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9442|回复: 1
收起左侧

2015年5月3日,90后诗人王尧在人大宿舍楼顶跳楼自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5-11 08:24: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路过1 于 2015-5-11 09:25 编辑

【王尧之死】5月3日下午,90后诗人王尧在人大宿舍楼顶纵身一跃,结束了自己仅仅21岁的生命。在持续发酵的阵阵惋惜声中,“为何诗人纷纷自杀?”也成为了随之而来的一个尖锐问题。凤凰文化http://t.cn/RAg24yC
  90后诗人王尧自杀身亡 系中国人民大学大二学生   http://t.cn/RAdr5P3




90后诗人王尧自杀身亡 系中国人民大学大二学生
2015年05月07日15:41  新浪读书  微博 我有话说(3,580人参与)


  5月3日15时,90后诗人王尧在中国人民大学跳楼自杀离世,生前为该校环境学院大二在读学生,课余时间写诗。



    王尧:男,1994年10月20日出生于山东临沂。



  他说:“三点是一个隐喻的时刻。三点不到,一切尚早。”

  他说:“二十年不长,回来——路太短。”

  他说:“每天不停的接受观念的暴力和语言的暴力,社会从来不是温和的。”

  他说:“我不再相信那些所谓人类的救赎。”


  【学友寄语】


  王尧——在海子与戈麦之后

  他仍在这里,在海子与戈麦之后。我斗胆请用“王尧——在海子与戈麦之后”,我并不是制造噱头,他配得上这样的词语。他用自己生命诠释的这些诗歌让我哭了好久,相信一定也能触动你的灵魂。中国许久不曾有过这样的少年了……

  现在苦于没能搜集到更多的他的作品,我今天刚征求了他母亲的同意,允许将这些作品发表,等以后我会各方搜集的,希望能找到更多的遗作,做成专题或者印刷成诗集。我用人格向他的母亲担保了,会保护这些作品的版权,具体怎么做,要注意些什么我却不知道,老沈啊,我只能请你帮助了。

  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   
    程方圆   2015-5-5


  90后诗人王尧部分诗作


  《白色挂满钟表》


  白色挂满钟表

  花开了

  一朵接一朵

  花瓣里

  白色的浪如鬈发

  悄悄生长

  默默地滴答中

  指针在纷纷飘落


  《瓶子》

  黄昏的秋天结满瓶子

  在金色的空白里

  我摘一只透明的

  河水在流

  湖泊在流

  大海也在流

  苦而咸的像瓶子

  透明呼唤我

  我有泥土,有铁块

  有脏旧的柏油路

  还有野草似的肺病

  花插进瓶子

  自有它灿烂的

  像精子放在子宫

  秋天时刻都是

  我出生的那晚

  不知道秋天有瓶子

  也不知道黄昏

  但金色让我一直哭泣

  一个姑娘走过

  黑夜里我们都是盲人

  笑声是一声扑通

  瓶子内是一片空寂


  《致F》

  我是仅有的

  我们的衣服旧了

  鬈发顺从了

  胡子长了

  你奔跑后累得要死

  下雨天雨会想起

  上一次的毁灭

  手伸进沉默

  不撑伞偶尔美丽

  太阳下我们没有影子

  只有你披着脊背

  梦在风里跌倒

  沥青会疯长

  这儿是仅有的

  我的,也是你的

  不及的地方


  《手上的傍晚》

  我想

  苍蝇要开始飞舞了

  黑色线头

  绿钟摆

  在发间脱落的虚空

  空酒瓶

  《安魂曲》

  呼吸的薄冰

  在手上皴裂的时候

  玻璃的厚墙

  冰

  蚂蚁用触角说着话

  揭开

  一层黑夜

  还有另一层

  听到花瓣破碎

  黑色的枝桠开始蔓延

  蓝色的烟

  脐带绕成表盘

  指针坠入大海

  下一秒倒退着死亡

  葬礼会开始吗?

  当钟声连串如雨

  从天空飘落

  风中猩红的舌头


  《黑暗就这样訇然落至头顶》

  ——部份文字的回溯

  1.

  我写,而后删,而后撕,而后成碎片而后撒进纸篓,

  而后笑笑——就好像自己曾写过什么一样。


  2015.04.24 21:57


  2.

  凌迟是一树梨花

  花就落在手里


  2015.01.25 19:47


  3.

  失眠是夜中独行的船

  它清晨靠岸


  2015.01.02 11:17


  4.

  零点

  红色从门缝漫进屋子

  老鼠清脆地嚼着玻璃……


  2014.12.03 00:09


  5.

  冷像雨珠坠落,

  冷像大海涨潮;

  冷是冬天的一切——

  他冷得遥不可及。


  2014.11.14 16:42


  6.

  趴在桌上

  记忆浮现如空中散落的纸牌


  2014.10.27 17:01


  7.

  睡觉时一只手放在外边

  于是梦就成了冬天


  2014.10.26 10:08


  8.

  每一个从我门前经过的人都挂着钥匙

  金属的碎声仿佛是迎向我的锁链


  2014.10.25 11:17


  9.

  公园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日,零点。

  骨头蓝色?灰色天,霾戴着口罩。

  二十年不长,回来——路太短。


  2014.10.20 00:33


  10.

  夕阳遮蔽着火

  钟声就响起来


  2014.10.10 17:55



  11.


  天冷。冷得教人想一头扎进雪地。

  雾大。没有雨也没有更圆的月亮。


  2014.10.09 14:00


  12.


  11点,大灯熄灭——台灯。

  黑暗就这样訇然落至头顶。


  2014.09.23 23:12


  13.


  噩梦吐着噩梦

  军训是,生活是,你也曾是

  我知道清早醒来应该哭掉

  在金色的阳光下想像幸福

  ………………


  2014.09.05 22:46


  14.

  二度回京后的第一场秋雨

  北方的燕山氤氲成一片青色

  我记不起雨的其它

  一如我试图忘掉酸痛的呼号

  忘掉泛滥的失眠


  2014.08.28 19:29


  15.


  三点是一个隐喻的时刻。

  三点不到,一切尚早。


  2014.03.27


王尧:男,1994年10月20日出生于山东临沂。

王尧:男,1994年10月20日出生于山东临沂。


 楼主| 发表于 2015-5-11 09:48:31 | 显示全部楼层
【组稿者语】

不能活在一个被污染的人世里
——致王尧

来稿是死者生前的学友,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程方圆,代为整理发出的,经由我的诗友沈舜欣转到我微信。按程方圆的意愿,要我推荐到《作家网》,并尽可能在2015年5月6日下午3点其出殡前发表,以便让更多的人学友们,能够在为其送行的最为悲伤的时刻,读到死者的遗作。

我想,这也是死者的遗愿。何况,这些诗,不亚于一个成名诗人的作品。

我不认识这位已故诗人王尧。读了这些诗,让我感想颇多。指针在纷纷飘落;还有野草似的肺病;金色让我一直哭泣;只有你披着脊背;沥青会疯长;苍蝇要开始飞舞了;葬礼会开始吗;凌迟是一树梨花,花就落在手里;二十年不长,回来——路太短……这些字眼,像是生命里的一些特定的不为人知的符号一样,有着某种预示。这种预示,可能只有在生命完结时,才能显现出其文字的隐喻。在此,我更认同这是一种遗言。是王尧自身对这个社会、这个世界的一种自我认知。

我也是将诗歌当作遗言来写作的一个凡人。之所以是为凡人,因为有着各种的纷杂与无力。我能努力地还活着,因为我的生存已经不仅仅是我个人。而王尧如此年轻,年轻得让我嫉妒,而且又是中国堂堂大学府的学生。这样的花样年华,自我选择了死亡,我不支持。但我承认,这是他自身的一个权力。假若我们还是用道德与伦理对他的死亡做理性的认识与批判,那么,我们是真的没有人性了。死因尚未公布,或许会像海子,或许会像谁。而无论像谁,死因的追问是必须的,这有助于我们了解周围,以及了解自身。

通过对王尧这些诗歌的一些了解,我发现了“太阳下我们没有影子”这一句,出现在《致F》一诗中。由此我对其死因作了这样的判断:用尽吃奶的力气取得高考,选择了宿命中的专业,身体发育正常,顺利抵达青春期,一场生命的爱恋正在开始,像花。但生活的体验导致了他思想的认知能力与角度在发生改变。我们可以想象那些众所周知的校园生活,但不仅如些,诗中的一些细节让我看到了作者有着与众不同的生命感悟与体验——不能活在一个被污染的人世里!

在他的日记式语言中这样写道“老鼠清脆地嚼着玻璃”、“没有雨也没有更圆的月亮”、“骨头蓝色?灰色天,霾戴着口罩”;他这样写道“沥青会疯长”、“有脏旧的柏油路/还有野草似的肺病”。这些文字有着较为明显的喻示,那就是对所生活的环境有着刻骨铭心的无能为力,特别是人文环境,因为他是高等学府的学生,因当有着更为强烈的抵制与选择意识。那么他在选择什么,抵制什么?又为什么无能为力?这有待于更多的事后关注与发现。

我个人仅对所见诗稿进行一番片断式的审视,以此文作为引,以期引起更多的人,对诗歌、对诗人,以至对当下的人文社会现象进行自我审视。

并愿诗人王尧,一路走好!


福建省漳州市诗歌协会
《0596》诗刊副主编
林仕荣
2015-5-5于漳州澳角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12-8 11:44 , Processed in 0.034056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