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845|回复: 2
收起左侧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10-1 06:47: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取 雷><取 雷>

野蛮人习惯性的袭击我的耳神经,
敲击牛皮鼓
震动无聊的疼痛。
拳头向我示威,借着镜子反射的冷漠光线。
我已经离开了福音书和赞美诗,
后来的日子将是惩罚。
我到底说错了什么,又做错了
做错着什么?
既然从来就不存在什么偶然,
生锈锤子,敲击记忆。
那一年那一月那一天那一刻,误入歧途的
路口敞开着。
我不能走回去,后退的路封死荆棘。
现在的路,就是必然之路。
忍受折磨,是否是上帝折磨约伯。他是笃信和
忠于上帝的人。
我不是。我会和野蛮人战斗到底,
挖取爆破的倾听耳朵,
压缩白昼的狰狞面孔,黑夜的五官抽搐着,
浇灭神经燃烧的导火锁。
发表于 2008-10-2 23:27:3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不是。我会和野蛮人战斗到底

我不是。我会和野蛮人战斗到底:))
 楼主| 发表于 2008-10-3 11:42:37 | 显示全部楼层

过节好.

过节好.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8-4 05:05 , Processed in 0.037110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