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9860|回复: 0
收起左侧

越南诗人阮秉谦哲学思想的社会影响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9-23 09:47: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越南诗人阮秉谦哲学思想的社会影响

发布者:冯椿


  阮秉谦(Nguyen Binh khiem,1491—1585),字亨甫,号白云居士,别号雪江夫子。生于黎圣宗洪德二十一年(1491年),海阳省永赖县(今海兴省永保县)中庵乡人。出身封建贵族家庭,生长在越南封建制度开始发生危机的时期。他学识渊博,长期无意仕途,45岁时才参加科举考试,连中三元,考中状元。在莫朝任吏部左侍郎兼东阁大学士,后升吏部尚书,爵程国公。因上疏请诛18奸臣被朝廷驳回,愤而辞官,回乡办学。他以老子的“无为”思想作为处世哲学,认为世事之浮沉乃必然,谁也无法改变,只有“等待时机,因时制宜”。他颂扬“安闲”的思想,“高洁谁为天下士?安闲我是地上仙”是他的名句。反映了当时一些儒生愤世嫉俗,不满现状,要求过清高的隐居生活的心理。他的思想糅合了儒家学说与老庄思想,溯源《易经》,阐述太乙之理,在越南十六世纪的思想史上具有举足轻重的历史作用。他一生著述颇多,撰有汉字与喃字诗文千余篇,收入《白云诗集》和《白云国语诗集》,他的哲学思想贯串于这些诗文之中。他的诗文在一定程度上揭露了当时腐朽的社会,批判了丑恶的世俗,在越南的文学史上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


     一、阮秉谦哲学思想形成的社会大背景

  公元前179年,越佗打败交趾的安阳王,把安阳王统治的国土并入南越国。公元前111年,汉武帝消灭了南越,将其并入汉朝版图。公元40年,交趾二微夫人打败了汉太守苏定,恢复国家独立。但在公元43年,汉朝的马援将军又打败了二微夫人,把越南领土归入中国。从那时起,越南跟汉人地区一样,慢慢进入封建社会,越南的意识形态也和中国一样,成为封建意识形态。就在这个时期,中国的一些思想学术开始传入越南来。并随着移民的迁移如交州,使原本没有文字的越南人使用了汉字,造成了当时中国和越南意识形态和文化背景的等同和相似。

  中国儒教在越南的传播是从西汉开始。公元一世纪,中国人锡光、任延担任交趾、九真太守,在其地设学校,传礼仪。到了王莽执政时,中国许多士大夫跑到交趾避难,他们传播和组织当地人学习儒学。此时,交趾出现了张重、许靖、李进、李琴、卜龙等一批懂得汉学和儒学的人。到了二世纪,苍梧郡广信县人士變对儒家学说在越南的传播贡献更大,以至后代的越南儒家把他当做士王,叫他做“南交学祖”。越南的一个史家这样评价他:“我国通诗书,习礼乐,为文献之邦,自士王始。其功德岂特施于当时,而远及于后代。岂不盛矣哉!”

  到三国六朝时,孙吴的虞翻获罪贬入交州,“虽处罪放,而讲学不倦,门徒常有百人。”当时除了儒家在交州传播外,道教和佛教也跟着传入。据越南典籍《禅苑集英》记载,越南陈代时已经接受了中国佛教南传的禅宗,南方派禅宗已经越南产生。南派禅宗呲尼多流支于580年到交州主持法云寺。他的弟子法贤也被交趾太守刘放603年邀请到赢陨做住持,他在常州、丰州爱州培养了很多弟子。

  越南恢复国家独立后,头几个朝代吴朝、丁朝、前黎朝和李朝,开始文化建设,继续传播孔教、佛教和道教事业。特别是从李朝头一个皇帝李公蕴以后,开始从佛教、道家转入到了儒教。1070年,李圣宗派人建立文庙。在文庙中供有孔子、周公和四配(颜子、曾子、子恩、孟子)的像,并有儒家二十七贤人的画像。1075年李仁宗下诏举行科举考试,虽然这种科举制度不够严密,但已形成了科举的雏形,到了陈朝就完善了起来。

  陈朝,儒家成为了正统思想。1247年举行三魁科举制度,几乎同中国的科举制度一模一样了。到了胡代儒家有过一番挫折。胡季犛编写的《明道》一书,将周公推崇为先圣,孔子为先师。他想恢复初期的儒家思想,但引起了官僚队伍的反对,这也让14世纪末15世纪初的陈代统治阶级发生了内讧,政治陷入危机。这种异波仅为一时,宋儒的思想仍然是当时的统治思想。不久,明朝军队打败了胡朝,俘虏了胡季犛父子,并将胡代以前的所有有积极作用的儒家著作收集搬回中国,仅留下一些带有迷信性质的著作,又取消了科举制度和限制办学。这样又造成越南人民的不满,经过了二十多年的艰苦战斗,越南取得了独立和自由的地位。建立了新的王朝——黎朝。

  黎朝的建立,更加重视传播儒教的事业。黎圣宗利用儒家“正名”学说,稳定了封建关系和严密的尊卑关系,皇帝的权力至高无上,中央集权得到了高度发展,巩固了政权,也促进了当时社会的发展。黎圣宗还编写了二十四条教律,要求各地乡长在节庆日子里向人民宣讲,通过这些活动来传播儒教的伦理道德和生活观念。黎朝对礼教问题规定得很严厉。洪德元年(1470年),皇帝下诏,要求人们不能再丧礼和婚礼上违礼。官吏的父母去世要守丧三年,丧期中妻子和侧妻都不能怀孕,如违反则处以流放之罪。丈夫死后,妻子戴丧服期如同其他男人私通或者嫁给别人,或者其他男人娶她为妻,都犯死罪。还规定如果妻子不是犯人,其丈夫就不能和妻子离婚,等等。

  16世纪时,越南的封建制度发展到鼎盛阶段。贵族和地主阶级的政治地位和经济权力加强了。尊卑秩序和整个封建政治体系都得到了很大的巩固。士阶层在市民中,占了头等地位。黎圣宗还重视文学方面的发展,他下令编撰《大越史记全书》,还组织了骚坛会,共有28个精通儒家诗歌的文人参加,他亲自充当骚坛元帅,编写了《洪德国音诗集》、《天南余暇集》等具有浓厚的儒教意味的作品。但在另一方面,后黎朝皇帝滥用民力,官僚地主大肆夺取民田,致使小民失土,万民嗟怨,社会矛盾日趋激化,农民起义频频发生,统治集团内部的争夺也趋于激烈。1527年,莫登庸夺取权力,建立莫朝(1527—1592)。

  1532年,以阮淦为首的后黎朝旧臣以清化为基地,以“扶黎灭莫”为旗帜,拥立黎维宁为帝,重建后黎朝,越南进入南北朝。阮淦死后,大权落于其女婿郑检之手,郑检杀死了阮淦的长子,其幼子阮潢没有被杀。1588年,郑检派阮潢镇守顺化,此后,阮潢在顺化地区形成割据势力。在南北朝时期,南北双方之间进行了连绵不断的战争,1592年,郑检之子郑松收复升龙,莫朝残余势力被排挤到高平一隅。复辟后的后黎朝皇帝仅是傀儡,实权握于郑氏之手,形成“黎皇郑主”体制。

  诗人阮秉谦正是生长在越南封建制度发生危机的时期,这一时期的社会更迭,为形成他诗文中的哲学观提供了土壤和环境。而在具体的社会活动中形成的哲学思想,有些即使未有充分的体行,但也会形同身受,烙下那个时代的印痕。


二、阮秉谦哲学思想的主要内容

  儒家、道家思想的兼融,形成了阮秉谦独特的宇宙观和人生观。他的宇宙观主要是在宋代理学的基础上发展形成起来的。理学是一种理性主义的哲学。它以儒家“圣人”为最高标准,提倡理想境界,不借助于宗教信仰,而认得现实生活、道德精神的意义,充分相信人生的意义,提倡人的精神自觉,力求在现实生话中实现崇高的精神境界。理学有不同的学派,阮秉谦受到北宋邵雍的影响很深。邵雍采用道教“先天图”的理论,以数的关系组构了自然界和历史发展内在的世界图式,用数来说明天地万物的形成和变化。邵雍按照象数,把天地从始至终的过程区分为元、会、运、世,以此为宇宙历史的周期,一元十二会,一会三十运,一运十二世,一世三十年。认为世界的历史以此为周期,由兴盛到衰亡,周而复始,循环不已。阮秉谦依据邵雍的原理,也认为世事之沉浮乃是必然,而且谁也无法改变,抗拒自然、社会的不停运动是徒劳无益,自投没趣。阮秉谦的诗“世事循环易更迭”,“各方变化岂由人”等就是这种实现的表露。阮秉谦所谓的“天理”、“天道”,主要是君臣父子等伦理道德,认为这是天下之定理,但也包含自然规律的内容。因此,阮秉谦的哲学思想基本上属于客观唯心主义,不过也包括一些唯物主义的因素,并带有朴素辩证法的色彩。

  追溯阮秉谦这种思想形成的根源,既是根深蒂固的儒家思想,又受到道家思想的影响。从某种意义上可以说阮秉谦是一种洋泾浜式的儒道杂糅的思想,然而,具有很大程度的现实性和社会意义。

  阮秉谦从小受到父母亲儒家思想的熏陶,长大后又从师大儒士榜眼梁得朋,这种教育形成了他根深蒂固的儒家正统思想。阮秉谦的诗是哲理说教和人生经验的综合体。他的君臣父子观念极为明显,把“君臣之义、父子之亲、夫妻之别”作为完善自身道德的必要规范,同时也作为治世妙方。他教导子女和人们,一切言行要合乎儒家道德伦理的人生态度,不要偏离“正道”。他的《责子》一诗,较为完整地宣扬这种思想。

  阮秉谦学识渊博,但无意仕途,直到45岁才参加科举考试,连中三元,入朝为官。但不久又因不满当时皇帝莫登庸的弑君篡位,辞官而隐。退隐的阮秉谦在自己的家乡开办学校,教授儒学。冯克宽(Phùng Khắc Khoan,外交官)、梁有庆(Lương Hữu Khánh)、阮屿(Nguyễn Dữ,《传奇漫录》的作者)等知名人士都是阮秉谦的学生。阮秉谦归隐后却又为朝廷服务。有诗云,“道非身外岂难寻,况又相期志气深。君父纲常自古在,孝忠誓不负初心。”这首诗在莫主莫福元的授意下写给阮倦的,让阮倦不要出兵攻打莫朝。从中不难看出阮秉谦维护儒家伦理纲常之心。阮秉谦思想是复杂的,他虽然不拒绝与各个封建集团来往,但他又不承认他们是正统的朝廷。他所向往的是一个“我贤君圣明”、“君民同太平”的黎朝。他希望能有尧舜那样的明君出世,“何年再睹唐虞治,偿了君民致泽心。”阮秉谦还具有重义轻利的儒家思想。他认为当时的越南社会生活中,人们追名逐利,日益被金钱所左右而丧失了固有的善良本性。对那种“现世常常重人财,一无所有谁容情”的现象非常厌恶。劝诫人们要“见利思义”,以善待人,遵循儒家的伦理道德。

  阮秉谦认为,人们无法把握天地万物的变化规律,因此他主张“乐天”、“知命”,顺其自然,颂扬“安闲”。“安闲”是他人生观中的主要内容。这种思想也适应了当时越南社会士大夫阶层的生活要求。阮秉谦视名利为身外之物,认为“有名必有累”、“名利路上多荆刺”。但他一方面又提倡“等待时机,因时制宜”,应该采取顺事适时,因循自然,或出世或入世的态度。在他的思想中,认为尽管越南当时社会各派相争,纷乱复杂,但最终会否极泰来,重新走向繁荣昌盛。一定程度上否定了人的能动作用,具有消极、悲观的思想。

  以老、庄为代表的以“道”为法则的无为思想,在阮秉谦的哲学思想中具有一定的位置。道法自然,清静无为,保持无知、无欲、无争的状态,这是人性之“常然”道家伦理思想作为一种补充也融入了宋明理学当中,合成为封建阶级伦理思想的支柱之一。在越南16世纪黎末时期复杂、混乱的社会形势下,正统的儒家思想难于解释社会发生变乱时出现的各种社会现象。原有的伦理纲常已被破坏,谁也不能在混乱中安身自保,因此,一大批儒士文人选择了隐居不仕,拒绝加入恶的政治势力,以无为、超脱、清心、寡欲等思想作为精神安慰。阮秉谦正是这样的代表。他怀有“危时弘济”之心,却无法施展自己的才能实现政治理想。“不才误被衮龙褒,玩蔼区区谩自劳,实学未能孚士望,虚名空笑取时嘲。人荣簪紴同年友,我爱松筠脱岁交。谁是谁非休说著,青云争似白云高。”表现了他不慕虚名,不恋官场的清高心态。隐居后他寄情山水、诗文,“一锹一助一钓竿,悠闲不管他人趣。我愚我寻寂静地,他精他去喧闹处。冬吃豆芽秋食笋,春浴荷池夏沐塘。来到树下我饮酒,吾视富贵如梦幻。”

  正是由于阮秉谦有这种儒道兼融、互补互用的思想的支撑,采取各派都帮策略,他同时为相互对立的南北两个朝廷服务,既为郑氏出谋献策,又为阮氏指明出路。客观上造成了越南南北对恃、二雄称霸的社会局面。也为这种局面的长期存在奠定理论基础。郑检和阮潢都听从了他的意见,使得双方的政治和军事实力达到了互相抗衡,并持续了200年之久。如此高明的建议使得阮秉谦拥有了能够预知未来的智者的名声。也形成了一种既不违背儒道思想又不让个人道德观念受到内心谴责的,并能让社会认可而得到人们传颂的,人世间少有的言行规范。


  三、阮秉谦哲学思想对越南当代社会的影响
  (略)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10-20 19:13 , Processed in 0.037044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