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8322|回复: 0
收起左侧

长诗《风能玫瑰》之《武芭蕉,雌村正》(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5-26 14:05: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风能玫瑰》之《武芭蕉,雌村正》(下)

文/殷晓媛


第四章

【经典之戮】

二十日间并无入江下落。町奉行急调兵力,
搜查全城驿站游船等可能藏身之处。
盐谷正一筹莫展,一名同心火速来报,
称在驿站“出原宿”发现男尸一具,此消息更是雪上加霜。
“可是逃犯入江?”同心面有难色道:
“乃是前日寻求大人庇护之八野。”

盐谷思忖道,当日八野归时,
已令同心古宫护卫,乃问道:“古宫今何在?”
“古宫被缚衣橱中,头缠布袋,口塞布条,动弹不得。
如今惊魂甫定,托小人告假回家休养。
古宫称被从后方击昏,并未看到凶手。”
又问:“八野死状如何?”
曰:“与之前三人酷似,旁书一‘风’字。”

“秋......唇......物......风......究竟何意?”
“小人亦不知所指,不如前往学问所⑴,向先生请教。”
盐谷深以为然,率三人急奔学问所,
不料众师搜肠刮肚,并无头绪。
盐谷亦束手无策,便命姑且打道回府。

一行正出发,遇二子弟且吟且笑入门来,
一人诵道:“六月や 峰に雲置く 嵐山”
另一人道:“芭蕉⑵之名句,吾以‘道のべの 木槿は馬に 食はれけり’为最。”
“松尾芭蕉?”盐谷忽忆起今津遇害时,
身下压一松尾芭蕉小像,便唤二人上前道:
“‘秋唇物风’四字,何意?”
二人面面相觑道:“莫不是松尾之句‘物いへば 唇寒し 秋の風’?”
盐谷大惊,谓三人曰:“此句共含六汉字,
如此看来,尚有二人死期将近。”
“此六人绝非巧合,乃是精心策划之谋杀也。”


【茧•经纬】


盐谷过秋冈家,因见南吕静立窗前,怅然若失,
不由心中一动,便遣走同心,上前问候。
南吕只斟茶不语,楚楚凝睇,仿若雨后海棠。
盐谷曳其袖道:“姑娘知我心忧。”
南吕叹道:“数月已过,家兄冤仇难雪,死不瞑目。
心忧者岂有甚于南吕者?”
盐谷沉吟道:“我已知晓凶犯手段,
信不久便可将其捉拿归案。”
南吕面露轻蔑道:“是何种手段?”
“凶犯以松尾芭蕉之句‘物いへば 唇寒し 秋の風’为令,
每字杀一人。”
“可知将有何人被杀?”“尚不知晓。”
“事后诸葛,于事何补?”
盐谷怒道:“如今若擒获入江,真相必将大白于天下也!”
“何以断定入江即凶犯?”
“秋冈迷恋花酒,结交女衒,对其始乱终弃,故杀之;
其痛恨羽深引荐美人,随即杀之而后快;
八野撞见其安陵之谊,故灭其口;
今津与秋冈狼狈为奸,所知甚多,乃一大患,故铲除之。
姑娘以为如何?”

南吕沉思道:“大人所讲固然有理,
然家兄耽于美色冷落入江者,大人之臆测而已。
况争风吃醋而已,何至杀人?
小女子以为莲池可疑。何故?
千贺曾言及其祖上三代忍者,倘若为实,杀人不费吹灰之力。
动机何在?杀家兄者,盖家兄胃病已愈,
而莲池暗施浅毒令其反复,以谋其财。
兄曾对我语,莲池一介江湖郎中耳。
面厚心黑,见钱眼开,若有一日证据确凿,必定令其锒铛入狱。
想必莲池唯恐败露,便先下手为强。
本欲毒杀家兄而嫁祸今津,不料未遂,
今为今津所指,乃成众矢之的,便杀今津以绝后患。
杀八野者何故?滨松临终托人告八野当心。
可见杀八野或有预谋,或为斩草除根故也。
杀女衒羽深者何也?莲池家小妾乃其处买来,
其中或有隐情。
莲池素知多人均与入江不睦,
且入江举目无亲,四面楚歌,不能自证清白,
若缉捕之必遁逃。
故杀多人而构陷之。”

“闻姑娘一言,豁然开朗。
为先入之见所蔽,不见泰山也。”

三日后,开棺验得秋山有轻微中毒痕迹,
又传莲池小妾,
答曰本官家千金,因乔装为公子至町中游玩,遭羽深拐卖而来,
其双亲乃江户权势人物,已多方打听到羽深下落。
“莲池因杀羽深以饰此非。
当日莲池与秋冈相遇青鹿之船上,因何面露窘迫?
一则秋冈与羽深狼狈为奸,知其小妾底细,
若滨松毒发,必知乃莲池构陷;
二则莲池在秋冈药中所加毒物亦是遇酒则发,
见其饮酒,恐其当场暴毙,则自身插翅难逃。
所幸秋冈并未毒发,
方侥幸得以混淆视听。”

于是拿莲池而审,
莲池口呼冤枉,赌神罚咒,不肯伏法。
怎奈人证物证确凿,无从抵赖。
于是喝令问斩。其小妾亦被送归故里。
当其行刑之日,万人空巷,群情激愤,声谴唾骂,
皆谓其丧心病狂、十恶不赦、令人发指,
不死不足平民愤也。



【或曰敬惜字纸】

至莲池已斩,盐谷闻其老母健在,
便将抄家所余之物悉数送往。
老母手抚其衣,涕泪纵横,几近昏厥,
数番之后,神色怯滞,二目空洞,似净琉璃人形般,
将字画、丝绸等物一一收起。

盒中有《平家物语》十二又灌顶卷,老母拾而掷之曰:
“此物涂添累赘,留之何益!”
盐谷劝慰道:“莲池生前所阅之书,不妨留存以为念。”
老母道:“他人所赠而已!莲池目不识丁,如何读书。”

盐谷大骇,汗如雨下:
“既不识字,如何替人开方抓药?”
老母异之,曰:“所营不过汉方药,知其色味,辨其温寒,
有患者相求,便望闻问切,对症取药,何须识字?”
盐谷顿足,乃知大错已铸,
乃负荆请罪,禀明町奉行,通令多城缉捕第一疑犯入江。



注(1):幕府直辖学校,面向幕府家臣旗本(上级武士)及御家人(下级武士)的子弟。教学内容有经书、历史、诗文,教科书指定为孝经、四书、五经。其中昌平黉也称为昌平坂学问所,是德川幕府时代儒学教育的最高学府。
注(2):松尾芭蕉(1644-1694)日本“俳圣”,三大古典俳人之首(另外是与谢芜村和小林一茶)本名松尾宗房,别号桃青、泊船堂、钧月庵、风罗坊等。生于伊贺上野(今三重县上野市)。芭蕉在贞门、谈林两派成就的基础上把俳谐发展为具有高度艺术性和鲜明个性的庶民诗。他的作品被日本近代文学家推崇为俳谐的典范。近代作家芥川龙之介盛赞芭蕉是《万叶集》以后的“最大诗人”。


第五章


【君本千面仙,惜困百年形】

檐高院自宽,霜清月愈明。寤寐一席间,又因促织醒。
冷炙嫌陈旧,秋盏伴伶仃。起看天河间,依稀百蛩鸣。
幽处有枫湖,星水一色莹。牡丹水畔开,鹊黑光若冰。
盐谷俯近之,花颤忽如惊。羽瓣化黑蝶,随风入青冥。
盈盈骷髅蝶,似非世中灵。翅长一丈余,苍黧如疾鹰。
翅内皑雪纹,洁澈似高岭。堆叠千百重,高与夜云平。
黑蝶鱼贯来,漫绕青衫行。肩熏诡谲色,足蹈朦胧影。
三魂堕奇境,七魄皆酩酊。蓦然惊觉时,波光已没顶。
水中有美妖,鲤尾戏落英。细鳞缀蜂腰,红颜生水镜。
南柯须臾间,轻唤南吕名。赤鲤舒藕臂,曼舞相和应。
露润花染唇,山深翠点睛。化龙珊瑚间,脉脉秋水莹。
君本千面仙,惜困百年形。悠悠一世间,贵贱皆为病。
躯如悬石牵,泅游亦悲情。江湖日光浅,安得与天并。



【前地质纪】

(盐谷一行行至町中,忽闻喧哗,只见前方人声鼎沸,数百人将钱汤围得水泄不通。)

盐谷:(在同心们高呼“回避”声中来到钱汤门前)何事如此惶惶?
众:钱汤老板黑川前日与友人出海遭风暴溺亡,筹备后事时,执事见后院有不毛新土,遂命人掘之,不想得女尸一具,衣冠犹能辨,皮肉已不存......
盐谷:(大步流星推门入院)执事何在?
执事:(施礼)小人在此。
盐谷:(手指坑中)可知死者何人?
执事:视其衣物,乃是此处汤女赤荻也。似与秋冈相熟,入江亦曾尝以金银首饰赠之。某日曾与秋冈大打出手。此后便踪迹全无,小人也曾问及,老爷言因其开罪贵客,已被解雇回乡。
女中:入江与此汤女言语时皆避人,所赠之物亦贵重,想必有私情。二男是否因争风吃醋杀之亦不得而知。
家仆:老爷生前暴躁易怒,常毒打汤女,又兴许是失手误杀。
执事:此处院落外人不得而入,想必是赤荻遇害之后,老爷将其匿藏在此。老爷糊涂,竟引狼入室、自招祸殃!
盐谷:古宫、姬田,二位以为如何?
古宫:秋冈所行非良,臭名昭著,黑川乃正当商人,理当避而远之。何故包庇藏尸?莫非有把柄在其手乎?
姬田:人皆谓赤荻为秋冈所杀,臣则不以为然。入江何故常赠贵重首饰于汤女赤荻?入江有龙阳之好,故不应有思慕女子之情也。必有秘而不宣之事令赤荻缄口。何故赤荻遇害?料是秋冈入江早有不睦,貌合神离,入江见赤荻贪得无厌,竟与秋冈互殴,觉时机已到,便杀赤荻而抛尸黑川后院。黑川见之大骇,以为乃秋冈所为,而秋冈则有不在场之人证......秋冈曾有争执,黑川又有虐打汤女之恶名,二人于是惟恐事发难以洗清,便将赤荻匆匆掩埋于此。
盐谷:虽尚无凭据,此解合辙也。


【惊弓】

数日后,盐谷获京都町方消息,
称一处居酒屋有酷似入江形貌之人。
盐谷即率多人前往,夜围酒家,破门而入,
不见其人,翻查其行李,竟获秋冈之牙雕孔雀。
此物工巧卓绝,极尽雍容,
孔雀冠上有彩翠之光环绕,仿若仙物,
捧而视之,底部有阴文“芳贺”二字。
俄而听得有人高喊:“屋上有人!”
急追时,其人舍命急遁,转瞬已不见踪影。
又有人报,近处渠中捞获村正刀一柄。

“务将此恶徒捉拿归案!”
又二日,官兵于城南将乔装之入江截住。
入江手持短刀,怒目圆睁,
佯疯傻笑,夺路而逃,
町奉行奉命放箭,入江乃万箭穿心而死。

盐谷闻之,喟然长叹曰:“此案水落石出,自此高枕无忧矣!”

(注意,此处并非整个故事的结局。《风能玫瑰》“十六传奇”的特点是每个故事总在最后发生逆转,欲知后事如何,请待下回分解。)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10-28 09:12 , Processed in 0.034397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