了他一眼,他也看了我一眼。  
而后不约而同,掉过头去。  
很明显,各自心里有数。但是谁都不肯,再一次结识。  
.  
《打谷场上的麻雀》  
.  
哄的一声,它们一跃而起,齐刷刷落在高压电线上。  
哄的一声,它们一跃而至,齐刷刷落在打谷场上。  
正午时分,没有谁走近,也没有谁离开。  
.  
这说明它们吃下那些麦子,它们还不相信那些麦子。  
.  
《净瓶》  
.  
一刀下去,他割开了他的头皮,然后一揭,整张脸没有了。  
一锤下去,他敲碎了他的头,眼睛、鼻子,嘴巴没有了。  
亲人、朋友默不出声,围在四周,成为一个瓶子的四壁。  
几只秃鹫在半空盘旋着——  
叼走那个人最后一块骨头碴子的,将成为最合适的瓶塞。  
.  
《夺鼎之战》
.  
猴山上,两只猴子在打架,抓,咬,撕,挠。围观的游人起哄、叫好。  
母猴子、小猴子躲到在一边,有的挠痒痒,有的呆坐,有的嬉闹。  
好像谁胜谁败,跟它们关系不大。  
.  
忽然,有人喊了声:下雪了!接着,好多人仰起头来,真的下雪了呐!  
.  
《早晨的阳光均匀地洒在他们身上》  
.  
在一张大床上,一个三四岁的孩子  
拿着玩具枪  
朝他爸爸开了一枪  
哒哒哒  
男人头一歪  
倒下了  
孩子咯咯笑着  
掉过头去  
又冲他妈妈开了一枪  
哒哒哒  
女人头一歪  
倒下了  
孩子咯咯笑着  
把枪管吞进嘴里  
哒哒哒  
头一歪  
也倒下了  
不过,他是倒在他妈妈身上的  
.  
《修女的蚂蚱》  
.  
回宿舍的路上,一只蚂蚱蹦到了阿依莎的裙子上。  
她脱衣服时,才发现了它。  
“额,这小东西。”  
她捉住它,放进一个空药瓶里,旋上盖儿。  
第二天早上,“呀,还活着呢。”  
她用草棍拔弄它,  
它抗拒的样子,  
让她“咯咯”笑起来。  
她投进去草叶、面包屑。  
她把它养了起来。  
个把月后,  
那年冬天的第一场雪落下来了。  
而它还活着呢,  
只是略略瘦了些。  
早上醒来,阿依莎依旧用草棍拔弄它,  
它抗拒的样子,依旧让她“咯咯”笑起来——  
.  
《中央大街的演讲》  
.  
中央大街的小广场上,安德烈站在一条凳子上,  
一群人围绕着他。  
他讲得很激动,  
他们听得很专注。  
忽然,一个雪球飞了过来,  
正中安德烈脸上。  
他一个趔趄,摔倒在地。  
哄笑声中,他爬起来,  
重新站在凳子上。  
但是,已经有人不相信他了,开始转身离去。  
.  
《离天亮还有一段时间》  
.  
远远地听到火车的笛声,长长短短,像是自问自答。  
它怀抱灯火而来,还将怀抱灯火而去——  
.  
《与希特勒合作一首诗,或希特勒的画》  
.  
老城区的音乐家,在慕尼黑的旧宅院子里  
城市里不寻常的店标  
桥边的自画像  
剧院广场  
有色房子  
山丘,三色紫罗兰,城堡的城垛  
维也纳歌剧院一角  
联合教堂  
慕尼黑有轨电车站  
家庭餐厅  
希尔德斯海姆市政厅  
躲在佛尼斯  
白兰花,在墨西尼斯的一个修道院的废墟  
.  
《好像那光是不可抗拒的春药》  
.  
一辆汽车驶过——  
啪啪啪;  
又一辆汽车驶过,  
啪啪啪。  
路灯下的蟋蟀,  
好像并未减少。  
它们聚在一起,  
求偶,交配。  
.  
一辆汽车驶过——  
啪啪啪;  
又一辆汽车驶过,  
啪啪啪。  
路灯下的蟋蟀,  
好像并未减少。  
它们聚在一起,  
求偶,交配。  
.  
《太阳照在苹果塔上》  
.  
把一个苹果撂在另一个苹果上,三四个苹果撂在一起,苹果塔就倒了。  
早上起来,阿辽沙一直在干这事儿。  
倒了,再撂。撂了,再倒。  
最后,他沮丧地哭起来。  
他抽搭抽搭地下了床,  
趿上鞋子,经过客厅,父母的卧室,走廊,来到厨房。  
他拿了把水果刀,又回到床上。  
他把苹果切成了一个个方块,  
他把它们都撂了起来。  
他弄了一床苹果皮。  
现在阿辽沙又从床上下来,趿着鞋,提着刀,他在寻找下一个苹果。  
.  
《在墙的那头》  
.  
对面的墙头上,一只猫跑过去了,一只猫跑过去了,又一只猫跑过去了。  
其后不久,它们三三两两地走了回来。探着头,竖着尾巴。  
在墙的那头,一定有什么事儿发生。  
.  
一个死去的人也曾在墙头上跑过,他有猫的身子,他还保有一张人脸。  
.  
《少年阿里的狗》  
.  
傍晚,村子里的狗叫成一片。乌鸦,星星,月亮,都被唤回来了。  
它们各就各位,压住村子的一角。  
总有光线漏出来,照亮断断续续的街道,  
当我隔着老远,打出一声唿哨。  
阿里、都拉克、喀秋莎、虎头、贝贝,就呜嗷起来。  
我能通过听它们奔跑的声音,辨别出谁是谁。  
阿里的脚步很重,噗通噗通的;  
都拉克总是急速地跑,它的速度最快;  
喀秋莎跑一小段儿就会停下,它还没有草高;  
虎头是笨重的;  
贝贝喘气的声音很大。  
.  
是的,它们正向我奔跑过来。只是它们跑着,跑着,就燃烧起来。.  
.  
《一个人的寺院》  
.  
九华山的寺院有上百座,最小的只有一个人,一间屋  
但是,一样有蒲团,一样有佛像,一样有香火  
没人来,老和尚就自己上一柱香  
.  
《在九华街的一条小巷子里》  
.  
晾着的内衣对着晾着的外套,  
招牌对着招牌,  
窗户对着窗户,  
空调对着空调。  
小巷的上半截是它们的,  
下半截才是通道。  
风从山上吹下,  
衣物啪啪乱舞。  
迎面走来的老人  
孩子、女人,和尚  
缩着脑袋,  
脚步匆匆。  
没有一个是陌生的,  
也,没有一个是我认识的。  
.  
《池中的百岁宫》  
.  
到百岁宫时已经关门了。  
隔着数米高的白墙,  
听见有僧人在说话,  
听不清说的是什么。  
用相机拍了几张,  
不好看,随即删掉。  
倒是映在池中的影子,  
拍出来很好看。  
而且在池中,  
也看不清那门,  
是关着,还是开着的?  
.  
《情人》  
.  
选个舒服的姿势躺下  
枕头要高  
腿要翘起来  
再不时  
搓一搓脚丫  
最好点一支烟  
一边抽  
一边把烟灰  
弹在你手掌上  
不要叫疼  
不要躲闪  
亲爱的橡皮娃娃  
今天晚上  
我给你烧几个洞吧  
.  
《惟有灯光可以铭记》  
.  
路灯下,  
香樟树  
在落叶。  
下山的人,  
走着,  
走着,  
就忘了  
脚下的台阶。  
.  
《在站前广场,总能看到这样的人》  
.  
中年男人  
坐在花坛沿上,  
脚下是  
大包、小包。  
风吹乱了  
他的头发,  
他捋了捋。  
风又吹乱了  
他的头发,  
他又捋了捋。  
风一直吹,  
他一直捋。  
.  
《雪相》  
.  
前天的一场小雪,已化得干干净净。  
在一片雪白中浮现出来的,  
又退了回去。  
.  
《兰花和兰花的影子》  
.  
在阳台上  
它是兰花  
在那面墙上  
它是兰花的影子  
.  
穿堂风在吹  
它和它  
都在摇动  
谁也不影响谁  
.  
《听曹五木评沙马的一首诗》  
.  
前边说他父亲死的时候他在捉蛐蛐  
这里就有个遗憾在,还有点亏欠  
所以,到后边去坟地的时候  
才会说“这鬼地方”  
.  
笔法看似冷静,用的是那种通常的  
“零度写作”的手段  
但是中间写坟场环境的那几句  
还是显出了一点悲凉  
.  
母亲的话,听上去就是“生死无常”  
司机的话,听上去就是“人死灯灭”  
死了就无所谓了  
综上几点,这诗写出了生命的虚无  
.  
以及,隐藏在虚无后面的巨大的伤悲  
.  
《下了一夜的雨》  
.  
天还没亮,乔小慧轻一下重一下,  
敲击着墙壁。  
墙那面的男女,  
好像有意应和着节拍,  
做做停停。  
还不时说些什么,  
听不清。  
有一句听清了,  
男人在骂他妈的。  
乔小慧笑出声来,  
他妈的,他妈的。  
雨下了一夜,  
还没有停下来的迹象,  
玻璃窗子  
快被砸出坑来了吧?  
我躺在她身边,一直没有出声。  
.  
《山里的蚊子》  
.  
成群的蚊子追着我和乔小慧咬,是咬,不是叮。  
她打她的脸、胳膊、腿。  
啪——,啪——,  
啪——,啪——。  
在黄昏的山道上,  
声音是明亮的。  
那条短裙子是我给她买的,  
她很喜欢,  
几乎天天穿。  
在山上,  
却给蚊子提供了方便。  
一到宾馆房间,  
她就脱光衣服,  
数身上的红点点。  
.  
“看看,这都是你干下的好事儿,你得赔我。”  
.  
《雪地上的瞎子》  
.  
地上的雪薄薄的,  
堆不起个雪人。  
乔小慧在地上,  
画了一只大眼睛,  
又戳出一个瞳仁。  
你快把她弄瞎了!  
乔小慧回过头,  
笑嘻嘻的——  
我画的就是瞎子,  
你还没看出来么?  
.  
《一日两卦》  
.  
从山上进香回来  
天色已晚  
在公交车站  
侯车时  
看到一算命瞎子  
正在收摊  
乔小慧  
眼睛一亮  
拉着我的手  
央求道  
咱们再求个签吧  
.  
《一只白鹭单腿立在电线杆顶上》  
.  
正午时分,一只白鹭单腿  
立在电线杆顶上  
在黄河滩  
除了白云和太阳  
就它站得高了  
从渤海湾吹来的风  
不时撩起它的羽毛  
它站在那里  
那个高度的风都是它的  
不像我们  
风从车窗吹进来  
经过司机的脸  
我的脸  
最后才抵达  
蜷在后座的乔小慧  
她拢了拢头发  
忽然直起身  
那只大鸟真的是白鹭么  
.  
《她喜欢烟草的余味》  
.  
烟,不是花生米  
不然,你可以  
把它抛进嘴里  
烟就是烟  
你只能  
把它放进嘴里  
送进嘴里  
甚至捅进嘴里  
你还转动它  
让唾液濡湿过滤嘴  
然后  
你才啪嗒一声  
把它点着  
接下来的  
就不用操心了  
这枝烟  
自会把自个燃尽  
乔小慧总是等我  
把烟蒂丢掉  
才过来跟我亲热  
她说她喜欢  
烟草的余味  
那让她感到忧伤  
.  
《与乔小慧夜游鹳山、富春江、新沙岛》  
.  
油菜花开过,鹳山上的空气,变稀薄了  
乔小慧走着走着,就成了鱼  
山下的富春江  
一点、一点,浮起来  
只是到了晚上  
它才突破局限  
只是到了晚上  
它才向这一男一女,坦白  
“在过去的四分钟里  
我跟过去的我相遇”  
“我太美了  
以至于无人能认识我的好”  
他们已忘了  
刚刚渡过的河流  
他们还记得  
让幽暗的河水,在尾鳍上闪耀出来  
江面上,渡轮来来往往  
富阳的所罗门王  
把每一分,每一秒,都载给了城区的灯火  
.  
《在大雷音寺前》  
.  
刚走出寺门,乔小慧就搂住我,  
把嘴凑上来。  
亲一下!  
不好吧?也不看看这是啥地方。  
.  
少废话!我不管,就要亲!  
将来哪一天,  
我会来这里出家的,  
法号我都想好了,就叫慧春。  
.  
亲一下!你可以记录在案:  
某年某月,  
某时某分,  
与慧春尼亲嘴于大雷音寺前。  
.  
《乔小慧说,请模拟我回家的样子》  
.  
我走后,请你  
在房间里也走几步  
模拟我回家的样子  
如果你能从前阳台  
走到后阳台  
那就更形象了  
前阳台上的月亮  
在后阳台上也看得见  
我在南下的列车上  
也看得见——  
.  
《趴在窗子上的女人》  
.  
转过身来,吓了一跳——  
玻璃窗上贴着一张脸。  
我以手作枪瞄准,  
她咯咯笑起来。  
她这样看了多久了?  
她发现了什么?  
乔小慧推门进来,  
我一把拧住了她。  
狗特务,看啥看?  
发现啥了?  
啥也没发现,  
就是好玩。  
你一个人在屋里,  
就像显微镜下的鞭毛虫,  
游来游去,游来游去。  
可笑极了!  
.  
放开,混蛋,你弄疼我了。  
.  
《周日的早晨》  
.  
窗外,喜鹊叫过几声  
就不再叫了  
麻雀一直叫个不停  
有一只  
还飞到阳台上叫  
不光叫  
还拉屎  
早晨的阳光  
斜斜地照着  
它的影子看起来  
像只大鸟  
一支烟没抽完  
大鸟就飞走了  
我也该去刷牙了  
等会儿出门  
有人  
将会看到我一口白牙  
..  
《一盘菜》  
.  
雨后第二天  
竖在墙角的梯子  
长出了七朵木耳  
真的像耳朵一样  
只是大小不一  
仔细数了数  
是十二朵  
等那些小的长大  
我就把它们  
全都摘下来  
炒一盘菜  
留着它们也成  
等它们干死了  
再摘也不迟  
还能炒一盘菜  
..  
《为什么影子没有眼睛》  
.  
回家的路上,总觉得身后  
跟着一个人  
转过头  
却只有影子  
我看它  
它却不看我  
这可以理解  
它没眼睛  
不能强人所难  
有一点  
我不明白  
为什么月亮  
给我的头  
脖子,躯干  
手,腿,脚  
长长的影子  
却不肯给它们配一双眼睛  
.  
《雨师》  
.  
大片、大片的乌云  
往西南方向去了  
月亮还呆在原地  
或明或暗  
照着这片小区  
我站在阳台上  
一边抽烟  
一边推算那些云  
会停在哪里  
刚才她打电话说  
她在太白广场喝酒  
嗯!嗯!  
就让云停那儿吧  
她在雨中  
抱头逃跑的样子  
一定又狼狈又好看  
.  
《夏日时光》  
.  
正午时分,一只公鸡,在墙院上走来走去  
不时,振一振翅膀,伸一伸脖子.  
它好像就要叫出来了  
.  
可它没有,继续振一振翅膀,伸一伸脖子  
.  
《张雪江去见老道士》  
.  
张雪江去了海云观  
李之平纠正  
是碧海观  
好吧!  
张雪江去了碧海观  
他要去见一个  
老道士  
这应该没错  
整整七天  
都呆在观里  
李之平纠正  
是来回七天  
好吧!  
整整六天  
都呆在观里  
还不让喝酒  
真不知这有啥意思  
李之平说  
你管他呢  
他回来  
就能给咱们算命了  
.  
《虫虫飞》  
.  
月亮照进来的时候,慧春正关门离开  
门廊下的阴影包裹着她  
只一小会儿  
.  
屋里没人了。现在,蚊子可以随便飞  
..  
《洋娃娃》  
.  
孩子们睡了,他们的洋娃娃还没睡  
一个在客厅地板上坐着  
睁着大眼睛  
一个在楼梯上歪着  
睁着大眼睛  
一个在洗手间趴着  
睁着大眼睛  
一个骑在另一个身上  
睁着大眼睛  
一个在阳台上躺着  
睁着大眼睛  
.  
外面,雷电交加——  
那么多小娃娃在玻璃窗上摔破了头  
.  
《看着雨把窗子冲洗干净,那是多美的事儿》  
.  
雨下了一天一夜,把窗子的另一面擦得很干净,这一面还是老样子  
天气预报说,还会有雨  
于是,布劳恩特把窗子拆下来  
立在院子里  
他想让即将到来的雨,把窗子的两面冲洗干净  
.  
莱娜劝阻他,你疯了么,老头子  
布劳恩特并不理会,继续拆窗子,你懂什么,老婆子!等着瞧好吧  
.  
《给亲爱的人做一锅鱼汤》  
.  
这杯酒他喝了一半  
另一半给它灌下  
它还在动  
但越来越慢  
他把它放在案板上  
给它擦干  
他挥起菜刀  
砍下它的头  
它的身子  
剧烈抖动起来  
十分钟后  
它一动不动了  
他剖开它的肚子  
扯出内脏  
在水笼头下  
冲洗干净  
他把它放在案板上  
一刀刀划开  
现在——  
他啪嗒一声  
打着了蓝色的炉火  
.  
《小说〈黑骏马〉中的片断》  
.  
不到半小时,他就剥完了整张牛皮,在草地上摊开  
他把她摔倒在上面,扯掉她的袍子  
她大声叫起来,他扇她的脸  
不对!牛不是这样叫的  
.  
《走廊尽头的和尚》  
.  
长长的走廊尽头,有一个和尚  
斜倚廊柱  
背对着我  
挡住了阳光  
我把他拍了下来  
几个月后的一下午  
我把照片发给她看  
沉默了一会儿  
她说  
这和尚很骚  
我问她怎么看出来的  
她回答  
你看他的腰,弯得像杨柳  
.  
《两只麻雀我都不认识》  
.  
一只麻雀带着另一只麻雀  
落到阳台上  
那只跳来跳去  
叫个不停  
啄个不停的  
肯定是常客  
阳台昨天刚清扫过  
没啥可吃的  
另外一只  
明显有点失望  
几次想飞走  
都被那一只“喳喳”地叫住  
.  
《阿珍毛线店》  
.  
我家的猫那么老了  
还没玩过毛线团  
真为它遗憾  
这是我晚饭后  
路过阿珍毛线店时  
忽然的想法  
一点也没犹豫  
我推门进去  
买了一团白毛线  
临了,阿珍说  
哥,慢走  
你家就住在附近吧  
.  
《客厅中央的一只凉鞋》  
.  
前阳台外面,天是阴的;后阳台外面,却有阳光  
布谷鸟的叫声,从各个方向传来  
汇集于——  
客厅中央的一只凉鞋上。细长的脚趾正要探进去  
..  
《站前广场》  
.  
我愿把奔驰的火车,当作你的子宫  
我愿把一个个站台  
当作一次次阵痛  
我知道呀  
我去往那里  
就是为了再一次出生  
你只需  
在站前广场等候  
我已经设定好了时间  
前后绝不会  
差三分钟  
如果你看不到我  
也不要打电话  
让我去找你  
我知道广场上  
有九十九根灯柱  
我知道你必在一盏又高又亮的灯下  
.  
《古寺游记》  
.  
菩萨没了菩萨的面目,树还是树的模样  
它们有各种各样的叶子,它们正发出各种各样的风声  
.  
《喜鹊广场》  
.  
灰喜鹊们“喳喳”叫着  
向人民广场飞去  
.  
老女人挎着篮子  
已等候多时  
.  
这一次她抛出的是  
新鲜的麦粒  
.  
它们齐刷刷落下  
变成一只只鸽子  
.  
咕咕咕,咕咕咕  
这是她乐于见到的样子  
.  
《狗山》  
.  
彩山是本县枪毙人的地方  
没人收尸的  
就撂在山坡上  
成了野狗的美味  
村子里的狗  
有嘴馋的  
也会偷跑上去吃  
没发现便好  
一旦发现  
往往被赶出门去  
小印家的豁耳朵  
就是这样  
还被打断了一条腿  
不久以后  
小印有了小白  
每天都跟着小印转  
让它咬谁就咬谁  
那年冬天的一个早晨  
小白死了  
据说是豁耳朵干的  
小印妈妈跳着脚  
手指彩山  
祖宗八辈地骂了好几天  
.  
《隐秘的邻居》  
.  
停电了,下楼去买蜡烛  
借着手机的亮光  
发现墙上  
贴满了小广告  
开锁  
迷药  
包小姐  
木工  
疏通管道  
电击枪  
麻将秘技  
办证  
代孕  
小纸片后面  
好像藏着一张张脸  
以前怎么  
就没注意呢  
对了  
代孕的电话  
很好记  
13333337707  
只是不知她长得怎么样  
.  
《乌鸦树》  
.  
乌鸦们就住在那棵大树上  
早上,扑棱棱飞离  
傍晚,又扑棱棱飞回  
树下的空地上  
满是它们拉的屎  
一天中午  
有个孩子爬上树  
去捉窝里的小乌鸦  
得手之际  
一大片乌鸦  
突然从天空冒了出来  
孩子手一松  
从树上掉下  
摔死了  
乌鸦们在树顶上  
盘旋  
大声咒骂  
久久不散  
那天晚上村子里  
好多人都梦见了乌鸦  
无一例外都长着一张人脸  
.  
《南瓜拖拉机》  
.  
南瓜藤爬满了车头,几个孩子在车斗里,跳上跳下  
草丛中的这辆拖拉机,还在行驶  
簇簇黄花,开成了喇叭  
.  
《下弦月》  
.  
几只白鹳  
贴着波浪  
缓缓飞行  
.  
一队士兵  
正在过河  
没谁作声  
.  
造反的人  
已经退到  
月亮里面  
.  
《为某某代笔写一篇祭文》  
.  
你劈的树墩子,烧了一年还没烧完  
火在灶里,哔哔剥剥地响  
水在锅里,咕噜咕噜地响  
.  
汤,给你盛一碗  
筷子,给你摆一双  
馒头,就不给你了  
.  
你蜷在小匣子里  
一动不动  
应该没多大饭量  
.  
如果吃不饱  
就托梦给母亲吧  
她,比我更疼你;她,比我更想你  
..  
《神山》  
.  
开车翻过一座雪山  
去看另一座雪山  
半路上  
抛锚一次  
还差点  
跟一辆卡车相撞  
老王探出头  
大声斥骂  
卡车司机没还口  
只是  
做了个鬼脸  
车厢里的羊  
也没叫一声  
生着闷气  
一路开下去  
终点  
越来越近  
积雪越来越多  
越来越高  
但白还是一样地白  
.  
《零点二十七分的樱桃》  
.  
盘子里的樱桃  
又红又亮  
我吃掉一颗  
就少一点红  
一点亮  
零点二十七分  
我吃光了  
所有的樱桃  
这真让人高兴  
我把那盘子  
变成了  
很纯粹的瓷盘  
..  
《界碑》  
.  
我不能在这儿爱她,这儿太小了,好多人,我都认识  
她不能在那儿爱我,那儿太小了,好多人,她都认识  
.  
我们决定在两省,两市,两县交界处相爱  
落满尘土的界碑之外,谁也不认识谁,谁也不在意谁  
.  
《铃儿响叮当》  
.  
好像是在五点四十七分  
路灯都亮了  
.  
她所在的那个楼层  
看不见了  
.  
一辆清扫车唱着  
铃儿响叮当  
.  
缓缓驶过  
数月前的一个早晨  
.  
在五马池街路口  
我刚告别她  
.  
就碰到过  
这样一辆清扫车  
.  
铃儿响叮当  
铃儿响叮当  
.  
它自顾自唱着  
我自顾自想着她的乳房  
.  
《六月的第一场雨》  
.  
雨下了三天三夜  
阳台上  
有青蛙出现  
呱呱乱叫  
真烦人  
我去捉它  
它一跃而下  
十八层楼高呢  
还能活得了么  
探出头去  
没看到尸身  
除了明亮的  
积水中  
一个小姑娘  
打着伞  
缓缓地走来走去  
.  
《吃完饭,我们一起回家》  
.  
从小餐馆出来,还能想起,那两道菜的味道,清炒西兰花,杭椒牛柳。  
走出去数百米,还能想起,那两道菜的味道,清炒西兰花,杭椒牛柳。  
.  
《路遇老妇人》  
.  
雨很小,淋在脸上  
凉丝丝的  
一路上  
像我一样  
把伞收了的  
有好几个人  
特别值得  
一提的是  
走在我前面的  
一个老妇人  
把伞收起来后  
还把脸  
仰了起来  
那一头白发  
看起来,就像瀑布  
.  
《从不回头的白马》  
.  
在青海湖西岸的恰拉诺日草原  
我拍到过一匹马  
在齐膝深的草丛中  
向湖边走去  
傍晚的阳光  
照得它的屁股  
亮闪闪的  
.  
那之后的数年间  
我时不时  
把这张照片翻出来  
反复裁剪  
弄成各种版式  
让我着迷的是  
这是一匹白马,而且从不回头  
.  
《穿堂风》  
.  
两只壁虎从墙角爬出来,分食了蛛网上,蚊子的干尸  
桌上的玻璃杯里,有喝剩的水,投下的影子  
他打开门,礼貌地,请她出去  
.  
《突然而至的雨》  
.  
四下里,白茫茫一片,要是有这么多兵就好了  
踏平东京,自然不在话下  
再不用提什么招安  
让兄弟们不快  
.  
没人知道  
在八楼的阳台上  
在七月七日的早晨  
我就是九百年前,心怀天下,偏居一隅的宋江  
.  
《童子尿》  
.  
我们站成一排,向沟底驶过的火车撒尿  
火车里的人  
一点反应也没有  
本以为会有人探出头来骂  
事实上  
没有一个人  
能尿到火车顶上  
小印的鸡鸡最长  
都开始长毛了  
他也不能  
.  
虽然有点失望,我们还是坚持把尿尿完  
.  
《叫弗林特船长的鹦鹉》  
.  
船靠岸了,席尔瓦打开笼子  
弗林特船长拍拍翅膀  
在桅杆上空打了个旋  
就不见了  
这家伙可厉害了  
每个大码头都有它的情妇  
小子,跟它学着点  
几天后  
弗林特船长还没回来  
吉姆有点担心  
别管它  
那家伙跟女人道别呢  
半夜里  
舷窗前突然传来  
弗林特船长的叫声  
八个里亚尔!  
八个里亚尔!  
席尔瓦咕哝了一句  
好啦,知道这一趟你又走运了  
.  
《下雨前,是我给她收的衣服》  
.  
雨停了,晾衣绳上  
挂着一排  
细密的水珠  
现在它们  
正代替收起来的  
内裤、胸罩  
袜子、裙子  
接受阳光的照耀  
歪着头  
甚至能看到  
小小的彩虹  
今天早上  
她只洗了  
她一个人的衣服  
它们都是  
昨晚,被我弄脏的  
.  
《早上起来吃一个桃子》  
.  
它有好看的皮  
绛红色的  
皮上有绒毛  
灰白色的  
但我把皮削了  
.  
一口一口地啃  
有点儿硬  
啃到最后  
也没啃出  
桃核的真模样  
.  
《上周日做的梦》  
.  
星期天晚上梦到了你  
穿着灰色长裙  
厚底拖鞋  
你没敲门  
就出现在客厅里  
手中还拎着  
一袋吃的  
我说咱们出去吃  
吃微山湖的鱼  
我请你  
你只是笑笑  
转过身去  
我从兜里  
摸出几张纸币  
定睛一看  
吃了一惊  
上面的图像  
不是共和国领袖  
而是一个裸女  
.  
《被诅咒的孩子》  
.  
在手机里唱歌的孩子,是个长不大的孩子  
那首歌他唱了好几年了,声音还是那么细  
.  
《小沈买了七个油桃》  
.  
当天上午我吃了两个  
小沈吃了半个  
她吃剩下的半个  
我也吃了  
其后两天  
没谁愿意吃桃子  
她劝我吃  
我劝她吃  
昨天晚上  
跟小沈亲热完  
我一口气吃了三个  
吃得我  
满手都是果汁  
今天早上  
我把最后一个也吃了  
.  
《想变成兔子的拉赛尔》  
.  
每天晚上,都有一群兔子聚到床底下  
它们竖起耳朵,把床托举起来  
天一亮,就不见了  
但是,拉赛尔在镜子里  
看到了通红的眼睛  
刷牙时,还看到了泡沫中的血丝  
他喜欢这些兔子  
他每天都用力揪自己的耳朵  
让他烦恼的是  
他的两只耳朵,好像一直没有见长  
.  
《央金去见顿珠次仁》  
.  
央金牵着一只羊,翻过一座雪山,来到一个小镇上  
她要把羊卖了,买新衣服  
她要穿上新衣服,去见顿珠次仁  
可是一个上午  
她都没把羊卖掉  
她的羊太瘦了,她的羊太丑了  
太阳西斜的时候  
央金牵着羊,往回赶  
那只羊太不听话  
总是跟不上央金的脚步  
有一阵儿  
它还扯着绳子,不肯走了  
央金生气了  
她掏出小刀子,杀死了它  
她吃了一块羊肝  
她把羊皮披在身上  
她想好了,她就披着这块羊皮,去见她的顿珠次仁  
.  
《灯下的情人》  
.  
台灯下聚集的多是  
小小的虫子  
灯罩上  
床头柜上  
遍布它们的尸体  
我对她说  
越是小的  
越向往光明  
她反驳道  
胡扯  
别上纲上线  
它们只是  
喜欢在灯下做爱  
好吧  
那就不关灯了  
让它们尽情做  
不过我怎么  
就没看出来  
它们是在做爱呢  
它们不就是  
围着灯  
不停地飞么  
她白了我一眼  
这种方式你还不懂!  
.  
《李建国的精神生活》  
.  
有一天晚上,睡觉前他忘了关窗子  
醒来后发现  
已经被牵牛花藤蔓  
缠住了  
他挣扎  
它们缠得更紧  
他喊叫  
却喊不出声音  
而且嗓子一动  
就有一朵牵牛花  
啪得一声炸开  
他被困在床上  
每天又渴又饿  
风吹来时  
牵牛花才喂给他  
花粉  
露水  
直到那年秋天  
藤蔓干枯了  
他才解脱  
走在街上  
常有人在背后指指点点,瞧!斑马  
.  
《夏日海滨》  
.  
彼得罗夫娜在沙滩上跑来跑去  
伸着鼻子到处嗅  
一个络腮胡子踢了它一脚  
防波堤外  
海浪一波波涌来  
把浪花摔碎后  
又了退回去  
穿得很少的男女  
横七竖八地躺着  
有的还抱在一起  
几艘货船正远远地驶来  
海鸥上下翻飞  
阳光在狗尾巴上  
跳呀跳的,跳呀跳的  
忽然间就停住了  
拉塞尔大叫不止  
有人围拢过去  
我听一个女人喊道  
天呐,它刨出了一只女人的脚!  
.  
《我代表人民枪毙了你》  
.  
我们几个经常在一起玩的  
每人都有一把木头枪  
一开始我的枪最好  
他们几个都听我的  
后来小印的爸爸  
给他弄了一把王八盒子  
还系了红布条儿  
威风得不得了  
没多久小印就成了头  
有一回不知为啥  
小芹跟小印吵起来  
小印手一挥  
掏出枪来瞄准小芹  
“我代表人民枪毙了你”  
小芹一哆嗦  
我也有点害怕  
生怕那枪真的会冒出火来  
再后来——  
小芹就跟小印好上了  
见了我,带搭不理的  
.  
《乒乓少年》  
.  
楼下的院子里,一个十多岁的孩子  
对着一面白墙  
击打乒乓球  
乒乓,乒乓的声音  
在我所在的八楼  
也能听得清  
他球艺不错  
连续击打上百次  
也不曾失手  
下午的阳光还很强烈  
他的后背已经湿透了  
他不时停下来  
擦擦汗  
又接着击打  
小小的球  
在墙体和球拍之间  
来回飞跃  
一个下午  
我几次来到窗前  
看他打球  
基本上没干别的事儿  
除了四点多  
接了她打来的电话  
诉状递交上去了,开庭时间还没定  
.  
《一只大红公鸡》  
.  
我光着屁股,从床头爬到桌子上  
又从桌子爬到窗台上  
我捅破窗户纸  
趴着往外看  
我在找那只  
喊我名字的公鸡  
院子里  
除了阳光就是树  
公鸡不知跑哪去了  
关于这一段  
我是听奶奶说的  
她已经死了十几年了  
爬到窗台上去的理由  
以及我看到的  
是我补充的  
我确信  
在我很小的时候  
一只大红公鸡  
真的,在清晨大声叫过我的名字  
.  
《在下午四时的阳台上》  
.  
对面楼里,有只猫在叫,有个孩子在哭  
长一声,短一声  
高一声,低一声  
好像在进行比赛  
听了好大一会儿  
也没能确定它们的具体方位  
那么多窗子  
一闪一闪的  
反射着下午四时的阳光  
明亮,刺眼,微微泛黄  
哪一束光最强  
哪一束光最弱  
实在难以分清  
一瞬间我怀疑  
那只猫,那个孩子  
正竖着耳朵,藏在一束又一束的反光中  
.  
《蝇眼之下》  
.  
早上起来,断断续续  
抽完昨晚  
剩下的三支烟  
过了一会  
从烟灰缸里  
翻出烟蒂  
又抽了一遍  
这期间  
两只交配中的苍蝇  
趴在窗子的  
另一面  
一动不动  
见证了阳光  
把一张脸  
涂成金黄色的全过程  
.  
《我寄居的小城》  
.  
寺院、道观、教堂、清真寺,差不多占据了城里  
风水最好的地方  
漕运司衙门  
则占据了中心位置  
上下班途中  
总要跟它们打个照面  
总能听到钟声  
从寺院、道观、教堂  
清真寺响起  
有的激越,有的低沉  
有的断续  
那个衙门里  
也时有鼓声传出  
咚、咚、咚  
惟一不出声的  
是衙门前  
亮闪闪的运河  
偶有一两只白鹳,贴着水面掠过,也是欲言又止  
.  
《现在他叫我善男子》  
.  
两年前,曾经在温州一起喝酒的朋友出家了  
他嘱咐我,不要再喊他俗家的名字  
现在他叫祖本法师,或祖本师傅  
同样的,他也不再叫我兄弟  
而是叫我善男子  
.  
《朝阳寺的小牛》  
.  
初来朝阳寺,有一头小牛挡道  
等了好大会儿  
它才摇晃着尾巴走开  
今天早晨  
在下山的路上  
再次遇见它  
好像长大了不少  
隔着几米远  
我看看它  
它看看我  
我壮着胆子  
走过去  
摸了摸它的脑袋  
它伸出  
湿乎乎的舌头,舔了舔我的手心  
.  
*取材于祖本法师的微信  
.  
《让娜的仙人掌开过花了》  
.  
下午,给仙人掌换土  
花盆里窜出来  
几条金黄的小蛇  
亮闪闪的  
还没来得及躲闪  
它们飞一般  
爬到他身上  
转眼就不见了  
他吓得大叫起来  
让娜,让娜  
蛇钻进我裤子里了  
他忘了让娜  
死了十多年了  
他在镜子前  
脱光衣服  
看到那几条蛇  
正在镜子里四下游动  
.  
《在八月的急雨中》  
.  
在楼下廊道避雨的,有三男两女,一条狗  
显然狗是其中一个女人的  
它一直蹲在她的脚边  
雨,渐渐小了  
一个男人冲了出去  
紧接着狗也冲了出去  
汪汪叫两声  
又折回来  
雨,好像一直停不下来  
剩下的男女开始东拉西扯  
男人甚至谈起  
南中国海的导弹试射  
叙利亚危机  
很快他(她)们找到了  
都感兴趣的话题  
县城中医院的一个女医生毒杀了两个男人  
.  
《洗衣妇》  
.  
看不到一只蝉,院子里满是蝉的叫声  
铁丝系在两棵榆树上  
好像有电流通过  
她从水盆里捞起一条裤子  
那是我的裤子  
踮起脚  
挂在铁丝上  
水滴滴嗒嗒落下来  
她擦了擦脸  
拢了拢头发  
下午的阳光明晃晃的  
具体是哪天下午  
不记得了  
我揉了揉眼睛  
她又从水盆里捞起一条裤子  
还是那条裤子  
踮起脚  
挂在铁丝上  
水滴滴嗒嗒落下来  
她擦了擦脸  
拢了拢头发  
看不见的蝉叫得更响亮了,又密又白  
.  
《一只叫丽娜的蝉》  
.  
卡洛斯缩着脖子,并拢手脚  
努力从蝉蜕里挤出去  
每次快要成功的时候  
丽娜都会抓住他的脚踝  
用力把他扯回来  
他“知了,知了”地骂  
她好像完全听不见  
他用口器刺  
她好像完全没有知觉  
最后卡洛斯放弃了  
他挣扎着着坐起来  
丽娜已不知去向  
但她的裙子,内裤还在  
“噢,自私的女人  
她自己倒先变了”  
卡洛斯一边唠叨  
一边探出脚,找寻他的拖鞋  
.  
《四个演员》  
.  
他卸掉它的头,胳膊,腿  
装进箱子,跳上火车  
两千里之外  
它将再次登台  
出演罗密欧  
她卸掉它的头,胳膊,腿  
装进箱子,跳上火车  
两千里之外  
它将再次登台  
出演朱丽叶  
现在两人肩并肩坐着  
一个在剥桔子  
一个在吃桔子  
火车况且况且地飞奔  
茶几上的一堆  
桔子籽儿,止不住地颤动  
.  
《蜣螂草原》  
.  
雨后第四天晚上,众多蜣螂忽然从地底下拱出来  
月亮追光灯一样  
照着它们在草丛里跑  
帐子里也净是这玩意儿  
这儿冒出来一个  
那儿冒出来一个  
央金拉姆拿条衬裤  
左右挥舞  
驱赶它们  
一个小时过去了  
又一个小时过去了  
蜣螂泡泡一样冒出来  
央金拉姆又气又绝望  
一屁股歪倒在地上  
蜣螂越聚越多,居然合力把央金拉姆滚出了帐子  
..  
《赞美诗》  
.  
过火后的山坡上  
有这样一棵树  
枝叉都烧没了  
树干却直立着  
.  
一群消防队员  
呲着白牙  
笑嘻嘻地  
冲它竖起了中指  
.  
《早早起来看一部电影》  
.  
不到四点就醒了,在蛐蛐的叫声包围的旅馆  
接着看昨晚没有看完的电影  
马库斯骑马进入小镇  
雨忽然下大了  
快进一小段  
吉娜躲在窗后  
街头枪战正酣  
马库斯险些中弹  
吉娜惊叫了一声:噢,天呐  
点着一支烟  
又快进一小段  
马库斯喝掉一杯酒  
跟吉娜相拥着  
推门而去  
起身去洗手间  
蹲下来之前  
看见几颗星星,悬在小镇的夜空,还很明亮  
.  
《风中的贡布和央金拉姆》  
.  
枯草,牛羊的毛,天上的白云,朝着恰拉诺日方向压过来  
山坡上,桑诺寺的金顶竖得直直的  
贡布和央金拉姆骑着摩托车,俯冲下来  
头发,袍子,甚至耳朵  
已经弃他们而去  
.  
只有那只鹰,高高悬浮着,被阳光照耀着,远远地跟随着  
.  
《为什么不能在花盆里种韭菜》  
.  
窗台上花盆里种下的韭菜,长得很快  
还没来得及吃,就开花了  
淡白的小花,很可爱  
.  
有时关了灯  
我还会跟乔小慧说起那些小小的花儿  
.  
《雨后的池塘》  
.  
两只蜗牛趴在椅子腿上,伸出犄角,相互碰了碰  
数米之外,荷花散乱,荷叶散乱,水光散乱  
.  
昨天下午,一男一女在长椅上坐过,相互亲吻过  
.  
《钟表匠胡安》  
.  
胡安想回头看看,但脖子不听使唤  
他给耳朵上满弦  
这下好了  
360度没有什么能瞒住他  
胡安想出去走走  
但腿脚不听使唤  
他给膝盖上满弦  
这下好了  
他走着走着就跑起来了  
跑着跑着就飞起来了  
直至冲出大气层  
碰到了瞌睡的上帝  
胡安推了推他  
他眼皮也没抬  
胡安拧紧他的胳膊,也上了个满弦  
.  
《火车向着北京开》  
.  
到枣庄了,下车踢一踢腿,伸展一下胳膊  
一枝烟没抽完,火车又启动了  
整个城市很快成了一堆火苗  
越来越小,越来越暗,以至完全熄灭  
.  
进入济宁地界了,两边的庄稼又高又密  
能埋伏下多少游击队?  
如果你在其中,就把这车劫了吧  
显然,你是个良民,这真让人失望  
.  
进入济宁城了,火车突然加快了速度  
噌噌地,穿过济宁站  
我伸出手,触到了站台上的灯火  
昏黄,明亮,闪烁,有种衣服烧着的味道  
.  
《剧作》  
.  
在第四幕,罗纳德就得死去  
他很不情愿  
他想坚持到剧终  
抱一抱希尔达  
给他生下的儿子  
现在剧情渐入高潮  
他放火烧了地主家的谷仓  
还抢了一袋金币  
接下来就该疲于奔命  
躲避追捕  
怎么办?  
罗纳德趁乱从台上溜下来  
拉下电闸  
剧场陷入黑暗之中  
观众开始起哄  
.  
希尔达拿着两张票  
已经在剧院门口等了他好久  
.  
《女人爬山》  
.  
几个女人相约去爬三清山  
她们已经不算年轻了  
还穿着短裙短衫  
山道上浓荫匝地  
不时,有人跳起来  
摘垂下来的叶子  
不大会儿  
每个人手里  
都有了一片叶子  
到半山腰时  
其中一个女人又跳起来  
她的小腿  
那么长,那么白  
这时,山顶上  
忽然传来  
一个男人的叫声  
嗷,嗷,嗷  
她们笑成一团  
群起回应:嗷,嗷,嗷  
.  
《迷藏》  
.  
大槐树还在,只是没想到,已有合抱之围了  
它长得真够快的  
实在难以想像  
当初我是怎么爬上去的  
小印喊了声开锅馏馍馍  
我和小芹、小六、大印  
就四下跑开了  
往哪里藏呀  
哪里能把藏起来呀  
情急之中  
我爬上了这棵树  
而后就不愿意再下来了  
任凭他们  
后来还有奶奶  
在村子里一遍又一遍地喊  
那一晚  
我在树上坐了很久  
我看见月亮斜着身子,慢慢升起,直至中天  
.  
《八月急雨后》  
.  
楼下的泥地上,几只鸡跑来跑去  
忽然,一只母鸡  
在一汪水洼前停住了  
伸长脖子喝水  
其它的鸡奔跑着  
围拢过来  
这时候  
一个三四岁的孩子  
踉踉跄跄跑过来  
公鸡,母鸡  
一哄而散  
那个孩子占据了那汪水  
并踩得水花乱溅  
没多久  
一个女人跑过来  
胸前的两坨肉  
一颤一颤的  
嘴里不停咒骂着  
你这个死孩子哟,你这个死孩子  
.  
《一个僧人在拍视频》  
.  
他盘腿,坐在河边的,  
一块石头上。  
身子挺直,  
闭着眼,  
双手合什。  
.  
过了一会儿,  
摄影师说:  
好了!  
他就睁开眼,  
从石头上,跳了下来。  
.  
《演如说》  
.  
楼下的桂花,又开了。上次开的鹅黄色,这次开的是金黄色。  
上次我站在阳台上闻到了香味,这次一定要到树下去闻一闻。  
.  
《白发红灯》  
.  
骑电单车的老男人  
一边跟后座上的  
白发妇人说话  
一边闯红灯  
.  
执勤的女交警  
只是看着  
笑了笑  
并没有制止他们  
.  
《水开了,我们就喝茶》  
.  
蜂窝煤炉子放在院子里,壶嘴呼呼地冒着白汽,水就要开了  
我和虚海一边说话,一边看着水壶  
我们在等水泼溅出来  
.  
炉子旁边的几棵狗尾巴花,正举着它们的狗尾巴,轻轻摇晃  
.  
《立冬日的早晨》  
.  
窗台上的那瓶水仙根须更多了  
但还没开花  
楼下的绿萝爬了上来  
感觉对它有什么企图  
等会儿起来  
一定要把绿萝扯一边去  
或把窗子关上  
事实上,我并不喜欢水仙  
乔小慧当礼物送的  
我只好养起来  
她要求放在窗台上  
我就放在窗台上  
.  
她也在卧室窗台上  
养了一瓶  
给我的那瓶,就是分蘖出来的  
.  
《李建国的婚姻生活》  
.  
她已经睡下,嘴嘟嘟着,一条腿搭在床沿上  
膝盖处,有一两块色斑  
她睡得那么香,甚至流出了口水  
我早就定好了闹钟  
十一点,会准时响起  
最后一声铃响过,肯定会熄灯  
现在,干点什么呢  
到客厅练一会哑铃  
两个小时前,已经练过了  
她翻了个身,屁股露了出来  
那两坨肉,我摸了多少次  
去洗手间,撒一泡尿  
半个小时前,已经撒过了  
而且还捏着那物件,抖了抖  
总得干点什么  
我趿上拖鞋,来到阳台上  
探着身子,往楼下看  
白天见过的,基本上看不见  
回头看看那个女人  
也只是一团被子  
我抬起头,满天的星星  
一张一合,像画眉鸟的嘴巴,它们想说什么  
.  
《赞美诗》  
.  
窗外在下雪,前阳台上  
几经堆了  
厚厚的一层  
楼下有人吵架  
探头出去  
看了看  
一男一女  
站在雪中  
几乎成了雪人  
冲他们大喊一声  
牛逼!  
他们抬起头来  
两张  
年轻的脸  
异口同声:关你屁事  
.  
《初冬的蚊子》  
.  
来暖气了,又有蚊子  
飞了出来  
嗡嗡嗡的  
.  
嗡嗡嗡的  
落在手上  
也没能  
扎下口器  
.  
细长的身子  
几近透明  
从这边可以看到那边  
.  
《灯笼》  
.  
你总是说退休后,要去老家山上造一间屋  
好吧,我说说我的想法  
客厅就不要了  
那时候也不会有什么客人来访  
弄一张长条桌  
晚上睡觉  
白天吃饭  
四面墙弄成玻璃的  
没啥可隐瞒的  
这把年纪了  
也做不了多少爱  
房子中间弄一火塘  
就当厨房了  
每天拢一堆火  
晚上也不熄  
山下的人看见  
还以为是个灯笼  
我们就生活在灯笼里,直到再也发不出光  
.  
《有这样一条狗》  
.  
那条高高瘦瘦的狗,又出现在小巷子里  
站在离我几十米远的地方  
不声不响  
看着我一步一步走近  
而当我走近了  
它就一溜小跑  
仄进十字交叉的另一条巷子里  
我径直走过去  
但能感觉到  
它很快就拐了出来  
站在我背后  
看着我离去  
有几次我想回头看看  
都忍住了  
好几年了  
它总是在早晨七点多  
出现在这条小巷子里  
以这样的方式  
迎接我,送别我  
我一直记得  
有太阳的时候  
它浑身散发着金光,几乎让我不敢靠近  
.  
《在太平镇堤上村》  
.  
一个人怎么醒来,天就是怎么亮的——  
玻璃窗外,白马星系的麻雀已经叫了很长时间。  
.  
《知更鸟》  
.  
起夜时,看到窗台上站着一只猫头鹰。  
两只褐色的大眼睛,  
反映着灯光,  
改变了灯光。  
这么晚了,  
它如何来到这窗台上?  
窗台上有老鼠么?  
洗手间里有老鼠么?  
我敲了敲  
玻璃,  
它理也不理,  
好像根本看不到我。  
多少有点失落!  
看不到  
就看不到吧。  
有它值夜,我应该能一觉睡到天大亮。  
.  
《普安寺的秋收》  
.  
今年开了三亩多荒地  
全种了土豆  
收成好得很  
放都放不下  
有的堆在大殿里  
就在菩萨脚下  
是不是不成体统?  
有的堆在屋檐下  
前两天下霜了  
经霜的土豆  
吃起来口感很好  
有甜味儿  
大伙都爱吃  
过几天  
还是要收起来  
冻坏了就不好了  
我小时候  
吃过冻坏的土豆  
苦得很  
妈妈怎么弄都不好吃  

《我信不过母亲》 

还有八天又到我的生日了,四十七岁的生日 
所谓生日我也是听母亲说的 
并没有亲眼见过 
我就记得小时候 
奶奶总是跟我说 
我是她从昙山上拣来的 
我是她用衣襟兜回来的 
我如何信得过母亲呢? 
你看她现在这个样子 
就更不能相信了 
她举着一根黄瓜 
对我说—— 
二孩,上午炒茄子吃吧 
我大声回敬她 
娘!我是大孩,不是二孩 
她愣了一下
有点不好意思,你是大孩呀?你真是大孩呀
发表于 2016-1-1 15:40:34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新年好!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10-19 06:43 , Processed in 0.052566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