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972|回复: 0
收起左侧

[诗歌作品] 与苹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2-13 21:41: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华俊烽 于 2016-1-27 20:03 编辑

与苹书(一)

《向北去,有清凉》

苹,其实我一直在向北行走
南方多山,多水。北方空旷。
生在一个没有信仰的国度
心自由得仅藏着朵桃花
流着桃红向白潜移默化的血液。
笛声清脆,悠扬,没有任何回响
一朵酒精点燃的灯盏
像一朵招摇的桃花
不论晨光夕影,它都在引诱着我
走向更加的空旷。
苹,行走中突然有了个信念:
向北去,有清凉
一条铺满桃花的天路
一定可以直通洁白的天堂。
苹,幕帷再次垂落,恍惚间
走过的路竟已时隔千年
我感觉到了清凉
想必离你已经不远


《坐北朝南》

苹,此生只为追寻朵隔世的桃花
曾说过宁可越走越远也不愿迂回南方山水间
银铃时常向我摇响,散发扑鼻异香
人性的贪婪也曾让我背靠苍穹面向南方
三千嫔妃召我回头做南方的王
战鼓再次擂响,落英缤纷
红妆的新妃手拈桃花
唱着桃花的歌跳着桃花的舞
哎,真是“后妃易演,帝王难当”*啊。
一场宿醉后,我心怀无比忏悔
苹,我讨厌,真的讨厌
在一阙糜烂的词里,我语无伦次
一次永恒的忏悔,绝不会搁浅。
如今再次面临陷阱,我已经可以
轻飘飘地飘过去。
苹,我心中,你已成为唯一的神
没有南,只有更北
直至你真身的光芒,射向南方。


《找不着北,就一路向南》

苹,若说找不着北就一路向南
不,我绝不。我愿意缘木求鱼
绝不做北辕南辙的马夫
我心比指南针更坚定
北方才是磁针石。
苹,如果为你写下一阙诗词就代表一次虔诚
那我已为你写了五千篇章了
每一次都在垂死挣扎中成蛹化蝶
衣服在改朝换代
肉体和白骨永远不会变
我们在一阙词中死去,又在一阙词中活过来。
苹,我永远也忘不了你的狐狸味
忘不了我们曾为纣王妲己
虽然我们都是该挨千刀万剐的人
可我还是追求在一朵桃花中得到永生。
苹,一切都是虚幻的,就像我,就像你
可宇宙浩渺,谁不在追寻着虚幻呢?
前世今生我只为自己追求的执著
我错失了千年,又千年
五千年,我白发如雪
五千年后地球气候变暖
一切被迫渐渐还原原本狰狞面目
苹,你可知否?我不愿。不甘。


《日照青海,宁静一夏》

苹,在青海,天渐渐蓝了
我手中的瓦片在青海湖面滑行
它沉下去了,我再摔出一片
阳光在蓝蓝的湖面上荡漾
刻画着一个个十字
我又在一个音阶上完成了一次蜕变。
苹,此刻我手中的剑和内心一样虔诚
轻轻切开黄皮肤上的凝霜
在这个宁静的夏日
点亮一盏烛光吧
千里之行再次始于足下
苹,此刻,绝对没有人在刀锋上独舞
一切的厌恨和虔诚都活在美丽中。



《夏日之混响》

仲夏。巴山夜雨涨城池
冰啤酒。独酌。风声雨声战鼓声
兵败如山倒,士兵们纷纷放下武器
门低矮,他们猫身过去
一个个不见了,做了门的俘虏。
我在队伍的最末端,挪动
除了门一道道闪动的光
一切都是空白的
到了,终于到了死寂的静止
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
取出口中的玉,后庭花隔江唱起来
一滴水平静地落下
藏着海,藏着月光
藏着平原,藏着马匹和尘土
水滴终于无声落地
我光溜溜地到了一个光溜溜的地方
生命最初的啼声,再次响起
苹,美好的一个千年又重新开始啦。


《今夜又西风》

苹,你看我再次光溜溜地
到了一个光溜溜的地方
我口中含着玉到来,命运重新选择
这次我一定选择贾家,姓贾。
苹,你也千万别再做狐狸,一定要姓林
要学会使用花锄,学会葬花
而我,必须学习吟唱葬花吟,
今生要活我们就活在花前月下
活在一场轰轰烈烈的慢摇滚中。
苹,或者我的命运又可以这样选择:
把头发留长,后脑勺扎起个麻花辫
前额刮个油光可鉴,回到多尔衮的清国
不不,这样今生故事一定会被改变
我宁可活在一个双人的悲剧中
也不做千里长鸣的孤雁
可是苹,今夜又西风
你向南,我往北
被演奏的歌,分明是首“分飞雁”
莫非这个千年,命运依旧要写满悲伤?



《百花残是一种酒》

苹,行走于空旷
我看见生锈的马车废弃在原野
疾风知劲草,那是种宿命
另一种四轮的车
引领人类新文明
从此翻天覆地,我成鸡犬。
苹,后来清国的大门被枪炮轰开
各种肤色的鬼涌了进来
我捂住自己的灵魂
也把你装入我灵魂的口袋
我是在提着自己的头颅和两个灵魂奔走
可麻花辨还是被中山领导的一群流浪汉革命了
后来一群穷光蛋又革命
灵魂的口袋在炮火中得到了永生
苹,你的灵魂终于也得到永生了
你可知道:百花残是一种酒
我醉了醒醒了又醉
翻身后的穷人乘着新四轮的车多威风
夹杂在他们中我醉眼人生
苹,活着是幸福的,死亡也是幸福的
而我在生死之间提着幸福换美酒
雾里看花看祖国
苹,在这个幸福的午后
我似乎闻见只苹果的腐烂味
在恍惚的梦中回到几千年前那阵
纣王与妲己
一个君王与一只狐狸在交配。
苹,梦醒就回不来了
快快指点迷津:
我该骑猪东去,还是驾鹤西归


*引自陈陟云诗句。

与苹书(二)


《寻找上个月的太阳》

日隔三秋,月宛若隔世啊
苹,我依然在向北走
现在站在西风与北风交岔口
月亮生霉,土豆要发芽
我听见了碧绿又压抑的声音
这里黑暗静悄悄
我知道,我和土豆一样在找寻
苹,你在哪儿,我看不见
枕着霉迹斑斑的月亮
我怀抱一颗土豆犯困
含愁的土豆,眼儿噙朵泪花
苹,在梦里,一切都豁然开朗
一滴水里,生出一朵你最灿烂的笑
还有一颗光芒四射的太阳


《兰花指轻抹嘴角的女人》

在古镇,我轻叩一块青砖
那声音浑厚而不失清脆
花香满径的院中,苹
你正用银铃般的声音研墨
我挥毫写下一幅巨大的“永”字
你满满地为我敬上一杯水酒
我还未回敬,你的兰花指已轻抹嘴角
轻声说,我醉了
苹啊,在我过眼云烟的生命里
永远有一个女人
她的兰花指轻抹嘴角
轻声地说,我已经醉了


《冥思的小树》

小树伫立在山谷
静静沐浴秋日阳光
苹,我无心聆听秋日的私语
因我念起那些春天的雨露
它们正滋润着你的蘑菇
我手中磨着晃晃的剑
可刀锋再利,也无法
把一朵大家闺秀琢成小家碧玉
苹,我就要手起刀落了
对着一棵冥思的小树
这刀到底劈不劈


《阳光照进窗来》

独坐在寂静的教堂
圣像和十字架在独处
每一张椅子都在独处
苹,我相信我们也都在独处
阳光经过彩色的玻璃窗
它们无声地照进来
唱诗班的声音,天籁般响起
苹,我感觉到了,真的感觉到了
独处的我和你
穿过了缥缈虚无的时空
在赞歌声中,合二为一


《老巷》

巷陌深深,苹
我的眼光沉入你消失的庭院中
青砖灰瓦上,炊烟袅袅
斜晖映在出墙的柳枝上
晚蝉在把秋水叫寒
墙上瓦间尽是瑟瑟蒿草
老巷深处,一扇幽窄的洞门
“吱”一声,苹
你的纤影,如竿立在门中央


《雁南飞》

北风追赶大雁,苹
春易逝,秋天的故事却永远不会老去
我们要爱,就爱他个一望无际
要恨,也恨他个一望无际
天一望无际,地一望无际
死亡的硝烟永远不会把我们掩没
苹,多少年后又是多少年
我们依然,在秋天里
掠过瓦蓝的天空


与苹书(三)

《满月如壁》

月华如练,水滴寒声碎
儿孙们有福,桂花饼放在我们神像前
苹,想起那些年,我们穷
你领着孩儿们在贫瘠的地上吃青草
你缺奶,啃着吃剩的草根
夜里我拥着你相互取暖
泪水在我的肚里撑船
孩儿们和大地一同成长
我们走过了白雪茫茫
苹,如今我们一对璧人,空怀满月


《暴徒》

雾锁村庄
白刃溅开一地落红
蚁群的死亡永远没有真相
一双通缉犯张开翅膀
飞达一个陌生的地方
在那里,苹
我们铸剑为锄
彩云飞落孤烟直


《情到深处无怨尤》

苹,拐过三道弯后
就是旷野,除了你我
没有回声,无梦无醒
也无生无死
我们化作两只
终日不知疲倦的蝴蝶
人们说,那是两片轻飘的树叶


《果子隐约》

你睡入果中
我正要为你吟颂一首
秋天的诗歌
苹,你却“噗嗤”一笑
惊得果子都闪开我
原来你,早已酝酿好同一首诗歌
整个秋日,树影婆娑
果子被秋声赋弄醉


《阳光的另类比喻》

天空开满青花
苹,我们乘着风
倾听一只壶的流韵
我们前生比翼
今生比翼,来世还比翼
不分春秋,没有寒暑
阳光即雨,雨亦阳光


《旅馆》

苹,我们的马灯照过太阳
照过月亮,在它和我们
都化作风之前
让我们提着它到千帆洞过的桥上
去洞悉每个羁旅人的孤寂
和看风景人的内心
然后我们出发,四海为家
为每一棵树,都挂上弱弱的萤火



与苹书(四)

《空镜》

远古,阪泉。两支玉头标枪
并力活捉过蚩尤,追随炎黄数度征战
第三次邂逅,各为其主的枪
一支直插心窝,另一支在丰满胸前滑了下
也捣入心房,鲜血,战争壮观
这一刻,他们何其壮烈。
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而她十六,正一朵鲜花玉立婷婷
孽缘成就而后一个个风尘仆仆的故事
前世今生,来生后世,我们生生世世的轮回。
苹,今夜一个秕谷一样的男人
他一尘不染地驻扎在一面镜子里
浏览着大地的恩仇录
一个个风尘仆仆的故事驻扎心里
你我,饰演角色。可在历史的眼中
那只是块玻璃,什么也没有


《怀旧》

那个从风里来的男人
像极前世的我,而我欲往风里去
苹,你在两个男人间抉择
我成就了像我前世的男人
这样,他骑着单车
带你去看民国的青山和夕阳
在你们离去的身影后
绝望和希望两只轮子滚滚相撞
它们把两个古老的字撞得粉碎
那字,原先叫爱情


《夜的独白》

金轮常转。转到你我沦为商纣妲己
哎,人性的丑陋丑过骨骸
至少骨骸是白色的
而人性的丑陋却是黑色的
我不能,也无法抹去可耻的历史
苹,因为看官们的眼睛是雪亮的
朝歌里的笙歌,那是一段夜的独白


《看不见的波涛》

苹,身边一片寂静
我想抽取一段生命去活在水中
身边的一切都太寂太静了
水的寒凉,水的漂游无定性里一定有乐趣
那么,就从我们的九曲文川溪出发吧
溪流湍急,木筏在河中乱石堆里绕来绕去
两条细细的竹竿平衡一张窄窄的木筏
在平衡中我们寻找另一种寂静的乐趣
波涛在长江黄河里无时无刻不在
而我们的九曲文川溪,风平浪静
生在乡间小镇,我们真实地
活别人看不见的波涛吧


《醒来的城市和睡着的梦》

我在诗国里抒情,诗国是座小小的城
这里有山有水,车水马龙却看不见一个人
这是驻在我内心一座新近醒来的城
在这座陌生的城市里,我顺流逆流,顺风逆风
追寻一张似曾相识的面孔
苹,那张面孔像极若隐若现,若有若无的你
又像我睡着的梦,真实得很的东西
一醒即成碎玻璃。哦,还像我抒情的声音。
醒来的城是高尚的,睡着的梦不是可耻的
抒情的人也不是可耻的


《牧》

苹,把我们的羊儿带到远方的远方
那里天地相衔于一线,一切尘封于美好
它们成为天地间的灵物,一抬眼
就望见神灵,一低头就吃到青青草
它们无需牧羊人,更无需细细的皮鞭
而我们骑马在天堂上驰骋
我们餐风,饮露,被理想的天堂放牧
我们是神灵的羊儿,永远不会再有
下一次人世间的轮回


与苹书(五)

《上升》

站在虹桥上,凭栏七彩
一个孤独的影子冉冉上升
他将从一数到十八
凉风飒飒,那些前世今生的世界
如昙影即逝,脚下这个叫做地球村的星球
晃晃转动。在美利坚合众国
那个叫朱莉的女人,安吉丽娜朱莉
她戏里戏外的故事
与你的前世多么地吻合。
眼前突然一片豁然
电梯已达第十八层自动打开
十八层零六室,苹,今生我做回宅男


《听雪》

烈日炎炎,芭蕉冉冉
今生从未见过雪花
它到底有多白,有多漂亮
能盖过朱栏里的白石吗
可凝住我整个绿树清溪的世界吗
它确实是凝住了,凝住了整个北欧
在大会演奏厅礼堂,苹
你金发碧眼,一身洁白晚礼裙
手挽一位秃头男子的臂
北欧谍影重重,那男子终于丧命你的枪口
而你,也丧生于一阵乱枪中。雪在烧
一只雪狐飞快掠过北欧的雪地
它却快不过猎人的枪
血在烧,北风在呜咽
我身边这只青花碎瓷瓶,在碎碎作响


《经过2012》

夜13点列车,行驶在通往北欧途中
车上载着一群吸血鬼和幽灵
我在车头不断地铲煤,蒸汽机冒出白烟
谁相信这样一次旅行
可我手中的铁锹是真实的,还有煤。
2013元日,北欧有大雪
我们并肩坐在雪橇上
抚抚你的金发,亲亲你的碧眼
苹,你是兔斯基的表妹


《眺望》

列车在北欧山地上爬行
窗外千里冰封,万里雪飘
望着山舞的银蛇,原驰的蜡像
我的内心顿失滔滔
想起N年我治水,13年中三过家门而不入
想起我们的子辈启为一己之私建立的夏王朝
想起西周那场失信的烽火
苹,为迎你眼内一滴晶莹
我多想戏一戏弄身边这群吸血鬼和幽灵们


《相对远山,我只是天空的一根枝条》

在闽F和闽G的两个边陲小镇购买生活
我踩着摩托车从两境交界的莲花山隧道里
穿来穿去,冲着一路的绿树青山唱歌
常唱一首上世纪八十年代的电影插曲
妹妹找哥泪花流,唱着就想起
一笑脸颊就露两个深深酒窝的姑娘
如今她身在美利坚合众国的土地上
她那油亮的扎着红头绳的麻花辫
至今还轻轻地抽疼我
我美美地喝点姑田米酒或小陶老酒
苹,在姑田和小陶,我的内心完美
在CHINA,我们的大中国这片辽阔的土地上
相对远山,我只是天空的一根枝条


与苹书(六)

《在那遥远的地方》

养一双羊吧,苹
就像这世界养你和我
我们住着小木屋
木屋在雪白的世界里
雪山融化的水,流成河
河水弯过我们屋前
虽不知这高山来的流水
将流往何处,可我们
每天都在河边为羊洗澡
每只都洗得雪白雪白
这雪白啊,恰似我们的小木屋
和我们每日的赞美诗
别人的理想主义


《被月光洗过的清晨》

领着羊儿,我们踏上的
是神圣的旅途,从日出到日落
我们始终怀着清晨的心情
并且每个清晨都被月光洗得
干干净净,小木屋
携在我们的胸怀,苹
我们轻松走着上坡的道路
在每个醒来的清晨
月光慈祥地卷起被褥
雪山更近了一点,又近了一点
阳光从山顶向我们
洒来温暖的光芒
我们做永远的朝圣人


《独奏曲》

琴键上驻扎着一只蓝蝴蝶
蓝色的翼翅翩翩
和着黑白键的此起彼伏
一切都是那么的绝伦
苹,立秋后,我们相视一笑
琴的黑白键,蝶的左翅右翼
一支完美不过的独奏曲
美妙的声音从水中打捞不到
它来自遥远云端,演奏者
是只轻盈的云雀


《那一瞬间》

雪崩总要来,那一瞬间
我们望见我们的羊儿
紧挨在天父身边,他们静静地
凝视着我们,天父领它们唱
每天我们唱给他的歌
够了,这已足够了
无数的瞬间如流星划过
那些可靠与不可靠的瞬间
它们构建过我们的生命
苹,那一瞬间
我们同时患上失忆症吧
小木屋里,我们幸福得毫无知觉
那一瞬间也是我们的先知先觉


与苹书(七)

《回归》

旷野的绿恣情地渲染自己
被天空压低的那棵树
抖了抖身体,扬了扬眉,吐了口气
苹,你依然在我骨头的森林里
叔叔的五七忌日,我跪在他灵前
道士苦念经文,超度叔的亡灵
在大鼓和唢呐声中
记忆的忧伤一次次排山倒海
苹,你轻抚我体内所有不平静
如此柔软的轻,像一位母亲抚她的婴孩
其实你谁也不是,只是我体内一席柔软之地
可你存在着,你是我的苹
正因你,我从那些悲伤中理智回归


《风起云涌的日子》

走过荷塘的时候
青蛙擂起鼓阵,黄昏降落
没有月,小小的村庄
变得无限的宽阔。
想起七十年代的某个夜晚
麻油灯在吱吱地响
黄土墙内传来两声年轻亲切的暗咳
小狗阿黄窜出来,在篱笆墙内
摇着尾巴吠叫,整个夜晚
柴扉紧闭,上弦月割走满塘玉立的荷。
想起那些风起云涌的日子
苹,爱情如传说
它们老得太快


《马不停蹄》

马不停蹄,它们有声无声
跳跃在黑白中,苹
我们有过蓝色生死恋
后来彼此相拥彼此的幸福。
马不停蹄,一切来得快去得快
那些马,擦肩我们而过
不识又似曾相识。
燕归来时,恰我与你交替
彼此前世今生
马蹄踏花,我们随后


《守住春天》

冬尽春来,春流向夏
万物不停轮回
我始终相信
有你才会有今天,苹
我们活至今日
今日恰春天,所以
我们还是  守住春天


《通往家乡的路》

从雪山走下来
走到地安门广场
人群拥挤影子攒动。
蓦然回首,苹
群山至高处,你为雪峰一座。
茫茫雾海,滚滚红尘
我越凝练自己越微尘一粒
滚向低洼,滚向更低处
百川纳海,苦短人生
面对广袤大海
海无边,彼岸无岸
海到尽头天为岸。
一波一浪,掀起百丈崖落入平谷底
苹,人世爱恨两茫茫
我为此粒尘,你为彼粒土
我们摸索上天的道路
那是通往家乡的路
我们轻轻,叩开天堂之门


《冬,宁静,淡泊》

狂风是浮躁的
但一切浮躁在我们跟前
都要缓下来,苹
你紧紧偎住我的枝头
用白,衬我怒放
我是株傲雪寒梅
唯无视名利的丹青手
方素描你的纯洁我的傲骨


《雾来,雾去》

四大皆空
来空空,去空空
在江边,苹
自折一苇,你我即
可渡江


与苹书(八)

《流火七月》

流火七月,活在南方小镇乡间
苹,流动在我们体内鲜红的血液
呈加速度,一张泛黄的
宣纸,我们的舞台
流火欲烤焦纸张,燃点何时
干脆,把它点燃一起流火
火光中,且看我
掏出幽蓝的血管长萧
吹奏,信我奏出秋风
灰烬上筑起你我菊花台


《聆听家乡的心跳》

月弯弯,勾住过往他乡行人
放下包袱,月光凄惨
白净玉瓶倾倒,烟水泛滥
在他乡,如何筑造过往的天堂
弯弯小船浮在水里晃呀晃
船上载着童年的青梅和竹马
“哒哒”  苹
此刻我,聆听家乡的心跳


《走在记忆的路上》

都不是只恋巢的鸟
这么多年,苹
我们停停走走起起落落
路径的脉络日渐清晰
我们走着圆的轨迹
圆心是我们永远的巢
当我们重回最初的起点
我们就,划了一个圆满的圈
那里,我们所有前生后世的记忆
我们正,走在记忆的路上


《塞外风光》

有草原,那里的草
和我们南方小镇乡间一样碧绿
有沙漠,阳光至酷
风沙呼啸一路沧桑
有雪山,高高的雪山上
神鹰翱翔,我们永远的朝圣之路
还有湛蓝的湖,湖面平静
湖水蓝过南方的海
深蓝不可测,水中
藏着生生世世数度轮回
说到塞外,塞外风光
苹,神正在放眼天下,目光至处
凡花点点,皆我们宿身之处


《镜头之外》

一缕轻烟,飘散
你我的模样
镜头之外

我们化蝶成双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2-8-18 18:44 , Processed in 0.040104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