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6299|回复: 2
收起左侧

纪念碑(诗5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12-27 11:15: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李知行 于 2015-1-2 14:00 编辑

纪念碑(诗5首)

李建春


纪念碑

我们含混地活着,在这片土地。
有太多的事情不被追究,也无从
追究;成事不说,遂事不谏
只须向前看,且留意脚下

我们踩着时间走,在这片土地,
在时间上滑翔。丰富而危险的
是时间,最美的也是时间
我必须带上时间的气质,锤炼
一种风格。

含混是必然的。
压实到成煤,成玉,而不是爆发。
我崩落,在我走过之后
我塌陷,在我遗忘之后
因此地狱总是追随我,悬崖
垂直于我的脚踵;因此得救只在
分秒之间,活着只在动中

但我停下来了。与很多人
略有不同(他们的停,是死
像我的父亲,我叔父)
我的秘密是只保持动的姿态
其实没动,但也没静
我骗过了他们,那些幽灵
追随者,他们环视我
下一步如何?
我乐意与他们共同期待
我站立的虚空是金刚石

这块土地是死者的纪念碑
当尽力搜索他们的姓名。
我坚忍如汗青,挺直如石板
为了那些细节,那些生平
请写下他们,决不忘失!

(甲午年五四)




要忍住悲怆,要忍得住。
要忍住现场。
直接、急切的爱,我在你们身边。

我围观,但我站过来了。
脚印是我的正义,摄像头
给我指证。

也喝茶,也玩石头,也交流音乐,
我练习一个空间,
一手挡住悬崖。


狼图腾之子

柔条滴翠。雨后,黄鹂在庭院乱叫
雄壮的车轮轧路面声,远听:像冰与火
呼啸。激撞的小角落,对流的洄涡
权作遁世之地,允许我耳热的冷眼
偶有友人来访,羞赧地说道:只是路过

这么说,我仍属于主流,在抵达之前?
错位的承接:一滴泪,流过焦热的石兽
虽未入党,却不容回避在体制内
我是分裂的嫡子,决定了,就生在狼图腾
胡闹而精密的末代,带着被咬的伤

曾以荒凉作我粗犷的哀嚎,远游
几代逆天放松之际,坎坷地长出
接过出酒槽;这是纣或狄奥尼索斯的奋发
我同情他们,在怎样的对立面的渴望中
拼命掩住,难见阳光,以弥留的一击

在以铁掌和百般的毒,蜇入过的土地
在以三峡雪崩发电,遍地立交通天
青藏线后段,我的心脏,被稀薄提升
这是新原始:暴烈的极致,遗腹的柔媚
我有权撕开档案,清点部族的积怨


蝉翼

我在啦。早已在,但感觉还是刚刚到。
我活于此地,只一瞬间,便乘蝉翼降落。
这个夏天的鼓噪,隔着帐篷,
网兜似的亲向我,然而我还是
在众树和凉亭之间,打盹的那位。

我是清凉的血。我是恐怖
投于湖面的影。我已遥远。
多少面镜子,像书页翻过,哗哗。
现在还需要什么?轻悄地立住。
在每个方向上像在大道口,光光。


片断



千锤百炼的是这样一个人,或一组瞬间:他从未纯粹起来,总是在下一秒翻倒,混淆;
一颗星照在黯淡的流域,一种慈悲。

混杂了贪鄙和崇高,深渊似的快感才是大话之源。
用强迫症来实现,用阿谀、碰撞、陷阱、厮磨,哪怕身后是血海,是惊恐的警告。

就靠这种力量,冲到历史的前台么。
礼取消了。父与子,男人女人,亲戚朋友兄弟,这些一对一的、朴实的情感全被抽象的“献身”取代。



我失魂落魄。觉得所学与生活全没关系,只有个人的,欲望的,或对死的恐惧才有用。
温暖的区域是大片卑微、混杂、无从命名之地。
我需要自虐以开口说话,
我操着语法,遵守词典。

他捶打老婆的声音,像黯淡的鼓。我能辨清哪一拳头击在背上,哪一拳头击在肋,或臀部。
他捶打。隔墙传来粗重的喘息,和对掰。
“让你打死!让你打死!”肉的声音沉陷。
公社的这块宅基地,如今在推土机下需要保护。


甲午年三至八月
发表于 2015-2-8 12:59:43 | 显示全部楼层
    含混地活着不被追究,无责任的展现
    压实而不爆发——忍,因此地狱总是被追随
    唯可以乐观的是还有纪念碑会诉说图腾
    蝉翼是逃命、夺命的盔甲
    习以为常的血不再为恐怖传话
    礼仅限于片段,非众人们共享
   “宅基地”可埋下活物,树碑成林
    遮掩活着的、死去的光
发表于 2015-4-3 08:19:5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含混地活着,在这片土地。
有太多的事情不被追究,也无从
追究;成事不说,遂事不谏
只须向前看,且留意脚下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12-2 02:02 , Processed in 0.038018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