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268|回复: 0
收起左侧

一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14 20:52: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小说》


读一部小说
从去年读到今年
有时候我是男主角
有时候是女主角
有时候是突然出现后来
再也未现身的小角色
总之沿着他们的命运
可以走的很远很远

造一所房子
从十年前造到今年
以前是妈妈后来是爸爸
现在是我和我兄弟
现在妈妈不在了
又多了她孙子
中间发生的事就是
好几部小说也写不完



《纸片人》


纸片人、木偶人、僵尸
包括这些词我向来不喜欢
可从梦中醒来,一个个早晨之后
有一天你说:先生
我不要当纸片人
你和儿子把我夹在中间
我动都动不了
太热太挤了
我突然开始觉得
纸片人也很有意思
有时它是儿子
是我
有时是你
我也从未想过有一天
纸片人会向我提出抗议
它是如此温暖



《仿佛小寒就是故乡的小名》


小寒,就该下一场小雨
正如此时窗外天空阴沉
树叶在风中晃动
而这场雨,就该下在故乡
父亲刚从田里回来
放下锄头
正脱着湿漉漉的衣服
你从厨房端出热腾腾的稀饭
摆好碗筷,对我和孩子喊道,吃早饭了



《呼啸之河》


趟过的河流越来越多
就像到过的城市和乡村
见过人和尘事
越发现自己
已成为水中一滴
融入茫茫岁月——

可能还是我
但更多是你们认识的我
亲人们喊叫的那个我
奔波途中的那个我
偶尔听见
内心深处呼啸之河漫过心野
每次以为是幻觉
不像以前我觉得那就是全部



《杭州》


和哥哥在傍晚时分抵达杭州
街灯,如潮的汽车,和垦山西路两旁突然耸立起来的
陌生高楼
在迷蒙薄雾中
有一种隔世、恍惚之美
真怀疑
在此生活了八年的时光是否是真的
除了
一种清晰的疼包围着我
我居然无话可说
换句话说,我用了八年最真诚的时光
只换来一把刀
而它随时准备再捅我一次



《晚霞》


冬至第二日我还在乡下
儿子每天用新语言和我说话
我乐于教他任何事物
比如冬日晚霞烧红天际
我说落日
他也说落日
我抱着他站在田埂上
被眼前壮丽、酣畅的景象深深吸引
仿佛无论经历什么
只要在儿子面前我都是新的
而自然也从不吝啬带来风景
仿佛苍凉、静默的内心
还可以对一切美好的事物保持
陌生的泪水会突然流下来



《下在山里的雨》


下在山里的雨和下在山下的不一样
下在山里的雨,在十二月,也冰冷、刺骨
就算很大的雨,山中植物,像没下似的
静默、超然,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常青树
像女人,用茂盛的枝叶拥抱它。落叶树
像男人,以裸露的躯体迎接它。而林中
被落叶和枯草覆盖的大地,欢喜回应着
啪嗒啪嗒雨声仿似大地歌唱
没有谁躲让、退避、疾步而逃
每一滴雨,仿佛都下的
有意义。它们不急
不缓。好像每一滴雨
都知道自己的方向,也有
各自的安身之所



《黄昏中的塔山》


黄昏中的塔山
在我坐在窗口片刻
我们相互凝视了一会儿
肃穆宁静的塔
隔着城市的建筑
远远地伫立山顶
我几乎看见从塔身
流逝而去的岁月
深邃而迷人
就像一口井吸引我
把灵魂探进去
它看我坐在窗前
就像俯视小城的人们
忙碌短暂的一生
我们在互望中
交换各自的体验
随黑夜降临街灯打亮
又回到各自命运中
但我想说的不是这些
是我与塔之间,事物之间
它们通过塔告诉我
某种存在的秩序:一直为我们
平凡的生活撒着隐秘的诗意



《冬至》



父亲在家中已摆好酒桌
等我们回去拜完祖先
冬至就算完成了
想到酒席上列席着妈妈
我们只有通过这样的仪式
才能触摸到她
从妈妈墓地回来的路上
我突然有了另一种悲伤——
这悲伤已不再疼痛了
就像这一日,风很大,天空透蓝
照片里妈妈依旧冲着我们微笑
一切很干净很遥远
仿佛我们远离了那个悲伤的我们
只能跟着节日的步骤进行着
而悲伤,似乎也要通过这样的仪式
才能抵达



《卜亚夫》


卜亚夫是我医大的同学现在是个律师
我们很多年没见了
在他读研究生的时候我把
自己不要的衣服、鞋子全留给他
这一次我和哥哥似乎为了什么事来杭州
哥哥不知从那儿得知
他手中发明了某一种疫苗
非得要见他一面
这就是我哥哥
遇到可以投资的事情永不放过
对任何可以使自己成为富翁的事情
永远保持巨大、年轻的激情
即使人已中年
我心里一百个不愿意
依然顺着哥哥
这就是我
就算是同学,对这样的事情
总觉得不好意思
也不愿意主动去接触
我一边这样想
一边和哥哥在医技楼大厅等着
然后外面下起了雨
见到卜亚夫从楼梯走下来
哥哥热情地握着他的手
说找个地方吃饭去
卜亚夫说:好
就打开雨伞径直往外走去
他依旧穿着那件灰色土的掉渣的夹克
我和哥哥跟在后面
雨中卜亚夫回头对我说
上次聚会因为我失约
搞得老胖、王丽霞他们都喝醉了
我笑了笑
中间看见哥哥的雨伞有点小
我把自己的换给他
同时感到鞋子被雨水弄湿了
路边桂花被雨水打落一地
学生们正穿着花花绿绿的衣裳
成群结队地经过我们
但突然——眼前的场景消失了
我以为那是往事的记忆
而在我惊醒的那一刹
这首诗完成了
它无须任何想象和改动
直到我现在把它原封不动从心底默写下来
才确定
真的只是一个梦



《赞美诗》


冬日阳光,依旧晴好
我身置远方。陌生的城市
和早晨
不再使身体
感到茫然

梦中故人,往事,内心悲伤
构成大海
使其无论多辽阔、遥远
一生都翻滚着
咸涩的舌头——

一生不会忘记:这是我
离开故乡,一辈子怀揣它的人
离开母亲,一辈子走在
她善良宽厚的目光中
而风中余生,也必将因此而热爱……



《旷野颂》


所有道路和安放,在你怀里
都有了苍茫

悲痛的日子在风中
更为悲痛

低头劳作的人,把身影埋进去
岁月也撬不动它


《赞美诗》

一个人沉默久了
就不想再说话
就像不说话
也有很多声音
就像寂静无声
也有很多话

一个人走太长的路
路就会替他走下去
就像火车停下来
铁轨还在飞驰
船靠岸了
水依旧勇往直前

一个人
有时就是一世界
就像一片叶子掉下来
就是一位亲人离去了
而他哭了——
月亮就是他的一滴泪


《北风》

必是在冬天
在北方在中年
才爱上呼呼北风
北风吹着旷野
也吹着遥远乡村
吹着纸糊的窗户
也吹着未来的街道
带着粗糙的沙粒
也带着迷人的雪花
北风吹灭蜡烛
又在吹灭中升起星星
骑着马也开着车
蒙着面也张着狰狞的面孔
北风是一伙赤裸裸强盗
也是裹着长袍孤独前行的圣徒
还我一个故国同时正把我变成
一个怀旧、粗暴而伤感的人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12-1 15:15 , Processed in 0.031344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