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2829|回复: 0
收起左侧

八月诗存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8-24 14:50: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还叫悟空 于 2015-8-25 14:15 编辑

《一只大红公鸡》  
.  
我光着屁股,从床头爬到桌子上  
又从桌子爬到窗台上  
我捅破窗户纸  
趴着往外看  
我在找那只  
喊我名字的公鸡  
院子里  
除了阳光就是树  
公鸡不知跑哪去了  
关于这一段  
我是听奶奶说的  
她已经死了十几年了  
爬到窗台上去的理由  
以及我看到的  
是我补充的  
我确信  
在我很小的时候  
一只大红公鸡  
真的,在清晨大声叫过我的名字  
.  
※《在下午四时的阳台上》  
.  
对面楼里,有只猫在叫,有个孩子在哭  
长一声,短一声  
高一声,低一声  
好像在进行比赛  
听了好大一会儿  
也没能确定它们的具体方位  
那么多窗子  
一闪一闪的  
反射着下午四时的阳光  
明亮,刺眼,微微泛黄  
哪一束光最强  
哪一束光最弱  
实在难以分清  
一瞬间我怀疑  
那只猫,那个孩子  
正竖着耳朵,藏在一束又一束的反光中  
.  
※《蝇眼之下》  
.  
早上起来,断断续续  
抽完昨晚  
剩下的三支烟  
过了一会  
从烟灰缸里  
翻出烟蒂  
又抽了一遍  
这期间  
两只交配中的苍蝇  
趴在窗子的  
另一面  
一动不动  
见证了阳光  
把一张脸  
涂成金黄色的全过程  
.  
《窗台上的蝉蜕》  
.  
五点钟醒来  
发现窗台上  
挂着一个蝉蜕  
背部的裂隙  
又细又长  
不用说  
又有一只蝉  
在我睡醒之前  
挤了出去  
常识告诉我  
它不是  
为了歌唱  
它是为了交配  
.  
《我记得昨夜的雨》  
.  
雨打在窗子上有半个多小时  
雷在屋顶上炸响  
有四五十声  
我听得很清楚  
但我不愿睁开眼睛  
隔着眼皮  
我能看见  
闪电的微光  
一条女式短裤  
在晾衣绳上  
滑来滑去  
我甚至还看见了  
一只甲虫  
在杨树叶子背后  
产下白生生的卵,然后死去  
.  
※《我寄居的小城》  
.  
寺院、道观、教堂、清真寺,差不多占据了城里  
风水最好的地方  
漕运司衙门  
则占据了中心位置  
上下班途中  
总要跟它们打个照面  
总能听到钟声  
从寺院、道观、教堂  
清真寺响起  
有的激越,有的低沉  
有的断续  
那个衙门里  
也时有鼓声传出  
咚、咚、咚  
惟一不出声的  
是衙门前  
亮闪闪的运河  
偶有一两只白鹳,贴着水面掠过,也是欲言又止  
.  
《现在他叫我善男子》  
.  
两年前,曾经在温州一起喝酒的朋友出家了  
他嘱咐我,不要再喊他俗家的名字  
现在他叫祖本法师,或祖本师傅  
同样的,他也不再叫我兄弟  
而是叫我善男子  
.  
《朝阳寺的小牛》  
.  
初来朝阳寺,有一头小牛挡道  
等了好大会儿  
它才摇晃着尾巴走开  
今天早晨  
在下山的路上  
再次遇见它  
好像长大了不少  
隔着几米远  
我看看它  
它看看我  
我壮着胆子  
走过去  
摸了摸它的脑袋  
它伸出  
湿乎乎的舌头,舔了舔我的手心  
.  
*取材于祖本法师的微信  
.  
※《让娜的仙人掌开过花了》  
.  
下午,给仙人掌换土  
花盆里窜出来  
几条金黄的小蛇  
亮闪闪的  
还没来得及躲闪  
它们飞一般  
爬到他身上  
转眼就不见了  
他吓得大叫起来  
让娜,让娜  
蛇钻进我裤子里了  
他忘了让娜  
死了十多年了  
他在镜子前  
脱光衣服  
看到那几条蛇  
正在镜子里四下游动  
.  
《傻瓜比尔》  
.  
杯子很大,很漂亮,每次喝完茶  
比尔的肚子都会鼓起来  
他常常拍着肚子  
哼哼叽叽  
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他向很多人抱怨过这个杯子  
你不会少倒点水么  
你不会不一次喝完么  
你不会换个小杯子么  
又不是女人的奶  
他们只是嘲笑比尔  
从不关心他的肚子  
比尔哼哼叽叽反驳他们  
那可不成  
不倒满,不喝完  
我觉得对不起它  
换成小杯子  
这样的事儿,我怎么干得出来呢  
.  
※《在八月的急雨中》  
.  
在楼下廊道避雨的,有三男两女,一条狗  
显然狗是其中一个女人的  
它一直蹲在她的脚边  
雨,渐渐小了  
一个男人冲了出去  
紧接着狗也冲了出去  
汪汪叫两声  
又折回来  
雨,好像一直停不下来  
剩下的男女开始东拉西扯  
男人甚至谈起  
南中国海的导弹试射  
叙利亚危机  
很快他(她)们找到了  
都感兴趣的话题  
县城中医院的一个女医生毒杀了两个男人  
.  
※《洗衣妇》  
.  
看不到一只蝉,院子里满是蝉的叫声  
铁丝系在两棵榆树上  
好像有电流通过  
她从水盆里捞起一条裤子  
那是我的裤子  
踮起脚  
挂在铁丝上  
水滴滴嗒嗒落下来  
她擦了擦脸  
拢了拢头发  
下午的阳光明晃晃的  
具体是哪天下午  
不记得了  
我揉了揉眼睛  
她又从水盆里捞起一条裤子  
还是那条裤子  
踮起脚  
挂在铁丝上  
水滴滴嗒嗒落下来  
她擦了擦脸  
拢了拢头发  
看不见的蝉叫得更响亮了,又密又白  
.  
※《一只叫丽娜的蝉》  
.  
卡洛斯缩着脖子,并拢手脚  
努力从蝉蜕里挤出去  
每次快要成功的时候  
丽娜都会抓住他的脚踝  
用力把他扯回来  
他“知了,知了”地骂  
她好像完全听不见  
他用口器刺  
她好像完全没有知觉  
最后卡洛斯放弃了  
他挣扎着着坐起来  
丽娜已不知去向  
但她的裙子,内裤还在  
“噢,自私的女人  
她自己倒先变了”  
卡洛斯一边唠叨  
一边探出脚,找寻他的拖鞋  
.  
※《四个演员》  
.  
他卸掉它的头,胳膊,腿  
装进箱子,跳上火车  
两千里之外  
它将再次登台  
出演罗密欧  
她卸掉它的头,胳膊,腿  
装进箱子,跳上火车  
两千里之外  
它将再次登台  
出演朱丽叶  
现在两人肩并肩坐着  
一个在剥桔子  
一个在吃桔子  
火车况且况且地飞奔  
茶几上的一堆  
桔子籽儿,止不住地颤动  
.  
《蜣螂草原》  
.  
雨后第四天晚上,众多蜣螂忽然从地底下拱出来  
月亮追光灯一样  
照着它们在草丛里跑  
帐子里也净是这玩意儿  
这儿冒出来一个  
那儿冒出来一个  
央金拉姆拿条衬裤  
左右挥舞  
驱赶它们  
一个小时过去了  
又一个小时过去了  
蜣螂泡泡一样冒出来  
央金拉姆又气又绝望  
一屁股歪倒在地上  
蜣螂越聚越多,居然合力把央金拉姆滚出了帐子  
.  
《半头菩萨》  
.  
泥菩萨坐在那儿好多年  
野蜂、蜘蛛、蚂蚁在它身上爬来爬去  
有时还打仗  
搞得它痒极了,难受极了  
快下雨吧,快下雨吧  
它每天念叨  
把这些家伙们冲走  
有一天,他念叨得屋顶真的漏雨了  
泥菩萨从头湿到了脚  
太舒服了,雨大大的来吧  
雨,果真就大了  
哗哗地从屋顶灌进来  
野蜂窝冲下来了  
蜘蛛网烂了  
蚂蚁也不见了  
太好了!太好了  
哎呀,我的头怎么裂开了  
泥菩萨大叫起来  
快停,停、停、停  
只听“哗啦”一声,它的半边头落了下来  
.  
《赞美诗》  
.  
过火后的山坡上  
有这样一棵树  
枝叉都烧没了  
树干却直立着  
.  
一群消防队员  
呲着白牙  
笑嘻嘻地  
冲它竖起了中指  
.  
《半个绝句》  
.  
一只蝉嘶鸣着,撞入池水中  
一年中剩下的时日
一圈接一圈地,就此分散开  
.
※《早早起来看一部电影》  
.  
不到四点就醒了,在蛐蛐的叫声包围的旅馆  
接着看昨晚没有看完的电影  
马库斯骑马进入小镇  
雨忽然下大了  
快进一小段  
吉娜躲在窗后  
街头枪战正酣  
马库斯险些中弹  
吉娜惊叫了一声:噢,天呐  
点着一支烟  
又快进一小段  
马库斯喝掉一杯酒  
跟吉娜相拥着  
推门而去  
起身去洗手间  
蹲下来之前  
看见几颗星星,悬在小镇的夜空,还很明亮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11-28 16:22 , Processed in 0.034534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