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3629|回复: 3
收起左侧

《心悸》等十六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3-31 14:26: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心悸

我的小心脏
站在失眠的门外
咚咚咚、咚咚咚地
敲门,他学着万圣节
捣蛋鬼的童声,说道:
“不给糖,就捣蛋。”

还没等我回答,一枚
飞速抵达的鸡蛋
就在我的体内啪嗒一声
碎开了……


失眠

休息。休息。好好休息
我要将自己远游的睡眠殿下抢回来

亲爱的孤独,你要把我带到哪里去
我在光明里待得太久了……我忘了黑暗


破镜

她在嘀咕
她在奔跑

她在永不停歇的追问里
面壁、低语。抵御——
塔罗牌上显像的复杂运命
三箭穿心,舟行于空
皇后宝座……

什么样的美,有着必死的劫数?
什么样的爱,带着永恒的伤口?

镜子,正在缓慢地碎裂
将她无情地分裂、割裂、撕裂
将她丧失出路的影,五马分尸

这个骄傲的女人
这个奔跑了一生的女子
终于就要解脱了……


地名

抽丝,在文字里;
剥茧,在聋哑里。

不是只有一条道路,能抵达丧心;
你不说,那些依然存在。

阳光病了,她穿不过入魔的雾霾,
病入膏肓、充斥戒心的人间。

瞧,走火入魔的
不仅仅是聋哑的文字,还有
丧心的路、病狂的诗。

相似的一天,相似的忠告,以及
相似的渴望与爱,还在到来。

失望和希望也都在那里,成为地名。


时间

平静的,永远都是假象。
已成定局的事物,还会等候
未来的邮差吗?

可否扭曲时空,将一次
漫无目的幻想,变成多维现实。

什么是可能性?
踏雪无痕或水过无痕吗?

事实,总是雪上加霜。每一种宣誓
都靠不住,都在容易的易字里缓慢
遗失。

有关我们的故事,角色的出演
带着预言或寓言的先验性。时间
说书,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阅读

要记住一分为二
要懂得一语双关或者更多
而后你才能阅读我
阅读我的文字……

我是上帝的使者,也是信徒
我是出谜者,也是谜语本身
我说“蝴蝶”,这其后的振翅、效应
梦境和神话等,都是你来后缀或填补

我们在六度空间里活着,总能找到
一条线索,成为彼此的依靠或蚂蚱

你认识自己吗?你真的认识自己吗?
你识字吗?你真的识字吗?

问号。才能好好活着,继续无休的追问

当你还在四处寻觅,执着于诗时
你站在诗外。当你学会发问,并一次次完成
生活的疑问之后,你就站在诗内
看着熙熙攘攘、名来利往穿梭的人群与欲望

一切都会打水漂。快乐短暂,悲伤短暂
尽管这短暂的悲伤比短暂的快乐,飞得更远
消逝得更慢些。也是短暂的。覆盖你问号的
一生。别急着结束……这刚刚开始的,阅读


理由

给我一个理由
像你一般无声无息地
凭空消失;像一个外星来客
神出鬼没;像他们手中更加
先进的武器,消灭“你”
再消灭“我”。顺便消灭
因你的出现,照亮又熄灭的
生活与激情;衍生的故事与
漫长的悲伤……就当一场
午夜场的《神话》电影观看
一部穿越后附身的小说消遣
触礁沉船的故事,还在上演
我并未抽身离席……而你呢
现在何方?


三段论,或悖论

这是一个抽象的清晨
一个心悸图案,一个多维空间
具化后,走向光芒的思索迷宫

米缸里的米,水罐里的水
安静。未曾破损,或丧失
胸襟里的河山,皮肤里的宇内
沸腾。保持原样的不一样

我的作品和我一般,寻常
寻常的不同寻常。看不懂的眼睛
要记得闭上,触摸我。盲文出现
哑语诞生,我是。与不是


天机

风过,雨住,天晴。
有什么是不能说的?
有什么是不能说的。


听书

人去,楼才空。
人走,茶会凉。

讲故事的嘴唇,半黑半白。
是和非,都在舌尖翻滚。
因和果,皆被口水淹没。

白天和黑夜,两把椅子。
欢喜与悲伤,南北对峙,
朝东一扇窗,朝西一扇门。

听众们侧耳;观众们鼓掌;
演出的人,正在四处转场。
幸福的结局雷同,不幸的开场万千。

肯定有什么被遗漏或忽略了,
当我准备出场时……


你在

你在。
你在妄想。
你在妄想的唇上。
你在妄想的唇上亲吻。
你在妄想的唇上亲吻自己。
你在妄想的唇上亲吻自己过去
的吻。

锁链啊锁链;
所累啊所累;
梭罗啊梭罗!

你害苦了自己。一个不够,还有下一个。
你的身上,有太多的出口,太多漏洞,数不清。
你理解眼睛。理解那些不安的影子。理解
一闪而过的苦衷。

你在做梦。用白日梦来放弃……
放弃妄想,放弃一个吻的自己,放弃过去的
你在。画个圈圈替。阿门。善哉。


讲道理

看不清,所以看不轻。

灰在灭迹,你在灭度;
不惑在招手,莎扬娜娜在再见。

你找不到对手时,就在假想敌里
左右互搏,上演老顽童周伯通的中国范。
你要去西天,不为取经,而是大闹天宫,
搅乱极乐世界的大好秩序。

万念成灰,一念成佛。
看不轻,所以看不清。

哪里不是尘世?哪里容不下你?
又容得下你?问号,结束。


讲道

从不讲道理开始,讲道。
愿世界和地球上的人民,获得和平。

上帝将我带到人世,带到一个人口
最多的国度。从精卫之身,追日魂魄,
化身海水中贝壳内苏醒出浴的美人……

我赤脚行走,向花草俯身致敬,向鸟兽
学习嘶鸣。我从不近视,热爱日出日落
平凡的香气与汗滴。我每天刷牙,用米饭
占卜看不见的地狱和天堂。

这多少有些匪夷所思,战争还在爆发。
它们不可爱,不可爱。群山无处躲藏。
上帝啊,你听见角落里躲避的蚂蚁了吗?
一种无形的力量,正在杀死他们。

小道消息上悬浮的地球,危在旦夕。
我无法醒来,无法醒来,在讲道的头颅里。
我来人间所要拯救的,不是自己,不是。
是毁灭的婚礼,最深的爱里……最深的爱里
垒起的那道柏林墙。


你,还爱我吗?

对于你,我仍怀有最深的爱。我看不见你,但是可以
触摸你。当我的手指,划过光滑的纸面;划过丝绸的
肌肤;划过迷迭香的空气。那些谴责、嫉妒、悲伤等
纷纷掉落。我相信来世,所以我写下天堂般的文字,
准备死后寄出。造物主,曾将你带到我的面前,将
彼此缺失的,合在一起。福音的浪潮就从未停息过。
你,还爱我吗?


捉鬼

我的身体里有鬼,我的身体里有鬼。
他一直都在喊:“来捉我呀,来捉我呀!”

我头疼,整日整夜地头疼。不记得他,
什么时候入侵我的身体,顺手还俘虏了
无辜的灵魂。我会突然失控,半夜惊醒,
叫着陌生的名字;时而站在高处,跟空气
说话,仿佛有一个过去,坐在半空的云端。

我的身体里有鬼。我的身体里有鬼。
他一直都在喊:“来捉我呀,来捉我呀!”

他喊得越欢,我的头就会膨胀。情难自禁的
晕眩,手指海绵一般松软。怎么都捉不到他……


一首诗

我在沉思。我在冥想。
我在沉思冥想里端坐。
给身边的茶盏、书本带来欲望和余温。
我必须顺从我的沉思和冥想,顺从它们
带来的不切实际与不合时宜——
两个容易混淆、不易辨认的孪生子。
不知不觉流淌的时间,令我变得安详
沉默,令我的生命,在思索里圆满。
我属于诗歌,属于艺术的子民,落户在
一幅印象画的诗作里。




2015年3月31日作
发表于 2015-3-31 15:23:12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组光怪陆离的情绪,有挣扎,有呼号,有求索,也有一些脚不沾地的惊慌。如果更深地潜进内心,更广阔地靠近世界,可能会有更令人惊叹的效果。个人看法哈!
 楼主| 发表于 2015-3-31 15:28: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穗穗 于 2015-3-31 15:30 编辑
黄远登 发表于 2015-3-31 15:23
一组光怪陆离的情绪,有挣扎,有呼号,有求索,也有一些脚不沾地的惊慌。如果更深地潜进内心,更广阔地靠近 ...


谢谢好意见,斟茶:)都是微博的碎语,瞬间的花火,赋予了一个个名字。

之所以这般写,也是为了打破一种惯常的思维、角度、所指、局限,及词语的地心引力。

说是情绪,却也不完全是。其中的一些命题或场景,更多是理性的思考与探索的多重表述!{:4_98:}



 楼主| 发表于 2015-3-31 18:19:26 | 显示全部楼层
偶会继续努力:){:4_102:}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8-14 16:48 , Processed in 0.040107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