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4130|回复: 3
收起左侧

《西安,深秋》等16个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10-20 13:50: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西安,深秋》等16个


     西安,深秋


你已掏去了那孤影的魂
顺城墙走,那斑驳有你一份
——何必回首。

断在老街上的发丝
已化作秋虫的嗡鸣;冷在上爬
直至塔顶。

你哼小曲于唇际,罡风正起
树蜕下长衫蜕短褂
花坛蹲下,团紧双膝。

不朽的落叶还似昨年的遗物
却无法辨清面纹里的
车鸣和暮鼓。

秋雨早准备好了一切道具
(或阴雾,或愁云)
你无须执叉,晚宴尽是青烟。


             2008.10.9.











     老  友


鬓上的白光也不能留下来
最终,你将你的身影
缩成了一个婴孩。

南下,南下——
那里有你的家园在等着
你染露的秋衣。

每每,你将停留寄托于下一次
似乎下一次是无尽的
但分明,你的帽子正在开裂。

乡音渐渐酥软、模糊
你怀抱着另一个婴孩,他或者她
在哭嚷,你遥迢地笑出声。


                  2008.10.9.









     静  候


无法修改的履历已将
无法篡改的人生,带向了
虚妄之外,另一条窄巷。

倚门时,门上的纽扣
突然松脱了,露出
一大截裸体的睡莲。

默默地,手可有可无
触摸却来自于一只困顿的眼
它停止转动,但闪着银光。

它以无人能解的低啸
制造出一个空洞的院落
也制止了一次寂灭。

那是轮回,成全着荒诞的水
让无法接续的残章得以浸润
并渐渐,生出一缕无害的相思。


               2008.10.10.









      又逢阴天


楼侧的树,从一早起来就闷着头
它不吭不响时,倒真像个
因沮丧而过时的大人。

灰黯的校园,总是开放着
把一个又一个小孩的脸
贴在黑板上,用于展览。

光明被私分了,在一些街边
流动的小贩正出售着
日渐沙哑的嗓子和轶事。

那无疑,取代了两只鸟
笨重的争吵,使更多蚂蚁
投身至或搬家或溺亡的宿命。

阴云里,不洁的言词再度发作
已被摇醒的颤抖的鼻音
有时沉浑,有时只是娇小如虫鸣。


                2008.10.11.









     那一年


那一年
我见惯宝塔和山坳
我走遍农庄,和农庄后
积水的柴房。

那一年我还年轻
就已握住苍老的手掌
我抚平,一只小羊眼角的皱纹时
就嗅到泪光。

我不停回到
记忆的深井里,打捞
一桶混浊的泥水,那一年
我的四肢刚刚健壮
我的呼吸刚刚急促。

人世的温凉
正在一道竹篱的两侧
互相宴请——
那一年
我蒙头上山
又低着头,捡回了折痛的脚趾。

一排一排鹭鸟,从我身边
带走春寒和秋露
我学着嘶鸣
但总是
奇遇一双摇摆的鹿角。

那一年,我快要在家园之外
找到宿地了

风都不曾到过那里

树都已昏睡在那里。

那一年,那一年
我焦急得像个老人
在蚁穴前来回走动
我的睡袍
却不知不觉,挂向了水的尽头
——那微微旋转的迷幻的脐窝。


              2008.10.11.









     咏  秋


时光混迹于筛子之中
邻人说,那时时的推延
已将腰肢扭坏。

稍一停,秋虫爬满衣袖
偏偏遗忘了啃啮
于是,幸存者都举着脖子。

或南或北的过客,翻熟了
丢在墙角的那一册古书
就有了叶片般的纷飞。

却终于和流逝无关
修长的手指,反将酒摁进坛子
去发酵他年的小别。


              2008.10.11.









      钉  子


已没有更多歇脚处
安抚这些年轻而躁动的钉子
它们,直露的激情
终将刺透一切伪饰。

钉子,于墙壁不仅仅是仇恨
更有爱怜,它们大多沉滞
只有在激怒的瞬息
才开始貌似忠心而实则违心的冒险。

生锈的工具箱,曾将一个嘈杂的家
强塞给钉子和它们的兄弟
那其中陈旧的法则,与压迫
只会令反抗日益变为天性。

钉子随时随地,都不掩匿凶残的使命
它们渴望穿越,但总会在半途
留下未死的证据,这足够高傲了——
哪怕最轻微的敲击,都带来窒息
使它们从凶手中分身出无畏的英雄。


                   2008.10.11.









     医院一角


啼哭是被出租车运来的
早晨八点,也许更早
第一口清痰就赠给了墙壁。

二楼,麻木的长凳
像未食早点的医生一样疲乏
而长廊,十年前都已睡在这里。

干冷的面容,如同院徽
无人能想起今天是星期几
只有手执针管的天使,飘来飘去。

三岁大小的女孩,缩成一团
大口大口抽烟的是上任三年的父亲
他掌管着病历,在捉上面的毒。

垂首坐着的,是曾经多梦的女人
她已忌口于油腻的生活
并出神地,数着听诊器上跃动的秋光。


                    2008.10.11.









       关于旅行


早晨的星星多过了梦话。
你笃信,你的骆驼还在沙漠上
沉睡;旁边躺着的灰雁
来自一个大湖,明净如你
梳妆台上的镜子。遥远
是你向往的主题,那正印证了
你对逃跑的热衷。(这不妨
归之为天性,或是天赋。)
无限延伸的竹林,不管不顾地
加深着你的绿意,苟且的风
从你额间采走几绺清闲的乱发
你快要解脱了,但,仍手捧地图。
不住地喊,有时恰应是必备的
发现小岛让你的心头一颤,似乎
隐居正成为生活的一次革命。
而你根本只是泥巴,被燕子啄来啄去
甚至,连从来时的小径走回去的勇气
都没有——不知怎样就钻向了山谷。
一个人,你摇摆着你的年龄
在火车声中系紧领口的扣子
你突然怕冷,怕热切袭来的丝丝冷遇。


                    2008.10.12.









         发烧友


音乐说:他的嗅觉比听觉还要灵敏
他宠爱过的音符,比葡萄籽还多
没有人告诉过他,哪里会有漩涡
但他活着回来,落汤鸡般,无邪地笑。

音碟说:他有自己的秩序,零落的、
毫无节拍的秩序,如乱发中的虱子
他放任一切,在不需要标签的生活里
他好像破碎的默剧,分裂成上部和下部。

音箱说:用不了一根针,就能将他挑破;
用不了一杯酒,就能将他俘获——他
被一次大声的表白生生摘去了胰子
又悄悄跑来,献上憋在膀胱里的童谣。

知音说:我只出现在他的睡眠里
死亡在他的红唇上。茫茫的午夜
他总是指挥着他的流浪,那多么幸福
他剖开自己,用一支蜡笔;然后涂上湛蓝的眼睛。


                             2008.10.13.









    办公室即景


周一的嫉妒来自北郊
公文般的
阴阳脸就要撕坏了。

饮水机照常打着呼噜
咕咕,咕咕
谁请来了布谷鸟?

私房话在练习着穿墙
七上
八下,楼梯间坐满宠物。

年老的走廊,也闹着搬家
从一张纸
到另一张茶几,有时抬不了几下腿。

上帝派来的喧哗
啃着冰淇淋
上了红漆的嘴巴,舔舔,咂咂。

草莓早已经不时兴啦
由本周起
一律流行打哈欠的大会。

好好凉一凉,桌屉里讨厌的求爱信
亲昵一下
削指甲的刀刀、眯眼的猫猫。

不能掏心的至少还有皮尺
那精明的
不知深浅的刻度,正泄露胸围。

座钟上,后一小时,拥吻了前一小时
吊兰,雏菊
探听到又一串香艳的密码。

却无法接通,电话真来了例假
病休的霜
趴满茶壶下的荧光杂志。

屏风后,拖鞋声唰唰,读报声
哗哗
装着冷炮的上兜,一起朝天哈哈。

周一,演员雇自解散了的马戏团
每一个角色
都捧着算珠,脚踏火轮,头顶沙漠。


                  2008.10.13.








       宁夏之秋


树的沉默是世袭的,在平原上
石头的血多么高贵
足以令夕阳让出权位。

那多头的鸟,已化身一座座王陵
哀鸣正变得微弱。一队骆驼
于徒步中耗尽忏意的泪水。

贺兰山在风中,翻阅它的晚年
此时,更像一个受惊的婴儿一样瞪大眼睛。

坦荡的公路,伸向不知名的前方
燃烧,从地心汩汩传来——天空那么肃静。


                        2008.10.14.









        沙  山


比一亿粒更多些的沙子
猛然间聚在一起,彼此没有名字
遗失着面目,那是沙的集会
还是荒芜的争吵?

或者是另一种亲密?来自昏黄大地的
一条潮湿的裙摆,在远处的河床间
摇曳,不带来片刻怜悯。

沙在沙中,自我奔涌着
隐秘的潮汐吞噬着内心
那不停地,显露出的沙的脊骨
正将狂放的表情一点点放大,放大。

驼铃从远处加入进来
号角一般,急促而威严
巨大的投影留下攀爬后的阵阵喘息。

仿佛,巨人背负着巨人
滚烫的沙,一番番覆盖了冰冷的沙
我从天空坠下,在沙山的边缘
我的每一次滚动却离山顶越来越近。


                   2008.10.14.









      沙  湖


天色尚早,水变得干渴
苇丛后有人伸出舌头
空气耐嚼极了
一只斑秃的小狗,从船头晃向船尾。

船抓紧每一道波纹
在熟悉的气味中
渐渐失重
野鹭第三次盘旋时,换掉了第三套舞裙。

秋风欢跳着拿走酒杯
洒向湖心的
是一粒沙——
那已够得上填埋枯寂。

“咚”!溅起的传说从岸边
拎出一排排聆听的耳朵
都离驼峰不远
也不近,足足十里的清霜、寒露。


                2008.10.15.









      睡  梦


仍然,九点十分并不可靠
安稳的太师椅,转昏了头
也没有令糊涂的理发师
理出头绪,一切都是错置的。

早上,也许是披着银袍的晚上
酒窝里也许盛满悲剧
修长的过道,一直通往某个人
虔心的未来,而他已放弃前往。

真相,像歉收的麦地一样
不可能出现在落雨的宴会上
手捧鲜花的巫师,恐怕只是
一道阴影,飘过树林时撒下花招。

无法后退,使退回的每一步变得迷人
脸上,僵持的肌肉还在出卖鼾声
他去了另一个世界,那里缺少门窗
轻轻一推,所有溃逃都带上神奇的指环。


                      2008.10.15.









        老照片
    (忆某异人异事)


迎头就是你的内急,偏远处
池塘里晃眼的水,带领你
走向一片平安的莲藕,谁
都不会看到你偏安一隅的狡绘。

倡议下,伪制变成仿制
昔日的南瓜帽,恭维不起风吹
雨打,你片刻的离席也不能
躲过快门里潜伏的慧眼。

哪年黄历,脆脆地几近倾折
你发扬着得意的饶舌术,却一边
失传几段家丑。颗颗无心的饺子
在有情的长勺下搅拌出瓣瓣浪花。

你一度包养的墙头和草丛
在合影中频频登场,这让你
赢得更多发呆的时间。眼如青豆
你贪看一尾鱼,一块乌石就来找你结账。


                      2008.10.15.
发表于 2008-10-20 14:21:16 | 显示全部楼层

独特不变的味道。

独特不变的味道。
发表于 2008-10-20 19:46:10 | 显示全部楼层

在这里碰到,问候一声~~~

在这里碰到,问候一声~~~读你的诗
发表于 2008-10-21 13:04:58 | 显示全部楼层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11-30 16:47 , Processed in 0.046026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