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6078|回复: 11
收起左侧

马克•斯特兰德Mark Strand 诗 My Death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11 11:49: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14年11月29日,诗人马克•斯特兰德(Mark Strand)因脂肪瘤去世,享年80岁。这位生于加拿大爱德华王子岛的美国诗人的成就大家都很熟悉,我就不加赘述。谨从他的诗集中选译几首,以作纪念。下面的这段话参考The New York Times上当日讣告中的文字。
  1998年接受《巴黎评论》的访谈时,斯特兰德说自己的诗写领域是“自己,自己的边缘,和世界的边缘 (the self, the edge of the self, and the edge of the world)”,也就是“自己与现实之间的阴影地带(that shadow land between self and reality)”。这样的主题领域显得有些灰暗荒寂,并主导了他的作品,尤其是早期作品,以至于有批评家认为他写得有些重复。当然,他自己并不这么认为。针对主题阴暗的指责,他反驳说,我觉得我的那些主题“光照得很均匀evenly lit”,不过,这还是导致他一度辍笔多年,只写一些儿童诗。
从他所说的“光照得很均匀evenly lit”,我们看得出他显然是在以视觉艺术来作比。事实上,斯特兰德原本就是要做画家的。他1957年从俄亥俄州的Antioch学院毕业后入耶鲁艺术与建筑学院,1959年获得了美术学学士。因此,即便此时他已经成为诗人,他对视觉艺术的兴趣从未消减。他写了两本画家专论,还出版了一本艺术论文集(The Art of the Real)。到了晚年,斯特兰德自己还用纸做拼贴画,并在纽约展出过。


   My Death
      Mark Strand

Sadness, of course, and confusion.
The relatives gathered at the graveside,
talking about the waste, and the weather mounting,
the rain moving in vague pillars offshore.

This is Prince Edward Island.
I came back to my birthplace to announce my death.
I said I would ride full gallop into the sea
and not look back. People were furious.

I told them about attempts I had made in the past,
how I starved in order to be the size of Lucille,
whom I loved, to inhabit the cold space
her body had taken. They were shocked.

I went on about the time
I dove in a perfect arc that filled
with the sunshine of farewell and I fell
head over shoulders into the river’s thigh.

And about the time
I stood naked in the snow, pointing a pistol
between my eyes, and how when I fired my head bloomed
into health. Soon I was alone.

Now I lie in the box
of my making while the weather
builds and the mourners shake their heads as if
to write or to die, I did not have to do either.


   我的死
      马克•斯特兰德        得一忘二 译
悲伤,当然有,还有困惑。
亲友们聚集在墓地,谈到
我就这样报废了,而天气正在蓄势,
雨在近海朦胧的岩柱间游移。

这是爱德华王子岛。
我回到出生地来宣布我的死讯。
我说我将会大踏步迈进海洋,
拒不回顾。人们气得冒火。

我对他们说了我过去的种种努力,
我怎么忍饥挨饿想与我挚爱的露希尔
身材匹配,以便住到她身体占居的
那个冰凉空间。他们听着都震惊了。

我继续讲,讲到有一次
我以完美的弧线
一头扎进大河的腰下,
那弧线充满告别的阳光。

还讲到有一次
我赤身裸体站在大雪中,用手枪对准
印堂,而扣了扳机后,我的头开出
健康之花。很快,我便形影相吊。

现在,我躺在一口
我自己做的箱子里,而天气
蓄势待发,奔丧的人个个摇头,就好像
写作与死亡,我一样也不该做。

发表于 2015-1-11 14:35:59 | 显示全部楼层
in vague pillars 是不是雨如柱。。
 楼主| 发表于 2015-1-11 21:02:17 | 显示全部楼层
姜海舟 发表于 2015-1-11 14:35
in vague pillars 是不是雨如柱。。

很有可能
发表于 2015-1-25 16:42:36 | 显示全部楼层
得兄,good job, as always.

in vague pillars: 海舟的说法很有趣,但我觉得不是指每根雨丝有柱子那么粗。我常在海边行走,看见雨在远处下着,看起来像一根根几里粗的灰蒙蒙的擎天柱(有时也能看到个别比较清晰的,像传说中的“龙吊水”)。我想,那大概就是这首诗里vague pillars的意象。

 楼主| 发表于 2015-1-26 11:38: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阿九 发表于 2015-1-25 16:42
得兄,good job, as always.

in vague pillars: 海舟的说法很有趣,但我觉得不是指每根雨丝有柱子那么粗 ...

阿九兄的解释应该说是最合理的解释。
发表于 2015-1-26 12:39: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huapi 于 2015-1-26 13:58 编辑
得一忘二 发表于 2015-1-26 11:38
阿九兄的解释应该说是最合理的解释。

会不会指类似这样的真柱子?
标题:爱德华王子岛标签:联邦大桥,爱德华王子岛,加拿大描述:Confederation Bridge from Borden, Prince Edward Island, Canada
发表于 2015-1-26 14:52:09 | 显示全部楼层
画皮兄好,画面一直打不开。
如果是在真实的柱子之间移动,应该会用 among 吧。介词 in 代表形式,即 in the form of vague pillars。
你觉得呢?

发表于 2015-1-26 15:47: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huapi 于 2015-1-26 15:57 编辑
阿九 发表于 2015-1-26 14:52
画皮兄好,画面一直打不开。
如果是在真实的柱子之间移动,应该会用 among 吧。介词 in 代表形式,即 in th ...


九兄好!实体pillar的猜测确实在in上有些牵强,还是相信九兄亲眼所见的擎天柱了。

http://www.quanjing.com/share/acp-acp02746.html
 楼主| 发表于 2015-1-29 14:08:10 | 显示全部楼层
huapi 发表于 2015-1-26 15:47
九兄好!实体pillar的猜测确实在in上有些牵强,还是相信九兄亲眼所见的擎天柱了。

http://www.quanjing. ...

确实是啊  这个in很关键   谢谢两位
发表于 2015-2-4 23:52: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阿九兄说的那种景象我也在海边见过。这种景象也是英国画家John Constalbe很喜欢画的。比如这两幅:



如果翻翻画册,应该能够找到更典型的。
发表于 2015-2-5 13:19:29 | 显示全部楼层
旋久兄好,两幅画妙极了,尤其第一幅,海上的“雨柱”确实就是那个样子。

发表于 2015-2-5 16:45:06 | 显示全部楼层
周旋久 发表于 2015-2-4 23:52
阿九兄说的那种景象我也在海边见过。这种景象也是英国画家John Constalbe很喜欢画的。比如这两幅:

{:4_95:}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1-19 07:51 , Processed in 0.045733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