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楼主: 星子安娜
收起左侧

欢迎大家翻译讨论,并请在引用时注意copyright及原诗作者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5-5-13 06:41:5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星子安娜 于 2015-5-15 04:20 编辑

我粗粗试了下。。。

Ready by Patrick Connors.

A poem is the sunrise after darkest night;
an unexpected answer to much fervent prayer.

It is grace extended from a neglected muse,
only asking to be shared and seen, heard and felt.

A poem is inspiration
quickly recorded before lost,

cut down, built up, cut down again,
until it’s ready to be read.

完备

一首诗是黑夜过后的日出;
热切的祈祷后意想不到的答音。

这是由被忽视的缪斯呈献的恩典,
只求分享和看到,听到和领会。

一首诗是灵感
在丢失前快速的记录,

删节,组合,再删节,
直到它完备可以阅读。
 楼主| 发表于 2015-5-13 06:50:4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星子安娜 于 2015-5-13 06:51 编辑
阿九 发表于 2015-5-12 12:38
北极光(外一首)

约翰·奥顿 / 阿九 译


谢谢阿九。。。

,登高
远思,看松树
如何将小山幻化为
天空

翻译得妙。

signifiers 翻译成能指,不太通俗?


另外请教一下, There Is a Stir, Always 如何翻译为好?

 楼主| 发表于 2015-5-13 06:58: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星子安娜 于 2015-5-13 08:38 编辑

GuanYin Lamp by Lateri Lanthier

Guanyin lamp left burning in a closed storefront.
Light without mercy on your small right-hand finger,
On your head and broken finger.

Here’s the boy, the girl, faces stroked by your robe.
You’re a hollow never filled
And your face is serene.

The “Cries of the World” unheard behind plate glass.
Dust-streaked kitsch, you dream of sound.
I dream of our rescue.

All that’s empty was once filled past the brim.
The fountains unstoppable–
Air, blood, song.

If I could rub your cheek, place a finger on your brow,
Find scrolled below the lotus the poems of — or —,
Not a worker’s lament.

One of the numbered innumerable, faces lowered.
Compassion cast in clay.
The moon in tears.
Blanched pomegranate at your feet. Fish mid-leap.
Shipped by freighter, globe-poised Guanyin, unhearing…
Unbury me.

Walk me through the flames. We’ll emerge soft and fearless
With a thousand arms each
And a mouth for every wound.

We’ll perch on chemical clouds, rolling dragon dust.
Pain glazed from our lips.
The planet run to extremes.

An engine misfires. I rest my forehead on glass.
Moth-hearted, lost in adulthood,
Thirsty for light.

All the cries of the world! Something to sell, swallow, sorrow.
Your uncontrolled kindness
Rains on the void.

观音灯 --
by Lateri Lanthier
Translated by Anna Yin

在一个打烊的店面观音灯燃烧着。
你小小的右手指,头顶和碎裂的指头上,
光亮不带怜悯,

这儿围着男孩,女孩,脸孔被你的长袍抚摸。
你是空心永远充不满
你的脸一片安详。

“世上的呼喊”在平板玻璃后充耳不闻。
防尘条纹的媚俗,你想往声音。
我梦想我们的得救。

曾经被充满着溢过边缘的一切现在空空。
不断注满的喷泉-
空气,血液,歌声。

如果我能擦拭你的脸颊,安放手指在你的额前,
寻找涡卷在荷花下面的诗 – 或-
不是一个工匠的哀叹。

无数面孔朝下的其中一个。
恻隐之心用粘土铸成。
月亮在流泪。
你的脚下石榴失色。鱼飞跃着。
被货轮运送,全程-优雅的观音,充耳不闻。。。
发掘我。

伴我走过火焰。我们会呈现轻柔无畏
带着一千支臂膀
一张嘴平服各处创伤。

我们将栖息在冶炼云上,滚动着龙尘。
疼痛彩釉我们的嘴唇。
这行星走到了尽头。

发动机失火。我将前额贴在玻璃上休憩。
心像飞蛾,在成年后迷失,
饥渴于光。

世上所有的呼喊!物品来出售,吞咽,哀泣。
你失控的善良
雨落在虚空上。
发表于 2015-5-13 12:12: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阿九 于 2015-5-13 12:14 编辑

星子,海舟:谢谢评论!我100%同意你们对signifier的看法。

Signifier本身就不是英语常用词,一般的中型词典都未必会收。Signifier译成“能指”也许“学术”了一点,但我挑了Oughton的两首诗,就是因为瞄见了这个词。这就像我喜欢另几个加拿大诗人Ross Leckie、Gary Geddes一样,跟他们时常蹦出几个”学术“词汇有关。我记得2006年或更早《北美枫》有一个集中翻译行动。我翻了Leckie写的一首诗里有个词叫reciprocity,我就径直译成”互惠“,因为我知道他在”卖弄“康德哲学的概念,虽然在文本里”互惠的沙沙声“听起来怪怪的,我也不愿意成”此起彼伏的/共鸣的沙沙声“。当然,这是个人的癖好,未必有道理。

话说回来,能指这个词在我读书的那时候(80年代)很常见(现在反而没那时候常用了)。那时候正是结构主义在中国的译介和流行期,尤其在高校,大学生不读索绪尔的《历史语言学导论》简直就不好意思跟人谈文学。”能指“就是这本书的核心概念,其英语译词正是signifier。其实它的基本意义就是“符号、意符、表征词”。但英语里表示同样意义的更常用的词有好几个,比如sign, symbol, mark,那么作者为什么偏要用signifier这样文绉绉的词呢?

无独有偶,“北极光”你说Northern Lights甚至一个单字aurora就可以了(只要说的人知道自己在北半球还是南半球),但作者为什么偏要在标题上写拉丁学名aurora borealis呢?我据此认为,作者也许跟我一样,本来就想“学术”一点的癖好。

还有第三,假如他第二首诗所题的Yuan Mei确实是清代诗人袁枚的话,我想说,加拿大知道袁枚的人能有几个?这也是我挑了这个作者的第二个原因。我想说,不是我把他译得很“学术”,而是他本来就是很“学术”而冷僻的。

发表于 2015-5-13 13:22: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阿九 发表于 2015-5-13 12:12
星子,海舟:谢谢评论!我100%同意你们对signifier的看法。

Signifier本身就不是英语常用词,一般的中型词 ...

阿九说得对,他题目都用了拉丁文。谢谢详解,受教。  顺祝好!
 楼主| 发表于 2015-5-13 20:06: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阿九 发表于 2015-5-13 12:12
星子,海舟:谢谢评论!我100%同意你们对signifier的看法。

Signifier本身就不是英语常用词,一般的中型词 ...

Thanks for explanation.  Great.  I will talk with John.

Hope you can join us, Ajiu.

Wonderful to see you last time.

Anna
发表于 2015-5-14 21:21:23 | 显示全部楼层
星子安娜 发表于 2015-5-13 06:41
我粗粗试了下。。。

Ready by Patrick Connors.

extended from 不是“扩展开”的意思,而是present,offer, provide的意思,如,extend our invitation, gratitude, condolences etc.
发表于 2015-5-14 22:06:17 | 显示全部楼层
翻译了三首,最喜欢的就是这首有关死亡的诗。


To the Animal He Met in the Dark
        Catherine Graham

I’ve often thought about you.

How you came in the night, in the middle of the night,
to stand on the road for some goddamn reason.

How in the blinding light you stood as still as branches,
like anything trapped.

Nothing to see in the darkened windshield—
just the last expression on my drunk father’s face,

and you, white-tailed beast, reflected, just like that,
on your way through your own nocturnal route.

   致他在黑暗中遇到的动物
       [加]凯瑟琳•格雷汉姆

我时常想到你。

你怎会在夜中来,在夜半时分,
站到路上,鬼神不知的原因。

怎会在刺眼的光中站立,如树枝一动不动,
就像任何被困的东西。

在暗黑的挡风玻璃内什么也看不到——
只有我喝醉的父亲脸上的最终表情,

以及你,白尾的野兽,在你穿过
你夜游之路的途中,就那样反映出来。

     选自《她的红发随昆虫翅膀飘起》
发表于 2015-5-14 22:07:0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一首也蛮喜欢的。


    There Is a Stir, Always
           Catherine Graham

If I hold onto this body the snow will grow inside me
and the winter of my cells will flake
into tiny crystals like six-figured Gods,
each arrow tip attempting to make the point of something
as tears flow.

There is a stir, always.

I rise to the cold
to take my place among the fragile stars,
and sleep.

  有一种荡漾,总会在

若我守住这身体,雪便会在我体内生发,
我的细胞之冬将会结成
细小的水晶片,好似六像一体的神,
每只箭锋都会在泪水流淌时
试图突出什么。

有一种荡漾,总会在。

我迎着寒冷,起身
到脆弱的群星中占取我的位置,
然后,睡去。
    选自《她的红发随昆虫翅膀飘起》
发表于 2015-5-14 22:10:1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一首呢,一般般,翻译也只算是游戏吧


mosquitoes
   Kate Marshall Flaherty

are so fine
and light--
legs like hairs,
needle-nose a thin pin

wings you can’t even see
(although you know they fly)

could be
Pandora’s furies
let out of their silver box

minute sound waves
humming in the dark

food for bats and birds
(even their names sound like tapas)

how your cousins delighted
when m-bugs sparked
in the neon zappers
(and so did you)

i guess kids like us
loved the sound
of revenge
for a red lump
after the sting

 蚊子
    凯特•马歇尔•弗拉厄迪

这么精致
轻——
腿如发丝
尖鼻细若别针

翅膀甚至难以看见
(尽管你知道它们能飞)

可能是
潘多拉的愤怒
从它们的银盒中逃逸

细微的声波
在黑暗中嗡鸣

蝙蝠与鸟的食物
(一听名字就像点心)

你的老表们该有多开心
当蠓虫成火花
在氖光灭虫器中一闪
(你也会如此)

我相信我们这些孩子
特喜欢
那声脆响
叮咬的红包
得以雪恨
发表于 2015-5-14 22:36: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阿九 发表于 2015-5-12 12:38
北极光(外一首)

约翰·奥顿 / 阿九 译

阿九兄,有一点不同意见。我也翻译一下。

 For Yuan Mei
    John Oughton

Almost another
birthday. I drink
coffee and reflect
on the hill, how
the pines transmute
it to sky
and clouds with
their small, high
heads floating.

As a brush
sublimes stone
and water to song.


  赠袁枚

眼看又到
生日了。我酌着
咖啡,琢磨着
小山,那些松树
怎么就把它
转化为天空
与云朵,仅凭着
它们飘动的
细小、挺拔的头。

犹如毛笔
将石头与水
升华为歌。

阿九兄,我觉得这里的reflect on的对象是hill,不是在山上reflect,毕竟他还是远望坐想的(在家里?)。
松树将hill化作天空与云朵,with是方式,后面的heads是说松树的梢头。这样的话,才会有下一节的毛笔(松树梢犹如毛笔,在画画这一层面上可以一致。
我也觉得这里的袁枚应该是清代诗人。

想到他的一首诗《松下作》
小住仓山畔,悠悠三十春。
苍松都已老,何况种松人。
发表于 2015-5-14 23:11: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huapi 于 2015-5-15 10:42 编辑
得一忘二 发表于 2015-5-14 22:36
阿九兄,有一点不同意见。我也翻译一下。

 For Yuan Mei


同感。只是“赠”、“酌”与“挺拔”稍觉不妥。
 楼主| 发表于 2015-5-15 03:17:02 | 显示全部楼层
得一忘二 发表于 2015-5-14 22:07
这一首也蛮喜欢的。

谢谢得兄。。。 很不错。。。

有一种荡漾,总会在

喜欢。。。。 不过荡漾给我的感觉有点乐感,,,希望另有一词可以伤感一点?
 楼主| 发表于 2015-5-15 03:18:04 | 显示全部楼层
得一忘二 发表于 2015-5-14 22:10
这一首呢,一般般,翻译也只算是游戏吧

喜欢这种轻松调侃的语气。。。译得贴切。
 楼主| 发表于 2015-5-15 03:22:40 | 显示全部楼层
得一忘二 发表于 2015-5-14 22:36
阿九兄,有一点不同意见。我也翻译一下。

 For Yuan Mei

得兄说得在理。。。。学习了。

阿九我问了John, 是袁枚。
 楼主| 发表于 2015-5-15 04:19:13 | 显示全部楼层
得一忘二 发表于 2015-5-14 21:21
extended from 不是“扩展开”的意思,而是present,offer, provide的意思,如,extend our invitation, g ...

得兄法眼。。。。谢谢。

星子
发表于 2015-5-15 11:04:12 | 显示全部楼层
得一忘二 发表于 2015-5-14 22:36
阿九兄,有一点不同意见。我也翻译一下。

 For Yuan Mei

得兄洞见,非常棒!这一首译文就交给你了,我的取消了。

其实small heads应该是提示一朵朵松针,但我没有深想。然而根源还是在reflect on / the hill上。你的理解很正确而且连贯。我解为reflect / on the hill,在文法上虽然有这个可能(见下面的对话),但如果作者真的端着一杯咖啡上山去反思,这个镜头细想是很可笑的。

备注:下面是一段关于“野外疗法”Wilderness Therapy的一段采访片段:

Martin – So are you saying that you would set up particular reflective spaces, say over your weekend for example, when you are walking on the hills, you wouldn’t reflect on the hill but you would come back to the house to reflect.

Geoff – I would do both.
发表于 2015-5-15 15:27: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阿九 发表于 2015-5-15 11:04
得兄洞见,非常棒!这一首译文就交给你了,我的取消了。

其实small heads应该是提示一朵朵松针,但我没 ...

哇,这个Wilderness Therapy对这首诗的理解也是很好的。事实上,这还能成为一种日常生活的审美化,一种生活取向和状态。
我想倾向于你对small heads的理解,这样,视觉感会更明晰,但floating则又显得有点矛盾。因此,我看到的是,虽然松树一片片的,但每一棵松树的梢头还是独自的,小小的,在风中涌动着的。
阿九,你的翻译其实很好,只是那一点可能匆忙之间没有连接好。我们何不整理一个合译本呢?
发表于 2015-5-15 15:29:49 | 显示全部楼层
星子安娜 发表于 2015-5-15 03:17
谢谢得兄。。。 很不错。。。

有一种荡漾,总会在

嗯 荡漾 表示心情,我不确定是否肯定是欣喜,我想到过好几个词,但总是想用一个比较常用的词。不过呢,我恐怕并不觉得这首诗的基调要处理为感伤。容我再想想吧。
发表于 2015-5-15 15:35:16 | 显示全部楼层
huapi 发表于 2015-5-14 23:11
同感。只是“赠”、“酌”与“挺拔”稍觉不妥。

因为阿九已经翻译得很好了,我在翻译时就想尽量避开他的用词。
赠,能否“远赠”古人呢?For基本上有“为……而作”之意,我通常会将To翻译为“致”。
酌,确实与“喝咖啡”似乎不称,记得阿九用了“品”,显然他和我都考虑到这里的喝咖啡不是通常意义上“喝饮料”而已,而是有一种情趣化的审美化的意义。我用“酌”也是为了和下面的“琢磨”同音。
“挺拔”主要是避开“高耸”吧,哈哈。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1-19 17:53 , Processed in 0.051188 second(s), 7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