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8558|回复: 1
收起左侧

光阴散(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7-21 10:48: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光阴散(组诗)

忧伤的样子

暮色稠浓 古镇笼罩在一片  
烟灰色之中  
像一团化不开的颜料
街巷幽静 给一声狗吠  
腾出了地方

听见或听不见  
已无关紧要  
落下的暮色也只有  
这么大的半径  
一株三叶草似有还无  
像忧伤的样子  

诗句

我写下那么多的诗句  
或遣兴 或寄情 或杂咏  
……仿佛都是为最后一句  
做着细致的铺垫

我想 我倒下时  
那肯定是最后的一句

想起吴京花

豌豆花开的时候
我想起吴京花

羊角辫 解放鞋 桔黄的格子衣裳
抿嘴浅笑时 一双细眼
向下弯着

她是我的小学同学
住在郊外乡下
解放鞋上经常沾黏着
厚厚的泥巴
招引来同学们的轰笑与讥讽
她有时会不管不顾
有时也羞怯地远远跑开
辫梢上别着的一朵豌豆花
也跟着一蹦一跳

小学毕业后 我再没有见过她
后来听同学说 她被家人换亲
嫁到很远的一个叫不上
名子的地方

豌豆花开的时候
我想起吴京花……

终将陌生或遗忘

这么多缘浅或缘深的人
都挤在一夲通讯录上
像开会一样

文友来了几个 官员来了几个
同学来了几个 发小来了几个
江湖上的朋友来了几个
其它的又来了几个
……矜持 孤傲 卑微 狡黠
耿直 城府 率真……大杂烩一样
各自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不露声色 或笑而不语

他们每天都紧挨着对方
团坐一起
各安天命般地各自活着
有的人起身告辞了 只剩下
一个姓名的手印
钤在原来的位置上
有的人慌慌张张地
急着离开 空留一个模糊的背影
……在时间面前 没有多少人与物
能够坚持多久
终将陌生或者遗忘

旧东西

我每天都在认真勤勉地拾掇
旧的东西
过期的报刊 脏旧衣裳 抖落在
黑夜尽头的白发
镜中人用旧得容颜
还有早已松弛的皮囊内
包裹着的梦想

中年之后 旧的东西愈来愈多
像春分之后的野草
肆无忌惮 悄然返绿
又或似线虫一样攀爬得皱纹
我在旧东西中 时常缅怀许多
更为老旧的光阴
一些人与往事或淸晰地
漂在时间的水面上
波光粼粼
或又很模糊 仿若一块块沉入
水底的石头
不太宽的水面
静得神秘而安详

我每天都在旧东西之中
伫足 盘桓
与它们溶为一体
也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
旧东西

聊斋

楼梯未响 琴音已顺着扶梯  
先滑了下来  
抚琴者是胭脂 巧玉或是  
聂小倩…… 不得而知  
反正她们都是一个朝代的

茶棚里的茶 凉了又凉  
柳泉居士的一袭灰白  
布袍  
像崇祯年间的颜色

陶小墨的左手

陶小墨没有左手
左手在他7岁那年被电击
齐根截去了
只剩下空荡荡的衣袖

陶小墨是我的同学
每天升旗时 鲜艳的红旗
在旗杆顶端飞扬
他的小小的袖口也跟着
晃动

小学毕业后 我再也沒有
见过陶小墨
后来听说他在一家街办的小厂
做工
日子过得很艰苦
我曾几次去找过他
那里的门卫肯定的说
这里没有这个人

一晃过去了许多年
陶小墨的五官模样
我已记不大淸楚了
惟有他那干瘪的卡其布的
衣袖
一直在我的眼前
慢镜头般地飘着……

臆想

送别亲戚时 我突然有了个
大胆的臆想
所送的那个人不是别人
正是我

他们个个神情悲戚
泪迹未干 又被一层新泪
所濡湿
其中的几人曾与我为一些旧账
相互争吵过
几位白发老者不屑于
我的孤傲与耿直
另外还有三五人
垂首默立 不声不响
与我半生不熟
那个走在队伍前面
抛撒纸钱的人
我竟然不认识

他们都在一个悲剧的氛围中
扮演忧伤的角色
哭泣或默哀 仿佛是在送别自己
一个至亲的人……

倒流

假设时间是一条河
我想倒流至
三分之二的地方
把一个从前脾气暴躁的男人
从失败的婚姻中
挽救回来
力所能及地偿还一些
早年欠下的债务
把河边上居住过的所有亲人
召集在一起 嘘寒问暖
送上迟到的祝福

甚至还可以倒流
更远的地方
把童年上方的一朵白云
扯下来 别在粗布的
前襟上

孤独的重量

在拉卜楞寺
孤独是有重量的
兀鹫试着啄了几回
也无法叼走

一个喇嘛
坐在大经堂一侧的石阶上
已经很久了
像尊木塑
属于他的孤独
是袈裟色的

古人

蝉声与光影同时摊铺在
一棵老槐树下
几个垂髫少年摇头晃脑地
朗读一夲《意林居》的诗集
一位容貌清癯 身穿灰色长衫的先生
微眯双眼 暗自揣度
诗中意境

作诗的人早已作古
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刀笔小吏
不会知道 几百年后
自己的诗歌会被一群孩子
朗读
并且津津有味

几株桃花不远不近地
开着
馥郁的香气 像其中一首
抒情的诗篇

小酒馆

暮色浓稠 顺着条状的酒幡
往下淌
只一小会儿就落在
脚背上了
掌灯时分 小酒馆很热闹
一群群 一拨拨食客
前呼后拥
如过江之鲫

早些年 我也经常呼朋唤友
到小酒馆小聚
推杯换盏 不亦乐乎
醉眼迷濛之时
看窗外的夜仿佛很亮

后来 一些曾经的熟面孔
陆陆续续地不见了
满满当当的圆桌 空出来的位置
像豁了牙的嘴巴
有几次忍不住拨打电话
得到的回复千篇一律
“您拨打的电话是空号”
.....

小酒馆一如既往地热闹
只是我已经不再去了

清明

安乐公墓位于小镇偏西方向  
只有在这段日子里  
墓园才会被  
鞭炮 祭品 哭声 纸钱 烛火  
塞得满而又满
一些曾经熟悉的名子  
早已被各种蚁类或风雨  
噬咬得遍体鳞伤

寂静了一冬的墓碑边沿  
几丛枯草已悄然返绿  
很多脚步从四面八方  
蜂拥而至  
与远逝的亲戚与好友  
默然相会

更多的时候  
时间可以证明  
他们之间的距离会  
越来越短

回忆

我在努力寻找一些
从前的事物
辨认早已模糊的门牌号码
雨天路滑 行人稀少
一把油纸伞挡不住
当年的风雨

湛水路上的王铁匠
每天都跟铁打交道
叮叮当当的声音
像晚年的唠叨
白龙村没有龙 却有一个
算命王婆很有名
许多外地人不远千里赶来
只为找她拿捏命运
桃园的李木生长得像闰土
12岁那年得了一种
奇怪的病瘫痪了
他的母亲后来急疯了
继而又莫名失踪了……

我与这些人都曾认识过
不远不近地各自活着
写下这段文字时 也不知道
上述的这些人
如今安好










  


   

作者简介:  杨骥,笔名非马,自由撰稿人。二十世纪六十年代生人,1982年开始发表诗作,迄今止已先后在《人民文学》、《诗刊》、《星星》、《诗选刊》等报刊发表诗歌作品逾千首(篇),获省以上诗歌奖八十余次,诗歌作品入选近二百种诗歌选本,新写实诗歌流派的创立者,著有诗集《杨骥诗选》、《尘世帖》、《意林居》等。系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主编《手稿》诗刊,现居南京。

诗观:一个纯粹的诗人应将诗歌奉为圭臬与宗教。

通联地址:江苏省南京市沿江工业开发区扬子14村23幢202室
邮政编码:210048  
手机:15951788328   邮箱:958225147@qq.com
 楼主| 发表于 2016-1-6 15:11:08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候诗友们,感谢阅读,新年大吉!!!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12-3 00:46 , Processed in 0.036398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