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2297|回复: 10
收起左侧

珍爱世界文化遗产《WHEN YOU ARE OLD》STOP CALLING CHINA“拆那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8-18 10:03: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博文选集 于 2015-9-9 10:06 编辑

又一文化景观难保《WHEN YOU ARE OLD》在被任性拆、改、假造


摘   要:        鲁班门庭亮斧,关公帐下试刀;
                    叶芝名诗难译,玄在面虎论道!
           一小诗,疑设程序:谨防翻译,尤杀汉语;
           历逾百年,异采版译;文言白话,纷呈体例;
           笔枉更新,墨费升级;老君丹炉,不见真谛;
                          而今痛辍《红楼学会》,
                          见义勇为,染指参与!


关键词:深谈纵探不练,实论大议横勘《当你老了》名著史上最最失败华文译本





       公诉代叶芝、陪审为原著:
       毋我添枝生叶闭目空言有,
       毋意故弄玄虚瞠目强道无;
       毋固愚蒙跟风类诗人学者,
       毋必过年看邻居追潮逐流;

       不戏说演义滥尾开拓,
       不任性渲染润饰润色,
       不创新创意凭拍脑袋,
       不异想投筹跟进炒作               
                 
       不勾兑搀假聘托哗众诱导,
       不山寨仿古忽悠添加发酵;
       不妄自菲薄过度包装加裱,
       不宠洋媚外意想神化拼造


开胸验肺融雪见尸、掐指搬趾数珠断线,
掰豆包说豆馅、抽丝剥茧追责谜底迷面;
平铺直叙亦词亦译、裸体核磁全息诊断
短斤少两、捆绑结单已经白描送上西天;
假冒只言开铡315、亵渎片语问斩360,
史上最最傻瓜牌、最最最新款iPhone10;
通言俗语秒杀!快照!照直迸

深谈纵探不练!实论大议横勘:《当你老了》——
名著史上最最失败华文译本

      二零一五
年春晚后,有更多人开始关注
爱尔兰诗人、剧作家和散文家威廉 · 巴特勒 · 叶芝(1865.6.13-1939.1.28)原创著名诗歌《 WHEN YOU ARE OLD 》。该作者藉诗绘展一暮年寡居凡妪憩坐炉畔、睹物思人渐入梦乡后过目往情间驻步最爱情曲即刻,因瞌倾盹栽猛醒而惋叹有爱人生如梦短暂即逝,未且行且珍惜;同时又无限眷恋既往至爱难以割舍、挥之不去、如影随行,如山外见山辗转缠绵于怀之怅然心幕。
       诗中老人暮恋心境通过特写梦中梦后两瞬间,老人自身几个动作、一句自言自语完成。读过其英文原及其多中文译后,不难到该作之中文译本无不存有与英文原著寓意相龃甚至相悖之处,包括国内相对知名译本在内。
      本作就原著所有中文译本展卷有在的主要问题,根据目前公认翻译准则,对照其英文原本分别逐行评论如下:


原  文

WHEN YOU ARE OLD   
                                ______ Willian · Butler · Yeats (1865.6.13--1939.1.28)

When you are old and grey and full of sleep,
And nodding by the fire, take down this book,
And slowly read, and dream of the soft look
Your eyes had once, and of their shadows deep;


How many loved your moments of glad grace,
And loved your beauty with love false or true,
But one man loved the pilgrim Soul in you,
And loved the sorrows of your changing face;


And bending down beside the glowing bars,
Murmur, a little sadly, how Love fled
And paced upon the mountains overhead
And hid his face amid a crowd of stars



      在原第一、二两行译文中:

             When you are old and grey and full of sleep,
             And nodding by the fire, take down this book,

take (2-4)是全诗两个重要节点之一是作品语境完全已处梦中的标志,是老人梦中第一动作,是理解、翻译、欣赏该作品的一个键词。有绝大多数译者把take......译成“请取... ... 、取... ...”此举原著作品整篇译文中最致命一处败笔。通读该作原本及译本后,读者要问:

            1. 原文字信息中,老人在梦期间,有被人要求去做“取... ...”的动作吗?
            2. 是老人自己开始梦游、开始梦呓吗?
            3. 原作中you(1+2) 是泛指、是专指?常言“让你无语之“你”应该指谁?
            4. 译本中 "请取... ...、取... ..."是语境中老人在要求别人、还是在要求我们读者去做“取... ...”的动作?
            
绝大多数译本中"请取... ...、取... ..."这一发轫败笔致命在直接搅扰原著全作心理语言坐标定位及其导向,彻底搅扰著全作心理语言线性的、形散而意不散的表达、展述,直至搅扰最后原著宗旨体现,致使原著心理语言、语境变成他人对老人做着一番貌似某种表白,并因而使原著翻译、理解及欣赏变成一堆原本不该在语序上、思路上均颠三倒四、表达错乱、不伦不类、求讨存在感的求爱文字,抑或某剧本之旁白说明词。

        在原作第三、四两行译文中:

             And slowly read, and dream of the soft look
             Your eyes had once, and of their shadows deep;

大多译者soft look ... ... once(1-1.2)译成:“柔和的眼神、神色柔和的眼波”,甚至译成:“黛影深幽、一汪秋水”,同时又把shadows deep(2-1.2)译成:“深邃的阴影、青幽的晕影、宁静倒影、柔和倒影”,几乎把所有汉语用尽来翻译这双疑似世界第一好眼睛感觉还是不够用,淘尽选尽,以至对这双眼睛的翻译太太专著,竟然完全不去理会:

             1. 世上最糟的求爱信是否就可以不做任何铺垫、开篇就如此轻佻、庸俗地阿谀对象的眼神、眼眶、眼睫毛?
             2. 一个梦境的事物,什么人能想见清澈到眼神、晕影、甚至眼波之如此分辨度?
             3. 诗之题目“当你老了”——“当!你!老!了!”这四字暗示什么?一个步入尾声的垂暮之人,入梦会梦什么?入梦即见眼波、眼影,眼黛、眼晕吗?这有代表意义吗?不滑吗?
             4. 千万年来,全西方人种司空见惯的凸鼻凹眼在此重笔渲染不突兀、不冗赘吗?不低俗、不莫名其妙吗?   
             5. “舌尖上的中国,你眼中的中国”能理解成:“你生理上、自身的舌上、眼里,生成的某种称其为"中国"的东西吗?

         在原作第五、六两行译文中:

              How many loved your moments of glad grace,

              And loved your beauty with love false or true,

大绝多数译者把 loved your beauty with love false or true译成:“都爱你的美丽出自假意或真情、都爱慕你的美丽,假意或真心、或真心或假意爱你的美丽、都出自假意或真情爱你... ... ”,这些译者是否考虑过

            1. 六行中的第二个love(2-4)是个搭配赠送词吗?如否,能暗扣截留吗?以“爱”去爱不重复吗?不是病句吗?
            2. 英文中with(2-5)能等同与in吗
          3. 西方绅士求爱、可以爱令智昏吗?怎么如此卑鄙,褒己贬人不遮不掩?这种人品,对方有安全感吗?
       在原作第七、八两行译文中:
              But one man loved the pilgrim Soul in you,
              And loved the sorrows of your changing face;


大绝译者 pilgrim Soul译成:“朝圣者的灵魂、圣洁的灵魂、圣洁的心、圣洁的心灵”,将其按中式思维、望文字而生翻译,认为这样很阳光、很正能量, 而根本不看其上下文,不问其篇章修辞:

             1. 是否原中Soul(1-3)是大写的?pilgrim(1-4)是褒义是贬义?还是借代是借喻?
             2. 即便 pilgrim Soul(1-3.4)可以“圣洁、很高大上”, 让其与之前文(五、六两行)互文,有鲜明对比、反衬、侧写作用吗?不像人之一侧是偏吗?
             3. 与紧随其后的“忧愁”(2+4)作为排比表达,能有递增递进给力效果吗?译本读到此处,读者能不联想:“像撞见一个上着西服领带、下穿小泳裤的怪人“,读者能不联想:”叶芝?诺贝尔?如是尔?”
             4. 诺贝尔文学奖是否不审评互感写作逻辑,不审评最基本的修辞法?
            
       在畸译原最为卖点的第八行中,有太多太译者让其受众怀疑这些人是否曾像普通学生,作业后检查过、自问过自己完成的作品:

             1. 凭“静止是相对的”就可以把changing(2-2)等同于完成体译给读者吗?
             2. 原作中有“皱纹吗?有“忡错愕、留痕”吗?这些对应英文原作中有
             3. 特别是sorrows (2+4)一词、原初始的、基本的信息是“哀愁”, 即使翻译可以支持连同前后几词引衬表达,但我们就可以任性发挥、就可以捆绑销售,就可以任凭想象,过度治疗、过度包装译文吗?就可以放任山寨式文字信息不讲规矩,逃窜在原文字的、初始的、原本的信息理念这规矩之外吗?
      
       文艺作品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这可用于写诗、写!诗,但译诗、翻译诗,翻译!诗,是写诗吗?条条路通罗马,通的应是罗马!百花齐放,放的应是花!十盲摸象凭主观,靠想象,不客观、不实际,纵使十盲十象、百盲百象也不是真象。《三国演义》为什么不直接命名“三国志”?甚至已一比一比例的“圆明新园”为什么不了当名其“圆明园”?文化产品翻译是否大可不必顾及误导受众?推崇爱之绝唱是否去另做诗章,不请名人叶芝剪彩装潢?                                      
                                                   

       在原作第九、十两行的译文中:

              And bending down beside the glowing bars,
              Murmur, a little sadly, how Love fled


近悉者视而不见第中唯一连词And(1+1)及标点逗号,却寅吃卯粮,觊觎之后第十行Murmur(2+1),致使bending down(1+2.3)本该理解为刹车词,却被当做油门词处理。第九行的bending down(1+2.3)全诗两个重要节点之二,是作品梦中境截止标志词,也是作品中老人在梦里由各And连接之诸动作中最后一动作然而,一经刚愎大将其与Murmur,(2+1)译成:“垂下头去... ...轻轻诉说、弯下身子... ...忧伤地低诉”,结果是,凡名人持股,必跟进跟补:“並且俯身... ...喃喃低語、俯下身... ...喃喃说、俯身.... ...嚅嗫弯下了腰,低语着、佝偻着... ...轻轻诉说”... ...,在此太太华文译者一律不经自己人类应有的头去想一下:
        
            1. 原作第九行首词And(1+1)是连词,是在连接哪个并列词?      
               2. 作为梦醒语境唯一启动装置词And(1+1)可以截留暗扣、短斤少两译给读者吗?

               3. bending down应去呼应其前之首阕And nodding(2+1.2),还是该修饰其后之本阕中Murmur去烂尾开发?
               4. 诗中仍有人继续在要求老人梦游吗?继续在要求老人梦呓吗?
               5. 还是老人自动地、继续在梦游着、在梦呓着?
               6. 如均否,何为标示老人梦醒后第一动作之词

      原作语境语言导航仪显然底失灵、死机、崩溃,各畸译本之全作几乎至此均因语境语汇言出无主而沦为一驾景点不明、路径不畅、左剐右蹭、无暇前瞻后视、一路坎坷颠簸、直至抛锚搁浅的无属性某杂烩。

          原作尾阕最后三行中

                Murmur, a little sadly, how Love fled
                And paced upon the mountains overhead
                And hid his face amid a crowd of stars.

名可名,非常名者众,因而,原著作者用老人一句自言自语式低怨,宣示着一种人间难以名状之爱、一种人间难以名状之情,一种宏观上无、微观上有之感;一种暮年鳏寡老人早上醒来:发现房间里那个空床位时,发现门外那再熟的声音、再熟的背影也将永远不会是那人时,发现再不会有人与其争用电脑、争用遥控器时,发间里许许多多,只要不去动,它将永远放在那里、而那曾是另一个非常喜欢、朝夕使用的物品时,... ... 一种无可向任何人倾诉的,死在心的相恋情愫因此,这种若即——在心,若离——已去之若即若离之爱,这种我们人类可心会难语达之常无为而无不为之爱,在老人自言自语中,原著将其表现为大写Love(1-2)。同时,在原作尾阕最后三行中,这个大写Love(1-2) 的两个谓语fled(1-1)paced(2+2 二谓并用,正是体现了作者藉互文互体修辞平行展示人间垂暮之人心中因终身伴侣宏观离去(那人走得太快了)、微观在心(那人时时盘桓不去、事事如影随至)而生的一种怅然情怀;正是体现作者藉互为反衬手法脱颖其独到的主题宗旨,使之二者文情并茂、相得益彰、同步升华所在。
       而在近悉数华文译本中,这个爱Love(1-2)的两个谓语动作fled(1-1)、 paced(2+2)被表现为非诗中老人心中的、妪叟两人平行并进的两个动作,而是被表现为一个单方的、单向的相继相续的示恋、失恋感的某钟思念、思恋行为,以至更淡心理、更淡情感化、甚至神化的所谓爱神行为,同时又把how(1-3)表现为“如何、怎样”语感,至使读者质疑:

          1. paced(2+2)可以强行别车fled(1-1)并线驶入And hid(3+2)出口吗?没看到fled(1-1)在正常直行、其后根本没有任何标点指示吗?
         2. 连词And(3+1)连接的是paced(2+2)和 hid(3+2)吗?怎么把读者当游客,不导游景点反绑架去购物、去看一个人的、只有一个人的铁人五项全能:忽而急奔、忽而慢踱、忽而钻山、忽而上天、最后隐陷?真可谓太奇异、太创意、太不可思议!
         3. 原作题目是"When you are old",是“当你老了”,这四词之字里行间的寓意是“当你老了——当你,老了!老了!”有这样的标题,作为原作尾阙之最后一笔,要更真切、更鲜明地奏响的、要与读者共鸣的主旋律该是什么?该是表现世上鳏寡孤独老人普遍的、共性存在的伤感和无奈,还是去表现一个青年时、有人恋她的眼神,中年时、有人爱她的皱纹,老年时、还有感应她的所谓爱神——这么一个世上人朽心花巾帼特例老奇葩?
            4. 原作题目是"When you are old",是“当你老了”,作为原作尾阙之最后一笔,是该表现一个行将就木者、仍在浪漫地憧憬着什么爱的叩问吗?仍在像豆蔻少女一样、去浪漫地想象着会有什么爱正在和她玩失踪、玩拉黑吗? 人之四十不惑,古稀甚至耄耋之人还能有“如何进山、怎样上天”这样的疑惑吗?   
             5. 原作题目是"When you are old",是“当你老了”,作为原作尾阙之最后一笔,是龙就应点睛、是孔雀就该展屏,读了各华文译本,怎么像见了一碟葡萄粒、像见了一堆碎瓷瓦,而非一整束葡萄、非一藏亭亭端庄的粉彩器呢?怎么让人想到虎头无尾、三纸无驴、没有看点呢?
         6. 原作第九行之how(1-3)属疑问副词还是连接副词?其译文语境语言是诗句还是剧本的旁白说明词?
               7. 我们的祖师自古有言:大巧若拙,大音希声;翻译一老人之自言自语,用:逡巡、斯人、云岫、踱蹀、赧颜、喁语、冥冥、吾爱... ...”这些电脑难索之词,不低俗吗?是一个老人的自言自语吗?难道用钟鼎文、用甲骨文才够高雅、才够信达雅吗?
               8. 回望其前之:晕影妩媚,秋水青幽,雍容娇窈,灵魂皱纹,变幻佝偻,踽踽韶光,错愕神伤,嚅嗫隐陷,踱步巅峦,遁入星光,... ... 纵览译本之全文,外其身、搬趾想,有如此靓词之译本,其题目该是:当你老了,还是:当你疯了?

       威廉 · 巴特勒 · 叶芝作品《WHEN YOU ARE OLD》反映着社会的一种现象,其作品的翻译同样也反映着社会的一种现象。天下皆指鹿为马斯无马已?非也,天行健,天行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让我们共同努力,行动起来,珍重人类文明素养,珍视中华文化传承,珍爱世界文化遗产,STOP CALLING CHINA“拆那儿”!“拆那儿”!!“拆那儿”!!!






        多维、全息、豹观叶芝,非其私家情书而成其叶芝;在高瞻其诸作之宏观性、广义性、及社会张力同时,当深瞩其为时代之产品、时代之镜子。

                                                争者不明,
                                         明者不争;
                                         世纪埃定,
                                         孰不厌兵?



                   -----------------------------------     ------     -----------------------------------


1.     本作花絮

     精读参考文献诸稿
毕,匆匆来到幼儿园接女儿:因兰妮未同以往远远张臂扑来


问:第一接了? 还不高兴?
:叶老师生气,批评啦!

问:挨批啦?

:批袁袁、裘裘、飞飞,还有——浩浩 、心心... ...
说他们、不是乖孩子!
问:不乖吗?
:他们、乱画,画!画!画! ... ...,在公主、脸上画!
问:什么?公主?
白雪公主,叶老师说:白雪公主、是美女、真美女,可——漂亮啦!
问:漂亮吗?
:不漂亮,不漂亮!
问:为什么?
:叶老师让传传看,袁袁、裘裘 ... ... 抢,先看,看完,画!乱画!画!爸爸:白雪公主真的漂亮吗?
问:妮,中午没睡觉吧?
:没睡,去庐—— 山啦,做梦、去—— 庐山。
问:去庐山啦!?
妮:叶老师说:庐山、可—— 好看啦,站队去看。
问:庐山好看吗?
妮:不好看,不好看!多多、大大板、挡着,看不见,
问:都看不见?
妮:大大板、能看见,上面有—— 字,不认识。
问:不认识?
妮:叶老师认识,写:袁袁、裘裘、飞飞、浩浩、心心 ... ... 到、此、一、游!爸爸:庐山、真的好看吗?
答:好看啊,国庆节,爸爸妈妈一定带你去看庐山,也看看你视频里见过的正宗姑奶奶 ... ...
妮:不、我不,现在、现在就去!就去!




附2.  《 When you are old 》 本作
白描直译文


         《 When you are old 》
                              ______ Willian · Butler · Yeats (1865.6.13--1939.1.28)
         《在你老了的时候》
                        ______ 威廉 · 巴特勒 · 叶芝1865.6.13--1939.1.28 )
  

When you are old and grey and full of sleep,
当你年老了、头发白了、精神状态充满睡意时,
And nodding by the fire, take down this book,
当你在炉火旁正打着盹(瞌睡)时你进入(走上/触染/及)了这段(套/份/节)既往(纪实/记载/经历/载录/史料),
And slowly read, and dream of the soft look
且缓慢地阅读,进而梦见恍惚(飘逸不定、模糊不清)的景物的外观面貌
Your eyes had once, and of their shadows deep;
那是你眼里曾有的,并梦见其更多如影随至(跟踪、引发、招致、牵涉、暗示)的事物;

How many loved your moments of glad grace,
好多人爱你的各个悦人(使赏心/顺心/舒心/称心)时候,

And loved your beauty with love false or true,
爱你的带有着人为(化装)的可爱之美和带有着真正(符实、素颜)的可爱之美,

But one man loved the pilgrim
Soul in you,
但有个人爱你内在的朝圣者(类小传销者、小法神功者)之//性情(单纯天真固执倔强笃信不疑认死不回头一条路走到黑驷马也难追的劲头),
And loved the sorrows of your changing face;
还爱你令人不快(不悦、伤情伤感)的、多变无常的各种脸色(脸面、面孔、面子、脸子、面目);”

And bending down beside the glowing bars,
又在融融壁炉旁边倾栽一下头身(因自身反射、倾栽即刻顿醒、而补救未倒)时,

Murmur, a little sadly, how Love fled
略感伤地嘀咕(叨咕)着:/那人给我的宠爱 / 我对那人的钟爱多么快步地逃

And paced upon the mountains overhead
/ 又多么慢(节拍、节奏、顿步)地踱步攀跋于叠嶂层峦(一座座山一座座峰)

And hid his face amid a crowd of stars.
匿其面孔于群星





附3.  《 When you are old 》 本作译文

              
       《 暮  恋 》
                  ______________ 威廉 · 巴特勒 · 叶芝(1865.6.13--1939.1.28 )


     霜鬓苍苍垂暮年,
    盹坐摇摇欲坠眠:
    展卷相伴壁炉火,
    梦品过眼云烟、篇连篇 ... ...

     爱、曾来过,来过好多、好多,
     有恋我、恋我花好月圆妩媚季,
     有恋我、恋我
浓装淡抹总相宜;
     唯有你、宠我情憨、意实、大执著
    还宠我、宠我那多愁、善感、小脾气 ... ...

   走了,走得好快呦 —— 好快,
    一星转身众星间,
   倾瞌盹息不见面;
   爱走得、走得又好慢啊 ——好慢,
    一步啊、一步一重山, 这山又望那山巅,
   走得我、走得我呀、好苦、好苦,走得我呀、好难、好难——
  炉栏融融、习习暖 —— 炉栏融融、怎 —— 能 —— 寒 ... ... ...




发表于 2015-8-18 14:17:49 | 显示全部楼层
您的诗评有思想,不盲目跟风,不人云己云,值得学习
发表于 2015-8-21 11:01:05 | 显示全部楼层
愚者昧于成事,
智者见于未萌;
上士闻道勤而行之,
下士闻道大笑之已...
发表于 2015-9-7 23:55:5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叶如钢 于 2015-9-8 06:16 编辑

你的论述很多, 我就不逐一应答。(有些论述和我的翻译也没有关系。)

读了你的直译, 选几点谈谈。

1.  And loved your beauty with love false or true,

这句你的理解完全错误。翻译要根据英语的习惯, 不能想当然。

2. And loved the sorrows of your changing face

这句你的解释也不对, 和sorrow 对应不上, 和诗的主题对应不上, 和这段前面两句之间也没有
对照。

3.  关于 “take down": 你认为不是”请取下“。 原句表面上看是祈使句,所以
一些译者译成”请取下“。  最后一段, 是与这里并列的。
(这点你看出来了,不错。 很多人看不出这点。) 表面上也是祈使句。

我觉得这里的祈使句是半祈使, 半预想。 我没有使用”请“。


发表于 2015-9-8 16:37:21 | 显示全部楼层
叶如钢 发表于 2015-9-7 23:55
你的论述很多, 我就不逐一应答。(有些论述和我的翻译也没有关系。)

读了你的直译, 选几点谈谈。

it's better for you just to put your chinese version word-to-word  in (  ) fast beneath english ones as below, and you'll read it out which might be right or wrong

1.  And loved your beauty with love false or true,
     (                                                                                             )
    爱你的带有着人为(化装)的可爱之美和带有着真正(符实、素颜)的可爱之美,

这句你的理解完全错误。翻译要根据英语的习惯, 不能想当然。

2. And loved the sorrows of your changing face
   (                                                                                                                          )
   还爱你令人不快(不悦、伤情伤感)的、多变无常的各种脸色(脸面、面孔、面子、脸子、面目);”


这句你的解释也不对, 和sorrow 对应不上, 和诗的主题对应不上, 和这段前面两句之间也没有
对照。
发表于 2015-9-8 16:49:29 | 显示全部楼层
叶如钢 发表于 2015-9-7 23:55
你的论述很多, 我就不逐一应答。(有些论述和我的翻译也没有关系。)

读了你的直译, 选几点谈谈。

"... ... 翻译要根据英语的习惯, 不能想当然。"

what a good say !
you're quite right ! all right !

so, let's have your work done in chinese word-to-word coming out above as the former' ones
发表于 2015-9-8 16:58:50 | 显示全部楼层
叶如钢 发表于 2015-9-7 23:55
你的论述很多, 我就不逐一应答。(有些论述和我的翻译也没有关系。)

读了你的直译, 选几点谈谈。

We shouldn't simply give a saying who's right and who's wrong, right?
发表于 2015-9-10 08:21:31 | 显示全部楼层
lsc195342@163.c 发表于 2015-9-8 16:37
it's better for you just to put your chinese version word-to-word  in (  ) fast beneath english on ...

这样对照很好。 谢谢。
发表于 2015-9-10 08:22:40 | 显示全部楼层
lsc195342@163.c 发表于 2015-9-8 16:58
We shouldn't simply give a saying who's right and who's wrong, right?

是的。 要讲出道理。 我讲了我的理由。 也许还不够细致。 我们可以进一步讨论。
发表于 2015-9-10 10:06:24 | 显示全部楼层
叶如钢 发表于 2015-9-10 08:22
是的。 要讲出道理。 我讲了我的理由。 也许还不够细致。 我们可以进一步讨论。  ...

如刚学友:

前辈箴言:

愚者昧于成事,
智者见于未萌;
上士闻道勤而行之,
中士闻道将信将疑,
下士闻道大笑而去;

摆事实讲道理,
辩论可见真谛,
探讨方可提高;
论坛论坛不垄断,
论坛论坛为发展。

发表于 2015-9-11 09:57:11 | 显示全部楼层
诗妹 发表于 2015-9-10 10:06
如刚学友:

前辈箴言:


是这样的, 诗妹。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2-25 12:49 , Processed in 0.074165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