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4799|回复: 1
收起左侧

还叫悟空现代禅诗汇总(2014—2007)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2-20 21:03: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还叫悟空 于 2015-6-11 19:47 编辑

《神山》
.
开车翻过一座雪山
去看另一座雪山
半路上
抛锚一次
还差点
跟一辆卡车相撞
老王探出头
大声斥骂
卡车司机没还口
只是
做了个鬼脸
车厢里的羊
也没叫一声
生着闷气
一路开下去
终点
越来越近
积雪越来越多
越来越高
但白还是一样地白  
.
《零点二十七分的樱桃》
.
瓷盘中的樱桃
又红又亮
我吃掉一颗
就少一点红
一点亮
零点二十七分
我吃光了
所有的樱桃
这真让人高兴
我让瓷盘
变成了
很纯粹的瓷盘
.
《一盘菜》

雨后第二天
竖在墙角的梯子
长出了七朵木耳
真的像耳朵一样
只是大小不一
仔细数了数
是十二朵
等那些小的长大
我就把它们
全都摘下来
炒一盘菜
留着它们也成
等它们干死了
再摘也不迟
还能炒一盘菜
.
《张雪江去见老道士》
.
张雪江去了海云观
李之平纠正
是碧海观
好吧!
张雪江去了碧海观
他要去见一个
老道士
这应该没错
整整七天
都呆在观里
李之平纠正
是来回七天
好吧!
整整六天
都呆在观里
还不让喝酒
真不知这有啥意思
李之平说
你管他呢
他回来
就能给咱们算命了
.
《兰花和兰花的影子》
.
在阳台上
它是兰花
在那面墙上
它是兰花的影子
.
穿堂风在吹
它和它
都在摇动
谁也不影响谁
.
《惟有灯光可以铭记》

路灯下,
香樟树
在落叶。
下山的人,
走着,
走着,
就忘了
脚下的台阶。
.
《雪地上的瞎子》
.
地上的雪薄薄的,
堆不起个雪人。
乔小慧在地上,
画了一只大眼睛,
又戳出一个瞳仁。
你快把她弄瞎了!
乔小慧回过头,
笑嘻嘻的——
我画的就是瞎子,
你还没看出来么?
.
《镜子后面的乔小慧》
.
她把镜子举到
胸前
成像之后
镜子
或镜中
映出的事物
成为她的躯干
.
她把镜子举到
头前
成像之后
镜子
或镜中
映出的事物
成为她的脸
.
《听乔小慧讲能仁寺的由来》

正午的天空,洒下万千交配的虫子
慧贤手托罗盘
在小山包上游走
时不时收住脚步
玻璃蒙子上的反光
细若游丝
在一坳处
罗盘剧烈晃动起来
她手搭凉蓬
但见群山合抱
一道阳光破云而出
直指脚下
就这儿了!
那时,草丛中
有一条蜥蜴,正抬起头来看着她
.
《雪相》
.
前天的一场小雪,已化得干干净净。
在一片雪白中浮现出来的,
又退了回去。
.
《一个人的寺院》
.
九华山的寺院有上百座,最小的只有一个人,一间屋
但是,一样有蒲团,一样有佛像,一样有香火
没人来,老和尚就自己上一柱香
.
《池中的百岁宫》
.
到百岁宫时已经关门了。
隔着数米高的白墙,
听见有僧人在说话,
听不清说的是什么。
用相机拍了几张,
不好看,随即删掉。
到是映在池中的影子,
拍出来很好看。
而且在池中,
也看不清那门,
是关着,还是开着的?

《重游南山记》

几年前确实来过这里,进得山来
却一点印象也没有
山是好山,雾是好雾
水是好水,树是好树
真的一点印象也没有
直到踏进南山寺的大门
直到见过一个
又一个菩萨
直到进到院落深处
直到从大雄宝殿前折回
确切地说
直到无意中回头
看到那面悬在亭子里的鼓
我才确定,多年前曾到此一游

《南普陀寺的放生池》

南普陀寺山门前,有两个放生池,一大一小,每一个都是满满的。
所见多是乌龟,其它是鱼。
偶有一两只虾出现,即被追赶,抢在前面的多是鱼。
池水因此激荡起来,把映在池中的蓝天、白云,弄得皱巴巴的。

《蜡山桃花记》

人家告诉我,蜡山上桃花开了;我却转告你,蜡山开花了。



《天葬台上》
   
天葬台上,飞得最高的是秃鹫,其次是乌鸦,再次是麻雀。
天葬台上,飞得最低的是秃鹫,其次是乌鸦,再次是麻雀。

《对冬泳爱好者的观察》
  
一大帮中年男人光着身子
站在江边的礁石上
也许刚刚渡江而来
或正要渡江而去。
一列船队载着沙石料
缓缓穿过富春江大桥。
二月初七的太阳还没出来
所见之物尚未
被过于耀眼的光线表述。
过江之鲫
因此得以苟活
我有一种垂而不钓的喜悦

《兴福寺》

空气中弥漫着烟火味。空心谭里的那个太阳,已经褪去颜色。
龚纯见识过的乌龟没有浮上来。
今天刚刚立春,还没有到它们现身的时节,
满身的卦相,沉在水底的泥里。
那么,预言与我等无关。
那么,且让我指认
屋顶上啄食的雀儿,小和尚匆匆走过的回廊,
花窗后的笑脸,功德箱里的硬币,
横在池水上,已经开过花的蜡梅。
以及,寺门外,那些做小生意的人民。
此外,就是越来越黑的虞山。山势如水泡呐,山势亦如猫眼。

《清凉寺的钟声》

坐在船头的女子,在轻轻地哼唱  
浪花里悄悄长出了白蘑菇  

再往前一点,就是沙滩了  
止于牙齿,掩于岁月  

该停下来,就得停下来  
你看那只蟾蜍爬到了青蛙的背上

你看那盏灯笼,晃来晃去  
看不见的风,就在其中  

今夕何夕,一群乌鸦  
把碑坊前的小榆树压弯

当是时也,当是时也  
慧春数着念珠,从前门转到后门  

《有人说:念头一转,莲花就开了*》

在马尾松与槐树之间喝酒,然后沉沉睡去  
被簌簌坠落的槐花覆盖、点染  
醒来还困,带着些许苍白、昏黄  
还得点着一枝烟,将它们驱散  
抽与不抽,不是问题  
点着了,一枝烟自会燃尽  
想起异国的千代尼
多少话都会咽到肚子里  
想起山下的小镇,寺院,河流  
眼前便扬起一片片,一阵阵,金色的沙尘  

*三缘诗句  

《在白马寺的树荫下》  

那片阔大的叶子,在水泥地上,投下更为阔大的影子  
叶子上伏着一只甲虫,影子里却不见它的踪迹  

然而,风飒飒吹来,一只甲虫从影子里飞了出来  
谁知道,还会有多少甲虫从影子里飞出
  
别担心,影子不需要修补,修补也没什么意思  
一个素不相识的人,来到寺门前,我一眼就认出了她  

《在水中的好处》  

高高的佛像,倒映在池中,一群蝌蚪正把它穿透  
如果,离运河近一些,再近一些  
穿透它的,就该是南来北往的运煤船了  
无论哪一种穿透,都不费力气  
这是倒在水中的好处  
丢掉幻想,一座石板桥也可以称量逝者的体重

《云钟》  

骑白马的人穿过沙漠,骑枣红马的人穿过沙漠  
骑黑马的人穿过沙漠,沙漠并未因此而变色  
三匹马和三个人,都对它嗤之以鼻——  

《东山上的汉墓》
  
东山上的汉墓
现在都成了坑
下雨天
就积满了水
下雨天
就有小鱼出现
下雨天
就有青蛙咕咕地叫
间或
有一根白骨
潜艇一样浮上来

《樱花静静开》
   
四下的樱花都开了
手里的这杯酒
并没有映出他们的颜色

《初雪》

它们是自己把自己抛下来的,落在阿勒泰山上的雪
摔得轻一些,可以将尸身保留一个冬季,一个春天
那些落在人脸上的,转瞬就化了

《统一律》

天气,一天比一天凉了
柳树,榆树
杨树,梧桐
相继落叶
总有风吹来
把它们掺在一起
分不出彼此
在这个北方小城
我熟悉的落叶
也就这几种
落光了叶子的树
形制相似
几近雷同
如同乔小慧
每天对我
说的话一样
起床了,吃饭了,睡觉了

《一空的蚂蚱》

一空的后背上,趴着一只蚂蚱,隔着一层白衫,他毫无觉察
我指给他看:一空,你背上有只蟑螂
一空扭转脖子:怎么可能

那天中午,一空就是背负着它或它,从古耸寨走到了山下

《盥洗室里的镜子》

他来之前——
它是一面墙
他站在它前面
它才是一面镜子
它照见他
模仿他
嘲笑他
瞪他
却从不和他说话
他转身离开
它马上恢复成
一面墙

《蜡梅山禽图》

地上落下的,都是虫蛀的叶子
树上歇着的,都是白头翁
它们叫了一夜
它们落了一夜
翌日醒来,我也在树叶中埋着呢

《落在墓碑上的雪,最先化掉》
  
城外的小山包上,有大片大片的墓碑  
覆于其上的雪,已率先化掉  

死去的藏人仿佛有历久不衰的余温  
每到初春的时候,就释放出来  

两只羊不知是上山,还是下山  
在那些墓碑中间,来往晃荡  

来自什乃亥草原的阳光,经过了它们  
止步于恰卜恰一扇紧闭的窗前

《运河上的行脚僧》

水还在流,却总赶不上
那些南下的运煤船
它们只需要一个发动机
就能拖起长长的一串
褐色的烟雾在船队上空展开
像一群行脚僧
从乡村的树荫下走过
他们一个个托着钵儿
行色匆匆,间或
有小孩子投出石子儿
也许他们力气太小了
竟无一命中目标
只是在和尚们脚下
扑簌簌地击起阵阵尘土

《池中看云》

放生池子还不够大
有一些白云,并没有倒映其中,它们在远山
投下硕大的阴影
那些僧人忙于念经,对于池中之事并不知情

《慧春》

我听到一只水鸟从河面上飞掠而去
这时候,水里应该映不出它的影子
新月细小,尚不能照见慧春——
每天汲水必须经过的那座石板桥

《对岸的河南梆子》

天刚擦黑,那些迟暮的男女
就从小城的各个角落涌现出来
聚在河对岸的小树林里唱戏
一忽儿,包公铡了陈世美
一忽儿,穆桂英挂了帅
一忽儿,诸葛亮使了空城计
一忽儿,小尼姑又思春了
暴涨的河水,只有在他们
转换唱段的间隙,才隐约可闻

《暴雨来袭前的黄昏》

轰地一下,它们
从树上窜起来了
稍后,又——
陆续落了回来
这期间,有狗儿
冲着村口狂吠
有蒲公英在土墙上
绽开了三朵两朵
慧春一行,也
刚刚来到昙山脚下

《在桥头露宿的一休》

就到这儿吧!一休说,实在走不动了
就在桥上露宿吧。明天一早
流水会像妈妈一样叫醒我的

《山坡上的坟茔》

好多年了。村子里死了人
就埋在村后的山坡上
一开始是在山脚下
现在已经到半山腰了
远远望去,那些坟茔
就像在举行一场登山比赛
只是不知道若干年后
谁家的死人会率先登上山顶

《第一柱香》  
.  
上山的路细长细长的,上山的人一点一点蠕动  
就像羊肠子中的粪蛋蛋,这样一个排泄动作  
直到山顶还没结束,他们一个个  
袖着手,跺着脚,哈着汽儿,等候宝相寺开门  
.  
《雨中望昙山》  
.  
雨越下越大,昙山慢慢不见了  
后来,雨渐渐小了——  
昙山又回到了窗前  
这期间,放生池中  
蛙儿们的叫声,也几起几落  
.  
《卦象》  
.  
天际微微泛白。台阶自上而下  
逐渐清晰起来。山道上  
尚无人迹,宝相寺的大门  
已经像雄鸡报晓一般  
“吱吱呀呀”地打开了  
此时,有槐花轻落  
有乌鸦振羽,向着山谷飞去  
山谷低洼,正下着小雨  
.  
《昙山的夏日》  
.  
一道道篱笆在昙山上划出了众多的格子  
每一格里,都散养着芦花鸡  
这些厌倦了飞行的鸟儿——  
跑着,叫着,在小圈子里寻觅虫子  
夏日寂寥。它们常常以下蛋打发时光  
.  
《昙山的早晨》  
.  
早晨,山坡上涌来成群的牛羊  
它们约好了似的  
朝着山顶,一路啃食过来  
山顶这么小,能容得下它们么  
对此,不必担心  
它们总是跟宝相寺  
保持一定距离  
当然,寺院周围  
草少得可怜,这也是不争的事实  
.  
《后山的梅花》  
.  
在池中洗手的人  
并不知道水里  
漂着的,就是梅花  
宝相寺里只有  
沉默的白杨  
那些好看的花瓣  
是从寺院后面  
昙山上飘下来的  
.  
《在华北的某座小山上远眺》  
.  
几个石人跪倒在正午的山谷里。坟墓已成废墟,它们面前  
除了石头,就是树,还有窗子后面的释演如  
.  
布谷鸟满山乱飞——  
阿公阿婆,割麦插禾,阿公阿婆,割麦插禾  
.  
一场雨,下下停停,若有若无  
后山的村子,传来出殡者的哭嚎  
.  
小石人呀,快起来吧!山坡上的麦子,已经由青转黄了  

《一组俳式短句子》

@
摸黑翻进果园
没见一颗果子
小偷来得早了
时令还是春天

@
下弦月越走
身影越细
一道门缝开启

@
看门人仔细盘问
每一个来访者
却放过串门的狗

@
新修的佛殿
才一个晚上
就被蜘蛛一家
占领了

@
听见布谷鸟叫
又有人随着种子
撒入地下了吧

@
蚊子啊
别叮佛陀的脸
寺里僧众
有血有肉

@
雨收云散的夜晚
白发的乞婆
也抬头望月

@
两只蛙泳罢
蹲在池畔
吹吹风,唱唱歌

@
庙里的残钟
蜘蛛一家补了三代
还没补好

@    
榴花落进
河水里
再一次绽放
  
@
寺里的蚊子
昨晚又礼佛了
早起的小和尚
红肿着戒斑
  
@
平静的池塘
无缘无故
漾出水纹
水底——
谁的心动了

@
多年以后,她和他走累了
坐在街边的长椅上
花白的头发招来了蜜蜂

@
宝相寺的钟响了
比北京时间
早了整整十分钟
 
@
花开一二尚欢欣
花开满树
寂寞漫上来了
  
@
几个月不见
宝相寺又扩容了
刚来的小和尚
还有些羞涩
  
@
雪白的浪涌上沙滩
并没像雪一样
留下雪白的颜色

@
梦里的钟表
只有一个指针
不知是指时
还是指分
     
@
雨后的丁香
噙着雨水
没有风来
就当明晨的露珠了
  
@
屋顶漏雨了
座上的佛陀
从头湿到了脚

@  
青衣白脸的和尚
采摘牵牛花儿
染红了手指

@
新塑的佛像
隐约可闻
松木香

@
邻家的墙上
爬满了牵牛花
入秋之后
便很少越界了  
     
@
高高的佛像
倒映在池中
一群蝌蚪
正把它穿透

@
这个木鱼
寺里的人都敲过
老住持敲它时
还是个小和尚

@
满山的落叶
簇拥着宝相寺
仿佛它是
落叶之王

@
一片落叶飘进香炉里
燃烧过后,居然
还是树叶的形状
  
@
大多数和尚
在生命的最后一年
都成了高僧

@
秋气日夕佳
我欣然
长出白发

@
从宝相寺出来
到河里游泳
偶遇一个和尚
我们都是裸的
只是他裸得更彻底

@
上午还相谈甚欢
下午就坐化了
宝相寺的和尚
还真有两下子
  
@
踩着落叶敲钟去了
钟声响起来时
不见一叶飘零  

@
一天天凉了
宝相寺的小老鼠们
相继自立门户
        
@
牵牛花儿谢得迟了
一夜风来
僵在了篱上
  
@
该关的门都关了
两只山雀儿
从前院溜达到后院

@
深秋月夜
鸦栖老树
小树一身轻松

@  
山寺的钟
晚上满满的
天亮了
就被掏空 

@
和尚们早课呢
两只喜鹊
在宝相寺的山墙上
掐来掐去
  
@
宝相寺的门开了
一个光头探出来
百分之九十九点九是个和尚 
      
@  
松针落了——
刺中了静坐的僧
才一会儿功夫
就形如刺猬了

@ 
溪中的山色
流到了山脚下
就止步了

@ 
左眉白了
右眉还黑着呢
老和尚苦恼不已
    
@  
舍不得睡去
这是初雪
降临的夜晚
  
@   
风小傍墙吹
雪大自由飞
一条空巷子
走来一个谁
  
@     
让我心动的
是它在枝头的模样
这样一个苹果
摘下来就太过寻常

@ 
你喜见的那个和尚
其实是我
没想到遁入空门
才引起你的注意

@  
飞入宝相寺的雪
又飞进香炉里
咝咝作响——

@    
下雪天里
宝相寺塔
失去了影子

@    
地上的雪薄薄的
堆不起个雪人
画一只大眼睛吧
  
@    
故乡无青山
大雪白人头
  
@
雪还下
窗前梧桐
枝已折
  
@
风动钟锤
覆于钟上的雪
纷纷跌落

@
把伞收了吧
不是雨
是雪呢

@
画雪
只需
半笺墨

@
夹在雨中的雪
一转身
就碎了
    
@
雪不如蝉呢
殁了——
还有个壳子
  
@
滚开的水
无人理会
自行——
把炉火浇灭
  
@
进香回来——
遇到了算命的瞎子
顺便再卜一卦
    
@
暮春尚无雨
小萝卜头儿
哭红了鼻子

@
演员溜号了
小木偶
瘫倒在台上
  
@
春月时隐时现
孔明灯下
那张仰起的脸

@
悲欣交集——
不是和尚临终时
夜半醒来明月光
  
@
早春的清晨
石佛耳朵眼里
探出了紫花地丁
    
@
春日晴空云飘过
露台上的两杯茶
颜色浓了,淡了
    
@
捧起来无色
放下去深蓝
一双掬水的手
僵在了胸前
    
@
拔亮客栈的灯
窗外还是
那些人和事

@
孔明灯下运河水
一个漩涡套着
另一个漩涡
    
@
和尚说梦话呢
细听却只是
呵呵、嘿嘿、哈哈

@  
放牛人躺在山坡上
牛儿们没入草丛中
他不时喊两嗓子
它们群起回应
  
@
一脉细流五座桥
牵牛花儿
还在搭第六座呢
  
@
炉中还差把火呢
她拍拍屁股
把蒲团丢了进去
    
@
露台上的杯子
被风吹倒
不知什么东西
洒了一地  

@
一夜织成了
半爿网
蜘蛛儿
抱着钟锤睡了
  
@
明月如滴久不落
两只蛙儿
嘴张了一夜
    
@
邻家花事盛
年年开满墙
今春始知是丁香
  
@
蝉慌不择路
山寺钟微响
有谁知道
撞没撞上 
 
@
被人发现经书里藏着
这么多花瓣,和尚的脸
红一片,白一片
  
@  
登高天更远
回头山亦空
   
@  
雨后天晴
和尚敞开怀  
几只避雨的蜂  
飞了出来
    
@
初夏的晚上
庄稼疯长
稻草人呐
还只是个十字
  
@
飞过来,飞过去
宝相寺的蝴蝶
一夜何止三迁
  
@
池畔青苔盛
小小蛙儿
许久爬不上来
  
@
乞食归来
雾满山
钵中水清浅
      
@
上游来水了
干涸已久的河床
又分出——
此岸、彼岸
    

身上的白衫  
白得太久了  
一场夜雨
来得正是时候
     

雨后湿滑  
摔倒的不止我呢
瞧那蛙儿
掉下河去了
     

下了一夜
终于停了
晨空里
收不住脚步的
还是雨么
  

小小巷子
两个坑
一场夜雨
把它们填平
  

雨停了
与酒何干
这一杯
味道浅了呢
  

午夜的风扫过庭院
值更的和尚拎着把条帚
比划来,比划去
    

山寺无门云来掩
难以名状的影子
涌进,涌出

@
拣起一朵榴花
放在路边的枝叉上
可以肯定的是
在我走后
它还会
以别的名义坠落

@

晚风掀翻了斗笠
这才发现
满山的杜鹃都开了
    

芦苇也罢
蒲草也罢
运河生就的水草
我都爱呢
    

脱掉了僧袍,我就是
一个光膀子的男人
你呢,小东西
    
@
那一夜,宝相寺山墙上
雨淋漓而下,牵牛花儿
一跃翻过了墙头
           

和尚背柴上山
可以预见炊烟  
相较山下的
起点应该高一些
  
@
念一声波罗蜜多
河中漩涡横生

@
说是渡河去
怀揣经书的家伙
竟然仰仗着一场雨
顺流而下
  
@
天就要黑了
行脚的和尚
执意不走大路
    
@
风,一夜未停
叶子落尽的杨树们
拉大了彼此的距离

@
水满了,就会溢出来
可这杯中的雪
还可以继续堆积呢
  
@
说出来又何妨
我爱这雪天
就像多年以前的
某个和尚
爱上一个
名叫慧春的尼姑
    
@
芦花飘飞处
又见白衣人
  
@
下了一夜
终于停了
晨空里
收不住脚步的
还是雨么

@
望雨兴叹中
闻得布谷
三两声

@
镜中花未开
偏有蜜蜂
撞过来

@
明月如滴
久不落
两只蛙儿
嘴——
张了一夜

@
雪落枝头
前世的花
今世的花
来世的花

@
空了,空了
只是眼里
还有瞳仁

@
该关的门都关了
两只山雀儿
从前院溜达到后院

@
山上山下都有寺院
半山的两户人家
一家进香去山下
一家进香去山上

@
不管戴在谁的手腕上
这珠串总会
在某一天突然散落
满地的珠子东奔西跑

发表于 2015-2-21 12:13:11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觉上,还是那些俳句式的短诗,空灵,更耐读一点。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11-28 16:09 , Processed in 0.042203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