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9351|回复: 9
收起左侧

(转)疑义相与析—关于《威廉斯诗选》的编校问题 (文/ 傅浩)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4-11 14:21: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jb910 于 2015-4-12 05:29 编辑

疑义相与析
——关于《威廉斯诗选》的编校问题

傅  浩


      拙译《威廉·卡洛斯·威廉斯诗选》已于2015年3月初由上海译文出版社正式出版。拿到样书,略一翻看,就感觉不对劲。再细看,竟然其中几乎每一首诗都经编校者改动过!此书于2014年3月底交稿,直到出版,近一年间出版方从未就其内容征询过我的任何意见,更不必说给我看校样了,尽管我们之间有合同约定,第八条云:“乙方〔著作权人〕授权甲方〔出版者〕可以更动上述作品的名称,对作品进行修改、删节、增加图表及前言、后记,但实质性的改动结果应得到乙方的书面认可。”(着重是我加的)从样书成品可以看出,编校者下了很大功夫,可以说逐字逐句对照原文做了校订,其工作之认真令人感佩,然而结果之糟糕却令人诧异:多半改动都欠妥当,有些甚至伤筋动骨,无疑属于“实质性的改动”。以下仅依序列举其中较典型的改动为例,以证所言不虚。
      页75《咏柳诗》行6:原文“The leaves cling and grow paler”。拙译“叶子紧抓枝条,渐渐变白”。被改为“众叶紧抓枝条,渐渐发白”。一般来说,汉语单复数之分不明显,翻译时不必总是译出西文的复数形式来,而且,“众”字多形容人而少修饰物,且用法偏旧,例如旧白话小说中常见的“众家丁”、“众将官”等;很少会有“众桌子”、“众板凳”、“众草”、“众树”之类的说法吧。此处“众”字之改毫无必要,而且破坏了全诗的现代白话风格,嵌在此处实在别扭。别处还有类似改动,如“slippers”(拖鞋)被改为“两只拖鞋”;“shoulders”(肩膀)被改为“双肩”;“knees”(膝盖)被改为“双膝”等,均毫无必要。末两行:“the last to let go and fall / into the water and on the ground.”拙译“撒手,落入 / 水中和地上最晚。”被改为“最后一批撒手,落入 / 水中和地上。”“最后一批”太俗,且不简练。
       页88《大毛蕊花》行1-2:“One leaves his leaves at home / being a mullen…”拙译“一个人就像一棵大毛蕊花 / 把叶子留在家里”。被改为“这人是一株大毛蕊花 / 把叶子留在家里”。“one”这个词一般泛指任何一个人或不明确地指某一个人,除非前文提到过,且加定冠词(the one)时才特定地指某人。诗中是妻子跟丈夫吵架,不愿直呼其名的暗示说法,也许改为“有一个人”更好。同样,页91《到来》首行:“And yet one arrives somehow”。“可是还有一人会莫名奇妙地到来”被改为“可是那人还是莫名其妙地来了”,也不妥。此行我现在改为“可是不知怎地有一人到来”。
       页92《致一个与数位女士有关的朋友》行13-14:“twisted / four ways and -- left flat”。拙译“四面 / 扭动,并且——突然被撇下”。被改为“四面 / 抽搐,并且——趴到在地”。且不说“twisted”没有“抽搐”的意思,但看“left flat”是否意谓“趴到在地”。查最权威的《牛津英语词典》(OED),“flat”条,义项6e:“to leave (a person) flat, to ‘drop’ suddenly and completely; to go away from.”可知这是个短语惯用法,拙译无误。
       页98《蓝菖蒲》倒数行5:“with fists of flower”。拙译“满把是花”。被改为“两手攥花”。此处“fists”是量词。改动者虽不算错,却失去了生动的画面感和表示惊叹的语气。
       页119《红独轮车》行1-2:“so much depends / upon”。拙译“很大程度 / 要看”。被改为“许多都取 / 决于”。这是个无主句,可以说省略了主语“it”,“so much”是状语而不是主语。实际上,这是威廉斯的口头禅,常见于他的访谈中,例如Interview with William Carlos Williams (ed. Linda Wagner)一书页28:“You see, so much depends upon the passage of time.”犹如口语中常说的“[It] depends [upon something]”(要看情况)。拙译无误。
      页156《9/30》行5-8:“A center distant from the land / touched by the wings / of nearly silent birds / that never seem to rest--”拙译“似乎从不休息 / 近乎沉默的群鸟 / 翅膀所触及的 / 一个远离陆地的中心——”被改为“近乎沉默的群鸟 / 翅膀所触及的 / 一个远离陆地的中心 /似乎从不安宁——”此处,定语从句“that never seem to rest”修饰的是前面的“birds”而不是远远的“center”,这从其中动词“seem”的复数第三人称形式可知。是“鸟”不“休息”,而不是“中心”“不安宁”。拙译无误。
      页165-166《11/10》节3行5-6:“Easy to get / hard to get rid of”。拙译“容易变得 / 难以除掉”。被改为“到手容易 / 脱手很难”。由于原诗无标点,这两行会因断句不同而有歧义。但从“hard”小写可知,此词应接上行连读。两行的意思紧承上文“湿着 / 身穿游泳衣”,是说会较难以脱掉。改动者的理解则从“get”断读,意谓这两行是指远在前一节提到的女孩而言的,很可能不对。我现在改为“容易变得 / 难以脱掉”,就更清楚了。
      页167《11/22》倒数行2-1:“as if from and truly from / another older world”。拙译“仿佛来自且真地来自 / 另一个更老的世界”。被改为“仿佛来自且真的来自 / 另一个更老的世界”。“真的”是形容词,只能单独作表语使用或修饰名词,而修饰动词和形容词时应当用副词“真地”,犹如英语之“real”和“really”,“true”和“truly”,二者是有区别的。书中其他一些地方还有同样的改动。此外,还有“其它”与“其他”的区别。《现代汉语词典》“其它”条云:“同‘其他’(用于事物)。”而“其他”则多用于人。可是书中的“其它”都一律被改成了“其他”。“当做”、“比做”也一律被改成了“当作”(有一处是我打字之误)、“比作”,也是不对的。
      页228《给诺曼·麦克劳德的一首诗》行15-16:“gashed a balsam / standing near by”。拙译“割开一棵站在 / 近旁的香胶树”。被改为“割开一棵站在 / 近旁的橡胶树”。“balsam”是树脂有香味的树,种类很多,也可译为“香脂树”,而橡胶树是另一回事,英文是“rubber tree”。改动者想当然耳。
  页238《致一位前辈诗人》注①末,被编校者平添了一句:“此诗某种程度上模仿了狄金森的典型风格。”其实此诗风格与狄金森的诗风并不相类,不知编校者何据。此外,还有一些注释也有不必要的增添,例如页193《致一个墨西哥猪扑满》注被加上了“‘扑满’即储蓄罐”一语。这就有点儿越俎代庖的意味了。
  页246《永动:城市》倒数行8-4:“And go / on the out-tide / ten thousand / cots / floating to sea”。拙译“一万堆 / 垃圾 / 浮在外潮 / 上 / 漂向大海”。被改为“再乘着 / 外潮 / 一万张 / 帆布床 / 漂向大海”。查OED,“cot”n2条,义项2:“A confused entangled mass; a tangle, esp. applied in some districts to seaweeds or confervæ, that accumulate in pools, drains, etc.”这个词义在“有道”等一般英汉词典中是查不到的,意谓下水道里积堵的成团污物垃圾。这与该诗上下文对肮脏的垃圾道、水槽和排水管的描写一脉相承,说明拙译无误,而改动者所改就不知所云,于理不通了。
  页255《太阳》倒数行4-1:“whose heavy body / opens / to their leaps / without a wound--”拙译“虚无沉重的身体 / 任由 / 他们蹦跳 / 没有伤口——”被改为“虚无沉重的身体 / 在他们的蹦跳下 / 开裂 / 却没有伤口——”这次不用OED那么大的词典,只用个小词典就能解决问题。查Merriam-Webster’s Advanced Learner’s Dictionary,“open”条II verb下“open to [phrasal verb]”义项2释义:“open (someone or something) to (something ): to cause or allow (someone or something) to be affected by (something bad, such as criticism)”据此,拙译“opens to”为“任由”无误,而改动者改为“开裂”就讲不通了:既然开裂了,怎么会没有伤口?
  页277《以姐妹的方式》倒数行4-1:“like the sting of death-- / by which she praised in / sisterly fashion your fitted / limbs your honied breath”。拙译“就像死亡之刺—— / 她以姐妹的方式 / 用来赞美你恰好的 / 肢体和甜美的气息”。被改为“就像死亡之刺—— / 就这样她以姐妹的 / 方式赞美你恰好的 / 肢体和甜美的气息”。此处“which”是关系代词,指代前面的“the sting of death”;同用的介词“by”表示工具格,有“使用”、“凭借”之义,拙译无误。不知为什么被改为“就这样”。
  页309《新泽西州帕赛克市》注①:“帕赛克:源自一种印第安语,义为‘河谷’……”被改为“帕赛克:源自一种印第安语,意为‘河谷……”此处“义”的用法是词义(词有音形义)、义项(词典中词条的各种意义的不同解释)、义疏、定义、疑义、释义、意义的“义”,而不是意图、意味、意思、意愿、意义的“意”。书中注文所有用“义”之处,都一律被改成了“意”。这已不是翻译问题,而是汉语水平问题了,但有感于现在的编辑大都对“意义”二字的区别不甚了了,曾经遇到过的几乎所有编辑无一例外都改“义”为“意”,所以我觉得有必要在此强调一下。只要勤查词典,多读些语言学论著和有注疏的古书,就应知道哪个字才是正确的用法。
  页346《致一只麻雀》行5-6:“like ironed curtains / to complete the décor.”拙译“好像熨烫过的窗帘 / 完成了内部装修。”被改为“好像熨烫过的窗帘 / 为这装潢布局点上句号。”拙译无误。改动者则措词冗沓不说,还增添了原诗所没有的意象。读者若不信,可试着回译一下,能否想到把“为……点上句号”译成“complete”。
  页361《富兰克林广场》倒数行6-5:“A city, a decadence / of bounty--”拙译“一个城市,一种美德的 / 沦丧——”被改为“一个城市,一种慷慨的 / 沦丧——”查OED,“bounty”条,义项2:“Of things: good quality or property, worth, excellence, virtue.”此义虽较旧,但威廉斯用词不避生僻,惟准确是尚。拙译无误。反倒是改动者选错了“bounty”一词的义项,以致意思讲不通。
  页407《另一位老妇人》倒数行3-2:“(gesture of getting / a strike)”拙译“(接受打击的 / 手势)”被改为“(挥手一击的 / 手势)”此处“getting”是“receiving”之义,拙译无误。改动后,被动行为变主动行为,被打击变成了打击,而且“挥手”与“手势”犯重。我现改为:“(遭到一击的 / 手势)”,似更好些。
  页459《对老年的问候》行3-5:“I salute you along with your half-blind / sister whom I know intimately / related by your cryptic smile.”拙译:“我跟你连同你半瞎的妹妹 / 打招呼我从你神秘的微笑 / 知道她关系密切。”被改为“我跟你连同你半瞎的妹妹 / 打招呼,你神秘的微笑 / 是纽带,让我与她亲密相识。”此处,“know…by”是“凭……而得知”的意思;“intimately related”是固定搭配,应连读,意思是“关系密切”(见Longman Dictionary of Contemporary English,“related”条下之“COLLOCATIONS”);“by”也有可能引导后面的逻辑主语,但无论如何,与妹妹关系密切的应该是“you”,而不是“I”,可以说“related”后面省略了“to you”。拙译基本无误,改动者则大误矣。我现斟酌改为:“我跟你连同你半瞎的妹妹 / 打招呼从你神秘的微笑 / 我知道她与你相依为命。”是否更达意呢?因为妹妹半瞎,用成语“相依为命”似不为过。
       编校者还喜欢用成语取代单词,例如“reposedly”,“unavoided, terrifying”,拙译“安定地”,“让……躲不开而害怕”,被改为“气定神闲”,“无法闪躲,心惊胆战”,等等诸如此类,不一而足。这些都是威廉斯刻意务去的陈言,与其平白简练的风格大相径庭。可以说,译诗的风格也因此遭受了“实质性的改动”。
       还有许多性质较不严重的非“实质性”改动,限于篇幅,就不在此一一列举了。另外,有必要一提的是:有些地方连排印格式也被随意更动了,例如附录的“《春天等一切》散文部分”和“《帕特森》第五卷第二章”中,每个自然段之间应空行,却从头到尾被改成连排了。注文中所引用的诗句表示分行的斜杠(/)前后应空格,被改得无空了。诗作正文部分则有该空行不空,不该空行却空,甚至不少诗行逸出行列,跑到页面右侧的误排现象。版权页上“图书在版编目数据”信息甚至把译者的名字都印错了。这些应是校对不精所致。
       当然,也有少数改动纠正了我的误译之处。对此,我真诚地感谢,但如果编校者在改动后、付印前让我过目,我会更加感谢。例如,页123《看球赛》行11-12:“So in detail they, the crowd, / are beautiful”。拙译“所以人群,他们在细节上 / 是美的”。被改为“所以他们,人群的每一份〔原文如此〕子, / 是美的”,可以说意思更准确些。但如果编校者让我看校样,我就会参考他们所改,自己再斟酌之后改为“所以人群,他们中个个 / 是美的”。
  页131《鱼》节3行3-6:“The women and children / pull out a little piece / under the throat with their fingers / so that the brine gets inside.”拙译“女人和孩子 / 用手指从喉咙下面 / 拽出一条小鱼 / 好让盐水进入。”被改为“女人和孩子 / 用手指从喉咙下面 / 拽出一小片肉来 / 好让盐水进入。”我过度理解了,以为大鱼喉咙里堵着吞食的小鱼。改动者应该是对的,这是描写渔民腌鱼的过程。如果编校者让我看校样,我就会参考他们所改,自己再斟酌之后改为“女人和孩子 / 用手指从喉咙下面 / 抠出一小片肉 / 好让盐水进入。”
  页207行10-20:“They railroaded him / to an asylum for The criminally insane / without trial // The prophylactic to / madness / Having been denied him / he went close to / The edge out of frustration and Doggedness--”拙译“却因其犯罪性精神失常 / 未经审讯 / 通过铁路 / 把他送往疯人院 // 那预防疯病的 / 机构 / 一直都拒收他 / 由于挫折和 / 被躲避 / 他走到了 / 疯狂的边缘——”被改为“却未经审讯 / 不走程序草草把他送往 / 关押疯癫罪犯的 / 一座疯人院。 / 得不到 / 预防疯癫的 / 药物, / 他在挫折和 / 倔强之中 / 走到了 / 疯狂的边缘——”我一时大意,没有细查“railroaded”、“prophylactic”和“Doggedness”这几个词,以至造成不可饶恕的严重硬伤。改动者是对的。如果编校者让我看校样,我就会参考他们所改,自己再斟酌之后改为“却未经审讯 / 就草草把他送往 / 关押发疯罪犯的 / 一家疯人院 // 一直都得不到 / 预防疯病的 / 药物 / 由于挫折和 / 执拗 / 他走到了 / 疯狂的边缘——”
  页234《用沥青和铜做的细活》行4-9:“like the sacks / of sifted stone stacked / regularly by twos // about the flat roof / ready after lunch / to be opened and strewn”。拙译“好像装满筛过的 / 砂石的口袋两两 / 整齐地码放在 // 平坦的房顶四处 / 准备午餐过后 / 掀开来重铺的”。被改为“就像装满筛过的 / 砂石的那些口袋 / 两两整齐地码放在 // 平坦的房顶四处 / 准备好午餐过后 / 打开来铺撒”。我想当然误把不定式短语“to be opened and strewn”当成了修饰较近的“roof”,实际上应该是修饰较远的“sacks”的。改动者是对的。如果编校者让我看校样,我就会参考他们所改,自己再斟酌之后改为“好像装满筛过的 / 砂石的口袋 / 两两整齐地码放在 / 平坦的房顶四处 / 准备午餐过后 / 打开来铺撒”。
  从以上所举例子可见译事之难。谁都不可能一步到位,做到百分之百无误。所以,为保证译文质量,编校者大有必要与译者沟通、商榷,这应是出版界的惯例。然而,拙译的编校者和出版者的所为却极令人失望,他们不仅滥用职权,涉嫌违约,而且更严重的是,态度倨傲,对译者缺乏起码的尊重。这是我著译生涯中所仅见的情况。常言道,文责自负。在编校过程中,遇到有疑问处,应标注出,可能的话,同时提出修改建议,然后与著(译)作者讨论,疑义相与析,最终由著(译)作者确认并自行改定,这才是编校者应有的作风和态度。

                                                                                                                                           2015年4月2日
转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5494d8660102vcir.html
发表于 2015-4-11 21:25:44 | 显示全部楼层
由此可见,如今出版的翻译著作是多么的不靠谱!
发表于 2015-4-12 17:26:46 | 显示全部楼层
之前《英语世界》找我译一篇短文也是这种情况,交稿之后再没联系,两年后直接给我寄样书和稿费单。稿费我本来不打算去领,后来又给我打电话,我说直接把钱给修改译文的人,以表谢意,他们又不干。后来又重新给我汇,当然,多花的手续费没忘了从稿费里扣。居然翻译整本书都能这么干,这就让人瞠目结舌了。
发表于 2015-4-12 19:00:00 | 显示全部楼层
周旋久 发表于 2015-4-12 17:26
之前《英语世界》找我译一篇短文也是这种情况,交稿之后再没联系,两年后直接给我寄样书和稿费单。稿费我本 ...

看来他们是好心,可惜水平太差。。
 楼主| 发表于 2015-4-12 21:12: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b910 于 2015-4-12 21:46 编辑
周旋久 发表于 2015-4-12 17:26
之前《英语世界》找我译一篇短文也是这种情况,交稿之后再没联系,两年后直接给我寄样书和稿费单。稿费我本 ...


我贴完后,今天凌晨5:10通知一位旅居加拿大,写诗也译诗的朋友来看,下面是她的回答 :
--------
Yan Zhou : 报告老兄,
05:21  发了微博 http://weibo.com/1267495445/profile?topnav=1&wvr=6
09:28  3万多人次阅读了。
11:26  恐怖,5.9万阅读,很多诗人都转发了。

看来,很多人讀了都是感同身受。
发表于 2015-4-12 21:51: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huapi 于 2015-4-12 21:53 编辑
jb910 发表于 2015-4-12 21:12
我贴完后,今天凌晨5:10通知一位旅居加拿大,写诗也译诗的朋友来看,下面是她的回答 :
--------
Yan Zho ...


好久不见!“作品进行修改”是什么概念?看来早有越俎代庖的野心了。
发表于 2015-4-13 08:07:29 | 显示全部楼层
”从以上所举例子可见译事之难。谁都不可能一步到位,做到百分之百无误。所以,为保证译文质量,编校者大有必要与译者沟通、商榷,这应是出版界的惯例。然而,拙译的编校者和出版者的所为却极令人失望,他们不仅滥用职权,涉嫌违约,而且更严重的是,态度倨傲,对译者缺乏起码的尊重。这是我著译生涯中所仅见的情况。常言道,文责自负。在编校过程中,遇到有疑问处,应标注出,可能的话,同时提出修改建议,然后与著(译)作者讨论,疑义相与析,最终由著(译)作者确认并自行改定,这才是编校者应有的作风和态度。“

出版社不可傲慢。



发表于 2015-4-13 08:13:42 | 显示全部楼层
周旋久 发表于 2015-4-12 17:26
之前《英语世界》找我译一篇短文也是这种情况,交稿之后再没联系,两年后直接给我寄样书和稿费单。稿费我本 ...

嗯,你比我幸运。在做某科幻译文集时,我有的整篇东西都被人拿走,改了几个句就不还了。
发表于 2015-4-13 21:14:31 | 显示全部楼层
crossover 发表于 2015-4-13 08:13
嗯,你比我幸运。在做某科幻译文集时,我有的整篇东西都被人拿走,改了几个句就不还了。 ...

这样都行?!看来出版社工作人员跟译者联系的时候始终不提自己姓甚名谁这一点真不算什么了。
 楼主| 发表于 2015-4-14 06:35: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b910 于 2015-4-14 17:59 编辑

在这方面,我很庆幸,不以此为业,就不用受这份闲气。

蒙Adieudusk相告,网络的传播实在惊人 :
http://weibo.com/1267495445
昨天21点17分,阅读者19.7万,上海译文已有反应:@上海译文文学室 @ostwind @黄昱宁 请关注下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1-17 23:26 , Processed in 0.043413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