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9213|回复: 0
收起左侧

五月诗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5-29 16:41: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西左


无题
鸟在枝头打开眼睛的窗户
开向唯一的动

辽阔的落日,有一刻
被摇摇欲坠的叶片托住

河流,围起大地的栅栏
孤独像青草倒下,雨一样生长

写到深秋的故乡和死去的铁匠祖父时
落日慈悲,上帝生锈


葡萄
葡萄的紫色是汹涌的,体内的汁水
澎湃着闪闪的波光,那是头顶的海
是糖
先前的酸不可言说

葡萄般的小镇,怀揣往事的人
被时间拔高。紧闭着新月的小口
抛出的石子,飞向童年
如一阵失掉羽毛的风
风中,滚落的葡萄
谁的脚步匆匆?


白头鸟
这些鸟是一夜间白头的,此刻
雪已经下了三天。雪已经高过脚踝
峰峦,云头,比天堂略低
吹来的风
背部的铁轨还在咣哧作响
吹过脸颊时,像磨得足够锋利的刃
孤独的旅人,在天地苍茫一色中
长长的脚印,无意把天地分成两截
一截天涯,一截海角
中间是永远的暗伤
而那些嘶鸣的白头鸟
是从故园飞来的吗?还是母亲
掉落在岁月里的白发?在找不到
它们最后像童年的雪人
捉迷藏似的融化掉


虚无
1、
鸟落下后,并没有扯下蓝天的幕布
披在大地上,使死亡
变成倒挂的星斗

植物仍然是绿色的
除了夜晚如固体压下来以外
熟透的果子,从枝头滚落
野兽般朝着时间的坑洞奔跑
把灵魂的棱角磨圆

当鸟的翅膀变成环形广场
我们住在雨水里面,草尖上的月亮
像从商品房探出的脑袋

2、
离开故乡时,他的女人
落日下的泪是两道红色的流
她像他死去的母亲,另一个男人的
玩偶。爱哭,爱上吊
装在冰冷的泥土里冒出泉眼
尾巴

面对生命般辽阔的孤独
面对文字森林的毛发下
记忆与往事,夜夜归来的白骨
他骑着虚无,骑着岁月的长河
脸像道生锈的门,无法辨别的族谱
他的身体瘦如
能被一口喝光的鬼魂

3、
从云朵更高的峰峦处滑下
女人的秘密,腹部是海做的
被小心翼翼的种下沙地和月芽
呈现在光阴的窗帘上,透过雨水的
玻璃,会看见她的手指
如树枝一样,风使它们弯曲
痛苦,衰老
倒影,迷失在云朵褶皱里的帆船

4、
一棵树,体内
火山喷发,海水涌动

一棵树埋着一个村庄

年轮的迷宫,雨水
无数生者和死者的面孔

叶片,他们出生时穿的第一件衣服                  


雨的叙事
1、
绿的吻,过了季节
变成身体里奔跑的豹子

透明的豹子,孤独时
舔雨的胡须

会使自己变得潮湿
时间,露出锋利的牙齿

绿的吻不是
陆地的海水

2、
她们要落下来了,并用皮肤
让我铭记:思念是光滑的

是漂起来的父亲
空瓶子,他喝他的生命

他喝,在宽阔的空气和岁月里
那些咸的苦的白的黑的……

在夜晚才能摸到她们准确的体温
和灵魂相似


无题
1、
黑的鸟,穿过夜晚狭窄的骨骼
脚步比爪子纤瘦

你穿过积雪的小路,白发在上升
并长出第三只脚

夜晚落在它的身上,像雪落在
你的身上

它在云朵里筑巢,你撕开大地的伤口
在里面安息

那些埋葬你的石头和泥土已上了锁
钥匙,被黑的鸟衔走

2、
黄昏,云翼的影子被认作鸟的翅膀
覆盖孤独的城

地平线上的树,在风仿佛刀子吹来时
如疼痛的关节跪了下去

他不停的丢弃身体里的容器
远方,那个一夜间头顶芦苇的人

裸露出时间的根系。入夜前庞大的黑
暗藏着沉重的眼泪和铁


月光
1、
月光落下来的时候,比蝴蝶的翅膀
还轻。月亮的形状曾经像一个吻
在少女的额头上,孤独如一匹野马
拖着闪电的尾巴奔跑
假期的天空变得更加巨大
少年在一首虚构的诗里
也没能把月亮的窗户打开
才使月光一落下便开始流淌
最初声音像青草抽芽,蹭蹭蹭
不停长高……
最后静止不动,清澈如水
那些黯然泪下的人
弯腰,像在洗自己的影子

2、
月亮是被父亲生锈的犁铧犁出来的
在山顶一亩贫瘠的土地
他还犁出了拳头大小的石头
和杂草庞大的根系
一岁一枯荣的故事,荒芜
翻新,最终比这座山羸弱
被埋入这块土地,成为山
不算突兀的部分
祖父现在就葬在那里,盖着薄薄的
月光。而那些月光被垂暮之年的父亲
说起时,像鸟一样
容易惊飞

3、
小镇是在月光完全铺展后
才陷入静谧的。此时的月光
比任何一场雪更厚
更冷
那些无家可归的人
成了月光上的锈迹。但是多么幸运
不管阴晴圆缺
他们总能把月亮含在嘴里
也许,他们是因为放弃发光
才被上帝遗弃


朵兰
1、
兰朵此时坐在书店隔壁的咖啡厅里
――隔着道落地窗
她一定喝了一杯不加糖的哥伦比亚咖啡
我想。她和我说话的语气
有点苦,但并非全因咖啡产生的神奇功效
她发现我之前,我假装在看
村上春树的《1Q84》
正好翻到一个叫青豆的女人
如果自杀,用枪从张开的嘴里抠动扳机
那样子弹穿过后脑勺,一枪致命

兰朵问我孩子要不要生下来?我反问
孩子的父亲是谁?兰朵摇头
她问我做人流是不是很痛?我摇头
她说连自己都是孩子,怎么能有孩子呢?
我说生个孩子来玩也许很有趣……
我话还没说完,兰朵一巴掌打在我脸上
火辣辣的。我今天没还手
她也不道歉,说:孩子生下来
我是他玩具,你这个笨蛋

我们走出咖啡厅,天空飘着细雨
兰朵故意把衣服拉得宽大些
我说我送你回去吧?
她说你又不是孩子的父亲,算什么?
我说我们不是朋友吗?
生理需要的朋友吗?她问,我没答
尴尬的转身离开,她从后面骂道废物
并伴随着跺脚的声音

2、
我喜欢兰朵是在2012年的夏天
那时大学刚毕业,在朋友的生日会上
我叫兰朵。她向别人介绍自己时
声音有股淡淡的香气。我小声对朋友说
这个女人是我的,从今后谁也不许动?
那天晚上我送兰朵回家,大半夜后
我翻上她家围墙,大声喊到兰朵我爱你
喊了十几声,她父亲穿着条四角裤
裸着上半身提着铁铲从家里出来追我
站住,老子打死你。她父亲的声音

3、
我和兰朵开房那天,我刚领到一个月薪水
但从那天之后的四个多月里
这是我头一次见到兰朵


异(组诗)
照片
照片中,女人们刚从湖水里上岸
除了有鱼的呼吸
还有蟾蜍的叫声

而岸上的树落下的影子
已严严实实盖住了它们
潮湿的骨头


第三只羊
我是父亲养的第三只羊
在一个风雪的夜晚偷偷出走了

于是,父亲把我的肖像画在墙上
(生硬而陌生的线条,抓痕)

整幅图
就差画嘴时父亲便走开了

他却在画的对面画上一道门


幸运草
日子并没有令人变得晴朗

你剥去头顶的月光
长满犄角的黑暗,麋鹿般温顺
你剥去关节和肋骨

夹在书页里,疼痛
星星踮起的脚尖


无题
船的小腹
手指是邪恶的水手

她用凹凸来精心打扮
吻,鲨鱼的牙齿

在一片夜晚的海水里面


早恋
如红
色的头颅被砍了下来
埋在庭院的玫瑰
枝桠的火焰

埋在时光坍塌的
栅栏,厚厚的青苔
潮湿放牧的怪兽
没有牙齿和脚踝

后来,这把缺口的斧头
在废弃的日记里被提到
却像使用它的人一样下落不明



这是一个隆起的夜晚
用不眠照着月亮,用海水喧哗
代替哑默

像时间尖顶的旧事
忧伤,以明晃晃的黑暗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12-4 13:07 , Processed in 0.036582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