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312|回复: 0
收起左侧

▲寻花会(十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10-27 23:09: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寻花会(十首)▲寻花会



我不否认是这一族
他们都说三十年后的事
那时江水没了
在一瓶胶水里
我试图找回鱼翔浅底
三十年后是怎样的天气
耳机里传来呼吸声
千里之外,一朵花想说不说
我听见了春天裂开的声音
尽管细小如泰山石
我想伸出手去握住她
顺藤摸瓜
她乳房上的文字
我认出比甲骨文还早的笔画
想她在黑夜如一匹兽
舞动四肢被刻下

她的叫声让我相信
那时花朵就在人间
象麻雀贪恋屋檐;那时她们的信号
就是点起烽火的十二道金牌
让我急欲穿透时光,回去被杀

2008年10月27日草稿



▲冬暖



一盆剑兰,像喜鹊的尾
它的头在土里叫着
我甚至听见,有人还要出来
穿长衫摇折扇,再去化碟

喜欢这小小的土
种下我青春期的物质
给后来怀念
想起身边走掉的年轻人
冬风里穿上黑棉袄
嘴里呵着白气,去春水里洗脸
洗着洗着就不见了
他穿过了云的湿地
摆脱掉背叛的动机

我知道生命的麻木是不存在的
即便是埋进土里
也会借一颗种子在骨头上爬行

眺望远方。我只想像收割的谷物
万里的黄,等待一场雪
抛洒了身份去拥抱

2008年10月25日



▲秋天的玉米地



这是我的青春,还是我的坟场
雾幔宁静,树抱着梦站在河边
看大地最后梳理着发辫
时间会将它盘结
留给春天走来的人洗亮内心
  
现在我看不见一个人
把这荒芜抱回家
这些黄色的脸,一根根骨抱紧
这么多灰色青蛙排列成阵
一起准备对天鸣叫
  
这么多询问来路的被遗弃的肉身
一起等另一片季节
我承认我的青春正和他们一起拒绝
等待更大的死和喊出
  
生命太急,我愿意承认
我存在,我就是黑暗
等待被光领走,留下一盘棋的遗嘱:
一个人,就是田地里的黑衣遥远的抽泣
一个国家,就是一场场季节撕杀过河
在这路上,看这大片沙黄的天地
我忽然想听到马的孤独和凄凉的歌声
  
2008年10月18日草稿



▲月亮



一只碗跑在我们头上
成为不可改变的命运
降生后就与它邂逅
令我常想成纯白的麻雀
向往飞出幽暗与荒凉
  
压低的云下,我还是听见了
哭泣与呼唤,在坟茔的青草间
一只碗就是一个名字
一个明亮的深渊
不可抵御的草丛刺入内心
  
一只碗让我干脆充满恨意
你需要时躲起来不见
就像太监,他很深的背后是女人
留下悲伤的江河
  
这故土里的杂种,这故土里
最后一处没有被盖住的卑鄙
无人能躲过的痛苦
就象这深秋一朵患病的红花
遥远,高高悬在头上
阻碍我们认清四周的暗和逃荒者
  
2008年10月11日草稿



▲值房



沉寂的门,里面并没有脚步声
隐隐感到拂袖的冷气

在这白日,古老的房屋
就是一片久无人居的村庄
风吹,小鸟不安
踩着树枝寻找巢的平衡

多少年,漆红的窗格就是冒着火气的嗓子
听不见喊声,夜晚扬起脸色秘密对着开放的月亮
要照亮四周埋伏的杀气

三三两两,我看每个走过的人
体内都该有这样一座房子
阴暗或者寒冷。都是值夜人
不能忽略这样一个故乡
这一片含满血泪的宫殿
像一封信,每一块瓦都是一个乌云的方格

历史就是前朝对后朝
没有写出来的叮嘱

2008年10月2日草稿



▲冷秋小贴



又一片玉米被割掉
可是无人写到这沉默
一列小火车刚发过脾气
像一只蝗虫停在田地深处
它在看那些失去心脏的身体
欢乐无味不能飞翔

是轻率的人杀了他们
爱的厚望还没有抵达
神圣的忠诚就被撕裂
野草阻碍不住灵魂的脆弱
偌大的天空像清晨的镜子
倒影都是憔悴的
一只白鸟躺在一条黑色的细流边
用轻和死进行诀别

2008年9月29日草稿



▲坟上花



同在一个月下,你也在举头望月
是谁把你扔在这里
狠心的爱人不见了
夜夜凝神,在黑暗里醒着
看远方孤零的小星
你越想它就越流泪
你也听见草丛里的哭泣
一遍遍在风里走着又走回

这人间的路程是有格式的
你固定只能在这里疼着
和巨大的山一起留住誓言的遗迹
你拒绝爱是因为爱
青春的身体抱着暗恨
你敌不过道德的扭曲
灵魂到死也保持花的形状
你宁愿相信乌鸦的叫声
是穿越对忠诚的压迫
一代一代直到消失在另一个星球

2008年9月29日草稿



▲裸体的王朝



一把椅子,一个亭子
一个王,看暮色里的江山
掩埋和被掩埋,都是灯火

留下木头的雕刻,旧颜色的月亮
是没有长发的白蛾
她的裸体,千古悬着

她不是为团圆而生
这一错误涵义必须停止
她是痛,为枯叶落尽铺满冰凉而生
疲倦,虚空,孤寒

一个王朝,压低了声音
听,不绝的人声
这勾结时间的毒药
这些剩下的草
总是幻想得到露珠的金光

在秋天,日晷阴影下的王朝并不急于警告
没人看见灰尘画里的那只鹿
花斑正掩埋掉身体

这世界还需要一段殷红的日子
才会消失在神秘的黑洞中——

2008年10月5日草稿



▲乡下老屋



每到雨天
院落一地脏物
有时看见一片芸豆叶子
像那些掉下去的王冠
被秘密的追杀

老屋一整天寂静
钟摆急于向上帝交差
一条条铺起时间的铁轨
静的听见远处的河流
这个色情骗子
在四周的疼痛中不忘风流韵事

这时我最喜看墙角那一丛樱桃
收集那么多珠子抱在怀里
越想得到完整和发光
越是掉进缝隙里

老屋把这些残忍看在眼里
默不出声。在它周围植物中
一声鸟叫让我想到赞美并没有消失
只是需要有人回到故事里去

2008年9月21日草稿



▲穿越时光的床



因为爱情
在枪声的居住地
把森林的幕布拉下
藏起长久的声响
花坛的草是一种忍

光滑的镜子像旱井
亲密私语的床失去天鹅的心脏
我微微注视,化妆台上的旧胭脂盒
遥远的憧憬还在,已追不回对岸的肉体

骨子里月亮的敲门声从未走远
大地向我催眠
被纪念的喘息悄悄看我,她那时很漂亮
是遮住了世界的国花

2008年10月4日草稿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10-2 01:13 , Processed in 0.036790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