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574|回复: 1
收起左侧

《通宵影院》等多组,请批。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10-22 15:05: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通宵影院》等多组,请批。通宵影院
在十字街,靠南的街角。
木板上的海报,
写满旧上海、杀戮、海洛因和情妇。
通往影院的巷子,漆黑的
像坟墓。
经过的人,都蹑手蹑脚,小心呼吸。
只有回到人流,
才虎躯一震,直横起来。
              

乡愁
我的故乡里没有月光,
没有母亲温柔的盼望,
在踏过异乡的路上,
我只是想起故乡,
纸一样的空白。


初恋
像清晨微微开放的百合,
像硬币划落阶梯清脆的尖叫,
像古镇小桥忧伤的雨滴,
像奶奶掩口羞赧的笑。

在每一只雏鸟握紧的掌心,
在雄狮怒吼时爆炸的头顶,
在巷口米线靠里的桌刻,
在忍住思念沉默的歌音。

梦时怀抱蓝色的篝火,
梦时落叶纷纷的凋零,
梦有冬天轻柔的呼吸,
梦是春天不眠的寂静。

你好,2008(《石首文学》杂志新年刊头诗)

如果我们吃过很甜的蛋糕,
再甜的蛋糕。
像树木汲取甘冽的暗泉,
温润渴望青春的手臂。
等待中来了,二零零八。

如果我们歌唱很大的太阳,
再大的太阳。
黑夜如白昼一样悄无声息地来临,
如同落满窗台的雪花,
静默中来了,二零零八。

如果我们站在很高的房子,
再高的房子。
一步一步蹬掉檐顶的泥瓦。
随着生活失身落下,
尖叫中来了,二零零八。

如果我们画出很美的彩虹,
再美的彩虹。
将它们铺在草地上,
献给饥饿的羊群。
喘息中来了,二零零八。

如果我们尝过很咸的眼泪,
再咸的眼泪。
将它们折成风筝放飞,
像孩子在田野欢快的奔跑,
回忆中来了,二零零八。

如果我们写过很长的诗篇,
再长的诗篇。
蜜蜂兴奋地穿过妖艳的花朵,
连翅膀都羞涩起来,
春风中来了,二零零八。

1998年的木棉

太阳从鼻尖处升上来,
清凉的露珠从眼角清晰的溢出,
这是1998年的黎明,
木棉树在浑浊的江水里确定方向,
蛇和老鼠的眼神有着相同的空洞,
呼吸为忧伤打开了窗。

风把绿叶割落,
血就流了下来。
我们站在骄傲的船头,
从北岸,驶向陌生的南方。
春天偶尔会沉默很久,
在最后一丝的星光里,
我们脱掉上衣,为雾蔼做最后的准备。

所有人都不相信,木棉也会佝腰,
也会,偶尔的苍老。
所有人看见的,木棉挥舞皮鞭,
飘浮在赤裸的女人丛里,
追杀屋顶,和失信的欲望。
有时候,我们一起爬到树顶,
有时候,独自与山核桃生长。

木棉是一座城市的名字。
江南威尼斯的夏天,
被失恋的危险笼罩。
楼宇们踯躅不安,
青春期的江水,
翻腾在他们的血管,
召示着幸运,或者厄运的降临。

1998年,孩子从潮湿的房间里站起,
念叨着母亲的名字。
此刻,他们的父母正撑着木棉筏,
赶去堤边搭建一座新的帐蓬。
未来有漫长的流浪,
在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之前,
爱是世界最大的毒瘤。




 楼主| 发表于 2008-10-24 17:05:53 | 显示全部楼层

沙发自己坐

沙发自己坐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9-19 05:15 , Processed in 0.036105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