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5903|回复: 2
收起左侧

你好,乔小慧!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3-25 20:27: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还叫悟空 于 2015-3-27 09:22 编辑

.
《别乔小慧》  
.  
隔一层玻璃,雨就好听了许多  
此前,我还在雨中狂奔  
.  
换下湿漉漉的衣服  
我就爱上了它们  
.  
离开,而后爱上  
这是我经常犯的毛病  
.  
在深秋的雨中  
慢慢走,慢慢走  
.  
这没啥不好  
最多淋感冒了,发烧  
.  
发烧了,雨才能深入  
在隐秘之处,重新再下一遍  
.  
《我的右倾生活》  
.  
醒来,发现胡子又长出来了  
而且嘴巴右侧还有白的  
想来我是从右侧  
开始老化的  
这似乎也合乎常理  
这么多年我早就习惯了  
不对称的生活  
走路,从右侧走  
吃饭,用右手拿筷子  
睡觉,头侧向右边  
跟乔小慧亲热  
我也习惯握住她右侧的乳房  
.  
《统一律》  
.  
天气,一天比一天凉了  
柳树,榆树  
杨树,梧桐  
相继落叶  
总有风吹来  
把它们掺在一起  
分不出彼此  
在这个北方小城  
我熟悉的落叶  
也就这几种  
落光了叶子的树  
形制相似  
几近雷同  
如同乔小慧  
每天对我  
说的话一样  
起床了,吃饭了,睡觉了  
.  
《两只老鼠》  
.  
我和乔小慧亲热时  
那只猫  
眼睛一眨不眨  
不知它是不是  
把我俩  
当成了两只老鼠  
它站在窗台上  
它行走在沙发上  
它盘踞在餐桌上  
它伸展开四肢  
它卧下来了  
它的眼睛  
始终一眨不眨  
紧紧盯着  
好像我们俩  
真的  
就是两只老鼠——  
.  
《它们跟我一样懒惰》  
.  
下午,天有点闷热  
我只穿了条短裤  
啥也不想做  
就在沙发上躺着  
窗外,有麻雀的叫声  
布谷鸟的叫声  
喜鹊的叫声  
就要麦收了  
各种鸟儿多了起来  
近四十年过去了  
有一种鸟儿  
再也没听到过  
它们喜欢在麦地里  
做窝、下蛋  
它们贴着麦浪飞  
不肯飞得高再一些  
哪怕常常  
被乔小慧们捕获  
那时侯——  
她们可是傲气得很  
.  
《清明饮酒》  
.  
预报中的雨夹雪,到底没有落下来  
一伙人如期上坟  
七、八年过去了  
没人再哭一声  
就连摆在坟前的酒  
他们也没打开  
就连摆在坟前的猪头  
他们也提了回去  
燃放过的鞭炮  
他们把纸屑拢在一起烧成了灰  
其后,是一个小时之后  
在遗像下饮酒  
有人喝多了脸红  
有人喝多了脸白  
有人喝多了脸黄  
有人喝多了,频频去厕所  
还有人喝多了  
偷偷,跑到镇上  
乔小慧的理发店里,理了个发  
.  
《陌生的造访者》  
.
厨房的水龙头  
拧不紧了  
水  
啪  
嗒  
啪  
嗒  
淌了一夜  
乔小慧说  
过些日子  
再修吧  
我喜欢  
在夜里听  
水  
啪  
嗒  
啪  
嗒  
落下的声音  
像一个  
造访者  
上楼  
下楼  
却始终  
不敲响一扇门  
.  
《我们与声控灯的关系》  
.  
天黑得早了,傍晚下班回家  
走到楼梯口  
总要大声“嗨”一下  
声控灯应声而亮  
上一个楼层  
就“嗨”一下  
“嗨”过几声之后  
就到家了  
乔小慧则不然  
她喜欢跺脚  
用力跺一下脚  
灯也亮  
可我总觉得  
那样子,灯亮得很不自然  
.  
《吹泡泡的乔小慧》  
.  
乔小慧在吹泡泡糖  
一边走,一边吹  
泡泡在她嘴边  
一会儿变大  
一会儿变小  
一会儿是红的  
一会儿又是白的  
太阳暖暖的  
在背后照着我们  
跟着她走了好久  
也没见她把泡泡吹破  
.  
《给乔小慧点一道菜》  
.  
几艘铁壳船泊在二号码头  
细小的浪  
正一点点  
舔食船舷上的锈  
一个女人驱动铲车  
反复装填什么  
卸下什么  
高高悬挂的灯  
三三两两  
亮了起来  
河里的涛声  
一会儿高亢  
一会儿低沉  
那时  
我刚启开一瓶酒  
点了两道菜  
其中  
就有她最爱的清炒茭白  
.  
《我们的田野》  
.
望不到边的麦子就要熟了,成群的麻雀呼啸而来,呼啸而去  
再过几个月,乔小慧坐上一列火车南下时  
望不到边的棉花就全白了  
.  
《一个人怎么醒来,天就是怎么亮的》  
.  
醒来,转过头去往窗外看  
看着,看着,脖子酸了  
有形之物  
渐渐恢复了形状  
我也续上了四肢  
可以下地  
可以走动  
可以到盥洗室  
冲一冲昨夜跟小乔小慧  
一起积聚的汗渍  
可以点着一支烟  
慢慢抽完  
最终捻灭  
待一缕青烟散尽  
还可以趴在窗台上  
看楼下的小叶榕  
花开了一树,花落了一地  
.  
《她喜欢烟草的余味》  
.  
烟,不是花生米  
不然,你可以  
把它抛进嘴里  
烟就是烟  
你只能  
把它放进嘴里  
送进嘴里  
甚至捅进嘴里  
你还转动它  
让唾液濡湿过滤嘴  
然后  
你才啪嗒一声  
把它点着  
接下来的  
就不用操心了  
这枝烟  
自会把自个燃尽  
乔小慧总是等我  
把烟蒂丢掉  
才过来跟我亲热  
她说她喜欢  
烟草的余味  
那让她感到忧伤  
.  
《乔小慧登山记》  
.  
在山下,乔小慧就伸开双臂,作飞翔的样子  
中途停下来拍照,她又作飞翔的样子  
到山顶了,乔小慧反到不飞了  
我问她为什么?她白我一眼  
到了,还飞什么飞,累不累呀  
那时,夕光正好——  
乔小慧坐在石凳上,等我给她拧开一瓶矿泉水  
.  
《晒太阳的乔小慧》  
.  
上午十时的阳光照着我家的大床,也照着儿子的小鸡鸡  
乔小慧,一会儿把腿蜷起来,一会儿又伸开  
一会儿翻个身,一会儿又坐起来  
印花床单上的阳光,大部分是她的  
几乎全都是她的。这一刻,除了阳光,她似乎谁也不爱  
.  
《裸睡的女人》  
.  
红色的小蚂蚁  
在乔小慧后背  
爬来  
爬去  
它不会知道  
翻过  
那道梁  
有许多好吃的  
.  
《下了一夜的雨》  
.  
天还没亮,乔小慧轻一下重一下,  
敲击着墙壁。  
墙那面的男女,  
好像有意应和着节拍,  
做做停停。  
还不时说些什么,  
听不清。  
有一句听清了,  
男人在骂他妈的。  
乔小慧笑出声来,  
他妈的,他妈的。  
雨下了一夜,  
还没有停下来的迹象,  
玻璃窗子  
快被砸出坑来了吧?  
我躺在她身边,一直没有出声。  
.  
《山里的蚊子》  
.  
成群的蚊子追着我和乔小慧咬,是咬,不是叮。  
她打她的脸、胳膊、腿。  
啪——,啪——,  
啪——,啪——。  
在黄昏的山道上,  
声音是明亮的。  
那条短裙子是我给她买的,  
她很喜欢,  
几乎天天穿。  
在山上,  
却给蚊子提供了方便。  
一到宾馆房间,  
她就脱光衣服,  
数身上的红点点。  
“看看,这都是你干下的好事儿,你得赔我。”  
.  
《雪地上的瞎子》  
.  
地上的雪薄薄的,  
堆不起个雪人。  
乔小慧在地上,  
画了一只大眼睛,  
又戳出一个瞳仁。  
你快把她弄瞎了!  
乔小慧回过头,  
笑嘻嘻的——  
我画的就是瞎子,  
你还没看出来么?  
.  
《一日两卦》  
.  
从山上进香回来  
天色已晚  
在公交车站  
侯车时  
看到一算命瞎子  
正在收摊  
乔小慧  
眼睛一亮  
拉着我的手  
央求道  
咱们再求个签吧  
.  
《一只白鹭单腿立在电线杆顶上》  
.  
正午时分,一只白鹭单腿  
立在电线杆顶上  
在黄河滩  
除了白云和太阳  
就它站得高了  
从渤海湾吹来的风  
不时撩起它的羽毛  
它站在那里  
那个高度的风都是它的  
不像我们  
风从车窗吹进来  
经过司机的脸  
我的脸  
最后才抵达  
蜷在后座的乔小慧  
她拢了拢头发  
忽然直起身  
那只大鸟真的是白鹭么  
.  
《与乔小慧夜游鹳山、富春江、新沙岛》  
.  
油菜花开过,鹳山上的空气,变稀薄了  
乔小慧走着走着,就成了鱼  
山下的富春江  
一点、一点,浮起来  
只是到了晚上  
它才突破局限  
只是到了晚上  
它才向这一男一女,坦白  
“在过去的四分钟里  
我跟过去的我相遇”  
“我太美了  
以至于无人能认识我的好”  
他们已忘了  
刚刚渡过的河流  
他们还记得  
让幽暗的河水,在尾鳍上闪耀出来  
江面上,渡轮来来往往  
富阳的所罗门王  
把每一分,每一秒,都载给了城区的灯火  
.  
《在大雷音寺前》  
.  
刚走出寺门,乔小慧就搂住我,  
把嘴凑上来。  
亲一下!  
不好吧?也不看看这是啥地方。  
.  
少废话!我不管,就要亲!  
将来哪一天,  
我会来这里出家的,  
法号我都想好了,就叫慧春。  
.  
亲一下!你可以记录在案:  
某年某月,  
某时某分,  
与慧春尼亲嘴于大雷音寺前。  
.  
《请模拟我回家的样子》  
.  
乔小慧说  
我走后请你  
在房间里也走几步  
模拟我回家的样子  
如果你能从前阳台  
走到后阳台  
那就更形象了  
前阳台上的月亮  
在后阳台上也看得见  
我在南下的列车上  
也看得见——  
.  
《趴在窗子上的女人》  
.  
转过身来,吓了一跳——  
玻璃窗上贴着一张脸。  
我以手作枪瞄准,  
她咯咯笑起来。  
她这样看了多久了?  
她发现了什么?  
乔小慧推门进来,  
我一把拧住了她。  
狗特务,看啥看?  
发现啥了?  
啥也没发现,  
就是好玩。  
你一个人在屋里,  
就像显微镜下的鞭毛虫,  
游来游去,游来游去。  
可笑极了!  
放开,混蛋,你弄疼我了。  
.  
《在电影院》  
.  
街头的人群中,乔小慧一跳一跳地跑过来。  
有一瞬间,她不见了。  
车流驶过,  
她站在斑马线前,冲我招手。  
这个刚打胎没几天的女人,  
并没有一点悲伤。  
她气喘吁吁地停下,  
不好意思,刚有点事儿。  
她总这么客气,  
哪怕在怀上我的种之后。  
一个小东西被拿掉了,  
好像真的跟我没什么关系。  
要不要买爆米花?  
当然要买了。
.  
黑暗中,  
她不时喂给我一粒。  
我咬住她的手指,奶油味的。  
轻点,坏蛋!  
黑暗中,  
她不时转过身亲我一下。  
我咬住她的嘴唇,奶油味的。轻点,坏蛋!  
.  
《墙上的叶赛尼亚》  
.  
窗子对面是拆了半边的楼房  
三楼的一面墙上  
挂着一个小镜子  
一个方便袋  
一件旧衣裳  
一张电影海报  
画中的比基尼女郎  
身材惹火  
乔小慧说  
那姑娘就是她  
囚禁她的那家人  
已不知去向  
可给人的感觉  
那里随时  
都还有事情发生  
仿佛一场隐秘的电影  
正被下午四时的阳光放映  
.  
《雨停了,我们刷牙》  
.  
天大亮了,雨也停了  
乔小慧  
和我挤在  
一张镜子前  
刷牙  
镜子里的  
两张脸  
不时  
对视一下  
笑笑  
白色的  
泡沫  
从我们嘴里不断涌出来  
.  
《镜子后面的乔小慧》  
.  
她把镜子举到  
胸前  
成像之后  
镜子  
或镜中  
映出的事物  
成为她的躯干  
.  
她把镜子举到  
头前  
成像之后  
镜子  
或镜中  
映出的事物  
成为她的脸  
.  
《蹓狗的女人》  
.  
卡洛斯一天天长大了  
没以前听话  
每次出去  
都要凑在别的母狗  
后面闻闻  
没羞没臊的样子  
让乔小慧有点难堪  
她一扯紧绳子  
它就呲牙咧嘴  
她一生气  
就不管不顾  
拖着它走  
来到僻静处  
它跟她才亲热起来  
围着她的脚转来转去  
.  
《乔小慧在哪儿呢》  
.  
从酒店出来,脸上凉丝丝的,不用抬头,我也知道下雨了。  
这个季节,山东省的天空,落下来的,只能是雨。  
.  
回家的路有多长?我不记得。但我知道,数着路灯走就成。  
.  
《在凌晨两点的玉米地里》  
.  
自己把自己喊醒了,就刚才的事儿。  
床,横在玉米地里。  
老鼠,在玉米杆上爬来爬去,  
有的甚至爬到了玉米梢上。  
一个女人身披斗蓬,  
坐在床的那头。  
怎么喊也不肯扭过头来。  
你是谁?到底是谁?  
到底是谁?快走开!  
她稍捎摊动了一下身子,  
并没离开床沿。  
奶奶——,奶奶——  
我听见我在喊奶奶,  
她已经死了十几年。  
小慧——,小慧——  
我听见我在喊小慧,  
这女人,也有一年多没跟我联系了。  
.  
《听乔小慧讲能仁寺的由来》  
.  
正午的天空,洒下万千交配的虫子  
慧贤手托罗盘  
在小山包上游走  
时不时收住脚步  
玻璃蒙子上的反光  
细若游丝  
在一坳处  
罗盘剧烈晃动起来  
她手搭凉蓬  
但见群山合抱  
一道阳光破云而出  
直指脚下  
就这儿了!  
那时,草丛中  
有一条蜥蜴,正抬起头来看着她  
.  
《十三路车摇摇晃晃开过来了》  
.  
乔小慧跳下来,提着满满一袋东西。  
露在外面的看得清:  
葱、茄子、白菜。  
愣着干啥?  
接过去呀,累死我了。  
是沉呢,有点勒手。  
她牵住我另一只手,  
一甩一甩的。  
今晚想吃啥?  
你做啥我吃啥。  
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  
我要给你做好吃的。  
啥特别日子?  
你都忘了呀?  
乔小慧抽出手来,  
在我后背上擂了一拳。  
去年的今天,你把我怎么着了?你说!  
.  
《给乔小慧说书》  
.  
吊睛白额的老虎,翻动满山的叶子。下山的武松,走走停停,拍照片,发微信。  
草丛中的潘金莲,振着翅膀,跳来跳去。  
喝醉的宋江率一干衙役冲山谷  
撒出白亮亮的尿。  
.  
尚未婚配的武大开着冒黑烟的三轮车从县城回来,一边擦汗,一边冲他们招手。  
.  
《夜行列车》  
.  
我熟悉你身上所有的痣。大小、方位、数量,恰到好处。  
要是它们能发光,就更好了,像我经过的那些车站一样。  
.  
《风马旗》  
.  
四点多醒了,发现电脑没关,还在播放曲子,是一首藏歌。  
听不懂,我就喜欢这样的歌。  
乔小慧说我装逼,还真不是。  
正因为听不懂,我才会反复听。  
接着听!  
我喜欢风马旗,它们在空中飘,乔小慧跳起来,也够不着。  
.  
《人流手术》  
.  
我把它拿掉了,前后就一小时,还没有我们做一次的时间长。  
乔小慧握住一杯水,十指环绕着玻璃杯子。  
你把窗子关上吧,我身上有点凉。  
它应该不会恨我,它那么小。  
她晃动了一下大拇指。可能就指甲盖这么大吧?  
她的指甲前几天修过,涂了一层蓝色的指甲油。  
你不会怨我吧?我这样做也是为你好。  
你怎么可能要它呢?  
你这么老了。  
她用食指敲着玻璃杯子,声音薄而脆。  
我躺在手术床上,等戴白口罩的家伙来捅我。  
你要怨,就怨他吧。  
是他杀死了你的孩子。  
他还羞辱了我,我叉着腿对着他,你不知道这多丢人。  
.  
她抽抽嗒嗒哭起来。  
手一滑,带倒了杯子。水,热汽腾腾的水,在餐桌上漫流开。  
.  
《摸黑下山》  
.  
从百岁宫出来,天已经黑了,索道也停了,  
我跟乔小慧一起,走着下山。  
四下里,虫声渐起,  
如远处的灯光,幻化于眼前。  
乔小慧牵着我的手,  
能感觉到她手心的汗,滑腻腻。  
松开吧,这样不安全。  
我摔倒了,你也会摔倒的。  
摔倒就摔倒。  
两个人一起滚下去,挺好。  
我饿了,真要那样,可以更早吃上饭。  
.  
在路边一亭子歇息,  
她靠在我身上:我猜你今晚肯定不行了——  
.  
《乔小慧的纸条》  
.  
回到家,乔小慧已经睡着了。  
床头柜上有张纸条,  
上面写着:  
我先睡了。  
你回来后,要把我弄醒。  
从头亲到脚,  
脚趾头也要亲。  
你能做到么?  
晚安!  
.  
注:我要跟你一起重新睡下。  
.  

《等儿子回家吃饭》  
.  
菜这就好了,你刷两个酒杯!  
厨房里飘来炖鱼的香味,  
那种好闻的腥气。  
你要不要先喝点?  
等儿子回来吧。  
那我先给你倒上酒,  
她在围裙上抹着手指。  
细小的酒花浮在杯沿,  
一点一点破碎。  
儿子好像回来了,  
楼下有锁电动车的声音。  
乔小慧叫了一声。  
这个女人只是当我的面  
才叫他儿子。  
面对面时,他们彼此称呼喂——  
.  
《下雨的早晨》  
.  
很小的时候我想到过死,你想过没有?  
乔小慧支起胳膊,扳我的肩膀。  
我爸给我姐买新衣服,  
总让我穿她穿小了的。  
那些年我快疯掉了。  
乔小慧揪住我的耳朵。  
你到底听没听呀?  
现在我也不能原谅他。  
去年春节,我还提了呢。  
我爸光喝酒,不说话。  
我姐也不说话。  
气死我了。  
乔小慧翻过身,压上来。  
还是你好!  
可我不能喊你爸爸,虽然你这么老了。  
.  
《每天,我都比她醒得早》  
.  
我熟悉它们的叫声。每天早上,都会聚在阳台上叫。  
我看不见它们的样子,但能想像得出,  
它们跳来来跳去,啄来啄去。  
阳台上有吃的么?  
乔小慧有时会端着碗到阳台上去,  
一边吃,一边侍弄她的花。  
这好像解释不通。  
她来之前,它们也是这样子。好多年了,都是这样子。  
.  
《早餐》  
.  
你甚至都没时间和我说话,我知道爱是什么样的。  
乔小慧把面条捞到碗里,  
又捞起荷包蛋。  
白白的面条上面,分别趴着一个蛋,  
这是我们的早餐。  
面对面坐下,各吃各的。  
别吃那么急,会烫着的,味道怎么样?  
很好,汤很好喝。  
你不爱我。  
我看看她,没有作声。  
阳光已经照到餐桌上来了。  
.  
汤很好喝,再给我盛点。别盛太多了,半碗就行。  
.  
《夏日时光》  
.  
半夜热醒了。我起身下床,打开空调。  
乔小慧还在睡,身上有汗,  
轻轻打着鼾。  
黑暗中,这是惟一明亮的事物。  
我挨着她,重新躺下。  
她翻了个身,  
一条腿搭在我身上,  
鼾声也停了。  
她的呼吸,听起来也很明亮。  
我把她揽进怀里,  
闭上了眼睛。  
眼前仍然明晃晃的。  
那是去年的一个晚上,  
在茶桐的小镇,她赤着身子向我走来。  
.  
《一天比一天暖和了》  
.  
乔小慧收拾衣柜,在镜子前一件件比划,床上扔着的都是她的裙子,  
各种各样的裙子。  
它们现在还只有樟脑球的味道,要过些日子才会沾上她的体嗅。  
乔小慧转过身,瞪着我,  
你得给我买新的!  
这不挺好的么?你去年穿着都很好看。  
去年是去年。  
才多久呀?你就不耐烦了。  
.  
这件得留着,咱们刚认识时,你主动给我买的。我喜欢它的颜色。  
.  
《我爱你,乔小慧》  
.  
紧紧抱住,让骨头释放,细细的闪电,轻微的雷鸣  
你说疼,这就对了  
你说喘不过气来,这就对了  
你说害怕,这就对了  
.  
我打开的胸腔刚好容得下,你这小小的奴隶制国家  
.  
《昙山下的玉米长得这么好》  
.  
我多次说过要出家,  
至于什么时候  
我也不知道。  
跟乔小慧在一起时,  
我也提到过出家,  
她只当是玩笑。  
你会出家?  
鬼才信呢!  
是呀,我也不信。  
可我还是时不时  
想起出家的事儿。  
昙山下的玉米,  
已经吐出  
五颜六色的须了。  
我啥时才会出家呢?  
.  
《在回家的路上》  
.  
走着,走着,乔小慧落在了后面  
我停下来等她  
怎么走这么慢  
我踩你的脑袋  
真好玩  
一会儿大  
一会儿小  
我怎么踩  
你都不会吭声  
噢,感谢那些路灯吧  
没有它们,你没有这样的机会  
.  
嗯,我知道  
我要是真踩你的头,你会揍我的  
.  
《老同学》  
.  
多年前的一个老同学  
现在已经是  
宝相寺的住持了  
当年他真不如我  
每天放学  
都是我骑着他回家  
但是,现在  
我去他那里进香。  
都得先给他打招呼。  
要不然——  
那是绝对不可能  
抢到第一柱香的  
那天我跟乔小慧来  
没提前跟他说  
但是,恰好在走廊上  
遇到了,他也请  
我们到办公室  
喝了杯茶。末了  
还送给乔小慧一串念珠  
.  
《在运河桥上》  
.  
乔小慧跟我一起,扶着栏杆,看桥下的船。有打南方回来的,有刚刚离开码头的。你们烧的煤,说不定就是这些船运过去的。胡说!我们烧柴。我们家山上有的是柴。这时,一群白鹳远远地飞来。越飞越近,越飞越大。径直,从我们头顶上飞过。嗯。真不错!乔小慧握住我的手,没想到你们这儿,一点也不比我们那儿差——  
.
《哎呀,能不能小心点》  
.  
乔小慧指着一个坟头,  
说这是我爷爷。  
指着另一个坟头,  
说这是我奶奶。  
我也没见过他们,  
也可能见过,  
不记得了。  
听我爸说,  
我长得像我奶奶。  
你给他俩磕个头吧,  
意思一下。  
看我做什么?  
别愣着呀!  
快磕,磕完回家吃饭。
.
麦子有一尺高了,  
麦芒差点戳到我的眼。  
.  
《上午的阳光明晃晃的》  
.  
出门前,乔小慧说洗衣机停了,把衣服晾出去。  
抽完几支烟,洗衣机果然停了。  
.  
裙子、裤子、胸罩,满满一筐,都是她的。  
就是它们包裹着,我喜欢的那个女人。  
.  
分了分类,挂在晾衣绳上。  
裙子是裙子,裤子是裤子,胸罩是胸罩。  
.  
上午十时的阳光照着它们,很好看,也很陌生。  
.  
《看乔小慧骂架》  
.  
一大早,我在电脑上跟人骂架,  
乔小慧还在睡觉。  
快结束的时候,  
她醒了,  
一骨碌坐起来,  
大爷,来支烟抽。  
我抛给她。  
她自个点着,  
床头就有打火机。  
你刚才在做啥?  
她吐了个烟圈。  
跟人骂架。  
跟什么人骂架?  
女人!  
战况如何?  
骂不过人家。  
你怎么不叫醒我?  
让开!看我怎么收拾那个婊子。  
.  
她赤着身子坐下  
回过头,你跟那女人有一腿吧?  
.  
《春夜》  
.  
半夜醒来,看到乔小慧就着灯,  
在剪指甲。  
一小撮剪掉的指甲,  
放在床头柜上。  
.  
干么不睡?  
做恶梦了,醒了。  
干么这时候剪指甲?  
想剪。  
.  
她头也不抬,继续剪她的指甲。  
隔了一会儿,  
她用手在我脸上  
重重地划了一下。  
.  
你干什么?我试试剪得整齐不。  
.  
《从福州开始下的雨》  
.  
出了福州,就开始下雨。到了南平雨还在下  
接下来,要赶往建瓯县城  
那里是否下雨,没法预见  
我能认定的只有车窗外的雨  
车窗上的雨,被雨刮器粉碎的雨  
以及一辆辆急驶而过的大货车  
我看到有石头掉下来了  
我看到有圆木掉下来了  
我看到车厢在解体  
我看到破碎的车头载着乔小慧,在雨中狂奔  
.  
《洗衣妇》  
.  
他在沙发上打了个盹  
她已经洗完了衣服  
他睁开眼时  
她正在收拾晾衣架  
正午的阳光  
把她照得几近虚无  
但轮廓很好看  
她好像发现他醒了  
转过身——  
走到他跟前  
不由分说剥去  
他的体恤、短裤  
他以为她又想要了  
她却说别紧张  
还有几条裙子  
凑在一起用洗衣机洗  
.  
《乔小慧说》  
.  
乔小慧说你就是猪圈里的小猪,早早醒来,  
冲着,夜空中的星星  
哼哼——  
不知那些遥远的奶头里,是否有好吃的奶?  
.  
《乔小慧洗的碗》  
.  
粗瓷碗上  
有蚂蚁  
游走  
这只碗  
空空的  
盛过什么  
不知道  
我只看见  
一队蚂蚁  
确实在  
搬运什么  
.  
《我期待的激情戏一直没有出现》  
.  
昨晚,我什么也没干  
只是骑着马  
跟乔小慧一起  
在大漠里跑  
一会儿  
掀起一溜烟  
一会儿  
掀起一溜烟  
黄昏时分  
我们勒住马  
并肩站在山头上  
蒙古人的夕阳  
回回的夕阳  
正交替着  
滚下山  
还真没看出  
谁比谁更大、更圆  
.  
《仲夏夜》  
.  
乔小慧说,空调开到26度正好  
我说,开到24度吧  
.  
后来她说,确实该开到24度的  
.  
《两架飞机就快撞上了》  
.  
小镇的上空,两架飞机,就快撞上了  
我指给乔小慧看,她一脸不屑  
高度不一样,肯定撞不上  
真的快撞上了,不骗你  
.  
整个下午,被她拖着  
在一个又一个小巷子里转  
这是没办法的事儿  
可我,仍不时把头转向灰蒙蒙的天空  
.  
《在麻行码头饮酒》  
.  
烤焦的秋刀鱼有恋人的体香  
此前饮下的  
只是一盏盏空杯  
一阵阵江风  
来,来,来  
乔,小,慧  
给哥满上,全都满上  
我要摇晃着站起来  
重新打量一下  
“突突突”的运沙船  
掀起的浪花  
我要重新数一数  
今晚一起喝酒的  
是不是真的  
只有二十四人  
我还要挨个敬酒  
顺便让每个人  
都描述一下江心屿的灯火  
.  
《传灯》  
.  
走着,走着  
茅草  
没过了头顶  
走着  
走着  
山色不动了  
一条小溪  
哗哗  
啦啦  
下山去了  
山下  
酒旗在望  
山下  
灯火通明  
这是在山南  
山北  
只有  
三两颗星星  
状如蝌蚪  
浮在放生池中  
此时  
乔小慧  
走进侯车亭  
弯腰  
磕了磕鞋子  
.  
《我总是从低级趣味中感到快乐》  
.  
太阳这么暖和,真应该干点啥  
那么修一修鼻毛吧  
.  
太阳这么暖和,真应该干点啥  
那么掏一掏耳朵吧  
.  
太阳这么暖和,真应该干点啥  
那么搓一搓脚吧  
.  
太阳这么暖和,真应该干点啥  
冲乔小慧屁股来一掌吧  
.  
她在院子里的铁丝上晾衣服  
挡住我的阳光了  
.  
《乔小慧家的广玉兰》  
.  
那些广玉兰还没卖出去  
今年又长大了一些  
花也开得更好看  
应该找个养蜂的来  
园子里也有土蜂子  
它们成天只会  
“嗡嗡嗡”地乱窜  
这么好看的花  
白白开着,太可惜了  
但乔小慧说  
玉兰花蜜没人喜欢  
卖不上价钱  
她爹在世的时候  
每年都弄一点  
也就她和两个妹妹喜欢  
.  
《在废弃的老屋》  
.  
嘘——,乔小慧牵了牵我的裤子,别出声。  
堂屋里,两只兔子在做那事儿。  
两只兔子都很好看,  
它们都有一双红眼睛。  
后面那只,  
大耳朵不停摇晃,又薄又亮。  
等它们完事,  
我和乔小慧才走进去。  
她指了指里屋,  
我以前就住这儿,这是我的闺房。  
又暗又潮。  
噢,这就是你的闺房。  
几乎同时,我抱住她,她也抱住了我。  
.  
《春天里,我们都是被尿憋醒的人》  
.  
窗台上的海棠,开花了  
隔着纱窗  
一连几天都有蜜蜂  
嗡嗡而来  
又嗡嗡而去  
.  
乔小慧捅了捅我  
看,那些傻子又来了  
嗯,听见了  
它们是闻着你的味来的  
.  
《爱情与痔疮》  
.  
痔疮快好了,还是感觉不太舒服。  
十几天了,  
消炎药吃了有好几盒,  
马应龙用了有几管,  
还贴了脐贴。  
自然也不能做那事儿,  
乔小慧都有点烦了。  
早上上厕所,  
感觉畅快多了,  
一种久违的感觉。  
我想没有痔疮的人  
才是这世界上最幸福的。  
这一说法至少  
在我身上是成立的。  
类似的说法王小波也有。  
不过他把痔疮  
跟爱情联系在了一起。  
原文记不住了,  
实在想不通,他是如何做到的?  
.  
《红灯,足足亮了一分钟》  
.  
傍晚,站在三楼办公室的窗前  
看到骑自行车的女人  
急冲冲往家赶的样子  
我居然有了反应  
在建设路、太白路交叉口  
她们停住了  
有的从车鞍子上下来  
有的叉着大腿  
以脚拄地  
她们的脚趾好像汗津津的  
真该感谢那排红灯  
恰当其时地亮了  
我才发觉这些女人也很可爱  
说起来这是  
七个月前的事了  
那时我刚送乔小慧到车站回来  
.  
《健忘的人》  
.  
凌晨一时,乔小慧发来信息,内容是什么记不清了  
六点起床,回复,说了什么记不清了  
十时许,喝干最后一口茶  
用什么茶叶泡的,记不清了  
而后,起身,锁门,门有没有锁上,记不清了  
而后,下楼,过马路  
没走斑马线,被女交警呵斥  
抱歉地笑笑  
她多大年纪,长得是不是漂亮,记不清了  
.  
斑马线就在身后,黑一道,白一道,反射着阳光  
.  
《人面虾》  
.  
它们在玻璃鱼缸里,游来游去,如入无人之境,如入无我之境。  
可是乔小慧说,它们都长着一张悲伤的人脸。  
.  
《我看见过一只蝈蝈》  
.  
我看见过一只蝈蝈伏在长江边的一茎豆叶上  
产下苍白的斑点  
这是它的孩子,它们将会在秋天长大  
.  
狼山脚下大片大片的田野都将是它们的  
当一阵晚风吹过  
叫得最响,叫得最好听的就是它们了  
.  
这样的晚上  
乔小慧应该又一次蜷缩在一辆返程的列车上  
.  
《致乔小慧:一群衣物抵达晾衣绳的过程》  
.  
等你再次现身,你会发觉我已经喜欢上了洗衣服  
衫衣,裤子,短裤、袜子  
统统扔进洗衣机  
点燃一支烟,启动开关  
在机器的轰鸣中  
在哗哗水声里  
想像它们纠缠、翻滚、摩擦、揉搓  
不时,有一两粒钮扣  
刮蹭出刺耳的尖啸  
它们曾附着于我,现在得到了自由  
当设定的时间到来  
泡沫消散,水流隐去  
衣物们委顿于桶底  
这时候,我会把它们取出,一一悬挂在晾衣绳上  
.  
《昨天的一只蚊子》  
.  
昨天早晨,一只蚊子  
嗡嗡地飞来  
盘旋片刻  
落在乔小慧手背上  
我看着它  
把口针刺进去  
它的身子  
一点一点  
充盈起来,几近透明  
.  
《抽烟的女人》  
.  
抽一口吐一个烟圈,一个烟圈紧跟着一个烟圈,一个烟圈击破一个烟圈。  
一枝烟抽到了烟蒂,乔小慧脱光衣服。  
在床上打几个滚,盖上被子。  
末了,她把被子往上扯了扯,盖住头顶。那盏台灯,她却让它彻夜亮着。  
.  
《乔小慧的餐车》  
.  
你说我是一列火车中的餐车  
你说我有小小的厨房  
猛烈的炉火  
你说我会  
砍,切,刮,削  
煎,炒,烹,炸  
你说所有的餐桌都是你的  
而你,只在  
一张餐桌后坐着  
翻翻报纸,玩玩手机  
或者,看看窗外  
飞掠而过的  
平原,河流,山峦,草原  
你说这些食材  
你都想亲手取来给我  
你说就这样  
一直奔驰下去多好  
这个星球上的铁轨  
每一寸都在等我们辗过——  
.  
《去教堂之前》  
.  
乔小慧把包里的东西倒出来  
一面小镜子  
一个化妆盒  
一只口红  
一个卫生巾  
她笑了笑  
把卫生巾放回去  
现在她开始  
摆弄它们  
她的脸越来越白  
嘴越来越红  
眉毛越来越黑  
她身上开始有阳光放射出来  
.  
《在信号山上》  
.  
信号山上,已没有信号发出。而灯塔,还是灯塔的模样  
过一会儿,城区的灯火就该亮起来了  
乔小慧就在某一片灯光的核心  
过一会儿,她就该踮起脚,振动翅膀,撒出鳞粉  
可她始终没有起飞  
此时,我就站灯塔下面,跟它一样,也发不出什么光亮  
.  
《被拆散的钟表》  
.  
乔小慧脱掉衣服,然后拆下眼睛,嘴巴,乳房,大腿,骨头  
她总是以这样的零碎,来爱我  
而我所能做的,只是默默地  
把它们一一捡拾起来  
归位,复原,再拧紧发条  
同时我也知道:一旦完成了这一连串动作,她就不再属于我  
.  
唔,时间!我又听到了它们的滴嗒声。毫无疑问是她发出来的  
.  
《儿童游艺场》  
.  
那是在长江边上的一个小镇,那是大前年十一月的最后几天  
天黑后,他和乔小慧就到儿童游艺场转一转  
骑一骑旋转木马,坐一坐过山车、小火车  
一个中年男人、一个年轻女人,挤在孩子们中间  
放肆地大叫,大笑——  
有时,也面面相觑,陷入突然的沉默  
“嗨,小老头”  
“嗨,小东西”  
他们像久别重逢的老朋友一样打招呼  
到最后,他们往往吃着棉花糖离开,孩子似地拖着长长的影子  
.  
《捕鼠记》  
.  
有一天,乔小慧神神秘秘地说  
屋里进来老鼠了  
可我一直没看见  
起夜时  
也从没碰到过  
但我确实  
闻到了某种味道  
买来鼠药  
放在沙发、柜子、床底下  
十多天过去了  
那种味道还在  
而且越来越明显  
每一天  
我都在其中醒来  
每一天  
我都在其中  
长出粗硬的胡子  
每一天  
我都跟乔小慧  
在那种味道里做爱  
有时正做着  
她会突然冒出一句  
你说那只老鼠是不是早就死了  
.  
《与乔小慧夜游鹳山、富春江、新沙岛》  
.  
油菜花开过,鹳山上的空气,变稀薄了  
乔小慧走着走着,就成了鱼  
山下的富春江  
一点、一点,浮起来  
只是到了晚上  
它才突破局限  
只是到了晚上  
它才向这一男一女,坦白  
“在过去的四分钟里  
我跟过去的我相遇”  
“我太美了  
以至于无人能认识我的好”  
他们已忘了  
刚刚渡过的河流  
他们还记得  
让幽暗的河水,在尾鳍上闪耀出来  
江面上,渡轮来来往往  
富阳的所罗门王  
把每一分,每一秒,都载给了城区的灯火  
.  
《小镇的臭豆腐》  
.  
仿古民居在老运河里,投下摇摇晃晃的影子。它们对某个朝代的模拟,更有力。  
偶有一串泡泡,浮出水面,以破裂表示肯定。  
然而,看不见水流淌。  
只有映在水里的云,变来变去。  
.  
巷子里男女小贩在大声吆喝。刚出锅的油炸臭豆腐,黑乎乎的,乔小慧吃得很香。  
.  
《在火车上看电影》  
.  
火车开动。窗外所见,就都成了高粱地。余占鳌们飞掠而去,又迎面扑来  
每一节车厢里,都有一个戴九莲  
她在硬座上坐着,她在卧铺上躺着,她在车厢里走动  
眼睛,杏眼、丹凤眼、细长眼、眯缝眼、近心眼、远心眼,紧紧盯着窗外  
.  
山东省的高粱低垂着脑袋,被靠在我肩上的乔小慧,涂了一层薄薄的水银——  
.  
《有镜子的房间》  
.  
乔小慧把那面镜子  
挪到北墙上去了  
这样一来  
就可以在两个方向  
看到城南的狼山  
稍有不同的是  
照镜子时  
我们也会看到  
贴在狼山上的自已  
.  
《滚开的水》  
.  
刚倒进去开水  
玻璃杯子  
“叭”的一下  
底掉了  
乔小慧手一松  
不再是  
杯子的东西  
也碎了  
我归拢呢  
.  
《水烧开,就不要管了》  
.  
水烧开了,别去管它  
听那咝咝的声音  
看那蒸腾的水汽  
还有立在墙角的热水瓶  
它像我一样空着  
只有空着  
乔小慧附耳过来  
才能听到嗡嗡的响声  
.  
《你很牛逼》  
.  
好不容易戒了十天的酒,这几天又喝得天昏地暗  
昨晚我一个人在火车上喝了七两白酒  
喝多了把别人行李箱拿错了  
还好及时发现  
还有啥状况?  
我带白酒安检没被发现,高度的不让带  
属于易燃品,怕当汽油用  
我喝酒很安静,没状况  
脸红没?  
红了,头也晕了  
晕了之后做啥了?  
安安静静乘上地铁回家  
没啥故事  
想要故事都难,你又不在  
我喝了酒一般是去睡觉  
乱了酒代价很大  
一个人呆着最好  
一个人喝酒喝有意思么?  
我经常一个人喝酒  
我在飞机上还喝酒  
飞机上也喝啊?  
大巴上也喝  
一次在小船上漂流喝高了,结果睡着了  
坐在山顶的制高点俯视群山喝酒  
感觉不错  
偶然遇到陌生的登山者  
我就请他们喝一杯  
你真的这样喝过么?  
各种各样的状态都喝了  
我还对着大海喝  
你很牛逼!  
坐在马桶上喝过没有?  
没有,我在浴室喝过  
边洗边喝?洗完再喝?还是边搓边喝?  
洗完澡穿上浴衣  
边看演出边喝  
你很牛逼!  
搂着女人喝过没有?  
一次在一个风景区,  
有个女孩子把我带的酒全喝了  
结果她醉了  
我费了很大劲  
才把她带到公园管理处交给管理人员  
那女子为啥喝你的酒?  
我叫一声她就过来喝了  
因为我很面善,她有安全感  
她受了打击  
所以喝起来没完,酒量又不大  
我没有搂她,直除了好酒我没别的毛病。你很牛逼!  
.  
《瞧,那个鼻涕妞》  
.  
额!那个拖着鼻涕的妞,  
就是乔小慧。  
黑白照片中,  
抱着一个大苹果,  
好像怕谁抢似的。  
真有人跟你抢么?  
那当然!  
我打不过两个弟弟。  
嗯,明白了。  
我说呢,  
第一晚你就想把我榨干。  
.  
《雪仗》  
.  
吃我一个大雪球,  
乔小慧就恼了。  
你给我毁容了!  
真的么?  
我跑过去,  
摸摸她的脸。  
这不挺好的么?  
没看出有啥变化。  
是真的么?  
那还有假。  
好吧,  
我就信你一回。  
冷不丁,  
她把一团雪,  
塞进我的领口。  
.  
《一只大鸟在雪中飞》  
.  
雪下得这么好,就不要穿衣服了  
鸟就不穿衣服  
它们在天上飞  
乔小慧从我脖子底下  
抽出胳膊  
我要飞啦——  
飞吧,飞吧  
飞得越高越好  
.  
我要拉一砣  
屎下来,专门砸你这样的坏人  
.  
《跳来跳去的松鼠》  
.  
新买的床是松木做的  
每天晚上  
我都会梦见  
有只松鼠  
在身上跳来跳去  
乔小慧说  
是真的  
不骗你  
你就是那只大松鼠  
你看你的尾巴  
多大呀!
.  
《午间新闻》  
.  
正午我和她在做爱,电视里在播报新闻  
男女播音员的普通话都很标准  
国家领导人正出访非洲六国  
墨西哥在流行猪瘟  
.  
乔小慧说这两档子事儿,让她有些分神  
.  
《悲伤的乔小慧》  
.  
阳台上,装苹果的纸箱里  
六只没满月的猫仔  
挤在一个角落  
它们的妈妈  
几天前死在卡车轮下  
“就剩一张皮了”  
猫仔太小了  
送又送不出去  
“这可怎么办呢”  
“这可怎么办呢”  
乔小慧从五百里外的小镇  
打来电话求助  
一天七次  
她给它们喂奶  
“忙死了,我可没功夫理你”  
.  
《夺鼎之战》  
.  
猴山上,两只猴子在打架  
抓,咬,撕,挠  
围观的游人  
起哄、叫好  
母猴子、小猴子  
躲到在一边  
有的挠痒痒  
有的呆坐  
有的追逐嬉闹  
好像谁胜谁败  
跟它们关系不大  
忽然乔小慧  
喊了声下雪了  
紧接着好多人  
抬起头来,真的下雪了呐  
.  
《白日焰火》  
.  
那时,他总是喊我去爬大隅山  
山里总有可以当床的石板  
.  
花开在枝头,我们躺在石板上  
看一会儿天,做一会儿爱  
.  
有时,会遇到蜜蜂  
营营嗡嗡的,挥之不去  
.  
有时,还会遇到游人  
我们来不及穿衣服,就跑了  
.  
更多的时候,他穿好了衣服  
我还不愿意穿呢  
.  
我们溜溜达达下山  
他跑一阵儿,我追一阵儿  
.  
真想再看看山里的云  
它们白的就像白日里的焰火  
.  
有时,它们飘过来  
把我们罩在巨大的阴影里  
.  
那时,我们往往一言不发  
甚至能听到彼此的呼吸  
.  
下个月,你也来吧  
我想我还能找见那些石头  
.  
你在前面,牵着我的手  
你要把我拖上山去  
.  
中途,我要歇上几歇  
你要蹲下来,给我捏捏脚  
.  
我还能认得那些石头么  
它们好像长得都一样  
.  
好久没爬大隅山了  
我还能认得进山的路么  
.  
算了,你还是别来了  
我怕你进山,就出不来了  
.  
你看,这样多好  
每天半夜给你打个电话  
.  
你看,这样多好  
每天半夜给你讲个情爱故事  
.  
现在,我的乳房发涨  
我能听见,乳汁在流淌  
.  
一点了呐,你还在么,老家伙  
一点了呐,你快睡吧  
.  
明天早上,别忘了照照镜子  
你看,你的眼袋又大了  
发表于 2015-4-3 09:23:03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喜欢:)
 楼主| 发表于 2015-11-17 10:05:18 | 显示全部楼层
《立冬日的早晨》  
.  
窗台上的那瓶水仙根须更多了,但还没开花  
楼下的绿萝爬了上来  
感觉对它有什么企图  
等会儿起来  
一定要把绿萝扯一边去  
或把窗子关上  
事实上,我并不喜欢水仙  
乔小慧当礼物送的  
我只好养起来  
她要求放在窗台上  
我就放在窗台上  
.  
她说,她也养了一瓶,也是放在卧室窗台上  
.  
《为什么不能在花盆里种韭菜》  
.  
窗台上花盆里种下的韭菜,长得很快  
还没来得及吃,就开花了  
淡白的小花,很可爱  
.  
有时关了灯  
我还会跟乔小慧说起那些小小的花儿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10-19 07:37 , Processed in 0.065146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