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6733|回复: 0
收起左侧

二万行长诗《风能玫瑰》之《止风之心》(第五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6-13 17:09: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二万行长诗《风能玫瑰》之《止风之心》

文/殷晓媛


第五章


【复生之眼】

You can't depend on your eyes when your imagination is out of focus.
——Mark Twain

以下是你们看到的:
1.        一个和疯狂迷恋乔治•布拉克画作的前博物馆保安非常投缘,举止优雅、性格执拗,也许喜欢穿米黄、粉蓝或浅紫罗兰的清秀女子。
2.        古董店老板儿子的钢琴家庭教师(愿他父子俩安息),在酷爱暖色、崇尚冒险的父亲和他孤僻乖僻的儿子中间,显然是一个中性角色,并不适合有太多情感表露或语言冲突,举止得体、疏离,不苟言笑,琴技很美妙而也谈不上震惊四座。地位相当于雅克《苏格拉底之死》中捂脸哭泣的弟子。
3.        冒失的配角,闯进不可一世的玛柯希恩•莱特曼的电梯而自取其辱的年轻姑娘。应当有一张轮廓分明“不服权威”的倔强面孔,野性而囿于现实的心。喜欢以金属色系眼影遮盖疲惫,有时出门仓促Nars腮红会涂得有些不均。

这些,怎么可能是同一个人呢?意识在贝塔波上的阻拦你“穿凿附会”,
阿尔法波和塞塔波上的你却向着无限的美妙深渊继续前行。
“记忆并不总是可靠,它们有可能是选择性的,更有可能是被重组的。”
Hello again,我的名字叫薇薇安。这个名字呼之欲出。
诚如Milton Hyland Erickson所言:You know more than you know you know。

以下是你们听到的(当然也极有可能是催眠场景的一部分):
阿什利•Y•本兹博士是我从贝赛特高中是就一直心怀敬慕的偶像,他不是时下沽名钓誉、眼高手低、中饱私囊、蛊惑人心……类型的“科学家”,他有一种本质的疯狂,我把它叫做“金色荷尔蒙”,使他具有探险家的亡命气质和艺术家的喜怒无常,从而让这个貌不惊人的小个子身上有一种闪闪发光的睿智。我早就立志要以他为榜样钻研物理学,可惜造物弄人,我没能进入心仪的大学物理系,困顿彷徨之时倒是加州大学心理学专业发来了录取通知。
(并不非你们所希望听到的,我百折不挠继续叩响物理学紧闭的大门……)
入学第一堂课,一位教授关于催眠的描述击中了我们内心深处隐秘的野心:“驾驭科学的人掌控自然,而掌握心理学的人则操纵他们。”于是我走上了研究心理学的十年不归路……现在我是一名混迹在各色人群中的催眠师……
(也并非像你们担忧的,我居心叵测试图对年轻时的偶像施加某种影响。相反,我只等待时机助他一臂之力,不惜一切帮助他实现那些由于人为因素阻力重重的目标。)


【况味•留白】

看到我在黑暗中双手端着这镜框了吗?不,放松,这不是阿什利•Y•本兹博士的自画像,那是我刚才所说的话的暗示和光线作祟。看,这里面只有一张空画布。但到今天晚上,它将成为V.M.D.K集团CEO卡拉夫琴科的灵魂墓场。
自从本兹博士被捕,卡拉夫琴科处心积虑要将“止风之心”据为己有,不惜制造不利于本兹博士的舆论,并宣称自己的公司有能力将这一不属于地球、只会不断引起灾难的“异物质”彻底销毁,并称这是他们以天价提案竞标的最终目的——造福人类。但我告诉你他千万个丑恶秘密之一——由于他年少时照顾中的疏忽,他患有精神分裂的母亲从37楼阳台一跃而下,在街道中间盛开成一朵惨烈的大丽花。她死去时穿着带天堂鸟图案的睡裙,收音机正在播放勃拉姆斯《b小调随想曲》。他亲眼目睹了这一幕,一个月都没有开口说话。这是他残余的良心上仅存的愧疚,据说他和母亲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不要跳”……
通过前期的铺垫工作,卡拉夫琴科对于我是一名环保主义画家深信不疑。在相处过程中我有时刻意表现出类似他母亲的特质,赢得了他的好感,同时埋下了我将引爆的恐惧的种子。
他邀请我今晚在一家高级餐厅共进晚餐。等着瞧吧!


【“强迫透视”成像法】

两位虎背熊腰的保镖站在包厢门口警戒。
Chateau Haut-Brion酒庄的Sauvignon Blanc已经上桌,
卡拉夫琴科无论在风范做派和鉴赏品味上都极力表现。
当他绅士地递过来菜单,我推托着佯装不经意地点了一道俄罗斯鲱鱼。
实际我早已叮嘱厨师用绿色叶形餐盘,洒上洋葱和小茴香
——仿佛小时候他母亲做的鲱鱼的翻版。

果然,整个晚餐中他有意无意地目光投向那个餐盘,
有些心神不宁。
他责令服务员关掉那一扇雪白窗帘乱舞的落地窗。
(他到来之前我它将设置为敞开。)
然后他便开始觉得面部涨红,又调整了下领结。
(我们调高了房间的温度,这对于穿长裙的我影响并不明显。)
“噢,原谅我有些失态。”卡拉夫琴科尴尬地说,
“我想餐后我们可以去天台透透气。可以吗,薇薇安?”

我微笑着点了点头:“这里被称为‘俯瞰圣地’,
我有一幅未完成的画,想加上这里完美的星空。”
“你们就不要跟来了,在下面守着。”他对保镖们说。
当我们走到通往天台的小门前,我在门上敲了三下……
“怎么了,薇薇安,你在笑什么呢?”
我转身,神秘地说:“你看我的瞳孔,他们说我的虹膜,
在灯光下是鸢尾色。”
他若有所思:“是啊,我记得有一个很亲近的人虹膜也是这种色调,
但很奇怪想不起是谁了。”

“星空果然很通透。”他说,“让我看看你的大作。”
他把画布上的丝绒揭开,看到一幅勾勒着草图线条,
上了一半颜色的水彩画。画中,一只空笼子被风吹得歪斜着,
在树梢上摇摇欲坠。一两根木条断开了,
仿佛张开一个豁口。画面背景是猩红的晚霞,有的地方还没有上色,
使它看起来诡异地断片化。
他的眼中闪过一丝惊惧:“它……表现的是什么呢?”

“这是一个小女孩的鸟笼,画这幅画的时候,
她就站在画面外上方的楼顶上——盯着这鸟笼。”
他的目光循着隐约的铅笔线条上溯,
直到它们戛然而止。
这时,他真的看到一个小女孩,坐在我们前面的天台边缘,
双脚垂在外面,裙褶里抱着一个笼子。

“小妹妹那里很危险,快上来!”他眼中流露出真正的恐惧。
女孩只是晃动着腿,并不搭理。
“你听到什么了吗?”“没有。”“不可能。
这么大声,见鬼,哪里在放勃拉姆斯……”汗水从他额角渗了出来。
“您在逗我吧?我只听到细小的虫鸣……”
就在这一刻,女孩转头冲我们惨淡一笑,打开笼门,
只见一只绚丽的天堂鸟拍着翅膀从里面出来,
可刚一起飞竟然一头栽了下去!
卡拉夫琴科已经完全崩溃,他冲到天台边上,感到一股眩晕袭来。
我大喊一声:“不要跳!”
在此之前他已经有些错乱,但并没有跳下的意思,听到这几个字,
他仿佛受到某种触发,真的从天台一跃而下!
……


【遗世之石】

目击证人:卡拉夫琴科先生从对面楼顶一头栽下来的时候,我和妻子正在餐厅靠玻璃幕墙位置的用餐,我不经意望向那个方向……餐厅里有别的客人也看到了,尖叫着跑了过来。当时那个女人离他至少有五六米的距离。可疑人物?不,楼顶只有他们两人,我的确看到卡拉夫琴科先生是自己跳下去的。
V.M.D.K集团副总裁:没有证据表明卡拉夫琴科有精神病史……“止风之心”不仅饱含破坏性的巨大物理能量,更显然对生物机体和神经系统具有强烈而隐秘的干扰作用,致幻和激发狂躁,此前多名拥有和接近它的人或死于非命,或身陷囹圄,或去向不明,便是铁证。我们相信科学,不会冠以“厄运之石”的超自然之名而推卸我们的恐惧,相反,我们已经安排好严密的工序,将要销毁这件祸患无穷、贻害后世的石头。之后它将只剩下总体积1/12的硬核部分,被送到地幔深处掩埋。
卡拉夫琴科前妻:这个薇薇安竟然被无罪释放,公正何在?我只看到了这个社会对伪装成弱势群体的罪犯的一味偏袒和这个女人的诡计多端。卡拉夫琴科的三任妻子你们都很熟悉,你们相信一个人会突然改变喜欢的女人类型吗?不得不承认她手段高妙,此人逍遥法外,社会安全吗,你们安全吗?


【一念起,一念灭】

你确信我安全无虞,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虽然卡拉夫琴科并不是你的政敌、情敌或商业对头,
你却不知何故对其恨之入骨。

你看到我穿着墨绿色高领风衣,高跟长靴,穿梭在人群中,
拎着黑色密码箱,行色匆匆赶往某个火车站……
秋天的梧桐叶在我头顶飞旋,擦肩而过的人带着冷漠的面孔,
向你们涌去如拥挤的影像……
“我”突然转身了,你们看到那张戴墨镜的面孔微笑
——很美丽,但不是我。

正如那句被重复过很多次,却从未被真正相信过的话:
“人们的眼睛只会看到他们想看到的。”
一切都是虚妄,是记忆片段、童年经历、教育背景、和每个人独一无二的心理机制,
营造出来的栩栩如生的幻觉。

砰!它们消失了,就像礼帽中的白鸽。
再见!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10-25 09:22 , Processed in 0.035862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