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5721|回复: 0
收起左侧

哑女诗(十六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4-14 10:31: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哑女 于 2015-4-15 18:40 编辑

@精神病

人民广场公园
人来人往,她边唱边脱
一丝不挂
救护车呼啸
我把我的精神病送进了精神病院

此后余生,我手持重金,陪着她四处寻医问药
我把她送到但丁的《神曲》里挂号
跑到佛前问诊
她笑嘻嘻,指着雕塑:咦,这人怎么长个牛头马面
我惶然,被雨水注满

她自闭,舌头走失
她把蜡烛当太阳,在夜半举着蜡烛飘忽
她临风对月,复躲进一张纸里洒泪
她口吐白沫,躺在砧板上模仿整日被轮奸者的高潮
那呻吟是红色的
那快乐是红色的
我瞠目。断裂

奈何桥边
我磨刀霍霍
她形销骨立,细长的手指滑过刀面,刀光
然后抚上我的眼,眉梢
最后,在唇锈处久久停留,反复抚摸

@无我相

老鼠敏捷地越过垃圾箱
瓶子椰,金叶榕
复又窜向小区的人行道
骤然,惊起孩子们一片呼声
小妹莞尔
当它们是松鼠好了

@与手足阶级论

打一次高尔夫每人二千元
每位球僮小费二百
来回接我们的车费六百
我惶惶然
从各个角度反复测量
你和我的距离

@愚人节记事

纸人,纸马,大大小小成捆的纸钱
十字路口分明是个道场
夜风漫漫。火舌卷舔
它并不会因为我的路过而停下
人们在火的伤口中翻掘,逝者和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儿
其实,这些年来我一直在火中
如果我倒立
能不能像火一样肆意的燃烧


@挑灯夜读红楼

读到八十二回,见黛玉不思茶饭,骨瘦如柴
下意识摸了摸自己
砧板上的江湖
鸡鸭鱼肉,萝卜白菜莴笋西兰花……
各有各的利器,各有各的城池,各有各的坚守
我以肠为刀,左突右冲
N年战火,身上的果子愈发稀疏
弘一曾到虎跑寺断食,我一俗人
被动地把个“饿”字渐渐堆到高处
听细软的皮伏在骨的肩头:
相公,把灯拧亮些儿

@天气预报

一扇打开的窗户
一片儿切厚的菠萝还是沙发上乱扔的衣服
记不得又因何事,你摔门,把下楼的脚步走成一阵急雨

中午,云影散淡,太阳微醺
你打来电话:
孩儿,微信上,别人发来一段语音
怎么听
我对着屏幕翻若干个白眼儿

晚上你又喝多了,讨厌,讨厌
关门,关门。我把一截木头
扔进客厅的茶水里

谁打雷啊,我惊醒
你贴胳膊贴腿
痒——
满天繁星落在水里变成一簇一簇活蹦乱跳的小蘑菇了

@假设的命题

你被一张淡色的壁纸吸到棚顶

昨天
你去你今天的码头发货
四月零星的小雪
分明杨柳依依
码头上货物如山,细打量,个个蒙面
河水浑浊
依旧蜕它的皮

这就像,无论你蹬腿,瞪眼,流汗
啸叫
壁纸淡定自若

——不溜走



@路过

克东四月的天,依旧有大团大团的雪
落地即散
我是相信有鬼神的
譬如,现在车窗外的柳芽与我交换流水之声
这让我想到你的话:
诗歌招魂。桃花满地
而我更希望
从飘入眼中的雪里看见另一重天空
有小贩叫卖
“高香三十,香烛十块……”
除了绕山转了一周儿,我什么都没做
经过墓园
我看见那上方飘乎的鬼火
鬼火因飘乎而仁慈
当我再次路过你的衣襟,车上的大灯不走曲线
呈孤绝之美

@幻象之一怒放

我不知道我是谁
他也不知道他是谁

我们用触角打招呼
用眼神织网
他躺在我腹部的野花上,听蜂儿讲一呼一吸的往事
我挽着头发,摸他一层一层的
变脸
如同泼到墙上的杂漆
染了臆症
我还想让他绷紧四肢
接受远来的白云,漫长的潮水
我伤疤覆盖下的熔岩
而面对一块寂寞春深的回锅肉
我夹瘦的,他夹肥的
在《小平果》的招呼里,彼此长出新的嫩绿的震颤
我依旧不知道我是谁
他也不知道他是谁
但这并不妨碍,擦肩后
我们
在各自的背阴坡涕泗横流

@礼物

礼物还没有到
但我可以想象一颗颗质地坚硬,散发异香的佛珠,珠圆玉润
让我每次对视,都能生出:“纫秋兰以为佩”的情怀,进而断绝世间烦恼
礼物还没有到
但我更希望,从珠子蹦出小一号的哑女,冰冰,牛,猴子,在竹林里乱叫的青蛙
自以为是的火,装死的鱼,潇洒的风,还有会翻筋斗的妖怪……
在新年的雪夜里,围炉夜话

我的礼物还没有到

@小镇春天

修枝剪叶
打理我乱蓬蓬的脑神经
做个竹筏,让它在二克山下的黑土里飘
突突突……
往地里送化肥的拖拉机
像个聒噪的乐天派
风吐出它的残雪
两只喜鹊在若即若离的融化里做窝儿

@炙烤

与残疾女诗友QQ聊天:
“生日快乐!
尽管你红紫得烤人”
“现在,无人烤我了”
“那自己烤自己”我笑了笑
她也笑
她又问及我最近过得如何
“前一段在三亚呆了几天”
我顺手发了一张在池边洗脚的照片
“真漂亮!”说完她沉默
我看见有一种暗物质在那张照片上跳跃
并吐出大团大团的湿雾

@无稽崖

你在崖边织情侣衫
七色丝线冗杂,你越织越快,越织越长
有风吹过
崖下光影浮动
此时,左边跑过一个小狗儿
右边跑过一朵花儿
扭儿糖似的缠上毛线
仿佛在说
把我们也织进去


@夜的截图

工友的磨牙声,有效率
而且齐整
他喝了点儿散装白酒
点燃一支烟坐在铺上捏指节
窗外
江水开阔,百无聊赖
QQ里,那个女人的絮叨又在闪
走廊弥散着浓重的
汗臭味
“发几张你的无码的”
女人依言
头像上的眼泪似乎没有停过
他手淫
关掉手机
又点燃一支烟
江面上的灯火突然熄了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11-28 15:44 , Processed in 0.036292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