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9482|回复: 0
收起左侧

二万行巨诗《风能玫瑰》十六传奇之:《武芭蕉,雌村正》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5-21 19:06: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北京殷晓媛 于 2015-5-21 19:17 编辑

二万行巨诗《风能玫瑰》十六传奇之:《武芭蕉,雌村正》

文/殷晓媛


第一章

【电光朝露】

(缟色云莲涌动如潮,千重水雾蒸腾、分流、弥合。亘古昏黄之中,八方阒寂,似从永夜重生,惟三曲《八重衣》隐约可闻⑴。巨大沙画逐渐于云瓣中显现轮廓,其布局乃是江户时代之大坂⑵,其中图案与万丈烟云互为江河,上下相衔,浩荡对流。天守阁的所在的方位为一小片无纹理之橘色,似因此时已被雷击焚毁。)

(随云海光芒渐苏,大坂城之肌理已历历在目。市井之声宛如夏夜鸣虫,随玄思入耳。)

(风鸣沙动,天光澄澈,俯瞰之下清幽古城纤毫毕现。屋脊连绵、暖帘飘逸、河流、木桥、樽回船、街道中骑马戴斗笠、拉车、挑担之人聚散漂流,适才仿佛雾中群岛的影像此刻已分明了层次,各自被赋予了明暗与细节……)

(闹市区一绀屋⑷被围得水泄不通,贩夫走卒交头接耳,气息在人群之上不久已聚成热浪,一只冒失的红蛱蝶从中穿过,被微微灼伤。)

(不久,只听一声吆喝,町奉行所与力⑶盐谷及手下的两名同心古宫、姬田已闻讯赶来。)

盐谷:(示意人群散开)请各位速速回避,勿再喧嚷!

(自屋外抬头望,此绀屋为二层旧式木楼,左右两翼有屋二十余间,四周窗户俱紧闭。盐谷推开写有“渊田屋”的蓝布暖帘进入玄关。一女子正跪坐楼梯边掩面而泣,细看其头梳片桐髻,着黑底绘羽振袖,腰身婀娜,楚楚动人。盐谷不禁心思忖到:如此红颜华服,竟遇人间惨剧,堪叹世事无常也!)

盐谷:姑娘可是秋冈南吕小姐?
秋冈:(拭泪止泣)正是,与力大人。民女适才闻讯从自家赶来,听闻现场惨烈,心如刀绞,尚未近前相认。
盐谷:事已至此,请节哀。我们定会尽心缉拿凶手!

(此时南吕半颔螓首,微蹙蛾眉,盐谷一见,虽是悲戚之态,却难掩雪面丹唇,神采风流。)

南吕:谢大人,那民女就全仰仗大人了!
盐谷:(回头问古宫)受害人何在?
古宫:启禀大人,在楼上走廊。
盐谷:你俩且随我来!

(盐谷、二名同心及两位街坊同上楼。不久听得街坊低语道“正是秋冈”,楼下的秋山南吕便一声哀哭,昏厥过去。)



【绝命红型染】

正仓院纹样。法隆寺纹样。
丝绸宛若无骨之远山。
栗梅、雀茶、柿涉色……
光斑似鹿蹄踏屏而过,静卧片刻便覆满霜雪。
眉端、鼻梁、前胸......
枯槁之白涸于洼处,如雪猴掉臂而去。

溘然长逝者,耳畔暗夜之蕾灿然而绽,
状若梅枝,偃蹇惊心:
此乃一“秋”字,血卷风雷,猎猎如有声。
“此真极恶非道。”盐谷胸中郁结,惆然推窗。
正午之光霎时溃堤而入,一室猩红化为银色。
仿佛苇塘,乱絮委地,泥外生枝。

“凶犯以死者之血写其姓氏首字……
此种异状,史上未闻。”
“何其猖狂,此杀人炫技,笑我辈之无能也。”
新月如镰,坐狩苍生,明穿市井,暗怀匠心,
风雨何辜,默扫狼藉。酒旗独擎,青冥一空。

若有人语。
人之魂魄恍若光芒,夺后腰之隙而出。
此时湖有涟漪,塔影破碎,北天灼灼,似落残烬。



【狐仙怪谈】

杀生石⑸外姜黄天,飞樱漫将枯冢掩。虹如赤马饮落日,云似白狼逐飞檐。
街巷诡谈不胫走,只道妖狐祸尘凡。乘夜追息觅人踪,摄其月影助炼丹。
云霓帐中素手翻,风雷正盛玉藻前。金尾过处花作泥,玉面嗔时骨成烟。
毒浆岂止落飞雀,雪岭几曾栖谪仙?稻荷大社鸟居外,锦畦万顷望丰年。

埋名乔装遁其形,凛烈秋刀应寡欢。三都时染丹朱色,万户常抱风鹤眠。
可怜与力下町行,捕风捉影穷奇案。广戮必由怨仇重,不遇方知因缘浅。
北斗一星曰贪狼,赤光澹宕向平川。日行千里越关西,浮世金粉皆涂炭。
何知妖狐杀此人?骨酥肉温痕如丹。飞红乱雾不沾衣,三魂已似桐华散。

凡夫性命自轻取,花酒毒物若等闲。何以太刀舞长夜,金声频教四岛寒。
长船影秀⑹皆名器,葵纹⑺盛名青史间。村正⑻因其妖魅气,流黜民间行迹断。
苟存亦冒“正宗”⑼名,岂是国中寻常见?进退非恃忍术精,翻覆终因果报远。
怪力乱神岂足信,恶犯诡计何多端!他日缚得魑魅归,阶下万世无生天!



【冈目八目】

死者:秋冈 隆史
年龄:35岁
概况:浪人⑽,近期曾受雇于寺子屋⑾,后再度遭解雇,然并无落魄狼狈之态,整日花天酒地,放旷不羁。
亲属:父母已过世,有一妹秋冈南吕。
经过:秋冈隆史两日前出门,称收到渊田店主便条,之前订购的一匹布已完工,请其前往渊田屋取布。南吕见其一去不返,前往渊田屋找寻,见门扉虚掩便推门而入,一楼十余间屋均不见渊田踪影,亦不见众多染工。后见秋冈隆史俯卧二楼走廊,系一刀毙命,伤口自胸前至右背穿透肩衣,刀法娴熟。其死状奇异,银杏髻纹丝不乱,油光可鉴。
死因:凶器佚失,据伤口推测为失传多年之“妖刀”村正。
目击情况:渊田屋为独栋建筑,内部空间宽绰,两层共计二十余间屋,街坊并未注意到可疑之人出入,或听闻打斗之声。


注⑴:三曲是江户时代最具代表性的音乐种类之一,其意为三重奏。三曲所指,通常有地呗筝曲、三味线和尺八(或胡弓)的合奏,古代还有三味线、筝和草笛的合奏。
注⑵:明治三年(1870年)更名为“大阪”。
注⑶:日本中世以来,大名及上层武士属下的下级武士,战国时期与“家子”同义。江户时期正式成为幕政下的职务。以江户町奉行属下的该职较为有名,他们主要协助町奉行,执行江户城的行政、警备任务。其下属有“同心”。
注⑷:染坊。江户时代是日本“型染”的繁荣时期,主要使用蓝色植物染料“唐蓝”、红色植物染料红花、茜草,紫色植物染料紫苏、苏枋,黄色植物染料黄檗等。主要工艺为一块面料只制作一张花版,以面粉砂糖为浆糊,糯米与小纹糠加盐为防染糊,刷豆汁、染色、蒸制。主要自然图案包括松柏、菖蒲、枫树、樱花、梅花,吉祥图案有万宝图、八宝图、车纹、铃纹、扇纹、丝带纹等。在江户时代,被广泛用于武士,商人的日常衣着以及装饰布帘、寝具、包装布饰等。江户时代还有日本独创工艺“友禅染”,其最后一道工序是将五彩斑斓染色后的布料放入流水中自由漂动,常选在冰雪初融、河水清澈的时节进行。
注⑸:杀生石(せっしょうせき),日本民间传说中白面金毛九尾妖狐所变。她曾化身鸟羽天皇的宠姬玉藻前,后被阴阳师安倍泰成识破。逃到那须野之后继续作恶,被以三浦义明等所率领、安倍泰成为军师的讨伐军所杀,以巨大“杀生石”的形态保留在那须野,会喷出毒液攻击鸟类及昆虫,令动物无法近身。在室町时代被元现寺玄翁和尚所击碎,其碎片飞散到各地。
注⑹:
长船:太刀,又名名物大般若长光,名刀工长光的作品,在室町时代即价值六百贯。因为大般若经刚好六百卷,故取名大般若长光。本为室町末期将军足利义辉所有,后来经由三好长庆、织田信长之手而到了德川家康处。长筱合战后,家康将之赐予奥平信昌。刀铭为“长船”。
影秀:太刀,是伊达政宗爱刀。刀身红色,在阳光下影子非常修长,故名影秀。传说在朝鲜壬辰战争中伊达政宗用此刀将对方武将连同马鞍一刀砍下,因此也称其“斩鞍”。刀铭:影秀
注⑺:葵纹越前康继,胁差。江户时代著名刀工越前康继所作,作为御神刀供奉在尾张热田神宫。刀的两侧分别铸有梅纹和竹纹。而之所以名为葵纹越前康继,据说是受德川家康赐予德川家葵纹之名,因而改铭。成刀于庆长十一年左右。
注⑻:村正,最有名的日本刀之一。原是室町中期至天正年间约一百年间的伊势的刀工之名,到了江户时代,由于德川家康的祖父松平清康死于村正刀,父亲松平广忠以及德川家康自己也为村正刀所伤,所以,德川家康对村正极其痛恨,斥之为“不吉”的“邪剑”、“妖刀”、“作祟德川家的妖物”,下令废止。虽然势州村正的刀工仍然在制刀,但迫于幕府压力,无人敢公然携带,很多人将村正的名字改为正宗或者正宏,或者将村正的名字消去继续佩带使用,但是这在当时也是完全不被允许的。
注⑼:日本刀,相州名刀工正宗作于镰仓末期,正宗为正剑的代表,後来更成为权力授与的印信。大名将一国赐予重臣管理时,往往会赠予名刀作为象征品,因此当大名给予重臣正宗刀,往往代表授与一国国主之无上光荣。关之原大战後,石田三成被田中吉政所捕,面临死刑的命运,临死前缴回两把正宗刀,除了证明自己曾受太阁重用之外,也是对家康的无言抗议。关原合战后被敬献给德川家康,刀的全称为“名物观世正宗”。
注⑽:指江户时代失去俸禄、没有主家的武士。德川幕府时期由于旧丰臣系大名遭削藩、或大名无子嗣、违反幕府法令等情况而倒台,因而产生了大量浪人。
注⑾:寺子屋发源于室町时代后期(15世纪),是寺院开办的主要以庶民子弟为对象的初等教育机构,提供类似现代的小学教育,学童年龄大都是六至十多岁,以训练读、写及算盘为主,江户时期共有2万多所。当时,寺院已经开始实行一定的世俗教育,许多武士家庭和少数庶民家庭把子弟送到寺院。到了江户时代,武士子弟纷纷前往学者的私塾和幕府或藩设立的学校就学,只有庶民子弟仍在寺院学习。因当时的大寺院主要致力于培养僧侣,实施这种世俗教育的一般是一些小寺院。随着庶民教育要求的不断提高,就学儿童大量增加,小寺院已难以全部容纳。为此,一些破落武士、町人/浪人、神官、医生和有能力的庶民等开设了实施初等教育的民间教育机构,这些民间教育机构也被称为即寺子屋。



第二章

【食梦貘酣眠日】

玄黄光中,偶有青鱼出没。
云堆水上,舷边月明,水流蓝翠分明,似驶入叶脉间。
北斗含丹,风生青羽,江湖宛如一画。
盐谷仰头,见一白象宛如岫玉,背擎明月,足踏牡丹,
自幽光漩涡中迤逦而出。
顿时银鳞吹雪,众水奔腾,游龙隐显,闪电灼灼。

伸手捕水中墨丝,那丝却交缠化鱼,
一跃入空,似是锦鲤,落入浪中却幻化为美人,
顾盼生姿,笑靥如谜,
踩六寸木屐姗姗而来,
梳灯笼鬓立兵库⑴,龟甲笄随声轻摇,
步步生莲,犹似“花魁道中”,却竟有些面善。
“姑娘从何处来?”
欲相探问,女子却将玉指轻按其唇上,示意噤声。
当其绛唇含情,眼尾点朱,面如春雪,
盐谷竟呆立不能动弹。
她浅笑微俯,似要与他言语,
却骤然抽身而走。
欲要拽其锦袖,女子却化作三头金蟒奔入风中。

“姑娘留步!”指尖巨鳞如冰,一掠而过。

失散悲风。
惑于新梦。
葬于画境。



【悬河之辩】

(秋冈家客厅。盐谷召集八名知情人提供线索。)

渊田——“渊田屋”主人,39岁
黑川——钱汤⑵老板,43岁
莲池——药师,35岁
入江——歌舞伎女形⑶,26岁
青鹿——屋形船⑷船夫,22岁
今津——浮世绘原画师⑸,41岁
绫野——“船津宿”伙计,19岁
千贺——刀锻冶⑹,20岁


渊田:“敝店主营红型染,偶尔也有达官贵人订购各类高级货色。秋冈所订乃是各位所看到此匹上品友禅布料工艺极精,枫扇白鹤图案,加金泥刺绣,所耗费人工物力昂贵。此布料想必是作为年轻女子之服装。”
“由于部分工序差强人意,小人率众染工前往京都借某友人染坊一隅,废寝忘食多日方成,今日方回,并无差人送便条告知秋冈取布一事。”
“千贺乃刀匠世家嫡子,大阪名刀大多出其门下,与此案难脱干系。”

黑川:“秋冈是小人钱汤的常客,出手阔绰,喜欢与汤女⑺嬉戏作乐。有一次与一名汤女发生了些争执,一怒便拂袖而去。”
“秋冈阴狠贪婪,不务正业,树敌颇多。”
“小人以为无论如此不应与客人相龃龉,便辞退了汤女,但秋冈之后也再未来过。”

莲池:“秋冈肠胃有恙,常将在敝店所配药品随身携在印笼⑻中。”
“其与今津交往甚笃,皆是药铺常客,却未曾同来,今津数次所买既是药物,量多亦可做毒物,莫非企图对秋冈不利?”
“一月前秋冈来到敝店时,神色恍惚,臂上有刀痕。老板十分关切,他却讳莫如深。不知何人所为。”

入江:“秋冈祖上自南蛮⑼船队买下镶金牙雕孔雀一尊,据说乃一价值连城之绝品,后不慎被窃走,颓唐了数日。其遇害颇似谋财害命。”
“莲池名为药师,实乃药铺老板义子,极有实权,甚至娶有一妻一妾。极擅虚与委蛇。”
“秋冈曾受雇在大名⑽手下做事,也曾风光一时,并非市井狡赖之徒。其妹红颜祸水,自从他乡迁来同住,秋冈便日渐萎靡,不久竟被革职。”

青鹿:“小人受雇于富商滨松先生。老爷之船贵族富商云集,秋冈一介浪人而已,何以将其奉若贵宾,出入自由,小人实在不明。”
“大人们可记得三年前‘四月十日滨松案’?当日药师莲池也曾登船共往赏樱,见秋冈亦在船上饮酒,不知何故神色诡异,宴毕便匆匆辞别。后来滨松先生猝死,小人以为乃莲池下毒,企图陷害秋冈。”
“不过官爷们既然判定老爷是急病去世,小的也就安心下来,但滨松先生临终前让我提醒好友八野当心有性命之虞。”

今津:
“秋冈风流倜傥,曾在一幅未完成的美人图背部几笔勾出牡丹唐草⑾,小人很是叹服。”
“莲池乃老奸巨猾之人,既深谙药毒同源,又有何不可先以药物乱秋冈之神智,后乘其病弱加害之?”
“秋冈看似放荡不羁,不过因生活坎坷所致,实则重情重义、宅心仁厚。”

绫野:
“今津妖言惑众,伪称秋冈之友,以掩其杀人之实。久闻其奸商之名,料其屡自秋冈处骗取财物。”
“传言秋冈与女衒有往来,而黑川钱汤的汤女来历均不清白。”
“盛传入江与秋冈有分桃之情,小人以为并非空穴来风。”

千贺:“小人出身锻刀世家,耳濡目染,日久则耳目神通,见人行路之态、衣袂之形,闻人裾袴相拍,怀中有声,便可知所佩何刀。鹈首或冠落⑿,四胴或五胴⒀,分毫无差,如目亲睹。”  
“小人与莲池素无冤仇,但莲池祖上三代均为忍者,身手不凡。窃以为今津之言有理,秋冈应为其所害。”
“当世之人所佩配村正,刀铭均已篡改,此乃雕虫小技,眼明之人一见便知。近日有头戴网代笠之人,打刀铺门前经过,去了西面乱坟岗,据说其地常有鬼怪妖物出没,夜行人皆绕道而行,小人以为此事不同寻常。”


        以上八人各三句证言,其二为真,其一为伪。或乃刻意为之,或属以讹传讹。


【暴走之骑】
      
某日黄昏,与力盐谷骑巡至江畔桥头,见两名泼赖浪人,
正调戏一名身着浅茶小袖、梳岛田髻的姑娘,
便喝令制止。姑娘惊魂甫定,目含秋烟,惊如牝鹿。
命其抬头时,却是秋冈南吕。

“令兄方逝,知君心中哀苦,此时更宜慎之。
何以独行,险陷恶人之手?”
“谢盐谷大人相救之恩。家兄遇害,我一介伶仃女子,
心中悱恻难安,因独往四天王寺⒁为家兄祈冥福。
未想归途遇险,幸遇大人......”
“不必客气。家兄之案未破,我等亦坐卧不安。
逝者已去,在世者更应悟道此生宝贵。
整日苦思嗟叹无益,明日乃七月廿五天神祭⒂,
与我等同往河畔观赏‘船渡御’如何?”
南吕嫣然一笑,施礼道谢。

次日,人流如织,丝竹齐鸣,一行奢美赛船江口待命。
南吕果应约而来,着若草色云水纹小袖,
玉颜瓷肌,令人生怜。“观瞻者甚众,不如居高而眺。”
盐谷将其扶至鞍上,南吕亦兴致正盛,
只见浩荡太鼓阵由远及近,袭平安时代宫廷服饰,美不胜收。
舞狮者各展神通,花伞少女旖旎而行,
南吕不禁掩口而笑,似忘忧戚。

此时百舸齐发,声势如雷,盐谷与二位同心正屏息观战,
未料一声长嘶,马已扬蹄惊走,突入人群,
南吕紧攥辔头,手足无措,花颜失色。
盐谷冲破人海追将过去,只见南吕之裾与缰绳交缠,
若其跌落,必遭拖曳,不堪设想。
盐谷飞身跃上桥栏,自游行队列头顶踏过,
转瞬已与马比肩,
再一跃立在鼓轿顶上,凌空抽刀一劈,
那烈马已不见头颅,脖颈血喷如泉,往一旁缓缓倾去。
盐谷急揽南吕,往旁一跃,稳稳落地。

后,同心古宫谏言:“此女二日间两逢事端,
不祥之人也。斩马之事町奉行大人虽不咎,危矣。
大人若能远此女,必能富贵永年。”
“趋吉避凶者,卜者也;
知凶而赴者,方乃衙役之本。”



【白果歌】

白果萧萧,霜卧新茅,有男名羽深,魂归岭奥。
幽窗净壁,临风之巢。乌啼而不返,四野秋高。

白果幽幽,碎金横流。日月明湖间,雨霁云收。
颜容如生,刀痕无垢。宛然一仙迹,“唇”字独留。

白果煌煌,桦野无疆。生死但拈来,一缕乱香。
巨若修蛇⒃,死化巴陵。宿命之果耶,未知行方。

白果森森,天地无门。且捉得南风,共此残温。
生如麻黄,幸禀深根。待石出水落,昏晓渐分。



【离恨天】


狂魔再现,疑云重重,大坂内外人心大乱。
町奉行断二案系同犯所为。此人刀法炉火纯青,
非寻常忍者所能同日而语。

盐谷心怀深忧,辗转难寐,当夜暝暗无月,
雾霭郁郁,苔香浮动。至昏昏欲睡时,
忽见一白衣青年,头顶网代笠,身形峻峭,手执长刀,
自后窗竹影间一闪而过。“何人在此?”
盐谷怒喝,挺剑而起,急至院中,
却积雪莽莽,石灯独燃,乃陌生之境,并非自家竹园。
雪中有痕,仿佛硕枝所书,却不知为何字。

百里雪映如昼,盐谷执剑跋涉,
回头时自家小院已遁失莽野间。
雪原间似有一物,走近看时乃一古井,
探身而视,水竟不冻,灵光四溢,
正惊奇时,方觉井中一圈茶色,形如轮毂,
仿佛人之一瞳!

只刹那间,井栏积雪便急剧崩塌,
水面顷刻隐去,若目之阖。
盐谷大呼:“妖人,敢否现身?”
俄而,所立之地变为陡坡,冰雪岩石纷纷落坠,
似一巨兽苏醒,扬去腮边碎石。

盐谷尚未立稳,又被抛入半空,遂乘落地之时,
将手中之剑插入雪中,
只见一道猩红冲天而出,骨白夜空顷刻变色。

山岳喑鸣,溪泉倒流,盐谷在虎啸龙吟中,
失足坠向深渊。忽觉落入千层蛛网,
冰滑如丝,缠连有情,虽仰面向天跌下,
却知晓背后深渊已化为棉田。
和风习习,幻光涌入,朦胧中见一女子,
头戴练帽子⒄,身穿白无垢,伫立虹中。
娉婷风姿,宛如天人。

盐谷正欲走到近前,细睹芳容,
猛听得一声巨响,眼前万般冰雪洞天骤然化为烟水,
方知自己孑立江畔良久,
衣襟已为夜露所湿。



【移花咒】

歌舞伎町。盐谷等三人手持刀剑,破门而入。
“入江何在?”“就在楼上。”
三人谢过老板上楼,连推开三间均无人,
第四间时,见一女形正盛装华服,
款款运笔,从容描着“隈取”⒅。
盐谷踢门喊道:
“入江,尔等还不束手就擒!染坊之布乃为你订做,
有吴服师处尺寸为证。
此乃不可告人之事,他人焉能知晓?
莫不是你差人送信与秋冈,将其引至绀屋杀害?”
女形莞尔,并不应声。

秋冈又道:“又闻你与羽深不睦,曾因其与秋冈往来而与秋冈争吵。
你还有何话说?”女形依旧不语,
正欲站起,两名同心冲上前去,
将其双手反扭,以麻绳紧缚,自楼上押下,
老板见状惊问:“小岛竟也与凶案有关?”
“小岛?”众人卸去女形隈取,
果然并非入江。回想适才上楼时,两名女佣擦肩而过,
其一手弄长发,与另一人耳语,
未能见其形容。
“竟被这厮逃了!”

“小岛,你既被误认入江,为何不语?”
“入江前辈与我赌十两银,我扮作他会被识破。”

“若非心虚,因何逃走?”
盐谷遂上书求请通城搜捕入江。



【玄机使者】

盐谷及二位同心巡逻至一人形屋⒆,见一男子以重金酬店主藤浦,笑道:“如今人形竟如此昂贵?”
店主施礼道:“大人有所不知。光顾敝店之客,多是来向‘正违姬’问事的,而非买人偶者。”
“‘正违姬’者何人也?”
“乃是敝店镇店之宝,由小人曾祖父所造。此人偶通晓天机,求问者每日可问三个‘是否’问题,问毕叩首,若所述为实,则冷若冰霜,若所述有误,则面露微笑。”
姬田喜道:“近日疑案重重,乱无头绪,不如一试?”
盐谷不悦道:“缉兄乃我等职责,安能以旁门左道求之?”
姬田笑道:“大人不信怪力乱神之说,请容小人一试,某虽囊中羞涩,此举若能解大人之忧,足矣。”

规则:

姬田所问        “正违姬”所答
入江是否凶犯?        否
两案是否同犯所为?        是
八证人召集日凶手是否在场?        是



【墨色高唐】

梵音袅袅,暮色四合,居酒屋宾客已稀。
盐谷心中怛然,于红墙竹屏间独饮。
夜深时,醉眼惺忪,见店中灯笼似为秋风所动,
垂帘有声,红光满室。
只闻木屐之声渐近,有女子,妖娆极甚,
身着红底肩裾绘羽振袖,
掀帘而入。霎时满屋桂香盈满。
细看此女子,并非店主亲眷,亦不似舞子游女。
深更半夜独自来此,且并不见老板出来招呼,恐非凡人。

女子右手提烧陶茶壶,左手托青瓷杯,
姗姗近前,将酒杯置盐谷案上。
只见杯底横卧一纸马,
女子将沸水斟入时,此马忽一跃而起,
哀嘶不已,以后蹄猛踢酒杯四壁,似处无间地狱。

盐谷大惊道:“是何魔障?”
正欲起身,肩膀已被死死按住,盐谷猛抬头,
见此面若桃李之人,并非别人,正是秋冈南吕。
再一看桌上满杯鲜红,纸马已无踪影。
“尔要作甚?”盐谷本欲与之相搏,忆起前日之事,
乃疑今日亦身处梦境。

“不过一梦耳,尔能奈我何?”
“既知是梦,何不得偿所愿。”
女子轻挪柳腰在旁斜坐,凤颈如玉香肩半露,
为兰菊纹绸衣所衬,美艳不可方物。
乃叹道:“盐谷思君久矣。”
端详其杏眼樱唇,莹然有光,不禁揽入怀中,
良夜漫漫,若无穷尽。

次日盐谷近午方醒,乃在自宅卧室。
头痛身轻,仍有醉意。问家仆,乃知昨日黄昏为居酒屋伙计送回,
并未饮至深夜。回想昨夜之梦,
不禁怅然。



注(1):立兵库与龟甲笄为花魁(おいらん,江户时代的吉原游廓里,地位最高级的游女)特有装束,由16根龟甲梳子插在发髻上。整个头冠有4公斤左右,全身服装装束约13公斤左右,一只鞋子的重量2.5公斤。在江户时代,在京与大阪,最高级的花魁叫做“太夫”(たゆう)。
注(2):最早出现于平安时代末期的京都,是当时的寺院为方便僧侣们洗澡所设,也免费接待外来民众。江户时期,寺院主导的公益事业中断后出现了收费的公共浴池,也就是“钱汤”。古时的钱汤曾容许男女混浴,后来江户幕府下令禁止,但未能悉数封禁。入口从外观看带有蓝色暖帘,写有汉字“汤”或相应平假名ゆ。进入入口后即为鞋柜,并分别通向男女更衣室,多带有挂帘遮挡。进入浴室是一排淋浴区,洗净后方才入池。
注(3):歌舞町伎是日本典型的民族表演艺术,起源于17世纪江户初期,1600年发展为成熟的一个剧种,演员只有男性。近400年来与能乐、狂言一起保留至今。年轻貌美的男子扮演女人的角色,即“女形”,这种歌舞伎被称为“若众歌舞伎”。青年男子演员深受武士的喜爱,作风糜烂,经常和观众发生同性恋情,时有殉情、私奔等引起社会轰动的事件发生。幕府虽然采取多种措施加以改善,但难见效果,也就是现在日本歌舞伎的原型。
注(4):屋形船出现于江户时代。在江户后期的随笔集《甲子夜话》中记载,庆长年间(1596年—1615年),在评定所的命令下,吉原经常会派出游女前往伺候酒宴,途中必定会用船。遇到炎热的夏天,身体虚弱的游女往苦不堪言,因此就在船上铺设了屋顶,挂上竹帘,而这便是屋形船的开始。由于外观雅致,给人凉爽之感,其他人也对此效仿,纷纷造出了屋形船。随着时代变迁,屋形船发展为纳凉船流行起来。由于大名等显贵率领众多随从泛舟游玩,屋形船也逐渐变得更加华美。
注(5):浮世绘,也就是日本的风俗画,版画。它是日本江户时代(1603~1867年间,也叫德川幕府时代)兴起的一种独特的民族艺术,题材极其广泛,有社会时事、民间传说、历史掌故、戏曲场景和古典名著图绘,有些画家还专事描绘妇女生活,记录战争事件或抒写山川景物。浮世绘分为两种:木版画和肉笔画。明和2年(1765年)至文化3年(1806年)。铃木春信等人以多色印刷法发明了东锦絵,浮世绘文化正式迈入鼎盛期。开始采用能够承受多次印刷的高品质纸张,例如以楮为原料的越前奉书纸、伊予柾纸、西野内纸等。另外在产能及成本的考量下,原画师(版下絵师)、雕版师(雕师)、刷版师(刷师,或写做折师)的专业分工体制也在此时期确立。
注(6):在日本制刀人被称作“刀工”、“刀匠”、或“刀锻冶”。日本刀依据形状、尺寸分为太刀、打刀(刀)、胁差(胁指)、短刀等。广义上日本刀铸造流派还包括长卷、剃刀、剑、枪等。日本刀古刀期五大锻冶流派,影响深远,历史悠久,被称为“五力传”:山城伝、大和伝、相州伝、美浓伝、备前伝。本书中的村正、正宗都是五力传古刀期的著名刀匠。
注(7):桃山时代,“钱汤”开始出现有女性陪浴并提供性服务的“汤女”。由于丰臣治下日本社会恢复繁荣,国民的生活大为改善,当时有钱上“钱汤”找“汤女”寻欢的男人大为增加。
注(8):一种小型盒式漆器,江户时代成为武士系在腰上不离身的装饰品,代替没有口袋的日本传统和服的袋子。印笼一般分成几格,内盛药片,药粉。用途类似中国的鼻烟壶。因为外观装饰丰富,在日本莳绘外销各国时,印笼成为收藏者赏玩的器类。
注(9):南蛮贸易是安土桃山时代(西元十六世纪中期至十七世纪初期)日本与西班牙、葡萄牙等国商人之间实行的贸易。1624年西班牙商船被禁止来日,1639年葡萄牙船也被禁止。平户的贸易被禁止,锁国体制建立,南蛮贸易终结。
注(10):大名是日本古时封建制度对领主的称呼。在江户时代,知行一万石以上者便称为大名;当时全日本有超过200家大名,在江户幕府的统治体制下分为亲藩、谱代、外样三类。
注(11):唐草纹,中国传统图案之一,多取忍冬、荷花、兰花、牡丹等花草,经处理后作“S”形波状曲线排列,构成二方连续图案,花草造型多曲卷圆润。以卷草式样构成的唐草纹样在和服的面料中十分流行,它可分成葡萄唐草、菊唐草、牡丹唐草等,其纹样带有中国唐代风格。
注(12):鹈首造(うのくびつくり,Unokubitsukuri) 类似冠落造,不过切先保留原来的厚度。形似鹈细长的脖子、由此得名。冠落造(かんむりおとしづくり,Kanmuriotoshidukuri) 刀身上半段的镐地被削薄为菖蒲造的形态连切先亦被削薄。
注(13)将尸体叠在一起测试刀剑能够一次过砍断多少层。能砍断一层的称为“一胴”,两层的 称为“二胴”,如此类推。结果都不会超过“三胴”。不过,据记载曾经出现过“四胴”甚至“七胴”的宝刀。经过试刀的日本刀通常会在刀茎上铭记如“某年某月于某处切断何物或断几胴”等内容,此举类似一种品质保证。
注(14):四天王寺是593年由圣德太子所建立,也是日本最古老的官家寺院,是日本飞鸟时代的代表性寺院建筑。以后将中门、五重塔、金堂、讲堂等呈一条直线排列、外部则由回廊环绕的建筑模式称为“四天王寺式”,其模式来源应为中国和朝鲜半岛。虽然殿堂、宝塔、寺院多次遭遇战炎和天灾和毁坏,但每次都得以重建,所以至今仍保持着最初建造时的飞鸟时代的雄姿。寺宝颇多,其中,纸本着色扇面法华经册子及丙子椒林剑、七星剑(二剑相传为圣德太子所佩带之剑)等,均已列为日本国宝。
注(15):壮观的“天神祭”是大阪夏季里最有名的祭典,祭祀天满天神、学问之神菅原道真(Sugaware Michizane 845~903)。在江户时代,大阪被视为日本的集货市场,该祭典成为水都夏季里的一大活动,一直延续至今。一年一度的天神祭在天满宫开始,包括宫前的鉾流神事、催太鼓、狮子舞、陆渡御、船渡御等环节。
注(16):修蛇是古代汉族神话传说中的巨蛇,也叫做巴蛇,出自《山海经》,头蓝身黑。修蛇居住在洞庭湖一带,吞吃过往的动物,据说它曾经生吞了一头大象,过了3年才把骨架吐出来。由于修蛇也袭击人类,所以黄帝派遣后羿前往斩杀,后羿首先用箭射中了修蛇,然后一直追赶它到遥远的西方、将其斩为两段。修蛇的尸体变成了一座山丘,现称为巴陵。
注(17):白无垢(しろむく)是和服的一种,日本婚礼上新娘穿的礼服。全身所有衣服配件都是白色,象征新娘的纯洁,通常怀里会藏一把小刀。日本传统婚礼中有“神前式”,着纯白和服的新娘和着家纹和服的新郎在神灵前许下誓言结为夫妻。此外,搭配白无垢的“练帽子”,以前是防尘、防寒的装束之一。
注(18):歌舞伎隈取,即歌舞伎之脸谱。隈为曲洼,指歌舞伎妆容根据面部的凹凸关系,以明暗关系对比的绘画原理创造出来。歌舞伎隈取以人物性格区分,色分三系。
赤色,英雄人物勇敢、正义、热情
蓝色,阴险、奸诈、残暴、凶恶
茶色,鬼怪
其画法,大抵是在白底或红底的脸上,用笔沾颜料,从额头往下刷出对称线条,演员再以手指将线条晕开,从额头往下间以红色、橘色或金色。
注(19):日文中的意思就是人偶,更偏向于指日本传统的民间美术,类似中国的绢人,大约起源于日本的江户时代,以其精巧的造型、华丽的服装和多样的发饰赢得人们的赞赏,成为日本人民喜爱的一种室内装饰品。



第三章


【枫林杀机】

“当日仓促,竟不曾问过八名证人相互关系。
想来应有错综复杂关系,将择日重新召集,
细问入江底细。”盐谷正与两位同心商议,
忽有另一同心来禀道:“大人,又有人遇害。”
“死者何人?”“遇害者便是今津勳海,前日大人所召见画师。”
“竟是此人?我等疏忽,值入江出逃,
便应有所警觉,保护几位证人。”
“大人,”姬田疑惑道,“若如‘正违姬’之言,入江并非凶犯。”
“荒唐!人形屋不过以玩物装神弄鬼而已,岂足信之!”

四人赶赴河畔,见今津画师侧躺红叶间,
颜容栩栩,并无怖惧。其背部向四周喷出几丈血迹,
溅落红黄落叶之上,仿佛孔雀开屏。
空地有以鲜血所写“物”字。
“依旧一刀致命,毫不拖沓。”
古宫见死者身下露出纸张一角,上前抽出,见是越前纸浮世绘,
松尾芭蕉小像,旁有今津落款。
“这又是何意?”四人不禁困惑。

“黑云如旌,电光始蕴,恐怕天色将变。”
尚未来得及离开,忽飞沙走石,枯叶狂舞,顷刻大雨如注。
“此处偏僻,离大阪府尚远,不如寻一处地方避雨。”
“河岸不远便是‘船津宿’,兴许可借一隅歇脚。”


受害者名册
姓名        职业        受害地点        凶手所留字谜
秋冈 隆史
AKIOKA TAKASHI        浪人        渊田屋(染坊)        “秋”
羽深 证
HANEBUKA AKASHI        隐士        自家茅屋        “唇”
今津 勳海
IMAZU ISAMI        浮世绘原画师        河畔枫林        “物”



【会者定离】

绫野见盐谷一行来访,便美酒佳肴殷勤招待,
酒过三旬,谈及三桩无头案,
绫野便借醉意道:“有一事不知当讲不当讲。”
盐谷道:“但说无妨。”
“原本死者为大,不应多言,但小人想此事或许大人不知......
羽深所谓‘归隐’已有年余,而其饮食衣装,
莫不华奢。何也?缘其入女衒⑴之行久矣,鬻女千人,得金百两。
归隐者,恐人寻仇也。”
“当日见其面有戾气,眉间乌黑,果然非良。”

正待商议对策,忽听有人急急叩门,开门见一人,
头顶菅笠⑵,身披合羽⑶,脚踩草鞋,浑身泥污,极其狼狈。
此人行大礼,口中喊道:“大人救命!”

盐谷道:“本官在此,不必惊慌,究竟何事,请慢慢道来。”
来人道:“小人八野,乃商人滨松至交。秋冈与女衒羽深勾结,
多有不可告人之事,故其虽为浪人,
却锦衣纨袴,挥金如土。滨松知其底细,小人以为必是为其灭口。
滨松临终差船夫青鹿嘱咐于我,
当心有性命之虞。
一日于歌舞町巧遇秋冈,正与一歌舞伎同行,
小人上前质问,秋冈恼羞成怒,欲砍杀小人,
争执中小的夺刀将其臂砍伤。
前日闻听秋冈死讯,本当安心。
然羽深亦遭不测,亦是同一手法,可见有人欲将二人除之而后快。
小人所知甚多,深恐遭到牵连,
见满城张贴入江缉拿令,
此人便是当日与之同行之人!
小的恐性命不保,特来恳求大人庇护!”

“不妨入席共饮。尔等不必担心,既并无瓜葛,
何以受到牵连?除非八野你有事相瞒。”
“小人不敢。羽深所贩之女,各色皆有,
秋冈将其中上等货色重金买下,加以调教,
卖为艺妓。秋冈曾领三名绝色女子前来滨松家欲贩之,
滨松厉言拒之,此人便悻悻而去。
其中一女,后卖入莲池家为妾。”

“今津又有何来头?”
八野回道:“小人未曾与此人谋面。但知其声名狼藉。”
绫野回道:“只知此人城府颇深。其妾貌美,
无人知其出自何家。莲池亦善妒,
不喜外人打听。”



【悖论】

(次日,姬田再度前往人形屋。)

姬田:老板,我有事求问。只需今日三问,此案必能水落石出。
老板:(长叹)可惜迟了一步,世上已无正违姬。
姬田:(一惊)此话怎讲?
老板:今日有一神秘人前来,只一问,正违姬便轰然而殁。
姬田:是何问题?
老板:似乎是“正违姬大人是否将微笑?”
姬田:真乃奇问也。若此句为实,则正违姬不微笑以示,如此便违背了此言,于是所述便为误了;若正违姬微笑,则代表所述为误,但此时正违姬所为已令句子属实了。
老板:的确如此,此问一出,俄顷正违姬便发出怪音,焚烧起来,在下急忙取水灭火,一转身,神秘人已不见踪影,而正违姬已化为一堆焦炭了。
姬田:此人形貌如何?
老板:头戴网代笠,垂有黑布遮面,未曾看清。



【颠沛辞】

画壁绢薄透秋凉,十里长风枯叶扬。霜山半紫断清流,满月一碧聚群狼。
旧土长蒿乌正啼,小院孤灯酒将酿。半城尽闻尺八⑷声,悄戚洄泝似流光。
南吕危坐试秋音,弦匏呜咽天苍黄。忽闻邻室障子动,仿佛寒雀入门堂。
起身敛泪缓推门,一人匿身在回廊。衣蒙尘垢目如炭,乱发已同袖口长。
“入室谋粮为果腹,恳请姑娘莫声张。”南吕持杖柳眉竖:“杀人贼子何轻狂!
汝本儿郎名入江,多年沦落烟花巷。素知吾兄龙阳好,推杯换盏狎昵相。
如今反目忘旧恩,蓄谋杀害在染坊。汝当栖身灰泥间,风雨流离死他乡!”
“须知真犯非入江,此人武艺何高强。敏疾绝非池中物,黠慧更居忍者上。
施金傅粉风尘人,手难缚鸡焉能当。何况令兄性慷慨,锦衣玉食吾侪享。
因何自将财路绝,务请信之莫彷徨。”“身无负罪何遁逃?”“百口莫辩走为上。”
起身沉吟眄视之,默将其言细思量。入江跪地涕泪横,数日红颜已沧桑。
南吕院中采蔬果,少顷炉边米粟香。赐坐频将肴酒添,更赠衣物与钱粮。
“且远大坂是非地”,嘱向京都将身藏。入江谢罢大恩去,云里山川空消长。




注(1):将妇女介绍给声色场所的人贩子。江户时代人口买卖的情况十分盛行,一些家庭由于交不起年贡,便拿子女当作抵押。  
注(2)(3):菅笠与合羽是江户时代雨具,菅笠是菅草编织的斗笠,合羽即雨衣。常与手甲、脚绊、草鞋搭配。
注(4):尺八是日本竖笛的代表,来自中国隋唐时期,源于竖篴,因长一尺八寸而得名,也有“竖篴”、“箫管”和“南音洞箫”之称。据《新唐书•吕才传》记载,尺八一套共计12支,而在日本的正仓院确实也保存着由中国传入的八支长短形制不一的古代尺八。这种早期的古代尺八,都是六孔,且有石雕、玉雕、象牙雕等不同的材质和华丽的装饰,与日本后来中世的五孔尺八有很大差别。到了德川幕府时期,尺八就逐渐发展为现在的形式。


(待续)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10-25 09:14 , Processed in 0.046336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