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4839|回复: 4
收起左侧

木偶传(4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9-30 10:46: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木偶传(4首)木偶传


那些尚未开口说话的,泡梧与樟木
做成了木偶
做成木偶的,也可以是苏铁
可以是任何植物,它们对它们的仇人
不反抗
做成了木偶
它们变得人模人样了,它们可以姓操偶者的姓
我可以叫它小鲍
可以叫它小张
它们有了它们的小鼻子
模糊的嘴形
一定是说过什么,太含混了,我没有听见
但我看见了
它们的身体
由小变大,是那些区别于木质的柔软器官
长在木头里
木偶越来越茫然
越来越接受
这多么象我
在某个迷途的清晨
接受了头顶诸佛,诸仙,诸多凡人
清风稀微的言辞
当木偶越来越像一个人,越来越像一个操偶者
我将会看见
一个木偶去林中伐木
一个木偶在室内造像
一个木偶
在操偶者之下,操持着另一个木偶
我不会惊讶,小木偶操着一块线控的石头
石头长有木质疏松的器官
我不会惊讶
一个木偶操持着一个人
这其实是我见过的
频频发生的相似的一幕
大街上
以及供我独处的斗室
某日,我发现我的身体里长着他人的器官
这些令我怀疑的四肢
我也不规则的反抗过
体内散发一股清香的樟木味
有时发现确实有人
在我身体的某个部位卖弄它自以为精湛的操偶术
“神灵附体,
还是死了好多年的鬼魂”
我茫然,如一个木偶
我接受
我接受我的膝盖被人置换,从此有了线控的关节
没有炎症
没有一种疼痛
没有一次持久的骄傲
我还能自由转身,将吃过的草再吃上一遍
又是一个清晨
我又一次见到了
那个说话含混的木偶
我闻到了它的樟木味
这一次,我听清了跳出去很远的咳嗽,不是别人
而是我自己
穿过整条大街
整座城
依旧是操偶者操持着木偶
一个木偶操持着另一个木偶
它们的身上
是麻棉的线
是金属丝
是一些逻辑上比金属丝更坚韧的词
秩序大于混乱
只是偶尔也会有一个木偶
重新爱上它身体的樟木味
执迷于腐烂
无所畏惧,我也是在那声咳嗽之后
重新爱上了我的膝盖骨,重新爱上迷途的清晨
2008-9-26


进化史


幼年,我在篮子里
幼鸟在鸟巢里,那真是一个无聊的下午
树木有足够的奶水
但它不能将它们当作亲娘
认识这个世界
它是从一只昆虫死亡后才开始的
昆虫有昆虫的味道
蚂蚁有它的巢穴,有黑暗的身体
蚂蚁有蚂蚁的味道
一只鸟有一只鸟的味道
雌鸟,才有我母亲一般的荣耀
倘若,我早生一万年,幼年,我将在篮子之外
那时还没有篮子
天下有很多的竹林
藤类植物结有很多浆果
除了她的乳房,我认识这个世界
是从一颗鲜红的浆果开始的
然后是一只兔子
然后是一只鸟,它告诉我它们所居住的树林
我不知道另一只鸟
是否有另一种味道
麋鹿是否有麋鹿的味道
我的偏食症,构成了我独特的味道之后
她顺从了我
她是我的母亲
我的爱人,我顺从了她们的乳房
顺从我的幼年
我知道,除了她们
人间还有很多不一样的乳房
那年,我从篮子里爬出
与一群人在餐桌上,我谈及了藤类植物的桨果
(那年我已经清楚,
那颗鲜红的浆果不是藤上长的,
而是长在母亲的乳房里。)
另一个人谈及了鱼
另一个人谈及了兔子,窝边草
另一个人谈及了飞鸟,老虎肉——
他们不是我母亲的乳房喂大的
他们不是我的兄弟
他们中有人是鱼缸一样的乳房喂大的
有的人是鸟巢一样的乳房喂大的
我们并不会因此笑话
除非是带毒的乳房,其它的我们都不去指责
我是长有浆果的乳房喂大的
我是他们之外的另一个世界
那年,我们一起
走进一只鸟临终遗言中提及的那片树林
我们对树林产生了分歧
对它我们有不同的理解
昆虫不会跟在一只蚂蚁身后
鱼从没想过上岸
老虎也没想过要统治天空
在这片树林里,有人爱上青色的苔藓和流水
有人爱好杀猎的荣誉
有人爬上树,坐在鸟巢里
有人想走出这片树林
他终究是一个迷路者
可他是那样热爱树林之外无边的死亡
我不再谈论浆果了
也不再提及幼年
偶然,我们在某个时候真正相遇
也是偶然,我们会一起捡些小枯枝烧一堆火
对冬天我们有相似的感受
那么对其它季节呢?
我们身边的这棵树
让它活着?
还是砍倒,造房子,做鱼叉,还是造木船呢?
我们中间有人已经懂得使用刀斧
有人已经掌握了造船术
那一夜,我们用上了
以前从未使用过的词
粗糙的词,磨损着我们的牙齿
语言越来越委婉
我们却不欢而散。那一夜后
我也戴上了假牙,对桨果和幼年,绝口不提
2008-8-25


石头


某时,一定有一块石头醒来,停在三米的空中
它若一直停在三米的空中,不落下
我相信人间都是好人
(在法官没有宣判之前,杀人犯没有杀人之前
在我还没有出生之前
我的母亲没有出嫁之前)
我自以为是个好人。我大声叫着“石头,石头!”
我在石头里喊着“石头”
第几次?我喊醒了它身体里的钨丝
我几乎看到了我的无耻
在这块发光的石头里,我看见了自己
曾经用一块善良的石头,打制成刀具,剥下兽皮
我看见自己
提取过它的铜,制造子弹
我几乎看到了,我全部的罪行
我使用过的凶器和脏物一样的金戒指银戒指
石头,停在我的头顶
我相信它不是最不擅言辞的
燃烧了它体内的钨丝,我相信它是黑色的咒语
我相信咒语有重量
一吨,甚至十吨
落下来,就是十吨的死亡
落在我身上,你和我,我们必流出十吨的血液
2008-8-24


对称


没有车哗哗拖走一匹红丝绸,没有一个人
街上,没有一只狗
这安静是与白天对称的
树是与白天那棵树对称的
灯光有它的内眼睑,它可能是与我对称的
我说白天,说黑夜
城市,荒野,我对它们使用了同一个词
现在,我只要喊一声
我就看见杨林里的一对海狸夫妇,它们温和
它们是与谁对称的?
它们身后的十姐妹花,像极了她的十个姐妹
孔雀为街道带来竹林,金属绿
孔雀用它的美抵制过暴力
抵制那头穿一件旧衣服的老虎
躲在藤蔓里的啮齿类动物,抵制过它的惶恐
单身主义的棕熊
共和国的狼
把我逼成一个猎人之后,我不缺子弹
采食松果的小松鼠,我不配送它一只篮子
弃恶从善,我是与一只昆虫对称的
我说善与恶时也使用了同一个词
昆虫眠于佛趾
它们的小身体,也犯下过佛肚容不下的罪孽
2008-8-19
发表于 2008-10-1 17:33:3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发现我的身体里长着他人的器官

我发现我的身体里长着他人的器官
发表于 2008-10-1 19:05:25 | 显示全部楼层

wenhao

wenhao :)
发表于 2008-10-2 02:49:08 | 显示全部楼层

提好诗,学习

提好诗,学习
发表于 2008-10-2 21:13:27 |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

喜欢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8-4 05:25 , Processed in 0.043828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