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4389|回复: 3
收起左侧

五里路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10-19 11:38: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五里路的诗冬天的枫叶

一片片枫叶,秋天的
红唇,挂在
冬的枝头.秋天
负心郎般转身离去,头也不回


不远的北方正在雨加雪
寒冷的先锋昨晚已经抵达
簌簌的互相鼓励声,在每一阵寒风施略时
我都能听到,在这个冬天
我又看到了坚守的希望

       小镇

三 六 九.赶集日
蒲公英花般散落的人们聚集在了一起
带着各自的嘈杂,尔后
又蒲公英花般散去
一天就这样过去,这是乡下人简单的节日.今天
冬日难得的好阳光,星期五
放学回家的学生夹杂在赶集的人群中
很好分辨,他们都身着
翠绿的校服

      冬日的午后

很久没有这样的阳光了
坐在墙跟下,四周的矮山
自由地散开,遵循自己的走势
冷杉,青松,油茶,还有
连名字也叫不出来的小權木
一起构成了它的绿
天空蓝得暧昧.什么也不想
阳光,轻轻地把我收走

      粮食

首先,我要说的是犁
雪亮的犁头.开春的泥土
它的情人,它喜欢深入
掀起一排排泥浪.还有
镰刀,锄头......

故乡,现在最常用的肥料还是
猪粪渣牛粪渣
尿素,碳铵,过磷酸钙,它们
贵呵

说到了种子,前年
家里买到的是假种子
颗粒无收


    地方誌:金盆

一条小河,十户人家
(叶姓四户,俩户姓钟,倆户姓袁,俩户姓朱)
还有一户,老人死后
上门的女婿被赶跑了
光棍一户,一户寡妇
一棵千年古松守在村口
传说:一只最大的金子做的盆深藏地底
故事:光棍钻进了寡妇的家


    十月的河流

十月的河流,无法阻挡自己往下陷
露出苍老的河床,丰涨了一夏的心事
流水瘦了,石头探出了头
捂着小小的心
梦到遥远的上游,那是起程的地方
草守两岸,芦花染霜
逝者如斯啊,你转身离去
阴影,留给了村庄

      小镇

现在是黄昏,又到了上游水库一天一次放闸
的时间,河水迅速上涨
淹没河床上裸露的嶙峋的石头
就像暮色即将淹没贫困的小镇
向西再走一百多里,就到了湖南
那是毛主席的故乡.我已在这个小镇呆了五年
每天黄昏,我都会在桥上等待上游一天一次开闸
的洪水的到来
以及它带来的枯枝败叶,烂鱼死虾
直到现在,我还是不能做到平静地目送它们
远去____


      墓地

一到这里,人们都会不由自主地加快脚步
山坡上,埋着一截截时间
从某年到某年
墓碑上刻着.在这里
种着一个个名字,男的女的
庇荫着坡下的子孙
要穿过这片墓地,才能到达坡下的村庄
风吹弯一簇簇荒草,也带来暮晚的凉意
不远处,又添了一座新坟,路边残留的一些纸灰
枯蝶般在风里飞起又落下,起起伏伏
夕阳已被按下了头去,很快
一切又将不可拒绝地滑入黑暗


      村里的铁匠铺

现在只剩下了冷.灰.还有
蜘蛛一次又一次布下的阵
机关巧设.尘埃磨牙
它有一个好胃吞下一切
下午的阳光踮起脚尖
颤颤惊惊,从铁匠铺的屋顶滑过,接着就是荫影
十几年前,方圆百里就数这里的马蹄铁
锻打得最好,人们在春天谈论一块特别的铁及需要修理的犁耙
现在,老人在向阳的墙脚下眯着眼睛,入定般
在他旁边,青苔密布,似岁月深处
探出的一只只耳朵,怀念
遥远了的打铁声


      河流

渐渐平缓了,宽了,少了激情
这不只是河流的悲哀
转弯处,心事一层层推向岸边
露出细细的沙子
那是心里最柔软的地方
藏有情人的脚印.落在大地上的闪电,要
与大地谈一世的恋情
拥一村村的儿女
一坡坡的庄稼


夜晚处子般盛开.河流
就是他梦里的远,梦里的湿
村庄扯出的长长的回忆,溯游回
午夜的胎盘,突然
河水暗涨,像
对你的思念,直奔你所在的城市
沿途都有决堤的危险,一座城
彻夜未眠


      山里

村庄总是小女人似的偎依在
大山雄壮的胸前.小河
小女子扯出的一根线
绣出一块块金黄的稻田,一朵朵艳丽的野花
山歌啊
男人们只知道喊
女人们却唱欢了溪水
村民们代代守护着屋顶升起的炊烟.太阳
总是追在月亮的屁股后面

       拔草

最好是在雨水过后的晴天.雨过
土松.天晴,拔出的草就能很容易被
晒死.这是劳动经验,在它面前
我永远是个小学生
热爱并且学习.在母亲的菜园里
辣椒举着一树树的小拳头,在
五月的清晨松开,然后
长出一个个游子的辣来.我与母亲分隔俩边
弯下腰来,一根一根的杂草被剔除出来
拔草的手偶尔碰在一起,很久没有那种感觉了
一个上午我们都在菜园里度过
菜苗小草欺负,不修草,就荒芜了
母亲像是自言自语,又好像不是.

       有关秋天

我离收获不远不近了,刚好隔着秋天
躺在草坡上,目光低于一棵苹果树.一只飞鸟
量了一下秋天的高度
飞走了,消失于它的深.剩下
远山近水,还有
渐渐辽阔的风.母亲
把过冬的衣物都抱了出来
一件一件摆放在阳光下
那样仔细,认真,这是
一年中最重要的事情.从现在开始
尽量多地储蓄温暖
迎接冬天


    九月的村庄

菊花开瘦了秋水
稻子收割后
风,更加畅通无阻了,它要加紧吹___
秋草中吹出雪
才能运来冷
才能在规定的时间内抵达冬天

在村庄的背景下,一枚果实
至少有九种隐喻
院墙头的那只泥碗,母亲
每天都要去看上一遍
仪式般地虔诚
我看到,但我
不忍心道破


    冬日书

枯草也安静了.北风
运来成吨成吨的冷.故国遥远啊
在落日的源头,黑暗
汹涌.那片果园:桃树,梨树,李子树
还有葡萄,黑瘦的枝骨
这冬的血管.鸟巢多么孤独.雪
又开始点灯了
山川,田野,村庄.最后
深陷盲者的右眼窝,深一脚,浅一脚
咯痛,冬的神经


    无题

秋水献出了瘦
田野捧出了空茫.风啊____


我把早晨的自己弄丢了
隔壁,有人在喊我的小名


       墙跟下的老人

差点就喊出爸爸俩个字了
墙跟下的老人.在冬日里
偷工减料的阳光很快就会把阴影投在你的身上
这是你一生都害怕的事情

又梦到庄稼在地里撒欢了吧
头越来越低,似一簇枯草
要回到地上.紧缩的身子
像一只受到惊吓的虫子
总是用忍的方式保护自己

咳嗽又来打扰你了
在冬日的阳光里
你就把一生的风寒都咳出来吧


     走下山冈

走下山冈.把远方
留在身后(俗语说登高能望远啊)
我们向低处走去
那是水流经过的地方
那是炊烟升起的地方
林间的夜鸟停止了飞翔
孩子们回到了父母的怀抱
男人回到了女人的身边
人们被小小的炊烟捕获
在浮现的灯火里
我们说着傻话
却彼此不感到厌烦

      烟花

正是那一次一次的爆发,绚烂
牵引着目光.用生命呈现,烟花
一转身就消失了
这很短暂...很短暂...
还有很多我们来不及知道
黑又漫到了我们眼前


            春天

一连几天的南风
土地开始返潮.乌黑的枝杆上
跳出一个个绿色的琴键.远山受孕
风起处,小草扬鞭
往远方奔驰
我突然萌生了一个想法:
停一停脚步,让满坡的青草走在前面


           槐花

想着想着
河边的槐花就开了
我想数清它们,一年或更多的
时间.故乡的四五月,在槐花的深处
走着走着就走丢了
像去年的母亲,没再回来点亮灯火
一朵一朵的槐花
沿着孤独爬上了枝梢
在春天开成寂寞
把河水送远

        私语

把这短暂的平静留给黄昏吧
拭着为回家的蚂蚁让路
为飘落的黄叶行注目礼.当然
也为刚刚抬过去的亡者致敬
没有人相信我听懂了虫蚁的私语
只能说与你听------
小草顺着风的方向点头


    我喜欢上了黄昏

不知不觉,就喜欢上了黄昏
这也许跟年龄有关系吧
我知道自己在一天天慢慢地老去
像这个秋天树叶颜色的加深,飘落
当然还要说到流水,故乡的灯火
还有在桥下打捞垃圾的老人
他的背上搭拉着一袋泼破烂啊


    山坡上小憩

牛放南山.木犁驼下它苍老的背脊
在广阔的土地上.骑着牛去北京
那是小时候的梦想.嘴角的笑意被鸣蝉
惊醒.唯一的一朵云
飘过了山顶


   风在大地上走动

风在大地上走动
一遍一遍.我只记取了两件小事
早上抬出门的黑色棺木与
围在河边黑压压的人群


        相会

每天,我都会渡过浮桥,到达对岸
小坐,陪你一会儿
草又长高了,你喜欢的女孩
她的女儿都知道叫我叔叔了
这些,你也许知道吧
黄昏平静地移到了你的墓前
老朋友,说些什么呢
还是明天再来吧


      行走的蚂蚁

一只,两只,三只,四只......
还有更多.又好象回到了小时候的数数中
最前面的,是当生产队长的大伯
后面跟着父亲,母亲,大哥,小妹,还有
我,父老乡亲.我说的是一对蚂蚁
它们牵着黑线,在大地上缓慢行进
多么弱小,一阵风就能把它们刮跑
却那么有礼,有序


        金盆形这地方

描述得再详细,你也不可能知道
在祖国的版图上也被省略了.小小的金盆形
它太小了,小到只是我的故乡
只是我的亲人.祖屋.祖坟
你不可能知道的,小得象针尖
时时扎痛我

              父亲

要下雨了,钻心的痛
又锲入父亲老迈的关节.每次
只要他一喊痛,就
知道要变天了
它比家乡的天气预报还准.赢弱的小老头
很难与曾有一米七八的身材联系起来,当过生产队长
获过劳模奖状无数
也犯过错(最终母亲原谅了他)的父亲
夜晚的咳嗽黑一样不可挣脱
你习惯性地爱上了沉默,父亲
我有些可怜你
也是在可怜我自己
我们都在跟着前方的影子生活.一想起这些
害怕就在隔壁敲门

        十年

我决定停止想你了
十年了,又将有一个十年很快过去
你我努力地在寻找共同感的话题
驱赶陷在两人间的若无其事
我决定从心里搬出去
放弃一些
到一个更远的地方
重新学一次生活.爱与献予.真的
现在,只剩下我还在做着不合时宜的事情



            父亲

现在,你终于可以休息了
跟了你半辈子的咳嗽也抛弃了你
与土地打了一辈子交道,很快
你也将成为它的一部分,妈妈
呼天抢地,五岁的侄儿
在地上捡拾散落的还没爆炸的花炮
佝佝搂搂的一生,在二个儿子的摆弄下
你终于可以在乡亲们面前挺直腰板
可以盖棺定论了:农民,老实谨慎
一生基本没干过什么坏事

              雪

雪落世界
农人得到的要多些
山川,田野,一片洁白
一堆一堆的粪肥
像一个一个的馒头

洁白的雪
上帝撒下的盐
淹制土地的伤口.一年的光景将过
不管怎样,来年
从这白开始




发表于 2008-10-20 09:22:40 | 显示全部楼层

清新

清新
发表于 2008-10-21 09:49:59 | 显示全部楼层

传说:一只最大的金子做的盆深藏地底

传说:一只最大的金子做的盆深藏地底传说:一只最大的金子做的盆深藏地底
故事:光棍钻进了寡妇的家
发表于 2008-10-21 13:47:46 | 显示全部楼层

秋天的红唇挂在技头

秋天的红唇挂在技头
这层意思蛮好的。

可惜整首诗太僵硬,仅此而已。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11-30 15:08 , Processed in 0.042156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