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0082|回复: 36
收起左侧

阿九译 [加] 加里•盖得斯 诗二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19 12:11: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阿九 于 2015-1-31 17:07 编辑

阿九译 [加] 加里•盖得斯 Gary Geddes 诗二首

第一首《公墓》是纪念智利首都圣地亚哥1970年代军政权统治期间“被失踪”的示威者。
第二首《战俘》中,作者以一个被日军关押在香港集中营的战俘的口吻,描写了一位同被关押的意大利飞行员战俘。
多谢各位指正!


1.公墓

在为失踪者而立的铁十字架之间
没有倦怠的狮子,成荫的桉树;
这里,没有人陷入腐朽,

那种墓室或寝陵里奢华封闭的腐朽,
那里,空虚的骷髅幻想着它们的重要,
白骨习惯于谈论特权。

在为失踪者而立的铁十字架之间,
你看不到一丝对知性的敬意,
没有镌刻的诗文,建筑里没有希腊

或埃及的痕迹。堆起那些被夺去一切的人们
破损的立柱,让清点一切的风
记下每一个信心的物证。

在为失踪者而立的铁十字架之间,
只有一条饿得半死的狗能够通过,
或一只蜂鸟,他的心悬在喉中。

他久久盘旋在被打开的墓穴上,
见证着这场嘲弄
连死都无法消停,在圣地亚哥。

一个妇人的一只方跟鞋在
一堆砖石和尸骨间突起,一个小小的色块
透过一团尘土显露出来。

在为失踪者而立的铁十字架之间,
她的塑料鞋跟便是不同政见的讲坛;
她的机智和坦率,是叛国之罪。

把你的这朵鲜花轻轻放在无名的死者之间,
让它的美褪色,让血从割断的喉管流干,
沁入沉默而不事张扬的大地。


*** 2015年1月30日根据下面讨论的要点修订,并向所有提出意见和建议的译友们致谢!


General Cemetery

Gary Geddes

Between the wrought-iron crosses of the disappeared
are no bored lions, avenues of eucalyptus;
here none go down to corruption

in the splendid isolation of crypt or mausoleum,
where empty skulls imagine their importance
and bones are wont to speak of privilege.

Between the wrought-iron crosses of the disappeared
you’ll find no tributes to the intellect,
no verse inscriptions, no trace of Greece or Egypt

in the architecture. Add up the ragged columns
of the dispossessed and let archival winds
record each article of faith.

Between the wrought-iron crosses of the disappeared
only a half-starved dog can pass,
or a humming-bird, his heart in his throat.

He hovers overlong above the opened grave,
bearing witness to travesties
that do not stop with death in Santiago.

A woman’s square-heeled shoe protrudes
from heaps of brick and bone, a patch of colour
showing through the skein of dust.

Between the wrought-iron crosses of the disappeared
her plastic heels are platforms of dissent;
her wit and candour, crimes against the state.

Place your flower gently now among the nameless dead
and let its beauty fade, its cut throat bleed,
into the silent, unassuming earth.



2.战俘

他越来越不合群,还学会了一种
我无法破解的语言。我的飞行员,抱负
极高之人,神秘,隐逸,比乙种线性文字
或德莱斯顿抄本还要复杂。

错乱而不通俗,又没有罗塞塔碑铭
可资利用。我无法破译他的密码、
字符及密文,这让我备受折磨的
爱的死海古卷。我退缩了,

那些游走的元音和丢失的辅音令我
彻底无语。我搔头,赌咒,
对着他用楔形文字写成的无解之谜叫骂。
当然,他还对人不理不睬,像我更年期的

肚皮上长出的疹子一样
顽固不化。而睡眠,这众所周知的
镇痛剂,终于在我的脸上爆发了。除此之外,
他的心里只有:战争,未做成的买卖,

在顿迪。也许是邓西嫩?我只是
那个多余的女巫,没有奥尔克尼丛林
可以用来束成伪装。我会毁了他珍贵的
休假;他计划中要写的诗

就这么没了。我真想在走进他的
飞机时,舔我的这位意大利园丁的
屁股,为了他照顾的一切。我真的那么干了,
还舔了其他部位。我能感觉到

我无言的细胞在一个接一个苏醒;那种痒
向南扩散。他真让人怎么喜欢
也不够,他咧嘴的坏笑,指甲缝里的
那点污垢。甚至他在铁皮屋顶的

波形板上涂画的那些古怪的
天主教圣徒也在做着甜蜜的事工
——用卷心菜般的音素,面团般的画符——
就连我这凡夫俗子也发了一对翅膀。


[1] 邓西嫩城堡(Dunsinane Castle)和女巫都是莎士比亚悲剧《麦克白》中的典故。奥尔克尼(Orkney Islands)苏格兰北部的一个群岛名。

P.O.W.

Gary Geddes

He grew remote, acquired a language
I could not decipher. My airman, my highflyer,
cryptic, hieratic, more complicated
than Linear B, or the Dresden Codex.

Demented not demotic, and no Rosetta Stone
to tap. I failed to crack his code,
its glyphs and glygers, the Dead Sea
Scroll of love I languished in. I regressed,

mute in the face of shifting vowels, lost
consonants. Tore my hair, mouthed vows,
cursed this vain enigma in his cuneiform.
Dismissed, of course, as menopause,

the rash that formed upon my belly
proof enough. And sleep, that famous
balm, exploded in my face. Other things
on his mind: war, unfinished business

in Dundee. Or was it Dunsinane? I was one
witch too many, no Orkney wood to order
wrapped as camouflage. I'd ruined his precious
furlough; the poems he'd planned to write

were out the window. I could kiss the ass
of my Italian gardener, for all he cared,
stepping into his plane. And so I did,
as well as all his other parts. One by one,

I felt my unvoiced cells rejuvenate; the itch
migrated south. I couldn't get enough
of him, his crazy grin, the ridge of dirt
beneath his nails. Even the quaint

Catholic saints he painted on his tin roof's
corrugations performed sweet ministries
— coleslaw phonemes, pasta pictographs —
till I too, earth-bound, human, got my wings.

发表于 2015-1-19 21:28:1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tonescott 于 2015-1-19 21:33 编辑

第一首诗歌的标题译为《人民公墓》如何?
wronght-iron cross 铁艺十字架
此外,前两个诗节读起来不那么顺畅,可能理解有误,阿九先生不妨在用词上再斟酌下!
直言勿怪!
发表于 2015-1-20 05:24: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阿九好。。。

一直忙,不忙的时候就忧郁着。。。不好意思没给你电话。

最近在读Gubbinal by Wallance Stevens... 感受到为什么写诗让我快乐。。。。 这里分享一下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n2uolt9xNP8
 楼主| 发表于 2015-1-20 14:52:00 | 显示全部楼层
stonescott 发表于 2015-1-19 21:28
第一首诗歌的标题译为《人民公墓》如何?
wronght-iron cross 铁艺十字架
此外,前两个诗节读起来不那么顺 ...

先谢谢你的意见!
标题General Cemetery就是公墓,大型的公共墓地。既然是公墓,不是私人陵园,肯定就是大伙的,加“人民”二字有什么益处呢?

wrought-iron cross就是锻打出来的铁十字架(不是铸出来的)。但它不是艺术品,下文也强调,与那些贵族白痴们(就是那些躺在奢华陵墓里的empty skulls,空洞的骷髅)相比,这些失踪者的墓地没有卖弄任何“知性”色彩或文艺范,它仅仅是一具具铁十字架。我不明白有什么必要称之为“铁艺十字架”。

前两节读着别拗,确实如此。英语原文附在下面,你觉得什么地方我理解错了呢?翻译时的汉语再造确实很困难,因为作者分节时把句子切段了半截,需要读者在阅读时跨节连读。不过,既然你读着不顺,那么我的译文肯定有可以改进的地方。我会仔细考虑这里的遣词,修订一下。我想,我也许会采用汉译圣经和合本里的办法。等会儿你就可以看到。

 楼主| 发表于 2015-1-20 15:19:00 | 显示全部楼层
星子安娜 发表于 2015-1-20 05:24
阿九好。。。

一直忙,不忙的时候就忧郁着。。。不好意思没给你电话。

星子好,谢谢你的分享。耶鲁的大讲堂确实很好。王敖就是那儿毕业的,我相信他听过这个,而且他也对史蒂文斯很有研究。
我正在翻PL诗全集,厚厚的一大本,觉得好累。我觉得要放松一段时间,所以把加里·盖德斯的新诗集拿出来读一下。他去年就跟我说要找时间见一面,不过还是不知道他哪天能到温哥华。
祝你的翻译计划一切顺利。
发表于 2015-1-21 21:34: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tonescott 于 2015-1-21 21:39 编辑

bored lions 倦怠的狮子    empty skulls 空虚的骷髅
这样的翻译问题很大,因为附加了过多的情绪。一般而言,诗人抒发情感,不是直说出来,讲究含蓄,寄情于物,用形象语言来表现。
bore有开凿之意;所以,bored lions 可译为“凿刻的狮子;石狮子”    empty skulls 则可译为“空骷髅”

此外,you’ll find no tributes to the intellect,这句的理解有问题,或可理解为“你找不到敬献知识分子的供品”

纯粹个人的理解,不知可否?
 楼主| 发表于 2015-1-22 13:49:33 | 显示全部楼层

关于 bored lions 和 tributes to the intellect

本帖最后由 阿九 于 2015-1-22 21:31 编辑

谢谢你的回帖,不过你说的两条我都不同意。

首先,我从来不愿把风格作为衡量翻译是不是正确的标准。一涉及风格术语,比如“含蓄”或者“直率”,那就没法讨论了。虽然我相信,我对Gary Geddes风格的了解不会很差。我读了他至少三本诗集,包括他尚未出版的最新一本,我算是少数几个第一读者之一。我也翻译了他一大组诗,发表在2014年出版的《当代国际诗坛》第7卷里,其中包括这里贴出来的《战俘》,我只是稍加修改就贴到这里来接受大家的拷问。这首《公墓》是临时翻译的。

让我们先撇开风格,比如“空骷髅”和“空虚的骷髅”哪个更好,只谈很具体的词句的翻译,寻找“硬伤”。也请原谅我的直接。

[1] bored lions
你肯定查过词典,发现bore有“凿”的意思,于是就把bored lion推论成“凿刻的狮子”。也罢,雕塑的基本工具就是凿子,所以只要材质是石头,你说“凿刻的狮子”也没错。只可惜这不是原文想要表达的意思。Bore的基本意义之一是打孔,尤其是圆孔,但雕刻技法复杂,光靠打孔是打不出个狮子来的。“凿刻的狮子”对应的英语是carved lion,而不是bored lion。那么bored lion是什么呢?是“倦怠/困倦的狮子”,参见我的译文。

我给大家找了几张著名的倦狮照片,其中3、4两张就是在诗中的圣地亚哥公墓General Cemetery拍的同一个狮子。为什么西方文化里,守墓的狮子经常被雕刻为“倦狮”形象呢?不是一两个,而是成百上千。这种cemetery symbolism我没有研究。也许有两层意思:
(1)死者是狮子。美好的仗已经打完,他累了困了,想睡了。
(2)向生者表达这样的信息:死者平安,守护的狮子无事可做。

1  http://genealogy.about.com/od/ce ... on.htm#step-heading
2  http://lapostexaminer.com/lion-lucerne/2014/12/29
3  http://clearedready.blogspot.ca/ ... iagos-recoleta.html
4  https://www.flickr.com/photos/23912817@N04/14340198174

[2] you’ll find no tributes to the intellect,
这一行你译作“你找不到敬献知识分子的供品”也犯了一样的错误。首先,intellect是什么,词典会给我们各种释义,但它的基本意义是“智性,知性”,将它解释成“知识分子”有点远了。Tribute一词的词义演化很厉害,“供品、贡品”都是古义,但今天你在基督教世界说pay tribute to the dead,肯定不是“献上供品”的意思,而是“表达敬意”,方式可以是悼词、发追忆文章、献花、唱歌等等。我们仍然可以借助Google来找出具体的语用实例吧。你输入”tributes to the intellect”,会找到不少用它的实例。如果你能找到一个例子可解为“敬献知识分子的供品”,就算我输了。

我从我找到的例子里挑选两个最有代表性的出来:
1.时尚文化里似有这样的说法:Grey – a tribute to the intellect. 无论直译为“灰色——对知性的礼赞。”或者“灰色是知性的体现。”反正不可能译成“灰色——敬献知识分子的供品。”
2.我找到的很多例子都是”tributes to the intellect of sb”这种构型。因为是the tribute of somebody(某人的智性、知性),也不可能当“知识分子”解。再引用一个刚才找到的例子:
A single line in the report of a Prussian police agent who broke into Karl Marx’s London flat, which read: ‘[T]he whole world comes and goes through his room,’ inadvertently became one of the greatest tributes to the intellect of the revolutionary German philosopher. 一名普鲁士警察曾闯入卡尔•马克思的寓所,他的报告里有这样一行文字:“整个世界都在他的斗室进出穿行。”一不小心就成了对这位革命的德国哲学家的智性最好的礼赞之一(one of the greatest tributes to the intellect of the … philosopher)。

查词典找语义很重要,但语用更重要。翻译时不能望文生义(虽然我本人也免不了犯这种错误)。语用跟背景文化是关联在一起的。如果这首诗是中国人写的,也许你说的“人民公墓”、“凿刻的狮子”、“ 敬献知识分子的供品”都可能成立。但在智利这样的天主教文化里,在这首诗的具体语境和语用里,这些译法都可以排除。

发表于 2015-1-22 23:24: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tonescott 于 2015-1-23 14:05 编辑
阿九 发表于 2015-1-22 13:49
谢谢你的回帖,不过你说的两条我都不同意。

首先,我从来不愿把风格作为衡量翻译是不是正确的标准。一涉及 ...


谢谢阿九如此细致的回复,让我看到了你身上的学者之风(这正是当下很多所谓翻译家所缺失的),令人钦佩!

经过和你的探讨,让我受益匪浅,再次感谢!

附上我的拙劣的译文,相信你能够明白我当初提出的那几个问题。

公墓

在失踪者的锻铁十字架之间
没有凿刻的倦狮,也没有桉树大道;
一切都没有腐烂,在这里,

在与世隔绝的教堂墓穴或陵墓里,
空骷髅依然骄傲自大,
白骨惯于谈论他们的特权。

在失踪者的锻铁十字架之间
你见不到人们对仁人志士的哀悼,
诗意的铭文,希腊或埃及

建筑风格的痕迹。把无产者的断柱
拼接起来,让档案里的风息
把每一条信仰记载下来。

在失踪者的锻铁十字架之间
唯有一条饿得半死的狗才可通过,
或是一只蜂鸟,他的心也悬在嗓子。

他久久盘旋在被挖开的墓穴之上,
见证着拙劣的闹剧,它们
与死亡都不停息,在圣地亚哥。

一只女式方跟鞋突兀在
成堆的砖头和白骨间,在浮沉里
显眼得似一块彩色的补丁。

在失踪者的锻铁十字架之间
她的塑料鞋跟是异见者的讲台;
她的才思和率真,是叛国的罪行。

把你的花儿轻轻安放在无名的死者之间,
让它的美凋谢,让它的断颈流出汁液,
流入这片沉默的不起眼的土地。

关于这首诗,我还有一个困惑:his heart in his throat.(说明十字架密密麻麻,蜂鸟也很难在其间飞行?该句在处理时很纠结)
发表于 2015-1-23 10:15:59 | 显示全部楼层
his heart in his throat 是他心跳加速的意思。
 楼主| 发表于 2015-1-23 10:30:10 | 显示全部楼层
姜海舟 发表于 2015-1-23 10:15
his heart in his throat 是他心跳加速的意思。

没错,heart in throat (甚至 in mouth) 都是表示急、怕、紧张的说法。
汉语里恰好有“心悬到嗓子眼了”与之完全对应。如果径直“心跳加速”,似乎少了一点东西:那种形象的鲜活感。

发表于 2015-1-23 10:37: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姜海舟 于 2015-1-23 11:05 编辑
阿九 发表于 2015-1-23 10:30
没错,heart in throat (甚至 in mouth) 都是表示急、怕、紧张的说法。
汉语里恰好有“心悬到嗓子眼了” ...


是这样的,是形容心跳加速。阿九说得好。  问好!
发表于 2015-1-23 11:20: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阿九 发表于 2015-1-23 10:30
没错,heart in throat (甚至 in mouth) 都是表示急、怕、紧张的说法。
汉语里恰好有“心悬到嗓子眼了” ...

另外,空骷髅用 hollow skulls 比较好。
 楼主| 发表于 2015-1-23 12:40: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阿九 于 2015-1-23 12:41 编辑

海舟好,
谢谢你的补充。empty 和 hollow 都可以带有一点“情绪”性。这从empty talk, empty words, hollow words之类的组合就可以感受到,里面还是有一种轻微的价值判断。此外,我虽然没有统计证据,但我发现词的组合的使用频率也许还受语音学的影响。首先是音便,其次恐怕还有头韵/尾韵的影响。所以,hollow words出现的频率应该大于hollow talk,因为前者发音更方便,可以顺口溜出,后者则需要肌肉稍稍紧张一点。所以,前者更适合需要嘴快的时候使用。。。。凡此种种,都会影响词语组合的频度,虽然它们很大程度上可以互通。我扯远了。

其实stonescott君的有些看法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我只是回答时专挑他的刺而已。回到这个“空骷髅”对应hollow skulls,我想你的感觉应该是对的。我之所以对empty skulls用较感性的译法,是因为我第一感觉得它前面加个empty本身就不是完全随便的。埋在地下很多年,骷髅skull里会有东西吗?早就空了。因此,即便不加那个空字empty,大家也知道那是空骷髅(不会是满的骷髅)。正如那些bones,肯定也是空的。那么,作者“多此一举”地加个empty,显然是想表达什么额外的东西。这个念头在翻译时应该被注意到。没办法,译者永远是狐疑而神经质的。

所以风格真的没什么好谈的:所谓风格,就是“神经质”和“神经病”的区别。
而我属于后者。。。。

发表于 2015-1-23 13:18: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阿九 发表于 2015-1-23 12:40
海舟好,
谢谢你的补充。empty 和 hollow 都可以带有一点“情绪”性。这从empty talk, empty words, hollow ...

钦佩阿九细致入微!

你几次提及语音学,很有启发。的确非常值得研究。另外,我在翻译一首别人没有翻译的扬尼斯·里索斯的诗,贴出希望点拨一二 ,题目是希腊语,可能译得不准。遥祝好!
发表于 2015-1-23 23:25:56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喜欢这首诗,在阿九的译文基础上做了一些修订。我没有阿九那种阐释的耐心和英语功底,会意处与诸君一笑,也欢迎大家将此版本作为“持不同政见的平台”,所有的探讨都是有益的。
问候大家新年好!

1.公墓

在为失踪者而立的铁十字架之间    (这一句中用了“而立”,建议以后每句都用而立)
没有倦怠的狮子,成行的桉树;    (将排改成行,是我个人的用语喜好)
没有墓室或寝陵华美的孤独中                   (这句话最难处理)

陷入腐朽的人
那里,空虚的骷髅幻想着它们的意义,  (importance一词我喜欢用具体的含义,empty有哲学意味)
白骨惯于谈论特权。                          (省略一个“习”字以加快加重节奏,后面的类似处理同理。)

在为失踪者而立的铁十字架之间,
你看不到对知性的献辞
或镌刻的诗文,看不到建筑中

希腊或埃及的踪迹。为那些被放逐者
堆起破损的立柱,让清点一切的风           (清点一切一词用的非常好。)
记下每一条信仰的物证。                          (信仰和物证也是为了加强力度和宗教意味)

在为失踪者而立的铁十字架之间,
只容一条饿得半死的狗通过,
或者,一只提心吊胆的蜂鸟。

他在敞开的墓地上久久盘旋,              (这句完全是个人语言习惯)
见证这场
连死亡都无法停息的闹剧,在圣地亚哥。

某个妇人的一只方跟鞋
凸显在砖石和尸骨间,尘埃中
一团耀眼的色块。

在为失踪者而立的铁十字架之间,
她的塑料鞋跟是持不同政见的平台;
她的机智和坦率,是对政府的忤逆。

将你的这朵花轻放在无名的死者中,
让它的美消逝,让血从割开的喉管       (割断改为割开为了强调过程,罪恶的延续性)
流入沉默而谦逊的大地。

发表于 2015-1-23 23:43:00 | 显示全部楼层
重读一遍,还是不满意,再修改一稿如下:

1.公墓

在为失踪者而立的铁十字架之间    (这一句中用了“而立”,建议以后每句都用而立)
没有倦怠的狮子,成行的桉树;    (将排改成行,是我个人的用语喜好)
没有墓室或寝陵华美的孤独中                   (这句话最难处理)

陷入腐朽的人,
那里,空虚的骷髅幻想着它们的意义,  (importance一词我喜欢用具体的含义,empty有哲学意味)
白骨习惯了谈论特权。                          (重读之后,觉得不能省略,改于字为了字)

在为失踪者而立的铁十字架之间,
你看不到对知性的献辞
或镌刻的诗文,看不到建筑中

希腊或埃及的踪迹。堆起破损的立柱,
为那些被放逐者,让清点一切的风           (清点一切一词用的非常好。)
记下每一条信仰的物证。                          (信仰和物证也是为了加强力度和宗教意味)

在为失踪者而立的铁十字架之间,
只容一条饥饿的狗通过,
或者,一只提心吊胆的蜂鸟。

他在敞开的墓地上久久盘旋,              (这句完全是个人语言习惯)
见证这场
连死亡都无法平息的闹剧,在圣地亚哥。  (觉得停息一词别扭,改为平息)

某个妇人的一只方跟鞋
凸起在砖石和尸骨间,尘埃中
一团醒目的色块。

在为失踪者而立的铁十字架之间,
她的塑料鞋跟是持不同政见的平台;
她的机智和坦率,是对政府的忤逆。

将你的这朵花轻放在无名的死者中,
让它的美消逝,让血从割开的喉管       (割断改为割开为了强调过程,罪恶的延续性)
流入沉默而谦逊的大地。
发表于 2015-1-23 23:48:40 | 显示全部楼层
再补充一点,诗人的名字可否译成 加里•哥得斯?盖字好像很少用在译名之中。我主张在名字上跟从习惯用语,避免标新立异。
发表于 2015-1-23 23:57:53 | 显示全部楼层
再补充一点,读了一遍Stonescott的版本,觉得Platform一词的确应该译成“讲台”。

(帖子不能修改,只好一条条补充了。)
发表于 2015-1-24 11:45:49 | 显示全部楼层
More. 发表于 2015-1-23 23:57
再补充一点,读了一遍Stonescott的版本,觉得Platform一词的确应该译成“讲台”。

(帖子不能修改,只好一 ...

点击 回复 右边的 编辑,就可以进行修改了
 楼主| 发表于 2015-1-24 13:58:21 | 显示全部楼层
More好,谢谢你的译文。问你一个问题:

倒数第二行, (let) its cut throat bleed, 这半句,假如你先读到Stonescott的译文,“让它的断颈流出汁液,”你还会译成“让血从割开的喉管”吗?也就是说,你还会明白地把“血”字译出来吗?

这里有一个很有趣的问题,我不知道在座的各位会选择怎样翻译那个bleed字:
1。译成流“血”
2。译成流出“汁液”

我在这个区别里,看到了每个译者个性的差异。很多时候,翻译的选择取决于个性。那个 it 明明就是 flower嘛,不会有任何误解。为什么有人硬说是“流血”,而另一些人又会特意澄清说是“流汁液”呢?有的人很cool,有的人很warm。没有办法。

但我想说,答案也许在沃林格《抽象与移情》一书里的移情(empathy)里,或者说“感时花溅泪”里的那个“泪”字里。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1-19 08:18 , Processed in 0.057020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