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8674|回复: 0
收起左侧

二万行长诗《风能玫瑰》之《锡璞拉群岛战纪》(第二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5-29 21:12: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二万行长诗《风能玫瑰》之《锡璞拉群岛战纪》(第二章)

文/殷晓媛


第二章


【声之谷】

银橡森林以南,狭长深谷。
随处可见仿佛空心古木被撕裂状的“风根山”,
以及羊羔大小、忙碌迁徙的食沙蚁。

两名穿银桦皮骑兵服的美男子骑马面犀走在红雾中。
他们浑身透着清冷之气,相貌酷似,似乎是一对孪生兄弟,
不同的是一位脖子右边纹着魔鬼兰图案,
另一位却是桐花图案。

“站住!”一个声音喊道。
走到面前的是一名虎背熊腰的特拉兹伽族人,
斜披着厚重的兽皮披风,脖子上挂着几圈红铜串起的熊骨扳指、
绿松石和枫叶鼠尾巴。
魔鬼兰男轻蔑地打量着来人,眼神似乎在说:
“你们特拉兹伽品位还是如此不堪。”

“两位,昨天谧羽客(Myrkotto)陛下颁布了新法令,
凡是从声之谷经过的,每人收取三枚冰蝶金。”
此人瓮声瓮气,似乎鼻腔中也充满了雾气。
“冰蝶金?还是三枚?谧羽客一定是疯了。”桐花男不禁哑然失笑。

画外音:冰蝶金是由埃巴泰洛希族、欧瑟卡族(Åska)、湾岸族、特拉兹伽族、瓦弋族、昊霸族共同立法通过及监督,由馥力嘉隆女王设计,在冷都制造生产,流通整个锡璞拉大陆的唯一货币体系中规则最高的,按价值由高到低依次为:冰蝶金、信天翁银、鲨头铜,后两种分别由霍央萨赤与维京库思负责制造。

“请你放尊重点!
这是特拉兹伽族的领土,我们有权决定借道费用。”壮汉说。
“声之谷原是共同领土,而你们部族长期游牧,并无固定居所,
也不曾有共同立法规定,怎么从这里经过就成借道了呢?”
“废话少说,赶快把钱拿出来!”
“我们要是不给呢?”

壮汉从怀里掏出一支骨笛吹了起来,
只听呼啦一声,几个黑翅人一拥而上,
将他们戴上镣铐押解上路。

声之谷走向“未央之岭”的方向逐渐荒凉,
奇形怪状的风蚀蘑菇站在广袤的莽原中,
闪烁着来自西边遥遥相望的火山口的熔岩之光。
其中最高大的一个形状独特而优雅,两翼鹿角般高翘,
傲立在银喀拉普拉岱特硫磺瀑布的正前方,
类似沙漠玫瑰的多浆植物环绕着它顶端的平台,
“我们可不是什么游牧部落,这是我们国王的大殿‘鹿角顶’。”

那些长着带金茸毛修长肉叶的无名植物,
带着它们紫黑色的浆果,桂冠般围成部落大门,
谧羽客国王正坐在一块巨熊造形的黑曜石上,
漫不经心摆弄着玉石双环。

“谧羽客,你不觉得很荒唐吗?”魔鬼兰男斥道。
国王带着戏谑的表情略微抬了一下头:
“我知道你们是馥力嘉隆的谋臣‘Tvillingarna’,
听说你们把这个词拆成了缇拉维尔(Tiravil)和纳金(Nalgin)作为各自名字,
不能不说听起来好奇怪。”

“整个锡璞拉大陆最神奇的宝物价格不过五个冰蝶金,
而你竟然要收每个过路人三个?”
“特拉兹伽领土论广阔和富饶都不能和其它几国相提并论,
所以只能寸土寸金了。
说到面积,其实并不是没有办法,
上次我和馥力嘉隆提到过使用变色植被(Kameleostokk),
但她坚决不同意。”
“原来你把我们带到这里来,是为了让我们当你的说客。
可你应该知道,变色植被只能用于已有陆地的地方。
如果滥用后果将不堪设想。”
谧羽客狡狯地一笑说:“所以你们的探海蝙蝠就派上用场了,
我愿意以我王国的珍宝为交换借它们一用。”


画外音1:变色植被(Kameleostokk)是一种通过移花接木任意改变地貌的法器,外观为玉石双环,白玉环用于取景,翡翠环对准需要被覆盖的地域,便可将白玉环中地貌复制到翡翠环所指区域。不可用于天空、水域、冰山等不具有土地的地方。

画外音2:由于鹫巨人与小丑蝙蝠的渊源,馥力嘉隆女王将锡璞拉大陆所有种类蝙蝠贬为探海蝙蝠,只许在海岸线内一英里及之外活动,所以晚上就化作红果铁的果实悬在沿岸的树上,有时孩童路过会被突然飞起的通体鲜红的它们惊吓到。


【雾象风马之歌】

“天鹅三角”上空风云变色,
泣鲸激起的海浪悬在空中顺时针流动,
而原本漂浮薄荷绿的暮色便以水的形态,
下潜并填满了毗拉蜜妲湿地。

维京库思的军队瞬间已在南崖西侧排兵布阵,
数千战士组成的新月形之上,
一道白光如镰刀的寒光闪过。
高大的维京库思单腿踏在“天鹅台”上,
深蓝斗篷猎猎抖响,露出乌金铠甲下健硕的肌肉。
“霍央萨赤,你看起来与其说像一位国王,不如说像个忧郁的情郎。
你要让他们骑着云孔雀和我们对抗吗?”
“我原谅你作为君王的轻狂和无知,
我叫做珀弗葛拉大孔雀(Påfågela)的坐骑其实是一只冷凤凰。
我们的羽毛,也并不比湾岸族的鱼鳍脆弱。
不然为何战争持续了一千年还胜负未决?”

“可以再试试,你会惊喜的。”维京库思笑道。
一声令下,湾岸族的战士怒吼着向埃巴泰洛希族军队猛冲过来。
他们高举手中的鱼鳍盾,有时作为滑翔伞,
有时又作为烈日火焰的反光镜,
霍央萨赤的前阵顿时被冲得七零八散。

“把缟杖(Snöyrami)呈上来。”霍央萨赤有些愠怒。
只见这是一只银环蛇般微微弯曲,杖头铸有雪白凤头的魔杖。
他将缟杖抛向自己军队前锋——它化作一条银色的粗亮光绳,
穿过第一行所有人的腰部,将他们连成一串。
“这可不是什么好主意,兄弟。除非你想让他们一起变成刀下之鬼。”
维京库思哈哈一笑,“屠鲨环,准备!”
适才后退重新列队的战士们齐刷刷从脖子上取下一个银环。

那银环一沾手指便变作若干倍大,刚才光洁得像普通首饰,
现在内外却生出了锋利的铁齿铜牙。
只是疾风在环中发出的凄怆的断响,就可知此物切玉如泥。
霍央萨赤一惊,他从未见过湾岸族拥有如此血腥的武器。
“你”,他将一位将军叫到面前,“去向馥力嘉隆女王求援。”

瞬间,裹挟着风声的数百个屠鲨环沿着崖坡朝这边滚了过来,
战士们急忙闪动羽翅飞腾到半空躲避。
而被缟杖变成一根绳上蚂蚱的前锋军,由于无法飞起来,
在屠鲨环碾轧下全军覆没……

“看来对峙的格局要在今天结束了。”维京库思眉毛一扬。
霍央萨赤正打算破釜沉舟以死相搏,
只听众山之上一声炸雷响起,有人喊道:
“馥力嘉隆女王驾到!”

两军向北崖望过去,刚才被海水染成深蓝的空中早已黑云滚滚,
以熊罴虎豹的形态翻腾。
一支披坚执锐、红色披风的骑兵,从天际浩浩荡荡而来。
簇拥在中间的那位,骑着巨大的潘特罗克羚豹,
一袭火红战衣,浓妆的脸上带着浓重的杀气。
而羚豹此时通体炭黑,眼睛闪着岩浆的光芒。

“那是谁?馥力嘉隆女王不是身穿冰雪长袍,头戴水晶王冠吗?”
“没错,就是她。她夜晚身穿烽火铠甲,头戴九头神鸦王冠。”

维京库思显然觉察到了威胁,
命他的军队收回那飞来去器般的屠鲨环,对准了馥力嘉隆疾驰而来的骑兵。
只听女王向空中喊道“雾象、风马!”
一朵飓风从南面冷都的方向升起,它越聚越大,
从砂黄变成芥末黄,又变成绢黄色,它以瞬间百里的速度冲向湾岸军。
即将落地时,它们突然显形为一群彪形烈马,
来去自如穿行无忌,将维京库思的人马踏倒一片,
还不等他们还击,轮廓却又迅速消散,仿佛摞起的一堆沙洒入风中。

见势不妙,维京库思有撤退之意,
却见风已停止,一片浓浓白雾排山倒海弥漫而来。
那雾凝成如此厚重的具象,带着白象的叫声,
奔跑和冲撞着,所到之处草木不复存在。
“都给我跳进海里!”他喊道。
当他悬空跃起回头一瞥时,
只见埃巴泰洛希族的军队浮在空中如一把风中的花瓣。


【彼岸:诺言之茅】

当那句骷髅慢慢变回王子的模样,
瓦蓝莎已沉睡如带露的蓝铃花,苍白的手垂在裙摆上,
还握着那枚冰蝶金。

他将它拿起对准太阳——冰蝶中心浮现出一只眼睛的图案,
在向远古的圣人们叩问之前,
需要保证它收集满光芒,足够在深邃的醍醐洋中看清去路。

此时东方既白,
鸢尾群岛发出一道神秘的弧形光芒,
罩在它宛如紫水晶的座座雪顶上,整片群岛纹理毕现仿佛透明。
他低头看,下方的醍醐洋并非被海水一概填满。
水只是组成了峰谷、平原、盆地等各种地形和珊瑚蕨类,
填满它们之间空隙的,是一种缭绕的墨蓝烟雾,
它带有透明翅膀,拖着修长的鱼尾。

“醍醐洋深处的先贤们,我是昊霸族王子施凡纳桑涅(Svanesånge),
请指点我们,如何以一叶扁舟渡过这浩淼无边的大洋。”
他将平放掌中的冰蝶金抛入海水,
只见它像一尾海虾,在水面下不远滞留了一会儿,
然后游到了更下面的水层,它缓慢而伶俐地下滑和飘移,
仿佛有什么托着它一般。

一束曙光落在金币上,此时他再次俯瞰时,
金币两旁不再是水塑造的地貌,而是两排披散白发、眼神深邃的老人,
穿着旧而考究的长袍,正抬头凝视着他。
只一瞬这幻象般的场景便消失了,他看到金币最终落入深海的地方,
水分开一个大豁口,像被刀剑劈开的岩石,
一枝白茅浮了起来。
他把它拾起来,仔细端详,小心翼翼地平放在甲板上。

画外音:那是一种生活在冷都极寒之域的白茅,名叫“诺言之茅”。它在真诚的人周围会悬浮,而在虚假的人附近则会一头跌到地面。馥力嘉隆的谋臣Tvillingarna曾用它判断谁在说谎。

“瓦蓝莎……”当他呼唤她的时候,醍醐洋上响起一阵朦胧的耳语,
但那不是回声。
瓦蓝莎缓缓睁开双眸。
回望鸢尾群岛时,它们在泛白的日光中逐渐远去,似乎变成了灰色。
当她听完他的讲述,她摊开一本空白的书,不久,
就有墨迹如雨滴落在上面:
“如遇风暴,你们将站在‘诺言之茅’上横渡大洋。”


【两军连璧】

冷都。千级冰阶,踌躇满志的脚步声拾级而上。
这些刃薄的台阶每一级都悬在空中,
顶上的云台由云海状的冰雪构成,
边缘与天相接,和真正的白云水雾融为一体。

这个半开放球形被称为“风暴之颅”,
在御夫座与昴星团之间浮光闪烁,
在它星云状的紫金色王座上,
端坐着一袭白袍、面若冰霜的馥力嘉隆。
她一手撑在扶手上,支着太阳穴,冷冷地看着面前这个脚步有些摇摆的男人。

“馥力嘉隆女王,见到你真是太难了。”
来人抖了抖身上的雪。
“谧羽客,你横生事端劫持了我的双子谋臣,这一点我之后再和你清算。
你要借探海蝙蝠的事情我听说了,
但你如果要逼它们飞越‘未央之岭’的话,
那是让它们去白白送死。
我不会同意这么做的。”
“‘未央之岭’以北,至今无人去过,传说那里是足以吞噬一切的虚空之境,
但显然不可信。
再凶险的沼泽也不会漫无涯际,最危险的是我们的恐惧。
倘若北方有隐匿的陆地,
‘变色植被’将把它们变成丰美的仙岛,
欧瑟卡族与我们特拉兹伽族将共享这荣耀,
将它们收入我们的版图!”
“你说得倒是慷慨激昂,我不得不提醒你:
那里没有光亮、声音、磁场或者重量,
一切我们所认知的规律和法则统统失效。
你要让我的盲海鸥们在混沌中漫无目的飞行,
直到侥幸撞上某片陆地?”
“千年以来特拉兹伽族上无片瓦、下无寸土,
是锡璞拉大陆上唯一一个到处迁徙的部族。
虽然一时驻扎在声之谷,但终归不是长久之计。
我们要有自己的土地。
而女王你曾七次率军远征淡泊洋,
显然并非画地为牢之人。
如果你愿意派遣探海蝙蝠,我们将出动声之谷中所有飞禽,
一同寻找扩大疆域的可能!”

馥力嘉隆哈哈一笑,站起身来:
“听闻国王你前日亲自驾临‘未央之岭’,
不知有何发现?”
谧羽客上前行礼,掏出一个神秘的物件。
它看起来像一块绿黑色石头,从中心发出炫白的亮光。


【啮人刀与竖琴】

夜晚。无人区。
青铜盔甲的军队从锡翁那鲁火山方向手举火把而来,
他们炽热的靴底踏在凤仙花状的雪芽上,发出阵阵嘶响和青烟。
走在他们当中、头戴金雕羽王冠的,是瓦弋族国王索赫芬(Thoriphen),
其坐骑庞大而丑陋无比,仿佛儒艮,却长有猛犸象般的长牙,
以及嘴旁左右各三根翎羽般的金彩长须。
它看起来有些蠢胖,以无骨的鳍肢爬行,
速度却十分惊人,并不比大象或犀牛来得慢。
它便是象牙须兽(Elfenbety)。

索赫芬身后骑体型稍小一号象牙须兽的王后,
穿着洛可可式宝蓝大摆裙。
她神色不宁,有些沧桑痕迹的脸上有时流露出一丝恼怒。

“陛下,我们在海滩上捡到了公主丢弃的书匣。
看来她已经和施凡纳桑涅王子横渡醍醐洋。”
“这不可能。”索瑟芬国王瓮声瓮气地说,“那小子是个骗子。
他一定是趁瓦蓝莎昏迷将她拐到鸢尾群岛藏匿,
好让我们伤心。”

“布拉基奥(Brageo)!”国王向水晶兰般漂在海中的鸢尾群岛喊道,
“可以停止这种懦夫的把戏了吗?
瓦蓝莎是我的独生女儿,如果你儿子今天不把她交出来,
我们就把昊霸族杀个片甲不留!”

话音刚落,鸢尾群岛苏醒了。它的花瓣层层打开,
铺在周围的海面,连成原来面积四五倍大的一片完整陆地。
仿佛玉髓,它们有鱼骨的坚硬和月光的明亮。
站在这如画彼岸的,便是穿着羊毛、棉麻多利安基同的布拉基奥国王。

“我们的双手乃为竖琴而生,
并非为了血腥的武器。”国王说,
“我以名誉起誓,瓦蓝莎公主并不在鸢尾群岛上。
施凡纳桑涅也是我最器重的儿子。
这件事也让我们很伤心。”

“很伤心?我看不惯你们这样的装腔作势。
现在你知道了,还不让你的军队和我们一起去把他们抓回来!
我的勇士们擅长陆战,航海不是我们的强项。”
索森芬怒吼着,挥舞着他令人胆战心惊的啮人刀(Ludojada)。

“军队?”布拉基奥莞尔一笑,“我们没有军队。”
索瑟芬放眼一望,袒露在星月之下的鸢尾群岛,人们挤羊奶、
弹奏竖琴和饮酒,提着水罐或果篮,
到处都不见武器的踪影。
他们也沉浸于自己此刻的生活,并不抬头关心即将爆发的战事。

索瑟芬沉默了一刻,转身挥手说,
“你们先把王后带回宫休息。”
然后他冷冷地说,“我不相信你,布拉基奥。你们的祖先曾经对我们使用诡计。
不然我们两族也不会结下世仇。
今天,搜查整个群岛之前,
我们绝不会善罢甘休。”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10-25 08:26 , Processed in 0.033841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