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1264|回复: 29
收起左侧

试译希尼的《铁匠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4-9 05:58: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所知道的是一道通向黑暗的门。
外面,生锈的旧轴和铁环;
里面,铁锤碰击锻砧发出的短高音,
无法预料的扇形火花
或新马掌在水中变硬时的嘶嘶声。
锻砧该放在中央某处,
一端像独角兽的犄角,四方形,
固定不动:一座祭台
在那里,他在叮当声中挥臂锻造成型。
有时腰围皮革裙,鼻有茸毛,
他倚门探身,在车流穿行的路上
回想马蹄的得得声;
然后咕哝着走进去,重击轻弹
打出真铁,鼓动风箱。

The Forge
by Seamus Heaney

All I know is a door into the dark.
Outside, old axles and iron hoops rusting;
Inside, the hammered anvil’s short-pitched ring,
The unpredictable fantail of sparks
Or hiss when a new shoe toughens in water.
The anvil must be somewhere in the centre,
Horned as a unicorn, at one end and square,
Set there immoveable: an altar
Where he expends himself in shape and music.
Sometimes, leather-aproned, hairs in his nose,
He leans out on the jamb, recalls a clatter
Of hoofs where traffic is flashing in rows;
Then grunts and goes in, with a slam and flick
To beat real iron out, to work the bellows.
发表于 2015-4-11 21:47:36 | 显示全部楼层
an altar
Where he expends himself in shape and music.
一座祭台
在那里,他在叮当声中挥臂锻造成型。

原文远比译文有诗意:他在形状与音乐里消耗自己。
发表于 2015-4-11 22:13:08 | 显示全部楼层
in shape 也可以是"状态良好"或“做好准备”的意思。问好二位!
发表于 2015-4-11 22:29:08 | 显示全部楼层
姜海舟 发表于 2015-4-11 22:13
in shape 也可以是"状态良好"或“做好准备”的意思。问好二位!

您觉得“身体健康/状态良好”这短语的意思在这里对得上号吗?
发表于 2015-4-11 22:40: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姜海舟 于 2015-4-11 23:55 编辑
柏拉图 发表于 2015-4-11 22:29
您觉得“身体健康/状态良好”这短语的意思在这里对得上号吗?


是“状态良好”,不是很接近“身体健康”。。不过的确对不上。。

另外译成 “在那里,他把自己消耗在锻造成型和音乐中。”  

和“一座祭台”也相对吻合。。
发表于 2015-4-12 22:01:33 | 显示全部楼层
犄角,四方形?恐怕这里的square不是这个意思吧?
发表于 2015-4-13 00:25:5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姜海舟 于 2015-4-13 17:53 编辑
huapi 发表于 2015-4-12 22:01
犄角,四方形?恐怕这里的square不是这个意思吧?


应该指铁砧一端尖(像独角兽),另一端方(at one end and square)。

发表于 2015-4-13 00:55: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huapi 于 2015-4-13 01:03 编辑
姜海舟 发表于 2015-4-13 00:25
应该指铁砧一端尖(像独角兽),另一端方(at one end and square)。


嗯,看了图片,明白了:角的底面是正方形。
发表于 2015-4-13 10:54:53 | 显示全部楼层
铁匠铺

我只知道,一道门通向黑暗。
外面,陈旧的门轴和铁环锈迹斑斑;
里面,锤击铁砧的短音清亮,
扇形的铁花变化无常
新的马蹄铁在淬火时嘶嘶作响。
铁砧肯定就在中间的某个地方,
一端有独角兽般的犄角,另一端四四方方,
岿然不动:似一座祭台
他在模子和音乐里耗尽一生。
有时,腰间系着皮革裙,鼻毛清晰可见,
他倚着门柱,回想车流疾驰而过时
马蹄发出的得得声;
然后咕噜着走进去,叮叮当当
锻打真正的铁,鼓动风箱。


我也试着翻译一下,望大家批评指正
发表于 2015-4-13 11:31:59 | 显示全部楼层
stonescott 发表于 2015-4-13 10:54
铁匠铺

我只知道,一道门通向黑暗。

好!
“似一座……”似乎可以去掉”似“;
shape译作“模子”有些过,这里说形与音的塑造,还是基本词义更开放。
发表于 2015-4-13 20:32: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tonescott 于 2015-4-16 09:24 编辑
huapi 发表于 2015-4-13 11:31
好!
“似一座……”似乎可以去掉”似“;
shape译作“模子”有些过,这里说形与音的塑造,还是基本词义 ...


谢谢画皮兄不吝指正,已改动过!

铁匠铺

我只知道,一道门通向黑暗。
外面,陈旧的门轴和铁环锈迹斑斑;
里面,锤击铁砧的短音清亮,
扇形的铁花变化无常
新的马蹄铁在淬火时嘶嘶作响。
铁砧肯定就在中间的某个地方,
一端有独角兽般的犄角,底座四四方方,
岿然不动:一座祭台
他在乐音和形状里耗尽一生。
有时,腰间系着皮革裙,鼻毛清晰可见,
他倚着门柱,回想车流疾驰而过时
马蹄发出的得得声;
然后咕噜着走进去,叮叮当当
锻打真正的铁,鼓动风箱。
发表于 2015-4-13 23:13: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huapi 于 2015-4-13 23:35 编辑
stonescott 发表于 2015-4-13 20:32
谢谢画皮兄不吝指正,已改动过!

铁匠铺


客气了,指正谈不上。只是自以为是地与君“相与析”。挑剔总是容易许多:)
附02年本坛对这首诗的讨论:http://www.poemlife.com/thread-380219-1-1.html
发表于 2015-4-15 16:07: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阿九 于 2015-4-15 16:08 编辑

11楼: Stonescott的译文语义非常清晰,让全诗流畅灵动,堪称佳译。
诸多细节处理很好,比如
我只知道、门轴与铁环、淬火、鼻毛清晰可见等处。

只有最后两行
Then grunts and goes in, with a slam and flick
To beat real iron out, to work the bellows.
似乎还可以慢慢细品与斟酌。
发表于 2015-4-16 06:12:10 | 显示全部楼层
承上推敲了一下
To beat real iron out, to work the bellows.
[1] real iron汉语里,打铁匠不会说"真正的铁"之类的话,一般是说"真钢"。
[2] Bellows,状如手拉琴,一端固定,另端,单手推动伸缩挤出气流,19世纪里的电影里常见,所以work the bellows,不妨考虑译作”推动风箱”。
发表于 2015-4-16 11:05:52 | 显示全部楼层
jb910 发表于 2015-4-16 06:12
承上推敲了一下
To beat real iron out, to work the bellows.
[1] real iron汉语里,打铁匠不会说"真正 ...

jb910 有道理。
发表于 2015-4-16 12:17: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huapi 于 2015-4-16 12:29 编辑

一般而言,打铁不是炼钢,只是打造各种器物而已。而这里的real iron有锤炼出“真手艺。真本事,真的我”的隐喻。
发表于 2015-4-16 22:35:32 | 显示全部楼层
huapi 发表于 2015-4-16 12:17
一般而言,打铁不是炼钢,只是打造各种器物而已。而这里的real iron有锤炼出“真手艺。真本事,真的我”的 ...


其一,铁匠是泛称,可能是冷作卷板,做水桶,锅子的,也可能是热火淬炼,捶打马蹄铁,作菜刀的,两者的工序与技术完全不一样,诗题既然是The Forge (锻造),那么在此,是明确指向后者, beat real iron out,,淬火锤出真钢。

其二, Steel与 iron,洋番分得很清楚,而钢与铁,中国人自古至今一直是可以替代搭配使用。

另,The Forge译成泛称的铁匠铺,有些取巧,到最后会有些兜不拢,陈黎译成”打铁铺”,就文从字顺,漂亮潇洒多了。
 楼主| 发表于 2015-4-17 06:52:49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诸位一起探讨,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15-4-17 06:57:15 | 显示全部楼层
stonescott 发表于 2015-4-13 20:32
谢谢画皮兄不吝指正,已改动过!

铁匠铺

希尼的原诗有押韵,但翻译后五行押同一个韵读起来缺乏现代诗味。
发表于 2015-4-17 08:37:09 | 显示全部楼层
jb910 发表于 2015-4-16 22:35
其一,铁匠是泛称,可能是冷作卷板,做水桶,锅子的,也可能是热火淬炼,捶打马蹄铁,作菜刀的,两者的工 ...

从recalls a clatter / Of hoofs where traffic is flashing in rows看,诗歌末行打的是马蹄铁应该合乎情境。于是,问题的焦点演变为马蹄铁材料究竟为何,它是钢steel吗?或言“真铁”(real iron)指的就是钢吗?有事问度娘,度娘说:钢就是铁,只不过含碳量不同,生铁经过煅烧后,含碳量降低,变为熟铁。低碳钢含碳量少于高碳钢,硬度小,但韧性好。而马蹄铁用的就是低碳钢(俗称普通铁)。
所以,J兄分析得没错,马蹄铁打的其实是钢(软钢)。但real iron是否可以是否必要直接译作“钢”或“真钢”这得另议。‘真钢”一词度娘称:很少见。也许在某些地方打铁匠的口里real iron指的就是打铁成钢吧。
“真的铁”真的那么不堪用?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2-25 13:11 , Processed in 0.055621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