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8273|回复: 3
收起左侧

五月诗存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5-26 08:50: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还叫悟空 于 2015-5-29 11:15 编辑

《周日的早晨》
.
窗外,喜鹊叫过几声
就不再叫了
麻雀一直叫个不停
有一只
还飞到阳台上叫
不光叫
还拉屎
早晨的阳光
斜斜地照着
它的影子看起来
像只大鸟
一支烟没抽完
大鸟就飞走了
我也该去刷牙了
等会儿出门
有人
将会看到我一口白牙
.
《亲爱的大黄》
.
我们在喝酒,大黄趴在桌子底下
不时走出来看看
又趴回去
老狗,跟了我十多年了
还这么没出息
别着急嘛
我们喝完酒
就把剩菜给你
你别嫌弃
谁让你不是人呢
你要是人
我就喊你一起喝了
你要是能像我们一样坐下
我就喊你一起喝了
亲爱的大黄
今晚我们又在喝酒
可是桌子底下,已经没有你了
.
《一盘菜》

雨后第二天
竖在墙角的梯子
长出了七朵木耳
真的像耳朵一样
只是大小不一
仔细数了数
是十二朵
等那些小的长大
我就把它们
全都摘下来
炒一盘菜
留着它们也成
等它们干死了
再摘也不迟
还能炒一盘菜
.
《午睡》  
.  
她的一条腿,松松垮垮地  
搭在床沿  
针尖一样的雨  
模糊了玻璃窗  

小区外的儿童游艺场  
还在循环播放  
“啦啦啦——  
我是卖报的小行家”  

他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一边看电视  
一边剪指甲  
上面的半月痕,已没多少了  
.  
《做了个什么梦,我已不记得》  
.  
醒来半小时  
才听到  
布谷鸟的叫声  
接着是  
麻雀的叫声  
.  
下巴的胡子  
摸起来  
有点扎手  
天大亮后  
我就刮了它  
.  
窗台上摆着  
十几盆花  
有些叫不出名  
这无所谓  
反正都开放了  
.
《月亮不是兔子皮》
.
在一棵槐树的树干上
离地三尺
扒着一只白兔子
四个爪子
抠紧了树皮
它的耳朵
已经
开始融化
它的脸
已不知去向
乔小慧从树后
探出头
她说
她看到了初升的月亮
.
《为什么影子没有眼睛》
.
回家的路上,总觉得身后
跟着一个人
转过头
却只有影子
我看它
它却不看我
这可以理解
它没眼睛
不能强人所难
有一点
我不明白
为什么月亮
给我的头
脖子,躯干
手,腿,脚
长长的影子
却不肯给它们配一双眼睛
.
《雨师》
.
大片、大片的乌云
往西南方向去了
月亮还呆在原地
或明或暗
照着这片小区
我站在阳台上
一边抽烟
一边推算那些云
会停在哪里
刚才她打电话说
她在太白广场喝酒
嗯!嗯!
就让云停那儿吧
她在雨中
抱头逃跑的样子
一定又狼狈又好看
.
《他说:我相信!》
.
新挖的池塘
蓄满了雨水
过一段时间
有了几条鱼
游来游去
又过一段时间
有了几片荷叶
小小的
一天下午
她指给他看
明年会有
更多鱼
更多荷叶
还会有荷花
你相信吗
他说:我相信!
.
《那些还没有摘下墨镜的男女》
.
六点多了。太阳已经下山,光线还很明亮,但已不刺眼
有一些骑着自行车,电动车,三轮车的男女
还戴着墨镜
这让我想起
多年前的一个早晨
大雾弥漫
镜片上结满了小水珠,什么都看不清,我也没摘下眼镜
.
《夏日时光》
.
正午时分,一只公鸡,在墙院上走来走去
不时,振一振翅膀,伸一伸脖子.
它好像就要叫出来了
.
可它没有,继续振一振翅膀,伸一伸脖子
.
《回家的路上有那么招牌》
.
假一赔十
静明园
活羊
好再来
烧烤
烟酒店
沐足
难忘今宵
川味面
贷款
无痛流产
夹饼
春天眼镜
此后
五百米
再没招牌
只有
三五盏
路灯
时明
时暗
站街女一样
.
《在盥洗室》  
.  
水汽真大,四下里弥漫  
所有物件  
几乎都不见了  
还能看到我的手  
一遍遍擦拭镜子  
那张脸  
清晰了  
又模糊了  
还没来得及  
记住她的模样  
就不见了  
我怎么忘了  
关掉
那个莲蓬头  
我怎么  
就关不掉那个
喷射出热水的莲蓬头呢  
.
《它们有没有爱情》  
.  
我看到过一只甲虫,趴在另一只甲虫背上  
我看到过一条鱼,跟另一条鱼滚在一起  
我看到过一只兔子,骑在另一只兔子身上  
我看到过一只孔雀,强迫另一只孔雀  
看它绽开的扇子一样的尾羽——  
.  
我还看到过,一盏路灯吞没了满天的星星  
.  
《张雪江去见老道士》
.
张雪江去了海云观
李之平纠正
是碧海观
好吧!
张雪江去了碧海观
他要去见一个
老道士
这应该没错
整整七天
都呆在观里
李之平纠正
是来回七天
好吧!
整整六天
都呆在观里
还不让喝酒
真不知这有啥意思
李之平说
你管他呢
他回来
就能给咱们算命了
.
《虫虫飞》
.
月亮照进来的时候,慧春正关门离开
门廊下的阴影包裹着她
只一小会儿
.
屋里没人了。现在,蚊子可以随便飞
.
《雨夜的尾巴》
.
本来已经躺下,听到打雷,又坐了起来。
抽完两支烟,雨才下来。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很好听。
转过身,发现乔小慧醒了,
睁着两眼,一动不动,一声不吭。
.  
她经常这样,醒了后,睁着两眼,
一动不动,一声不吭。
跟她说话,她也不理。
其后,她会解释她在还魂,不要打扰她。  
.  
关掉台灯,重新躺下。
摸了摸她的胳膊,
有点凉,汗毛好像竖着呢。
又摸摸她的屁股,没啥异常。
我一直以为,她有一条不见不得人的尾巴。
.
《洋娃娃》
.
孩子们睡了,他们的洋娃娃还没睡
一个在客厅地板上坐着
睁着大眼睛
一个在楼梯上歪着
睁着大眼睛
一个在洗手间趴着
睁着大眼睛
一个骑在另一个身上
睁着大眼睛
一个在阳台上躺着
睁着大眼睛
.
外面,雷电交加——
那么多小娃娃在玻璃窗上摔破了头

《一条蛇》  
.  
一条蛇沿着铁轨  
向前  
爬行  
一列  
火车  
喷着火焰  
轰隆  
轰隆  
轰隆  
驶过  
它,爬得更快了  

发表于 2015-5-26 10:14:27 | 显示全部楼层
哎哟,悟空,水准下降,写这样多又有什么意思呢,
 楼主| 发表于 2015-5-26 10:56:55 | 显示全部楼层
南冠 发表于 2015-5-26 10:14
哎哟,悟空,水准下降,写这样多又有什么意思呢,

哈哈,写着就好,多练习
发表于 2015-5-26 11:38:16 | 显示全部楼层
“你管他呢
他回来
就能给咱们算命了”
有意思。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12-9 16:30 , Processed in 0.041412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