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752|回复: 0
收起左侧

(转贴)愤怒的天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10-25 17:15: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转贴)愤怒的天使愤怒的天使

      ————读木虫诗歌《升旗》《一位老人》《老成》

文/陈诚



  邂逅木虫,是在《今天》诗歌论坛。当时木虫好像正在和一些出了名的朦胧诗人论战,被人称之为“愤青”。对于这种诗坛的战争,我早已见怪不怪了,至于孰是孰非,也更懒得理会,但及至见到木虫的诗歌作品,我还是被深深地打动了。当我读到《升旗》和《一位老人》时,不觉潸然泪下。说实话,我好久没有被诗歌作品感动过了,更没有像今天这样热泪盈眶!我被一名诗人的真诚感动了!我被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小人物感动了!我看到一位天使,一位流泪的天使,一位愤怒的天使,一位默默叙述的天使!我不得不对这样一位素味平生的诗歌作者肃然起敬。

  叙述的沉静。木虫是冷静的。木虫的冷静来源于叙述。他对他所描写的对象、事件,徐徐展开,不急不躁。如在《升旗》中,木虫冷静地叙述了一名在首都打工的农民工看升旗的过程。从这位农民工,早晨偷偷地跑来看升旗,到看升旗的过程中,跑丢了一双鞋,再到决定回家。木虫一板一眼,慢慢道来。木虫笔下的这位农民工不知道什么原因,还没领到工资。但是,他好像不再等领工资了。他看完升旗就回去了。他甚至不想再买鞋,只想买一张车票和三个肉包子就心满意足。可是,就是这样一位农民工。他在看升旗的时候,忍不住哭了!他在为自己的祖国而哭!为自己是祖国的子民而哭!他因为自豪而哭!他的哭包含着多深的爱,多深的苦,多深的不忍啊!他哭的让读者心酸!又如木虫在《一位老人》中,描写了一位满头白发的老妇人,在城市昏暗的街灯下平静地买春。她数着几张可怜的纸币,竟然咯咯咯地笑了。这种笑,令人哭笑不得,毛骨悚然,而又泪流满面!又如在《老成》一诗中,木虫缓缓地叙述了一位老村长的的历史。从他的嚣张、无知、到死亡和糜烂,寥寥几笔,一个历史小人物跃然纸上。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如果把木虫的诗歌《升旗》、《一位老人》、《老成》展开来写都是一部中篇,甚至是一部长篇小说的料子。但被木虫很轻松的几下,就勾画出来。这看似轻松,其实是非有深厚的文字功底和思想积淀不可为的。另外,木虫每每叙述、描绘都是白描。他能置身事外,内敛自己,不动声色。好像他在讲述的是一个与自己毫无关系的事件或故事。而他没有抒发自己的一点情感。他就像一位天使,美丽而恬静。

  火热的激情。如果你真的认为木虫缺乏感情,那就错了。相反,木虫的感情像火一样炙热。他不仅爱,而且恨。他不仅恨,而且恨到愤怒。而他的爱恨情仇,是拟制的,不动声色地隐藏在自己的叙述中。他想要的效果就是:自己不哭,读者哭,自己不怒,读者怒。在《升旗》中,当那个光着脚丫子,没领到工资的小伙子离开那个城市时,我相信有许多读者,动容了。而当《一位老人》中的老人,数着那几张可怜的纸币,咯咯咯的笑时,我相信许多读者的心里在哭。正是由于这种火热的激情,促使木虫去选材、取材,锻造成诗。如果你仔细品味,不难发现,正是木虫的平静,激起了读者的不平静。而木虫的感情、愤怒也正是通过这种平静来实现的。可以说,没有愤怒,就没有平静;没有平静,就没有愤怒!因此,我说,木虫——愤怒的天使!

  深刻的反思。木虫的诗还长于反思。他不停地对人生、人性进行着深度反思。这一点在《老成》中体现的尤为明显。当木虫的父亲把老成的尸骨小心翼翼的放进身后的背篓时,木虫头皮发紧,毛骨悚然。这是为什么呢?因为他看到老成正在主席台上微笑说话!这是多么残酷的现实怀疑啊!木虫为什么手脚发麻?因为他担心老成再一次坐在主席台上。他担心历史的再一次重演!那么,木虫为什么会有这种担心呢?因为他看到了父亲对老成的尊重、畏惧、不舍!而在《一位老人》一诗中,木虫则把反思留给了读者。细心的读者在看完全诗后,一定会提出这样的问题:为什么这个老人如此平静,没有一点悲戚?为什么她还会咯咯咯的笑?



  而在《升旗》一诗中,木虫让那位农民工自己说话:虽然你不认识俺/但俺还是泪流满面了/俺知道俺是你的子民!这里面包含着多么沉重的思考啊!

  总之,读木虫的诗歌,总有收获,总有不同的感受。木虫的思想,木虫的责任,木虫的智慧无时无刻不在激励着你,鼓舞着你。他的诗歌既不直白,也不朦胧。既不晦涩,也不口语化。他按照自己的心性写作,有感而发,不同凡响。

  在当今诗歌界圈子林立,标榜立异,或晦涩、或口水、或个人、或下体、或口号的现实情况下,木虫能有如此之责任感、社会感并走出一条雅俗共赏的诗歌创作路子,实在是难能可贵!



                                                                 2008.9.20.

                                                     

附:木虫的三首诗歌

升旗

       诗/木虫

十月一
俺去看升旗
偷偷的



黑压压的人
挤丢了俺的鞋
俺只好光着脚丫子
站在打工的城市



那面高高在上的旗
肯定不认识俺
但俺还是泪流满面了
俺知道
俺是她的子民



看完升旗
俺就回去了
俺还没领到工钱
不能买鞋
俺就不丑化你们的城市了



不过没关系
俺兜里的钱
除了买车票
还能吃三个肉包子

2008.4.28.





一位老人
     诗 /木虫

平静的眼神
那历经沧桑的水
高高的皱纹围拢着
一如黄河大堤

一朵朵白发
压弯了蓝蓝的脊背
在古城的一角
蜗居于漏风的土坯
她在买春

她坦然平静
没有一点儿悲戚
街灯下
枯槁的指
点完那几张零币
她就像孩子一样
咯咯咯地笑了

                           2008.8.28.



老成
    诗/木虫

我和父亲
在离村很远的坡上耕地
耕着耕着
耕出一根肋骨
又细又白又脆

阳光下
父亲惦着那根骨头
眼圈红红的
沉默了许久
他说,这就是老成

老成曾是村里响当当的干部
铡过地主
踢死过走狗
为了革命
休了媳妇

父亲小心翼翼的捧起老成
放进身后的背篓
而我心里有些害怕
头皮紧了又紧
手脚发麻
好像看到老成坐在主席台上
微笑说话

               2008.9.1.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9-19 04:33 , Processed in 0.034763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