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83186|回复: 77
收起左侧

温 故 知 新 品经典(一) ——名 诗《WHEN YOU ARE OLD》翻译评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6-9 22:05: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博文选集 于 2016-4-1 21:16 编辑

温 故 知 新 品经典《WHEN YOU ARE OLD》精 益 求 精 读名篇  


摘   要:      鲁班门庭亮斧,关公帐下试刀;

                    叶芝名诗堪译,玄在面虎论道!

        一叶小诗,疑设程序:谨防翻译,尤杀汉语;

        历逾百年,异采版译;文言白话,纷呈体例;

        笔枉更新,墨费升级;老君丹炉,不见真谛;

                          而今痛辍《红楼学会》,

                          见义勇为,染指参与!



关键词: 深谈纵探不练  实论大议横勘《当你老了》名著史上最最失败华文译本

  




       公诉代叶芝、陪审为原著:

       毋我添枝生叶闭目空言有,

       毋意故弄玄虚瞠目强道无;

       毋固愚蒙跟风类诗人学者,

       毋必过年看邻居追潮逐流;



       不戏说演义滥尾开拓,

       不任性渲染润饰润色,

       不创新创意凭拍脑袋,

       不异想投筹跟进炒作;               

                 

       不勾兑搀假聘托哗众诱导,

       不山寨仿古忽悠添加发酵;

       不妄自菲薄过度包装加裱,

       不宠洋媚外意想神化拼造;




开胸验肺融雪见尸、掐指搬趾数珠断线,

掰豆包说豆馅、抽丝剥茧追责谜底迷面;

平铺直叙亦词亦译、裸体核磁全息诊断,

短斤少两、捆绑结单已经白描送上西天;

假冒只言开铡315、亵渎片语问斩360,

史上最最智能、遥感、新款iPhone10;

通言俗语秒杀!快照!照直迸!

珍爱人类文化遗产,STOP CALLING CHINA “ 拆那儿”!“ 拆那儿”!!“拆那儿”!!!



       二零一五年春晚后,有更多人开始关注爱尔兰诗人、剧作家和散文家威廉 · 巴特勒 · 叶芝(1865.6.13-1939.1.28)原创著名诗歌《 WHEN YOU ARE OLD 》。该诗作者藉诗绘展一暮年寡居凡妪憩坐炉畔、睹物思人、触景生情、渐入梦乡;后过目往情间驻步最爱情曲即刻,因瞌倾盹栽猛醒而惋叹有爱人生如梦短暂即逝,未且行且珍惜;同时又无限眷恋既往至爱难以割舍、挥之不去、如影随行,如山外见山辗转缠绵于怀之怅然心幕。

       诗中老人暮恋心境通过特写梦中梦后两瞬间,老人自身几个动作、一句自言自语完成。读过其英文原本及其繁多中文译本后,不难看到该作之中文译本无不存有于情、于理、于原著,寓意相龃、甚至相悖之处,包括国内各相对前茅知名译本在案!

      本作就原著之近悉数中文译本展卷有在的主要问题,根据目前公认翻译准则,对照其英文原本分别逐行评论如下:


原  文

《 WHEN YOU ARE OLD 》

                     ______ Willian · Butler · Yeats (1865.6.13--1939.1.28)  

  

When you are old and grey and full of sleep,
And nodding by the fire, take down this book,
And slowly read, and dream of the soft look
Your eyes had once, and of their shadows deep;



How many loved your moments of glad grace,
And loved your beauty with love false or true,
But one man loved the pilgrim Soul in you,
And loved the sorrows of your changing face;



And bending down beside the glowing bars,
Murmur, a little sadly, how Love fled
And paced upon the mountains overhead
And hid his face amid a crowd of stars





      在原作第一、二两行译文中:

             When you are old and grey and full of sleep,

             And nodding by the fire, take down this book,



take (2-4)是全诗两个重要节点之一,是作品语境完全已处梦中的标志,是老人梦中第一动作,是理解、翻译、欣赏该作品的一个导向关键词。有绝大多数译者把take......译成祈使语“请取... ... 、取... ...”,此举属原著作品整篇译文中最致命一处败笔。通读该作原本及译本后,读者要问:



            1. 原作文字信息中,老人在梦期间,有被人要求去做“取... ...”的动作吗?

            2. 译本中 "请取... ...、取... ..."是语境中老人在要求别人、还是在要求我们读者去做“取... ...”的动作?

            3. 是老人自己开始梦游、开始梦呓吗?

            4. 原作中you(1+2) 是泛指、是专指?常言“让你无语”之“你”应该指谁?

            

绝大多数译本中"请取... ...、取... ..."这一发轫败笔致命在直接搅扰原著全作心理语言坐标定位及其导向,彻底搅扰原著全作心理语言线性的、形散而意不散的表达、展述,直至搅扰最后原著宗旨体现,致使原著之女性心理语言、语境变成他人对该妪做着一番貌似某种表白,并因而使原著翻译、理解及欣赏变成一堆原本不该在语序上、思路上均颠三倒四、表达错乱、不伦不类、求讨存在感的求爱文字,抑或某剧本之旁白说明词。



      在原作第三、四两行译文中:

             And slowly read, and dream of the soft look

             Your eyes had once, and of their shadows deep;



有绝大多数译者把soft look ... ... once(1-1.2)译成:“柔和的眼神、神色柔和的眼波”,甚至译成:“黛影深幽、一汪秋水”,同时又把shadows deep(2-1.2)译成:“深邃的阴影、青幽的晕影、宁静倒影、柔和倒影”,几乎把所有汉语用尽来翻译这双疑似世界第一好眼睛感觉还是不够用,淘尽选尽,以至对这双眼睛的翻译太太专著,竟然完全不去理会:



             1. 世上最糟的求爱信是否就可以不做任何铺垫、开篇就如此轻佻、庸俗地阿谀对方的眼神、眼眶、眼睫毛?

             2. 一个梦境的事物,什么人能想见清澈到眼神、晕影、甚至眼波之如此分辨度?

             3. 诗之题目“当你老了”——“当!你!老!了!”这四字暗示什么?一个步入尾声之人,入梦会梦什么?入梦即见眼波、眼影,眼黛、眼晕吗?这有代表意义吗?不滑稽吗?

             4. 千万年来,全西方人种司空见惯的凸鼻凹眼在此重笔渲染不突兀、不冗赘吗?不低俗、不莫名其妙吗?   

             5.“舌尖上的中国,你眼中的中国”能理解成:你生理上、自身舌上、眼里,生成长就的某种称其为"中国"的东西吗?如影随至的事物,有多少是影子?推波助澜,推助的、有多少是波澜?眼中钉、肉中刺,是眼里的钉子、肉里的刺吗?作为跨世纪专家、学者、文化人,我们尚在为伍书痴郎玉柱?在外国人面前,我们就成了叶公好龙,当真去翻书求索千锺粟?当真去倒卷寻觅黄金屋吗?




       在原作第五、六两行译文中:

             How many loved your moments of glad grace,

             And loved your beauty with love false or true,



有绝大绝大多数译者把 loved your beauty with love false or true译成:“都爱你的美丽出自假意或真情、都爱慕你的美丽,假意或真心、或真心或假意爱你的美丽、都出自假意或真情爱你... ... ”,这些译者是否考虑过:



            1. 六行中的第二个love(2-4)是个搭配赠送词吗?如否,能截留暗扣吗?以“爱”去爱不重复吗?不是病句吗?

            2. 英文中with(2-5)能等同与in吗?

            3. 西方绅士求爱、可以爱令智昏吗?怎么如此卑鄙,褒己贬人不遮不掩?这种人品,对方有安全感吗?

      

       在原作第七、八两行译文中:

              But one man loved the pilgrim Soul in you,
              And loved the sorrows of your changing face;



有绝大绝大多数译者把 pilgrim Soul(1-4.3)译成:“圣洁的灵魂、圣洁的心、圣洁的心灵”,将其按中式思维、望文字而生翻译,认为这样很阳光、很正能量, 且根本不看其上下文,不问其篇章修辞:



             1. 原作中Soul(1-3)是否大写?与pilgrim(1-4)组合,是褒义是贬义?还是借代是借喻?

             2. 与其pilgrim(1-4)译“圣洁”,孰不“圣洁”?窥一斑见全豹,诗译之真伪呢?不虑人疑一译而问全文吗?

             3. 即便 pilgrim Soul(1-4.3)可以“圣洁、很高大上”, 让其与之前文(五、六两行)互文,有鲜明对比、反衬、侧写作用吗?不像人之一侧是偏瘫吗?

             4. 与紧随其后的“忧愁”(2+4)作为排比表达,能有递增递进给力效果吗?译本读到此处,读者能不联想:“像撞见一个上着西服领带、下穿小泳裤的怪人“,读者能不联想:”叶芝?诺贝尔?如是尔?”

             5. 诺贝尔文学奖是否不审评互感写作逻辑,不审评最基本的修辞法?

            

       在畸译原著最为卖点的第八行中,有太多太多译者让其受众怀疑这些人是否曾像普通学生,作业后检查过、自问过自己完成的作品:



             1. 凭“静止是相对的”就可以把changing(2-2)等同于完成体译给读者吗?

             2. 原作中有“皱纹、风霜”吗?有“怔忡错愕、留痕”吗?这些对应英文原作中有吗?

             3. 特别是sorrows (2+4)一词、原作初始的、基本的信息是“哀愁”, 即使翻译可以支持连同前后几词引衬表达,但我们就可以任性发挥、就可以捆绑销售,就可以任凭想象,过度治疗、过度包装译文吗?就可以放任山寨式文字信息不讲规矩,逃窜在原文字的、初始的、原本的信息理念这规矩之外吗?

      

       文艺作品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这可用于写诗、写!诗,但译诗、翻译诗,翻译!诗,是写诗吗?条条路通罗马,通的应是罗马!百花齐放,放的应是花!十盲摸象凭主观,靠想象,不客观、不实际,纵使十盲十象、百盲百象也不是真象。《三国演义》为什么不直接命名“三国志”?甚至已一比一比例的“圆明新园”为什么不了当名其“圆明园”?文化产品翻译是否大可不必顾及误导受众?推崇爱之绝唱是否去另做诗章,不请名人叶芝剪彩装潢?

                                                                                                         

       在原作第九、十两行的译文中:   

              And bending down beside the glowing bars,
              Murmur, a little sadly, how Love fled



有近悉数译者视而不见第九行中唯一连词And(1+1)及标点逗号,却寅吃卯粮,觊觎之后第十行的Murmur(2+1),致使bending down(1+2.3)本该理解、翻译为刹车词属,却反被当做油门词处理。

        第九行的bending down(1+2.3)是全诗两个重要节点之二,是作品梦中语境截止标志词,也是作品中老人在梦里由各And连接之诸动作中最后一动作。然而,一经刚愎大工将其与Murmur(2+1), 译成:“垂下头去... ...轻轻诉说、弯下身子... ...忧伤地低诉”,结果是,凡名人持股,必跟进跟补:“並且俯身... ...喃喃低語、俯下身... ...喃喃说、俯身.... ...嚅嗫、弯下了腰,低语着、佝偻着... ...轻轻诉说”... ...,在此,有太多太多、太太多华文译者一律不经自己人类应有的头去想一下:

              

               1. 原作第九行首词And(1+1)是连词,是在连接哪个并列词?      

               2. 作为梦醒语境唯一启动装置词And(1+1),能入目无睹?能匿项结单?能短斤少两译给读者吗?

               3. bending down(1+2.3)应去呼应其前之首阕中And nodding(2+1.2),还是该修饰其后之本阕中Murmur(2+1)、去烂尾开发?

               4. 诗中仍有人继续在要求老人梦游吗?继续在要求老人梦呓吗?

               5. 还是老人自动地、继续在梦游着、在梦呓着?

               6. 如均否,何为标示老人梦醒后第一动作之词?  

     

       原作各华文畸译本语境语言导航仪显然,几乎均在此彻底失灵、死机、崩溃,各畸译本之全作几乎至此均因语境语汇言出无主而沦为一驾景点不明、路径不畅、左剐右蹭、无暇前瞻后视、一路坎坷颠簸、直至抛锚搁浅的无属性某杂烩。



       在原作尾阕最后三行中:

              Murmur, a little sadly, how Love fled

              And paced upon the mountains overhead

              And hid his face amid a crowd of stars.



名可名,非常名者众,因而,原著作者用老人一句自言自语式低怨,宣示着一种人间难以名状之爱、一种人间难以名状之情,一种宏观上无、微观上有之感;一种暮年鳏寡老人早上醒来:发现房间里那个空床位时,发现门外那再熟的声音、再熟的背影也将永远不会是那人时,发现自己又棘手、掣肘于那人的举手之劳时,发现再不会有人与自己争用电脑、争用遥控器时,发现房间里许许多多,只要不去动,它将永远放在那里、而那又曾是另一个人非常喜欢、朝夕使用的物品时,... ... 油然而生的,无可向任何人倾诉的,至死在心的相恋情愫,因此,这种若即——已去,若离——在心之若即若离之爱,这种我们人类可心会难语达之常无为而无不为之爱,在老人自言自语中,原著作者将其表现为大写Love(1-2)。

       同时,在原作尾阕最后三行中,这个大写Love(1-2) 的两个谓语词fled(1-1)和paced(2+2) 之一主二谓并用,正是体现作者匠心独到地藉既互文互体、又互为反衬之修辞,平行展示人间垂暮之人心中因终身伴侣宏观离去(那人走得太快了)、微观在心(那人时时盘桓不去、事事如影随行)而生之怅然情怀所在;正是体现作者神功精巧地藉倾瞌盹栽之梦、醒两瞬,脱颖人间美好逝如斯,尽珍尽爱莫迟疑之主题宗旨所在;正是体现《WHEN YOU ARE OLD》全作文情并茂、相得益彰、同步升华、收官辉煌所在。

       而在近悉数华文译本中,这个爱Love(1-2)的两个谓语动作fled(1-1)、 paced(2+2)被表现为非原著中老人心理的、妪叟两人平行并进的两个动作,而是被酸腐、俗套、小儿科、菜鸟级、庸陋不堪地展现成一个人的、单方的、先后、单向、相继相续的示恋、失恋感的某钟思念、思恋行为,以至更淡心理、更淡情感、更淡人性、直至神化的所谓爱神行为,同时又把how(1-3)表现为“如何、怎样”语感,致使一部世纪名篇丧魂失魄、神彩殆尽,亦使读者质疑:



             1. paced(2+2)可以强行别车fled(1-1)并线驶入And hid(3+2)出口吗?没看到fled(1-1)在正常直行、其后根本没有任何标点指示吗?

             2. 连词And(3+1)连接的是paced(2+2)和 hid(3+2)吗?怎么把读者当游客,不导游景点反绑架去购物、去看一个人的、只有一个人的铁人五项全能:忽而急奔、忽而慢踱、忽而钻山、忽而上天、最后隐陷?真可谓太奇异、太创意、太不可思议!

             3. 原作第九行之how(1-3)在文中属疑问副词还是连接副词?其译文语境语言是诗句还是剧本的旁白说明词?

             4. 原作题目是"When you are old",是“当你老了”,作为原作尾阙之最后一笔,是该表现一个蜷盹火边之行将就木者、仍在浪漫地憧憬着什么爱的叩问吗?仍在像豆蔻少女一样、去浪漫地想象着会有什么爱正在和她玩失踪、玩拉黑吗? 人之四十不惑,古稀甚至耄耋之人还能有“如何进山、怎样上天”这样的疑惑吗?   

             5. 原作题目是"When you are old",是“当你老了”,这四词之字里行间的寓意是“当你老了——当你,老了!老了!”有这样的标题,作为原作尾阙之最后一笔,要更真切、更鲜明地奏响的、要与读者共鸣的主旋律该是什么?该是表现世上鳏寡孤独老人普遍的、共性存在的感伤和无奈,还是去表现一个青年时、有人恋她的眼神,中年时、有人爱她的皱纹,老年时、还有感应她的所谓爱神——这么一个世上人朽心花巾帼特例老奇葩?

             6. 原作题目是"When you are old",是“当你老了”,作为原作尾阙之最后一笔,是龙就应点睛、是孔雀就该展屏,看了太多太多、太太多华文译本,怎么总像见了一篮葡萄粒、总像见了一堆碎瓷瓦,而非一整束葡萄、非一藏亭亭玉立,精、气、神皆在的粉彩器呢?怎么让人想到虎头无尾、三纸无驴、没有看点呢?

             7. 我们的祖师自古有言:信言不美,大音希声;翻译一老人之自言自语,用:“逡巡、斯人、云岫、踱蹀、赧颜、喁语、冥冥、吾爱... ...”这些电脑难索之词,不低俗吗? 这是一个暮年老人之自言自语吗?这是其无奈之心声吗?难道用钟鼎文、用甲骨文才够高雅、才信达雅吗?
             8. Murmur, a little sadly(-3+1.2.3.4)至终,该译成直接引语还是间接引语?其言属原著语境主导语言本身,还是全译本中或男或女、或他或你之聚谈截录?
             9. 回望其前之:晕影妩媚,秋水青幽,雍容娇窈,灵魂皱纹,变幻佝偻,踽踽韶光,错愕神伤,嚅嗫隐陷,踱步巅峦,遁入星光,... ... 纵览译本之全文,外其身、搬趾想,有如此靓词之译本,其题目该是:当你老了,还是:当你疯了?      



       威廉 · 巴特勒 · 叶芝作品《WHEN YOU ARE OLD》反映着社会的一种现象,其作品的翻译同样也反映着社会的一种现象。天下皆指鹿为马,斯无马已?非也,天行健,天行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让我们共同努力,行动起来,珍重中华文明素养,珍视世界文萃传承,珍爱人类文化遗产,STOP CALLING CHINA“拆那儿”!“拆那儿”!!“拆那儿”!!!

  








        多维、全息、豹观叶芝,非其私家情书而成其叶芝;在高瞻其诸作之宏观性、广义性、及社会张力同时,当深瞩其为时代之产品、时代之镜子。



                                                  争者不明,

                                                  明者不争;

                                                  世纪埃定,

                                                  孰不厌兵?




              -----------------------------------------------------------     ----     -----------------------------------------------------

附一


1.  文化环保   惠及子孙

  

           精读参考相关文献毕,匆匆来到幼儿园接女儿:因女儿兰妮未同以往远远张臂扑来:


问:第一接了? 还不高兴?

妮:叶老师生气,批评啦!

问:挨批啦?

妮:批袁袁、裘裘、飞飞,还有——浩浩 、心心... ... 说他们、不是乖孩子!

问:不乖吗?

妮:他们、乱画,画!画!画! ... ...,在公主、脸上画!

问:什么?公主?

妮:白雪公主,叶老师说:白雪公主、是美女、真美女,可——漂亮啦!

问:漂亮吗?

妮:不漂亮,不漂亮!

问:为什么?

妮:叶老师让传传看;袁袁、裘裘,还有 ... ... 抢,先看,看完,画!乱画!画!画!爸爸:白雪公主真的漂亮吗?

问:妮,中午没睡觉吧?

妮:没睡,去庐—— 山啦,做梦、去—— 庐山。

问:去庐山啦!?

妮:叶老师说:庐山、可—— 好看啦,站队去看。

问:庐山好看吗?

妮:不好看,不好看!多多、大大板、挡着,看不见,

问:都看不见?

妮:大大板、能看见,上面有—— 字,不认识。

问:不认识?

妮:叶老师认识,写:袁袁、裘裘、飞飞、浩浩、心心 ... ... 到、此、一、游!爸爸:庐山、真的好看吗?

答:好看啊,国庆节,爸爸妈妈一定带你去看庐山,也看看你视频里见过的正宗姑奶奶 ... ...

妮:爸爸、爸爸,还——有、真——美女,漂——亮、漂亮的、白雪公主!





2.   寓言模拟


                                   众 盲 盗 墓


         方夜,倦读参阅文选诸稿际,不胫而至东陵侧,撞众盲盗墓还:


       问:  尔等何得?
其一曰:  墓主叟,故月余,生事乞 ... ...
       问:  何以谓之?
相谓曰:  葬从讨钵碎砾、破衣烂衫者耳,安能非也 ... ...
       问:  弗厚?
共大呼:  弗厚!弗厚!... ...
       问:  然,何足取?
同小唤:  沽名!沽名!沽名兮!沽名,足——已——兮——嘘 ... ...




附二



1.      昭示国产皇帝新衣  唯凭白描对翻直译《 When you are old 》 本作白描直译文





         《 When you are old 》

                              ______ Willian · Butler · Yeats (1865.6.13--1939.1.28)

             《当你老了》

                         ______ 威廉 · 巴特勒 · 叶芝 ( 1865.6.13--1939.1.28 )

  

  
When you are old and grey and full of sleep,
    当你年老了、头发白了、精神状态充满睡意时,
And nodding by the fire, take down this book,
    当你在炉火旁正打着盹(瞌睡)时你进入(走上/触染/及)了这段(套/份/节)既往(纪实/记载/经历/载录/史料),
And slowly read, and dream of the soft look
    且缓慢地阅读,进而梦见恍惚(飘逸不定、模糊不清)的景物的外观面貌
Your eyes had once, and of their shadows deep;
    ——那是你眼里曾有的,并梦见其更多如影随至(跟踪、引发、招致、牵涉、暗示)的事物;

How many loved your moments of glad grace,
好多人爱(看中、相中、看好、看上)你的各个悦人(使赏心/顺心/舒心/称心)时候,
And loved your beauty with love false or true,
爱你(看中、相中、看好、看上)的带有着人为(化装)的可爱之美和带有着真正(符实、素颜)的可爱之美,
But one man loved the pilgrim Soul in you,
但有个人爱(包容、迁就、听凭、任由、宠贯、默认、依许)你朝圣者(类小传销者、小法神功者、过于雷锋、陈景润、探春... ...者)之心/人/性情(单纯天真固执倔强笃信不疑认死不回头一条路走到黑驷马难追的)劲头
And loved the sorrows of your changing face;
还爱(包容、迁就、听凭、任由、宠贯、默认、依许)你各种令人不快(不悦、伤情伤感)的、多变无常的每个侧面(撒娇、耍横、小作、卖萌——天赋的,“大”女人也有的,"小”女人之各种脸色/脸面/面孔/面子/脸子/面目);

And bending down beside the glowing bars,
又在融融壁炉旁边倾栽一下头身(因自身反射、倾栽即刻顿醒、而补救未倒)时,
Murmur, a little sadly, how Love fled
略感伤地嘀咕(叨咕)着:/那人给我的宠爱 / 我对那人的钟爱多么快步地逃
And paced upon the mountains overhead
/(而在另一方面却)又多么慢(节拍、节奏、顿步)地踱步攀跋于叠嶂层峦(一座座山一座座峰)
And hid his face amid a crowd of stars.
匿其面孔于群星



2.      白描特写对翻直译  方见叶芝名诗真谛 《 When you are old 》 本作译文


              

       《 暮  恋 》

                     ______________ 威廉 · 巴特勒 · 叶芝 ( 1865.6.13--1939.1.28 )



   霜鬓苍苍垂暮年,

   盹坐摇摇欲坠眠:

  “展卷相伴壁炉火,

   梦品过眼云烟、篇连篇 ... ...



   爱、曾来过,来过好多、好多,

   有恋我、恋我花好月圆妩媚季,

   有恋我、恋我浓装淡抹总相宜;

   唯有你、宠我情憨、意实、大"执著"

   还宠我、宠我那多愁、善感、小脾气 ... ...”



  “走了,得好快呦 —— 好快,

   一星转身众星间,

   倾瞌盹息不见面;

   走得、得又好慢啊 ——好慢,

   一步啊、一步一重山, 这山又望那山巅,

   走得我、走得我呀、好苦、好苦,走得我呀、好难、好难——”


   炉栏融融、习 —— 习 —— 暖,炉栏融融、怎 —— 能 —— 寒 ... ... ...

  

   

附三




1.   故乡月早明

                                      《全唐诗 · 春怨》

                                                                 —— 唐 · 金昌绪      



             打起黄莺儿,

                  莫教枝上啼。

                  啼时惊妾梦,

                  不得到辽西。



  这首诗描写一妇人对远征辽西丈夫的思念。全诗意蕴深刻,构思巧妙,独具特色。
  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早晨,和煦的春风吹送着清馨的花香,佳木葱郁,青翠欲滴。在一家庭院的树梢上,有几只黄莺儿正在欢唱着,该妇却无心欣赏黄莺儿婉转的歌声,从室内跑出来敲打树枝,把黄莺儿赶走了!原来她对黄莺儿的嗔怒事出有因:其夫久戍辽西,千里迢迢,杳无音信,她梦牵魂萦苦苦思念,于是渴望和亲人在梦中相见,没想到这好梦却被黄莺儿清脆动听的歌声惊醒了:


  “打起黄莺儿,莫教枝上啼。”(我敲打树枝,赶走树上的黄莺,不让它在树上乱叫。)

                                                                             
  “啼时惊妾梦,不得到辽西。”(它清脆的叫声,惊醒了我的梦,害得我在梦中不能赶到辽西,与戍守边关的亲人相见。)
                                                              

  这首诗,章法严谨,意脉贯通,逻辑联系极为紧密。诗藉寥寥四句层层递进,句句相承,环环相扣,完全符合“起、承、转、合”的完整结构。意象生动,语言明快,情节波澜起伏,遣词亦直白通俗。





2.   故乡月更明





               《 红楼梦 · 宝玉哭灵 》

                                            —— 梨苑艺士





       林妹妹呀,想当初
  你是孤苦伶仃到我家来,
  总以为暖巢可栖孤零燕,
  我和你情深犹似亲兄妹,
  那时候两小无猜共枕眠,
  到后来我和妹妹都长大,
  共读西厢在花前,
  宝玉是剖腹掏心真情待,
  妹妹你心里早有你口不言。
  到如今无人共把西厢读,
  可怜我伤心不敢离花前,
  曾记得怡红院尝了闭门羹,
  你是日不安心夜不眠,
  妹妹啊你为我是一往情深把病添,
  我为你是睡里梦里常想念,
  好容易盼到洞房花烛夜,
  总以为美满姻缘一线牵,
  想不到林妹妹变成宝姐姐,
  却原来你被逼死我被骗,
  实指望,白头能揩恩和爱啊,
  谁知晓,今日你黄土垄中独自眠。
  林妹妹啊,自从居住大观园,
  几年来你是心头愁结解不开,
  落花满地伤春老, 落雨敲窗你不成眠,
  你怕那人世上风刀和霜剑,
  到如今它果然逼你丧九泉。







               《 红楼梦 · 问紫娟 》

                                       —— 梨苑艺士




宝玉:问紫鹃,妹妹的诗稿今何在?

紫鹃:如片片蝴蝶火中化

宝玉:问紫鹃,妹妹的瑶琴今何在?

紫鹃:琴弦已断你休提它

宝玉:问紫鹃,妹妹的花锄今何在?

紫鹃:花锄虽在谁葬花?

宝玉:问紫鹃,妹妹的鹦哥今何在?

紫鹃:那鹦哥,叫着姑娘,学着姑娘生前的话呀!

宝玉:那鹦哥也知情和义,

紫鹃:世上的人儿不如它 !




发表于 2015-6-12 14:30:5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个翻译评论呢,还是提问呢?
大家想讨论一下吗?
发表于 2015-6-13 10:30:00 | 显示全部楼层
含有设问,反问的评论,发人深省{:4_97:}
发表于 2015-6-13 14:45:25 | 显示全部楼层
又一文化景观难保《WHEN YOU ARE OLD》在被任性拆、改、仿造
                                      ——— 史上最失败华文译本《当你老了》名诗翻译评论/

(凭啥由你定义“失败”不“失败”?你有啥资格?)



      二零一五年春晚后,有更多人开始关注爱尔兰诗人、剧作家和散文家威廉 · 巴特勒 · 叶芝(1865.6.13-1939.1.28)原创著名诗歌《 WHEN YOU ARE OLD 》。该诗作者藉诗绘展一暮年寡居凡妪憩坐炉畔、睹物思人渐入梦乡;后过目往情间驻步最爱情曲即刻,因瞌倾盹栽猛醒而惋叹有爱人生如梦短暂即逝,未且行且珍惜;同时又无限眷恋既往至爱难以割舍、挥之不去、如影随行,如山外见山辗转缠绵于怀的怅然心幕。

      诗中老人暮恋心境通过特写梦中梦后两瞬间,老人自身几个动作、一句自言自语完成。读过其英文原本及其繁多中文译本后,不难看到该作之中文译本无不存有与英文原著寓意相龃、甚至相悖之处,包括国内相对知名译本在内。

(你说的好像你很懂英文原著的内容?英文原著你懂得多少?)


     本文就该作所有中文译本展卷有在的主要问题,根据目前公认翻译准则,对照原著英文原本分别逐行评论如下:

  

原  文

《 WHEN YOU ARE OLD 》

                     ______ Willian · Butler · Yeats (1865.6.13--1939.1.28)  

  

When you are old and grey and full of sleep,
And nodding by the fire, take down this book,
And slowly read, and dream of the soft look
Your eyes had once, and of their shadows deep;



How many loved your moments of glad grace,
And loved your beauty with love false or true,
But one man loved the pilgrim Soul in you,
And loved the sorrows of your changing face;



And bending down beside the glowing bars,
Murmur, a little sadly, how Love fled
And paced upon the mountains overhead
And hid his face amid a crowd of stars





      在原作第一、二两行译文中:

             When you are old and grey and full of sleep,

                      And nodding by the fire, take down this book,



take (2-4)是全诗两个重要节点之一,是作品语境完全已处梦中的标志,是老人梦中第一动作,是理解、翻译、欣赏该作品的一个导向关键词。有绝大多数译者把take......译成“请取... ... 、取... ...”此举属原著作品整篇译文中最致命一处败笔。通读该作原本及译本后,读者要问:



            1. 译本中 "请取... ...、取... ..."是在要求我们读者去做“取... ...”的动作吗?是语境中老人在要求别人吗?

(回答:是对场景的一个设想,比如,我设想你此刻从桌上一个瓶了“取”了一个茶包,泡了一杯茶喝。这和要求无关。OK?这只是一个简单的词,你想太多了)


            2. 是老人自己开始梦呓、开始梦游吗?
(回答:你不是前面说和英文原著差太远吗?你不是很懂原著吗?现在怎么这么多问题!)

            3. 原作文字信息中,老人在梦期间,有被人要求去做“取... ...”的动作吗?
(回答:见问题1的回答)

            4. 原作中you(1+2) 是泛指、是专指?常言“让你无语”之“你”应该指谁?
(回答:请查询本诗,是作者给一个爱人写的,不过泛指也可以)
            


绝大多数译本中"请取... ...、取... ..."这一发轫败笔致命在直接搅扰原著全作心理语言坐标定位及其导向,彻底搅扰原著全作心理语言线性的、形散而意不散的表达、展述,直至搅扰最后原著宗旨体现,致使原著心理语言、语境变成他人对老人做着一番貌似某种表白,并因而使原著翻译、理解及欣赏变成一堆原本不该在语序上、思路上均颠三倒四、表达错乱、不伦不类、求讨存在感的求爱文字,抑或某剧本之旁白说明词。
(我喜欢的一个版本翻译为“取下”,是很好的符合“信达雅”标准的翻译。既忠实原文,而且表现了那种自然随意的态度。)



  
发表于 2015-6-13 14:53:15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原作第三、四两行译文中:

             And slowly read, and dream of the soft look

                      Your eyes had once, and of their shadows deep;



有绝大多数译者把soft look ... ... once(1-1.2)译成:“柔和的眼神、神色柔和的眼波”,甚至译成:“黛影深幽、一汪秋水”,同时又把shadows deep(2-1.2)译成:“深邃的阴影、青幽的晕影、宁静倒影、柔和倒影”,几乎把所有汉语用尽来翻译这双疑似世界第一好眼睛感觉还是不够用,淘尽选尽,以至对这双眼睛的翻译太太专著,竟然完全不去理会:



             1. 世上最糟的求爱信是否就可以不做任何铺垫、开篇就如此轻佻、庸俗地阿谀对象的眼神、眼眶、眼睫毛?

(回答:是翻译得过火了。我喜欢的翻译是这样的“神色柔和,倒影深深”。可以说是笔触细腻,而且绝无谄媚之感~~其次,这不是一封求爱信好吗?这是顺理成章的啊。你想着一个女人在看书?接下来你会描述她什么?除了眼睛,这最动人的窗口,最能激发灵感。你要是写她手指啊、皮肤啊、金色头发啊,我看还更庸俗呢。身体是外部的,而眼睛是透露内心世界的东西。你以为人家写眼睛就为了美?错!人家那才写的是灵魂。

你说人家庸俗阿谀,只有神经病才觉得世界上其他人都是神经病 )

             2. 一个梦境的事物,什么人能想见清澈到眼神、晕影、甚至眼波之如此分辨度?

(回答:你不是诗人,所以你见不到喽)


             3. 诗之题目“当你老了”——“当!你!老!了!”这四字暗示什么?一个步入尾声的垂暮之人,入梦会梦什么?入梦即见眼波、眼影,眼黛、眼晕吗?这有代表意义吗?不滑稽吗?

(回答:因为你还没太老,等你老了不就知道能不能了?)

                      4. 千万年来,全西方人种的凸鼻凹眼在此重笔渲染不突兀、不冗赘吗?不低俗、不莫名其妙吗?   
(回答:“眼”是全世界人共同的话题。你压根对诗的感觉还没入门呢吧)

             5.“舌尖上的中国,你眼中的中国”能理解成:“你生理上、自身的舌上、眼里,生成的某种称其为"中国"的东西吗?
(回答:不可理喻!)



     
发表于 2015-6-13 15:00:40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原作第五、六两行译文中:

             How many loved your moments of glad grace,

                       And loved your beauty with love false or true,



有绝大绝大多数译者把 loved your beauty with love false or true译成:“都爱你的美丽出自假意或真情、都爱慕你的美丽,假意或真心、或真心或假意爱你的美丽、都出自假意或真情爱你... ... ”,这些译者是否考虑过:



            1. 六行中的第二个love(2-4)是个搭配赠送词吗?如否,能暗扣截留吗?以“爱”去爱不重复吗?不是病句吗


            2. 英文中with(2-5)能等同与in吗?

            3. 西方绅士求爱、可以爱令智昏吗?怎么如此卑鄙,褒己贬人不遮不掩?这种人品,对方有安全感吗?

(回答:搭配赠送词?不如你给我写首诗,我再搭配赠送你一个题目?你到底会不会读诗啊?

And loved your beauty with love false or true,  

第一个“love”,动词(外显意义)。ok?  第二个“love”,名词(内在意义)。ok?

字面翻译,用所谓的“爱情”来爱你。  with 用法很多,这里可以看作是“使用……”,第二个“love”犹如是一种工具。当然诗人在这里明显的意思就是,“爱过你的美貌 出自 假意或者真情”。真情的“情”,就是第二个“love”,相当于某种感情~~~你爱人时是什么感情?你别说你没感情~)
诗人很明显不care别人是怎样地“爱”过~~因为别人不管真爱假爱都只是爱“美”~


      

      
发表于 2015-6-13 15:11:40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原作第七、八两行译文中:

              But one man loved the pilgrim Soul in you,
                        And loved the sorrows of your changing face;


有绝大绝大多数译者把 pilgrim Soul译成:“朝圣者的灵魂、圣洁的灵魂、圣洁的心、圣洁的心灵”,将其按中式思维、望文字而生翻译,认为这样很阳光、很正能量, 而根本不看其上下文,不问其篇章修辞:



             1. 是否原作中Soul(1-3)是大写的?

回答:好像不是。我看的soul 小写在中间。西方人会随便乱大小写吗?

             2. 即便 pilgrim Soul(1-3.4)可以“圣洁、很高大上”, 让其与之前文(五、六两行)互文,有鲜明对比、反衬、侧写作用吗?不像人之一侧是偏瘫吗?

回答:前文已说过你理解有误。所以无对比反衬。而应说锦上添花。

             3. 与紧随其后的“忧愁”(2+4)作为排比表达,能有递增递进给力效果吗?译本读到此处,读者能不联想:“像撞见一个上着西服领带、下穿小泳裤的怪人“,读者能不联想:”叶芝?诺贝尔?如是尔?”

回答:'   And loved the sorrows of your changing face; 爱你那日渐衰老的满面风霜

             4. 诺贝尔文学奖是否不审评互感写作逻辑,不审评最基本的修辞法?
回答:诺奖审评 人性积极影响奖。社会表现奖。震撼灵魂奖。我看诺奖有标准如下:1、风格要有民族魅力。风格要有力。2、要在国际国家有较大的影响力 3、洞悉社会、展现民族内涵和国家精神的,表现人性高度的、具有较高的人文感染力的 4 风格不要过分悲凄,因为要展现人的高度。所以要有一定的战斗力,主题太过小资、绝望情调,表现城市怎样混杂的那种,不会入选。比如,《挪威的森林》就没入选?为什么?基调不符合标准~~

         
发表于 2015-6-13 15:14:47 | 显示全部楼层
哎。说到诺奖。我发现我特喜欢的诗人、哲学家、文学家等中诺奖选手还挺多的。这说明我的胃口还跟诺奖比较一致吗?嘻嘻!窃喜一下。。。。不过杜拉斯没得过诺奖,我想,可能还是和内容、基调啊有点关系
发表于 2015-6-13 15:34:09 | 显示全部楼层
唉,发帖之人貌似梦游之人说梦话,真的不知所云
发表于 2015-6-14 22:33:01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家还是拿发帖之人的那种白描直译文,或者叫白话对译文说事吧,就可能让懂外语和不懂的,或者懂一些的能看明白哪对哪不对,或者哪个句话互不一样了,那种意义的好象蒙着什么,我们大家分辨不清啊,先来白话的那种几乎一对一的吧
发表于 2015-6-14 22:48:23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家都看见了吧。上边有两个观点翻译,红字的算红方,黑字的就将就一下当黑方吧,用现在普通话直接对英语对翻译一下,不用作成诗歌方式的。救像用同一把尺子来量,不然有公制,也有市制的,大家辨别不清差距在哪方,是不是。
发表于 2015-6-14 22:51:31 | 显示全部楼层
梦游也好说梦话也好,大家能看到在哪儿上出分歧了
发表于 2015-6-14 23:01:43 | 显示全部楼层
红方与黑方都用阿九说的那种“节奏与文字,最好是自然不加藻饰,”来直翻译一下最好。
发表于 2015-6-14 23:09:40 | 显示全部楼层
直翻译后再改成诗歌,我们不懂外语的也就明白叶芝的诗歌内容了,大家说对不?
发表于 2015-6-14 23:21:54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我们就象不懂医的患者在听两个医生说x光片,不如就把解剖病灶展开看,是哪个医生看片子正确。就是先直接翻译用普通话,然后再编成诗歌,我们大家就都明白谁对是错了。
发表于 2015-6-15 01:46: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阿九 于 2015-6-15 06:25 编辑
lsc195342@163.c 发表于 2015-6-14 23:21
现在我们就象不懂医的患者在听两个医生说x光片,不如就把解剖病灶展开看,是哪个医生看片子正确。就是先直 ...


博文选集原帖的问题是,在12行里面,他最多只读懂了两三行。楼主的话语表述不清;他的逐行解释里错误很多。如果说要一一分析,还不如先看看我的旧帖,把各家译文大概的要点和分歧梳理一遍。我不是说我的理解就一定正确,但我的总体思路是连贯的。诗思的跳跃毫不妨碍思想的连贯性。读诗时,读出个连贯的思路来比其他都重要,尽管里面也许有风险。我身边大多以英语为母语的人根本读不懂诗,不是因为他们不明白每个词句的意思,而是因为一首诗放在一起对他们而言不知所云。

具体而言,楼主的失误有这样一些:

行2:take down this book,楼主译成直接引语,[:“你取下这册读物,] 这里有好几个不对的地方。第一,这个引语的下一个引号到第二节末行结束。中间都是某个人称在对“你”说话。这对引号破坏了全诗叙述的一致性。this book 译成“读物”不明要理。this book = this book [of poetry],即叶芝本人的这本诗集。

行3:将soft look译成“景物的外观面貌”也错。楼主似乎不懂诗歌的跨行关联。这个soft look 和其后置定语 [that] your eyes had once是不可分开的。楼主将二者译得比较零乱。Look一词指那双眼睛本身的柔和外形和目光,而不是指它们所看见的东西的外观。

行4:their shadows deep被楼主译作“如影随至”的其它东西,这属于误译。deep shadows有人理解为很深的眼影(包括自然的和化妆的),这样译也无不可,但我觉得这里指的是女主人公精神性的东西,一种忧患意识。我现在仍然和5年前一样这么理解。

行5:那个loved是全诗首次出现love这个词。它是过去式,表明“曾经爱过,但现在不爱了”,所以要把这个意思清晰地表达出来。楼主把这个词完全忽略了。

行6:with love false or true,搂主的理解和他在议论里的提问都说明他没有读懂这个片语。首先它和画不画妆是否素颜彻底不沾边。它指的是那个小写的love本身的真实或虚假。

行7:But one man = 只有一个人。这里最应该强调一下那个one字,这不仅是抑扬格的要求,也是意义要领。但被楼主错过了,原诗的语势丧失殆尽。

行8:changing face:有人把这两个词译得像风云变幻的诡异无常的脸。楼主也是。这样译时间尺度太短。changing face 指渐渐变老的脸,其时间尺度是几十年。第二节末行的sorrows呼应第一节末行的shadows。

行9:bending down楼主译成“倾栽一下头身”,这也不合理。这首诗有个插图:女主人公躺坐在躺椅上,全身后仰。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叶芝自己画的,因为他读过美术学院。如果在躺椅上,她即便打盹点头,也不可能把身体一块动了。恰恰相反,这里的bending down是完全有意识的动作,和第2行的瞌睡无意识的nodding是不一样的。bending down是她主动弯下身来,看着炉火。

行10:how Love fled。各一家对这三个字的理解五花八门。有人说爱神逃跑了。这就属于未见全诗思路的译法。作者上一节刚刚嘲讽了那些loved,即曾经爱过后来又不爱了的人,现在他自己也会这样吗?那他这个大写的Love跟那些小写的love有什么区别?因此,这个“爱神逃走”的意象是一剂破坏全诗的毒药。how = 怎么,怎么会。fled通常是急匆匆很快走了的意思,那只是女主公的感觉,不是爱神/爱人真的跑了。因此,暂且用“走了,不见了”就可以了。其余的,看我下文解释。

行11-12:paced upon the mountains overhead里,paced upon the mountains很多人译成在山顶上走来走去的意思,或各种文雅一点的说法。这些我在笺注一文里也谈过。首先,把paced按词典意思译成慢慢地踱着步子就很滑稽。前面刚刚有个fled,现在又来个paced,一个“逃跑”·了的人会踱着步子吗?在我看来,paced upon the mountains不是在山顶上来回踱着步子,而是一步一步登上群山。这是一个ascension/assumption的宏大异象,是叶芝在暗示当“你”老了的时候,“我”已经死了,已登上群山之巅,隐没于星空背景的升天异象。这是一个属灵的异象,不是诗歌的意象。It's a spiritual vision, not a poetic image. 这样,叶芝所要表达的那种至死不渝的爱才算了结,对how Love fled的疑问也就揭开了谜底。

希望我说的有点道理。

发表于 2015-6-15 14:21: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阿九 发表于 2015-6-12 14:30
这是个翻译评论呢,还是提问呢?
大家想讨论一下吗?

When you are old and grey and full of sleep,

当你年老了、头发白了、精神状态充满睡意时,

And nodding by the fire, take down this book,

当你在炉火旁正打着盹、正瞌睡着时:“你取下这册读物,

And slowly read, and dream of the soft look
缓慢地阅读,进而梦见恍惚(飘逸不定、模糊不清)的景物的外观面貌

Your eyes had once, and of their shadows deep;

那是你眼里曾有的,并梦见其更多如影随至(跟踪、引发、招致、牵涉、暗示)的事物;

发表于 2015-6-15 15:15:04 | 显示全部楼层
“近悉数华文译本均错”这个话,除了叶芝来说,有人敢说!吓人,听了都不敢说反对话了呀?

       下面这四行英文大家都认同吧,那就让这四行英文当做制式统一的量度器,啥也别说,也不根据以前外国社会背景,就拿这一行字说事,当量尺,红的字算一种观点,黑的算第二种观点,以后有第三种可以用下划线表示,写上你们各自的标准普通话,不要用诗歌表现方式,让我们有一点外语知识的人看看,哪个能连贯一些,就是说整个诗歌顺流能让我们接受,写太多的话我们看不懂,跟听大夫说CT片,好不好,咱们直接做"DNA",yi 上一行英语算是儿子的爹,下两行算是两个儿子,对了就是亲儿子,大家就接受了。不顺溜的大家自然不认了,别的说多了我们也没用。好不?现在开始:


           第一行:   叶芝: When you are old and grey and full of sleep,

                            黑方: 当你年老了、头发白了、精神状态充满睡意时,

                红方: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第二行:  叶芝: And nodding by the fire, take down this book,

                            黑方: 当你在炉火旁正打着盹、正瞌睡着时:“你取下这册读物,

                红方: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第三行: 叶芝: And slowly read, and dream of the soft look
  
                            黑方:  缓慢地阅读,进而梦见恍惚(飘逸不定、模糊不清)的景物的外观面貌

                红方: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第四行: 叶芝: Your eyes had once, and of their shadows deep;

                            黑方:  那是你眼里曾有的,并梦见其更多如影随至(跟踪、引发、招致、牵涉、暗示)的事物;

                红方: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之下两段照这样来,谁都不用多说,大家一看就自己懂了。
发表于 2015-6-15 15:26:59 | 显示全部楼层
shui谁都别提你,请你,我,什么的,就照准上面一行的英文字,是啥,就翻啥,至于指谁,我们看的人自己就能明白,不用唱片大评论,大忽悠,对我们不特别懂的同学,谢谢啦大师兄大学长们哪{:4_101:}
发表于 2015-6-15 15:35:2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样用12行子说理,可以避免个人人身互相攻击.我们大学为毕业证过英语的水平的人对照外语词典也能判断出来谁对不对的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11-27 05:09 , Processed in 0.062122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