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911|回复: 1
收起左侧

秋日光景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10-27 10:35: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秋日光景泉辛,户籍名朱桂华,网名癸谷书虫、巴蜀书虫,男,1982年阳历6月1日出生于重庆市万州区。2001年开始写诗,有作品散见于公开发行的刊物和选本;2006年在“天涯落户”,开始网上的书写。2007年走出大学的校门之后,在成都一个私立的小学当过小学作文助理教师;2008年离开成都,目前在深圳谋生……

1.凉风渐起

风生水起,天河渐渐高升。南方的秋天
终于渐渐到来
木门、玻璃门、以及铁门
都在低低地发着声响
仿佛在吐露着锁孔里的秘密
在异乡,我几乎不敢把耳朵置于这风中
南方的锁孔,曾经卡断
我从故乡带来的钥匙
昨夜的梦,如无桨的船
一路向前,一路漂泊……
我自己也不知道是在几时几刻
抓起被角盖住了自己和渐凉的夜晚


2008-9-28 深圳


2.南方秋雨夜

尽管寒露已近,南方的雨水
依然生猛
深夜的梦里
没有秋日的病芭蕉
但是,铁皮屋顶的疼痛依然
无处逃遁
即使,我打算把目光看得远些
想象雨水过后
再过一冬,世界尽是鲜花

被你我闲置在窗外的玻璃城市
很快被雨水注满
灯火如患疾之鱼
沉入黑暗之后一直浮不出水面
大风横着吹过来
黑夜归于哗哗的雨声
我不知道——
往日,在深圳大街露宿的穷人
是夜,在何处度过?


2008-10-5 深圳


3.台风之后

天空没有大雁,星河也许还在地平线之下
我怀揣一些人的影子
走着,没有办法遇见真实的秋天
十二级的台风过后,荔枝园尽毁
我剩下忧伤的骨头
残损的木桩排成阵列,蚂蚁在上面
搬运着悲苦和疼痛
它们的舌根一直沉重地压着,没有词语要表达
直到深夜,世界归于无边的黑暗
我的影子消失于一滴晦暗的雨水
你,才静静地关上家门
抱着一盏孤独而潮湿的老灯,失声痛哭


2008-9-27 深圳


4.十级大风正在到来

云,像多年前我在乡下见到的
黑土,被一万把铁锨堆积成无数的
村庄,一直在下沉
越来越低,越来越低

下午的光阴,猛然折断
雨伞、废报纸、九月的树叶
当然,还有人们的面孔。都在疯狂地
扭曲和变形

我,掏出打火机,掏出香烟
找不到火苗,找不到心思
汽车,很久没有到来。站台上的
站名,广告词,忍无可忍地
发出了没有办法解读的声音

汽车站台的背面,摆摊点做小买卖的人
逆风推着一个铁皮的车子
寸步难行;还有一个烂衣角乱飞的人
在艰难地翻垃圾桶……
他们,都没有任何诅咒之词
十级大风正在到来,脚步在原地
流浪


2008-9-23 深圳


5.在水一方

月亮升起来的时候
枕巾上的鸳鸯,轻轻地浮游了起来
更远处,水边的秋树
起初临水长舞,后来与桂树幻化成为一个
同心圆
今夜,一万里的岸,谁人?赤脚走过
最后,石拱桥的
另一端,必然是圆圆的故乡……


2008-9-14 深圳


6.秋日光景

天空,越来越高
楼房、村庄、山头、枫树,越来越突兀
秋水,越流越遥远
你,背对着世界
开始在屋子内翻箱倒柜
衣物散乱,书页哗哗着响


2008-10-16 深圳
发表于 2008-10-27 23:42:19 | 显示全部楼层

读了

读了5.在水一方

月亮升起来的时候
枕巾上的鸳鸯,轻轻地浮游了起来
更远处,水边的秋树
起初临水长舞,后来与桂树幻化成为一个
同心圆
今夜,一万里的岸,谁人?赤脚走过
最后,石拱桥的
另一端,必然是圆圆的故乡……


_______________

这首前两行好一点。后面没接上。

月亮升起来
枕上的鸳鸯,浮游了起来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9-19 04:10 , Processed in 0.039906 second(s), 14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