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8183|回复: 0
收起左侧

奇幻史诗《锡璞拉群岛战纪》第四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6-2 17:38: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奇幻史诗《锡璞拉群岛战纪》

文/殷晓媛



第四章


【Aftermath及王者印信】


“鸢尾群岛是个漂浮岛,由海底魔火山的气息历经千年凝结而成,
就像一朵水中花,虽然迷人,不过是个空幻之物。
如果拦腰斩断,若干世纪后又会从海底冒出一朵。
它没有什么站得住脚的存在理由。
而魔火山,却是无穷力量的来源,对锡璞拉大陆上各大王国,
无疑是一座宝矿。
今天我的巨鲸要撞沉它,如果你们惜命,赶紧乘船逃走吧!”

维京库思说完此话,一看布拉基奥老国王已经气得双手发抖。
他眉头一挑,将手一挥,
那泣鲸便卯足劲一头往鸢尾群岛撞来。
一阵剧烈震动之后,鸢尾群岛东岸塌陷下去一大片。
滑车上的声磁石也一声钝响,砸到了国王足边。
“住手,你这魔鬼!”老国王喊道。
此时泣鲸又发动了第二次撞击,众人所占之地陡然倾斜了,
半个群岛带着崩塌声陷落到水下。

雅诺凡尼指着大陆的方向惊喜地喊道:“父王,您看!”
众人的动作戛然而止,循声望去,
只见银袍的馥力嘉隆女王骑着羚豹,
带着一队白色轻骑兵风尘仆仆而来。

“别管那个女人,给我继续撞!”
维京库思似乎并不把馥力嘉隆放在眼里。
泣鲸从水中冲天而起,狂舞巨岩般的身躯,
似乎准备一举将鸢尾群岛压沉。

“海啸鲱鱼群!”女王喊着,将一个银色圆球抛向巨鲸。
那球如鱼鳔裂开并流淌出金翠色液体,涂满鲸鱼脊背。
此刻,只听翻江倒海之声,千米水墙从东北边海平线升起,
一时天昏地暗、涛声如雷。
这水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移动过来,淹没了巨鲸,
当排空浊浪在呼啸涤荡之后终于落下,
分散为上亿只明亮的鲱鱼,
大家目瞪口呆地看到海岸上只剩下一副巨鲸的白骨。

“你使用了什么巫术?”维京库思已经气急败坏。
“那个圆球里装着用鲱鱼们天敌的遗骨熬制的汤汁。
沾到谁身上,它们自然恨之入骨了。
你的泣鲸一直是锡璞拉大陆的一大威胁,
你们仗着自己海上作战的本领,多次侵略‘天鹅三角’,
我们不会允许你们继续这么胡来。”

“很好。”维京库思说,“真是小看了你。
不过你这样的人也并非没有弱点,不难预测,
你的宿命就是死于我的‘幻影须根’(fantom-rötter)。”

维京库思从怀中掏出一件卷柏状的东西,
它干瘪枯黄,耷拉着长长短短的触须,
看起来似乎是某种植物,但一见到阳光似乎活跃了起来,
触须开始膨胀,眼镜蛇般昂起头颅。
他得意地笑着,又从怀中掏出一段白锦:
“这是我派人从陛下您的床榻上割下的一块。”
他将“幻影须根”放在白锦上,“记住这气息,它的主人,
化成灰你也要认得出来。”

那“幻影须根”发出了一声欢悦的尖叫,
仿佛被奖赏时的犬吠。
维京库思弯腰将它放走。
它站在水紫色的海岸上,往四周望了望,
然后螃蟹似的一路爬行,游进了醍醐洋。
岸上的人们不无惊恐地盯着这奇怪之物,
只见它一沾到海水,瞬间便一扫枯黄之气,变得茁壮肥硕,
噌地长高了数百倍,
软绵绵的触须顿时变成了珍珠色的巨大腕足,
它们在空中挥舞、膨胀、变得越来越透明,仿佛吹开的泡泡。
最终,它们的边界完全消失了,
这个惊人的庞然大物就这样在大家面前消失了,
或者确切地说,隐身了。

“它会找到你,蚕食你的神智,直到你死去。”
维京库思怨毒地笑道。
馥力嘉隆从容地看了他一眼:“既然你送了我如此珍贵的礼物,
我也回赠你一件。”

当馥力嘉隆拿出那个溢彩流金的圣杯时,
所有在场的人再一次惊呆了。
它的浮雕和曲线设计极其奢华尊贵,
上面镶嵌着毒佤卜楼卡上所采原石,
还有冷都宝钻及六七种人们甚至不知晓名字的顶级魔石。
圣杯周围有九只幻影凤凰上下飞舞,
通体缭绕着淡蓝火焰之光。

“它的名字叫‘谎言圣杯(graal av lögner)’”。
馥力嘉隆女王将杯子举起来,杯口对准维京库思,
片刻又放下了,“现在圣杯中已经留存了你的相貌、血统、性格一切信息。
不需太久,你一定会匍匐在我脚下,求我手下留情。”

女王说罢驾着羚豹扬长而去,
欧瑟卡军队跟在她后面,很快便消失在尘埃中。
维京库思走到泣鲸的骨架面前,摩挲了一会儿,长吁一口气,
一跃跳回了醍醐洋中。

布拉基奥老国王向霍央萨赤施礼道谢,
霍央萨赤打算把奄奄一息的索瑟芬也带回大陆。
这时所有人才发现了异常:
大孔雀蹲在后面的砂石中,垂着头,怎么也不动了。
原来适才交手的时候,有一片白刃碎片朝大孔雀飞来,
扎伤了它的一侧,已经流干了血,死去了。
沉醉于鏖战的人们却丝毫没有察觉到。
霍央萨赤涌出了两行热泪,他拾起旁边地上的象牙须兽的长牙,
用指甲顷刻削出一个胚子,
而后他用缟杖将孔雀尚未散去的魂魄吸过来,
封存在了象牙中。

原本轮廓模糊的象牙胚子,
这一瞬间变成了一只艳丽精美的牙雕孔雀。
它如此栩栩如生,一毫一发都仿佛霍央萨赤坐骑的微缩。
“但愿这美丽的生灵永存。”老国王惋惜地说。
“我们应该让后世知晓锡璞拉大陆的传奇,所以我想把这个雕像称为‘Saga’。”
“依我看,Saga这个词太泛指,不如把首字母换成你名字的首字母H,
以纪念它曾是你钟爱的坐骑。”


【五蕴之障的消解及弗梵迦先知】

“未央之岭”以北的无人无声光之域,
馥力嘉隆的探海蝙蝠正以飞来去器状的队列,
一路北上。
为首的将军蝙蝠头顶那颗“破障之石”如同美杜莎之眼,
牵引着这群茫然而坚定的生灵:
放出的超声波黄鹤一去不复返,
没有火山或大陆架的轮廓被刻画,
没有生命的迹象。

“破障之石”发出嘤嘤的声响,
这未知之域对一切感官元素的蚕食鲸吞,
似乎让它感到了莫大的威胁。
它努力发出光:白色的光,视觉、触及与觉知之光。
它比之在寻常世界中微弱许多:
仿佛风中之烛。
但它啼哭并增长,蝙蝠们不断记起自己躯体的边界与灵魂的形态,
正如双手被吊起的人再次触摸到自己的趾头。

空中开始有飞絮出现,
杂乱无章、带着低频噪音的乱絮。
这是史无前例的。
它们越来越密集,最终在前方形成一个的筒状结构,
似乎是通往另一个世界的结缔组织。
在万籁俱寂的空无中飞行了若干时日的蝙蝠们,
从近乎死亡的麻木中,突然被狂喜和亢奋所唤醒。

越过那个关隘之后,
它们继续向前,广袤无垠的空间中开始出现束状、喇叭状和羊毛卷状的轮廓,
它们具有透明的质地和移动变化的特质,
蝙蝠们知道:那是风。
它们相互穿插、并流和剥裂,而它们的来源是......
鱼鳞、带状和网状组成的密集变化图案——水体。
而几片具有坚硬质地的区域涌现在了它的腹地
——它们具有更高的密度、更低的活跃性和更暗的光泽:那是岛屿!

探海蝙蝠们几乎难以抑制心中的激越,
恨不得立刻返回冷都,将这个开辟新纪元的发现禀告女王。
此时,它们的超声波探测到新的物体:
它具有平滑而富有韧性的连接方式,活跃性高,上端还具有松散结构。
将军蝙蝠不禁贴水滑翔,接近它,那是——
一位有着长发和胡须的老人!

“等了4673年,终于有人从锡璞拉过来了。”他边说边击掌大笑,
一副欣喜欲狂的神情。
“你......你怎么知道我们是从锡璞拉来的?”将军蝙蝠有些瞠目结舌。
“这个我以后慢慢告诉你们。现在,你把‘破障之石’取下来,
放到这里。”老人拿出一个石罗盘,它中心的凹陷处,
正好毫厘不差是破障之石的形状。

将军蝙蝠卸下神石放入罗盘,罗盘开始带着沉重的响声转动。
当它转动了60度,也就是三个红色格子,
突然一声巨响,蝙蝠们惊骇地看到,铺天盖地的崩塌发生了:
从天穹开始,房屋大的碎石和泥沙倾泻而下,
一时翻江倒海,仿佛世界末日来临。

但奇怪的是,当周围的巨大混乱消失,风中竟然传来几声鸟啼!
此时它们才发现,崩塌下来的残片都不见了!
周围的世界,骄阳朗照,草木欣欣,山野如画,
甚至比锡璞拉大陆还要迷人。

“那些坍塌下来的并不是实体的砖石,
而是几千年来一直遮蔽你们‘五蕴之障’。”


【弥合之幔】

时光迂回流淌,如此舒缓、丝质、静默,
一如霍央萨赤周围这乳白色的雾气。
他仰躺在白锦的圆床上,
床脚下云流汩汩,粉色荷花在不远处有节奏地开放。

他低头看胸口和胳臂的伤口,
它们已经不留痕迹地消失了,
似乎那场血腥混战不过是一场噩梦。
一只米黄色的小鸟,乒乓大小,停在垂下的帐幔外,
盯着他看,似乎惊讶这幽静仙境还有人类静卧。

“可惜了,鸢尾群岛是一个适合长眠的美妙之地。”
一个声音带着作壁上观的调子说。
当他推开如白云堆叠的丝帐,
那是一片赋形为花园的云霓,馥力嘉隆斜倚在银橡宝座上,
俯瞰着急剧变幻的落日光线。

“我竟然回到这里了。”他笑道。
对于馥力嘉隆冷峻的面孔,睫毛是唯一生动的部分。
它们和它们蕾丝般的影子合成翩然欲飞的蝴蝶。
“因为‘弥合之幔’是有记忆的,你曾经在这里疗伤,
它们记得你鲜血的味道。
当你再次在外负伤,它们就会嗅出你的行踪,
化身鹈鹕连夜赶赴,把你带回这里。”
“相比于它,锡璞拉血族是如此寡情。
他们从不承认对美丽的事物心生怜惜,
佯装毫不介意看它们凋败。”

“‘锡璞拉血族’是个牵强的概念,严格地说,
欧瑟卡和埃巴泰洛希族就不能算作同一个血族。”
女王说着,把视线移开。
“也许它们很快就会的……”霍央萨赤把手放在银橡宝座的靠背上,
以魔法令木质中生出形如玫瑰的花蕾。
当它们带着梦幻曲一般轻盈的音乐缓缓绽开,
他们周围披沥着柠檬汁一般的暮色。

“馥力嘉隆,我知道带我回来的不是‘弥合之幔’,
而是你。你的指甲上,沾上了鸢尾群岛独有的花粉。”
霍央萨赤将那双冰莹无尘的手托在掌心,
果然,右手无名指修长指甲的尾端,有一粒粉绿的荧光。
“你看这尾羽斑。”他把她的指头放在自己额头的孔雀翎上,
“它无时无刻不在耳语,它告诉我你的每一个闪念。”
那孔雀翎光泽柔和如三色堇,映衬着霍央萨赤寒星般的双眼。
“很遗憾珀弗葛拉大孔雀死了。”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
腮边有一道柔软的光掠过。

“它在这里。”霍央萨赤从怀中小心翼翼掏出牙雕孔雀,
“我希望你留下它。它就像我的一只眼睛,或者一滴血。”


【谎言圣杯之啮】

烟岚大陆西南,自星光潋滟的海面往下几千米处,
湾岸王国如边缘朦胧的巨型气泡。
这一天是王后斯特洛兰德(Strålande)生日盛宴,
湾岸族平日以骁勇粗犷著称的战士和身材高大的平民们,
都穿上精盛装来到“海神之阵”——由海底峡谷、洞穴、珊瑚礁构成,
散发着粉红和香槟色的死火山地带。

维京库思左臂揽着艳丽大方的斯特洛兰德,
右手托起刚会走路的儿子,向子民们发表祝酒词。
大家欢笑着举杯畅饮,
享用完宴会上的果子酒熏鱼和黄油牡蛎后,
便开始在瑰丽迷幻的“海神之阵”中游曳嬉戏、流连忘返。

斯特洛兰德被一群少女围住,为她献上花环,
轻触她华贵的黑天鹅绒礼服以获取好运。
她与她们交谈着,逐渐有些微醺了,她想休息了,
可这时却哪里也找不到维京库思的影子。

王后围着“海神之阵”转了几圈,
几乎找过了每个连洞、每条岭脊和深壑……
最后,她听到一阵令人销魂的妩媚笑声从一个迷宫般的石结构中传出。
斯特洛兰德冲进其间,发现维京库思正在亲吻一个女孩,
她皮肤黝黑、相貌平凡,似乎是渔民的女儿,
她手里端着一个酒杯,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容。

王后走到面前,狠狠地给了维京库思一记耳光,
转身就走。
维京库思带着如梦方醒的表情追了出来,
一路追着王后,试图拉她的手。
沿途惊异不已的臣民们看着国王的狼狈相,
不禁交头接耳起来。
最后,斯特洛兰德怒不可遏地甩开他,一阵风冲进了寝宫。

在迷宫石中,那个女孩手中的酒杯从银白色,
慢慢变成了镶满魔石、通体蓝光的样子——
它正是馥力嘉隆在战场上手中所握的“谎言圣杯”。
女孩把圣杯放在石桌上,显然有些懵了:
她只记得在宴会上随手拿了一个酒杯,和人们一起宴饮……
后来发生了什么,她毫无记忆。

“亲爱的,那天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我甚至不认识那个女孩。
当她端着一个酒杯过来的时候,
我仿佛有些丧失心智,似乎她是一个我热恋多年的人,
这种荒谬的感觉驱使着我,
我的眼睛完全忘记了追问她的身份和长相……
你了解我,我怎么可能做这种让自己颜面尽失的事情?”

画外音:“谎言圣杯”是馥力嘉隆最隐秘的法器,它能读取人心中的弱点,展开直击要害的计谋。它可以变换成任何外观,出现在任何地方,凡是不经意间将它端起的人,将听从它的摆布。他们可能愚蠢而丑陋,但被赋予圣杯的魔力之后,便成为了令一切人迷醉的诱惑之源。换言之,如果拿起它的是一名男子,维京库思国王将更加威严扫地。

“别说了,我一个字也不相信。”
刚烈的斯特洛兰德带着儿子,决然回了老家
——醍醐洋南面极其遥远的一处海域。


【拥抱洞见之洋】

当馥力嘉隆被变得蝴蝶般缤纷的蝙蝠们唤醒,
梦游般登上激流澎湃的“未央之岭”,
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北方已静默千年的灰暗混沌,已变成剔透瓦亮的茶黑色。
在清晨的第一束曙光中,一片柑香酒的亮蓝缓缓晕开:
那是一片无人见过的神秘大洋,羽毛状的白云一直垂到水面,
神奇的海面植物,一丛丛聚成地涌金莲状,
肆无忌惮地盛开着,发出醇熟的甜香。

“你就是馥力嘉隆女王吧?”她看到一位白发及地的老人,
站在一簇漂浮的藤蔓上,向南缓缓漂来。
“是的,请问您是?”馥力嘉隆此时已震撼于这绵延无尽的雄奇之景,
语气中带着难以抑制的激动。

“说来话长,希望陛下赐座,好让老夫歇息片刻。
我可是从千里之外连夜赶来的。”
馥力嘉隆唤来羚豹,让这小山似的神兽卧在地上,
老人拄着古木手杖,慢条斯理地爬上去,坐在羚豹背上。
奇怪的是,性情暴烈的羚豹并没有发出不甘的叫声,
而是以崇敬和爱戴的目光凝视着老人。

“我曾在古老的书籍里读到过你。”女王说,“你应该就是弗梵迦(Fåfängart)先知。
但我一直不相信你真的存在。
你比整个锡璞拉大陆的历史都要老。”
“是的,我是弗梵迦。我在数千年前就预言了你的诞生,
但我也没想到能和你这样会面。”

馥力嘉隆命人给先知呈上冷都的花蜜酒——“雪盲之饮”。
当先知喝下,他衣衫褴褛、瘦骨嶙峋的身躯,
便顿时恢复了光芒万丈的威严之相,
令凡胎肉眼莫敢直视。

“这么说,您真的被囚禁了数千年之久?”
“是的,不过囚禁我的不是高墙和镣铐,
而是绝望与孤独。
当他们用‘五蕴之障’封锁掉‘未央之岭’以北并永远遗弃那座岛屿,
万里海域便成为无人的孤绝之地。
族人虽然尊我为先知,但我并不能看透‘五蕴之障’那边的时光和未来,
我只能等着那被称为宿命的东西,
食心虫一样把我从内部开始啃噬掉……”

“直到被夺走被伪装起来的‘破障之石’回到您的手中。”
“是的。依据预言,它应该是被一个男人发现的。”
“没错,他是特拉兹伽族的谧羽客国王,我已经派人把他请来这里。”

“我就知道这一天回来的!但没想到这么快!”
两人往南一望,只见谧羽客坐在他的“毯形葵”(Mattasolros)上,
飘然而来。他脸上带着的狂喜比盛怒更加咄咄逼人。
他走过来,给了馥力嘉隆一个巨大的拥抱,
接着又跳到羚豹身上打算拥抱先知。
不想羚豹冷冷地一甩尾,把他踢了下来。他这才稍微平静了些。

“恐怕你空欢喜一场了,年轻人。
曾囚禁我的‘隼骨岛’,是由鹫巨人祖先的遗骨所堆积,
而这片叫做‘洞见之洋’(Insiktic)的奇异海域,
便是魔山上鹫巨人的族人冶炼宝石的副产物——阿纳拿香水汇成。
作为鹫巨人的后代,女王理应享有它们的继承权。”
听到先知这样说,谧羽客脸上不由得流露出失望万分的表情。

“谢谢先知的佐证,不过,我和谧羽客国王有约,
新开辟的疆土由两个王国分享。
且派出探海蝙蝠的主意,是他建议的。
所以我在此宣布,‘隼骨岛’以东的三分之一海域归特拉兹伽族所有,
岛屿及‘洞见之洋’以西的部分归欧瑟卡王国属下。”


【终入凡间】

瓦蓝莎和她的情人躺在船中,仍然飘荡在苍茫大洋上。
他们的相貌几乎交换:
羞花闭月的她枯瘦得仿若骷髅,
而施凡纳桑涅虚脱得几乎昏厥过去,他仰卧着,瞳孔空洞,
双颊星星点点洒着浪花留下的盐粒。

在无从计算的这些昼夜里,
他们无数次看到彼岸:有时是香芒色,有时犹如成片海藻,
有时甚至能看到象群悠闲走动。
但接近时却发现无一例外是海市蜃楼……

“我们竟然开始衰老,而‘诺言之茅’出现了干枯的先兆。”
公主猜想,他们已经走出醍醐洋,而进入了一处陌生海域。
这里,不再有圣人的指引和庇护,
这里,一切锡璞拉大陆的规则不再有效。

青绿暮色又一次席卷了日照之处每个角落。
正当他们就要昏沉睡去,
她感到有人用绳子拖着船在往前走,她想坐起来却毫无力气,
只感到这高大的长者赤足行走在水中,
宛如一只掠过水面的鱼鹰。
但不久,船底轻轻一晃,似乎碰到了什么。
接着船不断触碰到新的轮廓,似乎进入到一片沉积洲。

白矾色的光线中,她看到人们探过来的头和好奇的眼神:
他们长得和锡璞拉人面部很相似,
但他们没有翅膀、光环、坐骑或昂贵的披风,
他们穿着简单的服饰,眼睛清澈,笑容可掬。

“愿神保佑你们,驱逐你们身上的巫术与厄运。”
长者将一把盐洒在他们身上,人们捂着嘴惊叫了起来。
他们发现她恢复了水灵的肌肤和惊人的美貌,
而施凡纳桑涅也清醒过来,四肢再次充满了能量。

许久之后,他们才知道,他们就是古书提到过的“人类”。
这里的海岸曾多次有流放的女巫和逃犯游到岸边,
他们无一不被和善地收留。
当盐粒落在他们身上,他们的污垢、戾气、记忆、法术乃至宿命,
都在瞬息间化为烟云。

多年过去,
他们也会和他们一起衰老。
缓慢地。静美地。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10-28 09:35 , Processed in 0.044803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