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3320|回复: 2
收起左侧

韩国当代诗人:郑芝溶  诗六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7-16 09:20: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韩国当代诗人:郑芝溶



郑芝溶诗六首


  郑芝溶,1903年生于忠清北道沃川。在沃川公立普通学校读书的四年间攻读汉语,高中毕业后前往日本学习,1929年毕业于日本京都同志社大学英文系,归国后在母校担任英语教师,同时担任《京乡周报》编辑。1926年在《学潮》发表处女作《法兰西咖啡馆》,开始文学活动。1930年创办同仁杂志《诗文学》。1933年担任《天主教青年》顾问,同年组织结成文学团体“九人会”。1939年出任《文章》杂志社推荐委员,年度推荐新人朴斗镇、朴木月、赵治勋、金南洙等六人。1945年担任梨花女子大学教授。1946年出任朝鲜文学家同盟中央执行委员。1950年被胁迫到北朝鲜。其早期作品注重感觉性意象,写下许多此类的现代主义诗歌,后期转向古典抒情诗。日帝强占时期虽以纯诗人著称,但在光复后参与朝鲜作家联盟,显示出他的政治意识。郑芝溶与李箱同为韩国战前派和现代主义诗人,其战前派的倾向接近欧洲的达达主义,早期虽然以此手法写过几首诗,但他很快就放弃,意象主义倾向却始终贯穿他的全部创作。郑芝溶继金素月之后开创了韩国现代诗歌的第二个阶段,他潜心于意象派,向人展示了一个行将抓住现代主义的文学世界。在他的作品中,人们可以看到他们正在抛弃统治20世纪第一阶段韩国诗坛的拉斐尔前派色采,代之以现代主义风格。主要诗集有:《郑芝溶诗集》(1935)、《白鹿潭》(1941)、《芝溶诗选》(1946)、《郑芝溶全集》(1988)。


☆ 法兰西咖啡馆


到法兰西咖啡馆去
在移栽来的棕榈树下
长明灯斜斜地伫立。

这个家伙穿着俄式衬衫
另一个家伙打着波希米亚人的领带
那站在最前面的家伙面皮干瘦。

到法兰西咖啡馆去
夜雨倾洒像蛇的眼
人行道上火光在抽泣。

这个家伙的头如同倾斜的林檎
另一个家伙的心脏像虫噬的玫瑰
那个淋湿的家伙像燕子一样跑开。



“哦,鹦鹉先生!晚上
好啊!”

“晚上好!”(这个朋友
怎么样?)

郁金香小姐今晚在
轻纱窗帘下打盹儿!

我不是子爵的公子我什么都不是。
和别人不同因为双手白皙而悲伤!

我没有祖国也没有家
我的脸颊因为触及大理石桌而悲伤!

哦,杂种的狗崽子
来舔我的脚。
狗崽子在舔我的脚。



☆ 玻璃窗


玻璃上,冷冰冰的悲伤
若隐若现。
紧贴玻璃,口中呼出的
气息,蜿蜒流动
像一只驯服的羊拍打着
冻僵的翅膀。
当我把它擦干,再去看
漆黑的夜拥挤着出去
又回来,碰撞着,
浸满水的星星,闪烁,像宝石
镶嵌在天幕。
夜晚,擦着玻璃
孤独的心事无处安放,
弯曲的肺血管被撕裂
你如山鸟一样
飞去!



☆ 白鹿潭——汉 拏山扫墓



1
越靠近山顶,大花蓟看来更加低矮了。再上一层山脊,连山腰都消失不见,放眼看去山梁上只见花蓟的脸庞看不见长穗的茎。像是刻在版上的花纹。冷风遭遇咸镜道的边缘在那里,大花蓟缩成彻底的点。如同遍布八月夜空的星辰一样灿烂。汉拏山巨大的影子黑暗,长满大花蓟的田野里,星星们点起了灯。在自己的位置上游移。而我已经精疲力尽。

2
岩古兰,结着药丸一样美丽的果实,它只有缩着脖子生活。

3
我生活在白桦树旁,直到白桦燃烧,化作烛泪。我将死去,像白桦一样洁白无暇。

4
在神仙都怕寂寞不来居住的角落,山雨花在白天独自展示它令人惊异的湛蓝。

5
海拔六千尺的高山上,动物们活得自由自在,它们无视来者。马和马在一块,牛和牛在一块。牛犊跟随母牛,马驹跟随马驹,跟随又分开。

6
第一个牛犊的降生,几乎要了母牛的命。转过了百里山路,它出人意料地跑向西归浦。乳嗅未干的牛犊多么瘦弱,它哞哞地呼唤着母亲,它不顾一切地纠缠着马,纠缠着登山的客人。我们的孩子向毛色不同的母亲们把自己轻易地托付,这如何能不让我伤心。

7
风兰散发的香气,黄鸟们相互叫唤的声音,
济州短翅树莺吹来的口哨声 ,水滚岩石的声音,远处大海冲击海岸的声音。我在水青木、冬柏、槲树之间迷失自己,取道葛藤缠绕山石的小径,我走向盘旋的山路,突然遭遇迎面而来的斑马。

8
紫薇、山蕨、沙参、桔梗和牛蒡,我将铭记星星一样的水珠垂挂在这些高山植物上,我在它们中间陶醉而沉沉睡去。山脉之上那些描画白鹿潭清澈潭水的人们,成群结队,比天上的云更庄严。若是雷雨天,他们把彩虹擦干,粘满露水的屁股显得有些肿胀。

9
白鹿潭,石蟹没有来,水中倒映的天空在旋转。绕过我疲惫又残疾的腿,牛群走远。一抹疾飞的微云就让白鹿潭变得阴沉。在我的脸上有白鹿潭半日阴天的凄凉。醒来后更困倦,连祈祷都被我遗忘。




☆ 乡愁


向着广袤原野的东端
潺潺的溪水在老故事里回旋,
长着斑纹的黄牛
在日落时分的金光中懒洋洋地叫唤,

——这样的地方怎么可能被遗忘在梦中。

当氮化炉内的灰烬凉透
闲置的田地里夜风把马群驱赶,
老父亲陷入轻微的困倦
他拿起草枕头垫在背后,

——这样的地方怎么可能被遗忘在梦中。

我的心灵在泥土中成长
它想念湛蓝的天光
为了找回射出的箭镞
我被草丛中的露水打湿了双手,

——这样的地方怎么可能被遗忘在梦中。

小妹妹黑色的双鬓飞扬
就像传说中夜晚起舞的波浪
我那平凡朴素的妻子
赤脚走过了一年四季
她们背负炎热的阳光捡拾起稻穗,

——这样的地方怎么可能被遗忘在梦中。

夜空里寥落的星星
走向不可预知的沙之城,
寒鸦凄切飞过简陋的屋顶,
围绕阴暗的火光传来谁的低诉声声,

——这样的地方怎么可能被遗忘在梦中。



☆ 忍冬茶



老主人的肠壁上
随时都有忍冬渗出的水
流下来。

宽叶白桦又一次
燃烧,冒出红色的火苗,

阴影在角落繁衍
萝卜发芽,看上去是绿幽幽的一片,

泥土的气息混合暖融融的口气盘旋
他用心地听着
外面风雪交加的声音。

深山里没有日历
冬天一来
天地茫茫。




☆ 九城洞


经常有流星
被埋葬在山谷。

在黄昏
喧嚣的冰雹堆满一地,

鲜花过着
流放者生活的地方,

呈现寺庙的废墟
风都不来聚集

山影稀疏时
有鹿站起,飞快地越过山脊。


(薛舟  翻译)
 楼主| 发表于 2015-7-16 09:29: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白玉兰 于 2015-7-16 09:33 编辑

  郑芝溶,1903年生于韩国忠清北道沃川,担任《京乡周报》编辑。1926年在《学潮》发表处女作《法兰西咖啡馆》,开始文学活动。1930年创办同仁杂志《诗文学》。1933年担任《天主教青年》顾问,1939年出任《文章》杂志社推荐委员,年度推荐新人朴斗镇、朴木月、赵治勋、金南洙等六人。

  每年韩国大年只有短短几天假期,但在这韩国的第一大节,仍然有三千多万韩国人踏上了回家的旅程。虽然归乡旅程漫漫,拥堵的车道也让人不禁长叹,但回到家中看到赤脚相迎的父母,身上的疲劳就会一扫而尽。儿时溪边玩耍捉蜻蜓的童年记忆就在故里,因此人们才会不畏路途遥远,翻山越岭地“归家”。提起这种“乡愁”,就不能不讲一讲诗人郑芝溶。


  “宽阔的泥潭东边,溪水载着童话缓缓流淌,黄牛慵懒的低吟,此处怎敢遗忘……”


  就像在代表作《乡愁》中所表露出来的一样,诗人郑芝溶用其丰富的语言、细腻的表现力和他独有的幽深意境,树立起了韩国现代诗的典范。1902年5月15日,郑芝溶出生在忠清北道的沃川,是家里的四代独子。他的故乡是个山中小溪交汇环绕的美丽乡村,但自从他做药材生意的父亲因洪水丢了财产后,郑芝溶只能在孤独与贫困中长大。尽管如此,郑芝溶仍然时时在心中描绘着与现实不同的梦想,度过了他的童年。

  他的这种生活很自然地造就了他独特的文学想象力,为日后成为杰出的诗人创造了条件。他在徽文高等学校时,从1年级的17岁就开始进行文学创作,2年级的时候在《曙光》里发表了小说《三人》,初露锋芒。不仅如此,他的学习成绩也十分优异,经常获得奖学金。毕业后他凭借徽文奖学金进入日本京都的同志社大学学习。在大学里,他攻读的是英语专业,也是在此时,他正式开始活动于韩国和日本文坛。

  1926年6月,郑芝溶在《学潮》的创刊号中,发表了“咖啡屋法兰西”等9部作品,在韩国文坛一炮打响。而在日本,他用了三年的时间,在《近代风景》里发表了“咖啡屋法兰西”、“大海”、“甲板上”等13篇诗和3篇随笔,成为一位备受瞩目的文学新人。1929年,郑芝溶从同志社大学毕业。从第二年开始,他与金永郎,朴龙喆一起投身于抒情诗的创作。1932年,他又陆续在《新生》、《东方评论》、《文艺月刊》等杂志中发表了《故乡》、《列车》等10篇诗歌,一举成为韩国文坛的重要人物。

  郑芝溶在1935年发行的《郑芝溶诗集》不但具有创新性的表达和现代题材,还重点表现出了韩语的美丽,为韩国文坛带来了“安静的冲击”。20世纪30年代的文学评论家金起林称赞他“揭开了朝鲜现代诗时代的序幕”。郑芝溶细腻的措辞和富有感性的形象对后来的文学作品产生了深远的影响。1933年,他在担任《天主教青年》的编辑顾问期间,发现了天才诗人李箱。1939年,他又通过《文章》挖掘了赵芝薰、朴斗镇、朴木月等青鹿派的文学人才,为韩国文学史的发展增添了很多中坚力量。然而韩国光复以后,他的人生发生了极大的转变。

  曾经用诗展现韩语的美妙的郑芝溶在光复之后成为天主教财团下新闻社《京乡新闻》的骨干。在任期间,他毫无保留地揭露社会的阴暗面,激发起了用诗未曾表达过的民族意识。然而他尖锐的文笔与直接的表达最终导致树敌过多,被人指责为左派,还被诬陷逃到了北韩。实际上据推测,他是在1950年韩国战争时被北韩的人民军所扣押,并最终死于平壤的监狱。对于究竟是被绑架还是主动“越北”这个问题,韩国文坛曾产生过激烈的争论。直到1980年韩国文化界兴起复权运动,他的诗都没能在韩国正式发行。然而郑芝溶载着民族魂并歌颂富饶的田园生活的诗篇,令韩国人经历了40余年都没有忘记。随着岁月的流逝,他的诗越发激起人们的乡愁,而他本人也成为韩国人最思念的诗人之一。
发表于 2015-7-17 00:58:4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首不喜欢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11-28 19:15 , Processed in 0.036613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