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0789|回复: 0
收起左侧

《风能玫瑰》之:奇幻史诗《锡璞拉群岛战纪》-第五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7-7 22:12: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风能玫瑰》之:奇幻史诗《锡璞拉群岛战纪》

文/殷晓媛


第五章


【盟军之战】

当馥力嘉隆和谧羽客国王沉浸在发现新大陆的万丈豪情中时,
南边却传来了气势汹汹的怒吼:
“新的疆土应该是属于整个锡璞拉的,
哪里能让你们两国瓜分了事?”
原来是满脸杀气的索瑟芬,他脸色发黑,有一种大伤初愈的晦暗,
他后面跟着瓦弋族的青年战士,显然都是近期抓丁组成的;
同时,从西边的淡泊洋里升起另一支精锐军队,
为首的是一条瓷白色的船只,通体并无杂色,
它由长长短短切削的骨头组成,而这些骨头竟然做出了各种浮雕造型。

“记得‘泣鲸’吗?这条就是‘鲸骨船’。”
黑色斗篷罩身的维京库思手中拿着镰刀,
在霞光中小半边脸被阴影覆盖,酷似死神,
“你这个玩弄邪术的女人,让我成了整个王国的笑料。
也许你想办法让‘幻影须根’无法近身,
但你无法彻底摆脱它。哈哈。
但我没耐心等它发挥作用了。
今天,我和索瑟芬要拿到属于我们的一份。”

“那是不可能的。”女王冷冷地说,
“我们当初派遣探海蝙蝠的时候,是抱着全军覆没的准备。
今天的一切,归功于谧羽客国王的远见和我的决断。
而你们当时在做什么呢?你们在为了锡璞拉岛的弹丸之地相互厮杀!”

“如今‘未央之岭’以北,是锡璞拉海陆面积的几十倍,
更值得我们好好厮杀一番了。”
维京库思显然早已秣马厉兵,如今傲慢地将手一挥,
站在铁蝠鲼背上的三千精兵便跳上了岸。

馥力嘉隆冷笑着打量着维京库思,
“你虽然擅长游猎偷袭,要说排兵布阵,你还嫩了点。”
只见她一击掌,数千年来一直上下咬合如钢齿的犬牙山屏,
突然发出了巨大闸门开启的声响。
维京库思和索瑟芬大吃一惊。
那嶙峋坚硬的长牙状山脉缓缓彼此脱离,
只见在它们背后,
两大王国的士兵组成了一道黄金人墙——
欧瑟卡族戴白色护面甲,特拉兹伽族戴猫眼石光护面甲,
他们的颈甲、臂甲、腿甲、胸甲、手套都是冰蝶金打造,
明晃晃的一片,仿佛铜墙铁壁,
犹如战神和他的一万个分身同时莅临。
索瑟芬不由自主向后退了一步。

“馥力嘉隆,你可真下血本。
把整个锡璞拉的冰蝶金都耗尽了吧?”
维京库思正思忖着如何应对,
馥力嘉隆吹响了硕大的羊角号,
刚才以叠罗汉状连成金甲阵营的战士们,
现在一整行一整行跳下山屏,仿佛不是肉身组成,
而是作为整体的巨型金条。

此时,一个信使风尘仆仆地从南边赶来。
“怎么样,通知到霍央萨赤国王了吗?”
维京库思眉毛一挑,似乎想说,
“他一定会加入我们的盟军,你没有胜算。”
而信使却有些支吾,追问好几次才说:
“霍央萨赤国王……不在‘天鹅三角’,埃巴泰洛希人说,
他在馥力嘉隆的寝宫。”

维京库思一愣,接着哈哈大笑起来,
命令道:“大声点,让大家都能听见。”
信使只得磕磕巴巴,大声重复了一遍。

维京库思和索瑟芬的军队中,
密密匝匝的一阵私语像细雨掠过。
而欧瑟卡—特拉兹伽联军,却纹丝不动,
似乎黄金甲屏蔽掉了来自外界的声响和内在的感觉,
只留下绷紧的肌肉和奔涌的热血……

【作为囚徒的霍央萨赤】
“天鹅三角”一碧如洗的正午天空中,
一只幻影般的巨鸟穿过棉田般的云海。
那是一只彗尾锦雉,通体绚丽绝美,拖着彩绦般修长的弧形尾巴。
当霍央萨赤失去大孔雀,
这边是权宜的坐骑。
他身着白色战袍,似乎从馥力嘉隆那里带回冰雪气息。
当他骑着彗尾锦雉盘旋着降落,
就要触到暖成荔枝色的峰顶,
突然一群人从山洞、巨石和谷底涌出,
将他绑得严严实实。

“放肆,你们这是干什么?”霍央萨赤大惊,
意图挣脱开,但这群人身上有一股疯狂的力气,
他们把他推到一个身披鳄皮战甲的红发青年面前。
“水龙,你要干什么?”
“英明的陛下,您看不出来吗?这是一场兵变。”水龙和他的喽啰们笑了起来。
“真是荒谬之极!我待你不薄,
你这么做有什么好处?”
“是吗?我一个月只有五天能化为人形,
其它时间都在做你的战争武器,现在甚至武器也做不了了。
我闲得好无聊啊。
对了,锡璞拉分成两派正在抢地盘,
而据说你想要‘中立’?
以前维京库思这个无赖让我们过着水深火热、提心吊胆的生活,
现在有机会扩张领土了,你却清高起来,
大家跟着你,有什么前途可言?”

“水龙,维京库思和索瑟芬他们师出无名,
只会给他们自己的王国招致灾难。
而论谋略、战斗技能与武器装备,也都不是馥力嘉隆他们的对手,
贸然卷入这场混战,不仅很难得到任何好处,
还会山河流血、生灵涂炭……”
“早就看出你是个优柔寡断的人,
被和馥力嘉隆那点儿女私情迷了心窍,
完全不把子民放在心上。你就不用说得这么冠冕堂皇了。”

不久,霍央萨赤被囚禁在一个溶洞中,
双手吊起,足底悬空,其下是一触碰就会全身挂满冰棱的“瞬冻石”。
水龙和叛军搜去了他的缟杖和所有其它法器,
一路高歌怒吼着,准备投到维京库思盟军旗下。


【风之阵】

此时血红的朝阳已落在未央之岭上如一只渡鸦,
这是每个白昼它的三个歇脚之地之一(另两个是冷都和烟岚大陆)。
西北方淡泊洋天空出现细小裂纹,
北方的洞见之洋浮现出沸腾的金蓝色。
这是一场恶战肇始的征兆,
这气氛有如此多细小的分枝:
维京库思枯叶状裹起来的尖耳朵;
索瑟芬金雕羽王冠下淌下的一滴晶亮的汗珠;
谧羽客手中诡谲作响的玉石双环,
以及馥力嘉隆胸前那枚毒佤卜楼卡雕刻成的吊坠“止风之心”。
它发出响尾蛇一般的声音,
似乎随时准备昂头一击。
唯一处变不惊的是弗梵迦先知,他坐在羚豹背上,哈哈一笑。

“勇士们,今天不是他们死,就是我们亡。
我们应得的土地,绝不拱手送人!”
维京库思喊道。蝠鲼军发出“湾岸王国万岁!”的吼声,
向犬牙山屏的方向冲上来。

“让我来试试。”谧羽客左手执白玉环,对准锡翁那鲁火山,
右手持翡翠环,对准蝠鲼军即将登上的山崖。
只见一阵白烟喷薄而出,山崖变作了岩浆迸流的火山口。
不慎踩进其中的士兵们发出惨烈的叫声,
浑身着火,翻滚着滚下山坡,又引燃了更多的人。
先头军避之犹恐不及,阵脚大乱。

“着火的,都给我射杀掉,不然大家都会遭殃!”
维京库思命令道。这时索瑟芬上前喊道:
“我们居住在火山口,这正是我们需要的。让你的军队后退一千米吧!”
于是蝠鲼军后退,瓦弋族军快速挺进。
浑身青铜盔甲长满白牙的瓦弋族战士,
一路吞火饮烟,仿佛在饕餮美味。
这不仅没有伤害他们,反而使他们通体发出高能的红光。
这一幕谧羽客国王完全没有料到,便顺手又将“未央之岭”的瀑布借过来,
对准瓦弋族的军队进行凶猛的冲刷。
一些体重较轻的被冲进了南面的声之谷和背面的洞见之洋。
但还有五分之二虎背熊腰的攀上的山屏。

馥力嘉隆带着举重若轻的神气,
下令道:“组成‘绞肉风车’!”
原本几十名一体互相紧密衔接成金条状的金甲军,
组成巨轮,以女王和谧羽客为圆心,
呼呼旋转起来。
那风声足有千钧之力,凡走近百米之内的敌军,无论铠甲多厚重,
统统被吹得皮开肉绽,面目全非。
战场上此起彼伏一阵哀嚎声。

风车从上午一直吹到正午,
风力更是呈立方级增长。
千米以内木石横流,森林被连根拔起,瀑布甚至开始倒流!
所有闯入风圈的人都在瞬息间被撕成了碎片。
维京库思和索瑟芬的军队完全不能近身,
开始如坐针毡。

“看看我抓住了谁!”突然听到一个声音说。
两人回头看,原来是索瑟芬麾下的一名将军,
正押解着Tvillingarna前来。
两名美男子如今面上带伤,神情局促而恼怒。
“转机来了!”维京库思击掌道,“你们不是馥力嘉隆的谋臣吗?
怎么这么容易被抓到?说说吧,
‘绞肉风车’的突破点在哪里?”
凶神恶煞的士兵们把刀架在了两人白皙的脖子上。
“不说的话,我们就把你俩送进去,让你们享受自己的设计成果。”

“说了你也没有办法的。”缇拉维尔嗫嚅道,
“它的薄弱点在轮状结构中心。但这样的风势,你是没法钻进去的。”
“如果你们说的是真的,
这是我建立湾岸大帝国的关键,你们就不用再回她手下做事了。
但如果稍有差池,我就割下你们美丽的头颅,
挂在未央之岭上,被鸟雀们啄食!”

“我们可以找一件不惧烈风的武器,
投入风阵,如果能击中他们两个中的一个,
‘绞肉风车’就一定会露出破绽。那时我们再一举击破。”
“你们要的武器在这里。”两人听这声音陌生,
轻狂而有些刺耳,便转身一看,
来者是一红发青年,战甲未覆盖的地方布满各种纹身,
还穿着一个夸张的眼镜蛇鼻环。
维京库思本来并不把这个毛头小子看在眼里,
但见他手中握着霍央萨赤的缟杖,
便发问道:“你是埃巴泰洛希人?”
“是的,我是水龙。”青年下巴一扬,“霍央萨赤这个无能懦夫,
我们已经把他关起来了。
现在他们都听从我的指挥。”
维京库思狡黠一笑:“你怎么证明你对我们有用?”
水龙哼了一声,把手中之物递过来:“就凭这根缟杖,
它可以穿过任何级别的飓风。”

维京库思将缟杖接过来,见它上端铸有凤头,
便让人呈上利刃,割开自己的手腕,令鲜血喷涌,
当凤头闻到血腥,就凑过来大口吸食。
吸饱血后,维京库思眯起眼瞄准馥力嘉隆,
狠狠将缟杖掷出。

缟杖在空中划出两道相邻的光弧:
一道血红、一道钛白,
它在飞行中恢复蛇躯的柔软韧性,
钻入风阵时又如同被淬火……
当它直奔馥力嘉隆而去的时候,被“金条”撞了一下,
偏离了一个小角度,却因此正中谧羽客国王的脚胫。
凤嘴的血变作乌黑流了出来,
凡沾到的肌肤全都迅速腐坏掉。

国王的受伤使得 “绞肉风车”的向心力突然减小,
一些“金条”轰然倒塌,在大地上砸出巨大的凹坑。
那些士兵惊恐地四处张望,仿佛一旦他们组成天衣无缝的“金条”,
手足便呈木乃伊状,无法自由动弹。
维京库思和索瑟芬的将士们冲上去,
轻易就砍下了他们的首级。

但风车并未就此土崩瓦解,双方仍然处于僵持状态。
黄昏像一尾巨大的白鱼浮在锡璞拉大陆上空。
而洞见之洋上的柠檬黄花朵,开始塔香般自燃,
仿佛每一昼夜便是一次轮回。
此时维京库思心生一计,从监狱释放了湾岸族著名的神偷,
让他偷来了谧羽客国王的毯形葵。

“谧羽客,你看这是什么?”
维京库思不无得意地说,“谧羽客,据说这东西是你的肌肤长成的。
噫,我觉得好恶心啊。不如来看看会发生什么?”
他举起宝剑便朝手中的毯形葵捅去,
只听“啊”的一声,谧羽客的肩膀涌出了一股鲜血。
维京库思咬牙切齿,又插了一刀,
这次谧羽客的后背也开始淌血。

“雕虫小技而已。”站在旁边的馥力嘉隆不屑地抬了抬嘴角,
“只要他斩断和毯形葵的联系,你们就奈何不了他了。”
她从胸前扯下“止风之心”,
在谧羽客脖子上竖着划出三条血痕,
当维京库思再折磨毯形葵的时候,国王便毫无反应了。

但谧羽客已经失血太多,加之腿部腐烂发黑,
他终于体力不支倒了下去。

“风车散了!”索瑟芬喊道,“冲啊!给我砍了馥力嘉隆!”



【火莲花:逆悬时分】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馥力嘉隆抛出七尾长鞭,
拖曳着七根“金条”往未央之岭西北方跑去,
仿佛一只受伤的凤凰拖着长尾,
在山坡上留下了尖锐而幽深的划痕。
羚豹见她起身,便一改慵懒之态,驮着弗梵迦先知跟了上去。

“还打算负隅顽抗呢。”索瑟芬此时自觉胜券在握,
有些轻敌起来。
“我觉得这里面有阴谋。”维京库思若有所思。
当他看到夕阳如一只兀鹫即将落在淡泊洋上,
而馥力嘉隆抡起了手中的七条金鞭,
便大喊了一声“不好!
她要利用‘逆悬时分’灭掉我们!”

果然,几秒种后,当夕阳接触到海平线,
波诡云谲的变化便开始了:天空变作墨蓝,水母浮沉、巨鲸翔泳,
而海平线下波涛开始沸腾,整个大洋染成了火烧云的颜色,
来不及跃到空中的鱼,冒着白烟,很快成了骨鲠。
维京库思和索瑟芬正想怎样迅速解决馥力嘉隆,
只见她一声巨吼,身上的白袍顿时变作了殷红的烽火铠甲,
神鸦王冠也谜一般出现在她头上。

“她变身了!”此时随着溅起的巨浪,馥力嘉隆轰然入水!
她跳下之处的水面盛开出足有百米的火莲花,
而她牵着的七尾金鞭,风助火势,火振风威,
霎时又在水面旋转开来。
一阵空前的强风带着虎啸龙吟奔涌过来,
士兵们被吹得七零八散,
维京库思猛地撞到了崖壁上,
而索瑟芬一个踉跄跌入了声之谷。
维京库思挣扎着赶到谷边一看,
索瑟芬已经开膛破肚、葬身乱石了。


【以飨彗尾锦雉】

溶洞中,霍央萨赤从昏迷中苏醒,
眼前五颜六色杂沓的光晕,也逐渐清晰成钟乳和暗河的轮廓。
他猛地一使劲,但并没能挣开两只手腕上的粗链:
两边分别有三股,是以冰蝶金融入锡翁那鲁火山泥、银橡森林木纤维,
经过淡泊洋和醍醐洋滚沸和冰凉海水的双重淬火,
坚韧无比,不惧水火,显然是为他量身打造的。
离他头顶很远的高处有一个钥匙孔,但钥匙显然不在附近。
他召唤缟杖,但它许久都未出现,
霍央萨赤知道,它一定是被带到数百公里以外,被山岭峡谷所隔,
已经无法听到主人的声音。

湿漉漉的岩壁下蜷着一个彩色的东西,
他定睛一看,原来是自己的新坐骑彗尾锦雉。
它奄奄一息,正舔舐着不断渗出鲜血的翅膀羽毛。
“他们去未央之岭了?”锦雉点点头。
“钥匙一定在水龙那里,我被困在这里,他们一定会和维京库思狼狈为奸,
后果不堪设想。
你可以去战场把钥匙给我偷来吗?”
锦雉又点了点头,站起来,跳了两步,
可总是飞不了多高就掉下来,它眼里不禁淌出了泪水。

“过来。”霍央萨赤温柔地说,“你能跳到我的肩膀上吗?
注意不要碰到‘瞬冻石’。”
锦雉退后几步,再往前用力冲刺,果然成功落到了霍央萨赤肩上。
“现在,你啄食我肩上的肉。它们能给你力量。”
锦雉显出了惊恐万分的表情,可霍央萨赤平静地说,
“它们会再长出来的,不用担心。
当务之急是我必须尽快赶到战场。”


【最终的胜者】

维京库思回到淡泊洋边,冷笑一声:
“你这是自杀行为。这种爆发力只能持续几分钟,
之后火莲花的屏障不再能保护你,
你将在淡泊洋的液体火焰中灰飞烟灭……”

话音未落,那火莲花的花瓣却向四周崩散开去,
原来馥力嘉隆已经放开了九尾金鞭,
那些在层层战斗中幸存至今、体能和精神能量都难以置信的“金条”士兵,
向他飞了过来,像一根着火的巨木,
从他的腹部和胸口重重碾过,把他的铠甲和所有肋骨压得粉碎,
他口中喷出一口鲜血,
当场便没了声息。

火莲花只剩下内层,只见一只巨大红铜色蛹冉冉上升,
在半空裂开呈蜜蜂展翅状,
馥力嘉隆披散着长发,被白雾柔软地托着,
缓缓从中浮出来:
冰肌雪骨依旧,毫发无伤。
这奇迹般的场景本该会激起一阵发自肺腑的喝彩,
但战场上残存的伤兵已经寥寥无几了。

水龙还在血泊中挣扎,馥力嘉隆捡起缟杖,
走到他面前说:“你不配做霍央萨赤的侍从。”
然后将缟杖插入了他的心脏。

馥力嘉隆走到谧羽客面前,探了一下还有气息。
她挥手招来了特拉兹伽族的余兵,
将他们的国王带了回去。

“弗梵迦先知去哪里了?”她正疑惑地四顾,
却见弗梵迦优哉游哉,骑着羚豹从银橡森林中走出来了。
他带着微醺的神情,从羚豹背上爬下来。
将罗盘和“破障之石”一起交给了女王:
“现在洞见之洋海域完整无缺地交给了你,
我就放心了。”
“您不可以留在锡璞拉吗?”
“我将仍然不属于任何一个王国……”
于是他大笑着挥着衣袖远去,一转眼便消失在犬牙山屏尽头。

馥力嘉隆靠着一棵千年金花树坐了下来。
忧伤和疲惫开始像一抹不易察觉的蛋黄色的光,
浮现在她腮边的冰雪荧光中。
树上的花朵温柔地垂了下来,以穹顶状将她头顶罩住,
挡去仍未停息的海风。
黎明即将到来,燃烧的淡泊洋逐渐冷却,繁星重新浮现。
到那个时刻,这片历经战火烤炙的锡璞拉大陆,
将只留下欧瑟卡和特拉兹伽两大王国。
他们将把洞见之洋大小岛屿分封给各族寡母遗孤,
几百年后,新的繁荣将会出现。

当她在金花树下打盹,
一个黑影悄悄潜了过来,他手中拿着一个暗色的银瓶,
将里面的黑色液体倒在了女王胸前的“止风之心”上,
只见这鸽血石顿时冒着黑烟变为了炭块,
而女王睁开眼看清凶手的瞬间,
一圈光晕从胸口开始,她全身化为了水晶。

画外音:馥力嘉隆女王遇害象征着锡璞拉大陆战国时代的结束。这个以卑鄙手段害死女王的人,是鸢尾群岛布拉基奥国王的三儿子卡兰。在鸢尾群岛之战中,布拉基奥受到重创,虽然外伤治愈,但体质每况愈下。加之鸢尾群岛的损失,令他忧愤交加,不久病故。卡兰王子一直暗藏野心,见时机到来,便将老国王的长子雅诺凡尼杀死在睡梦中,然后对自己母亲软硬兼施,达到迅速称王的目的。此后,他对锡璞拉大陆严密封锁老国王去世的消息。现在,见到诸国混战尘埃落定,他要出来坐收渔利了。


【绝命之侣】

清晨,一个步履踉跄的身影走上未央之岭,
他身上的白色战袍已经破旧不堪,身后跟着彗尾锦雉。
当他看到埃巴泰洛希战士们尸横遍野,
正被恶鹰啄食、豺狗撕啃的时候,不禁双手颤抖、潸然泪下。

水龙的尸体上,他的缟杖还闪着辉光,
他将它收回来,擦拭着,满眼无以复加的悲恸。
他看到银橡森林的激流变成了红色,
在未央之岭大瀑布中,他们就像一头银丝中的一簇血发,
从万丈悬崖上跌落,投入茫茫的洞见之洋。

当他看到金花树下,馥力嘉隆已化为一尊水晶像,
他不再涕泪横流捶胸顿足,
他的干枯眼眶变得空洞,他脸上所有悲愤和绝望的表情都消失了。
他横抱着馥力嘉隆,站在曾被称为“世界消失之点”的未央之岭边上,
笔直地向前一倾,投入了曙光弥漫的洞见之洋。

这是寂静的一天,
始于未央之岭,
终于醍醐洋、淡泊洋及遥不可及的隼骨岛……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10-25 08:37 , Processed in 0.035807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