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479|回复: 0
收起左侧

《乌鸦》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12-4 12:14: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西左


叫乌鸦的女人
我回到房间后
叫乌鸦的女人已离开
她一定抖落所有羽毛
才使房间这么黑
她裸体走在城市的月光下
以为自己像灵魂
是看不见的


我喜欢的那只乌鸦
我喜欢的那只乌鸦
正躺在我的床上
她是我从夜晚拆下后带回的
不会生锈,有精心打扮的黑
她不像你们只会给我喋喋不休的身体
其他一切
她不言不语,有时栖息在我的颅腔里
灵魂的骨架上
抖落了许多片羽毛
我不认为其中一片
是开启某道门的钥匙


无题
你把我的悲伤藏在哪里
害我在人前要假装
自己是个没有悲伤的人
我知道你叫乌鸦
别以为在冬天的后半夜
头顶积雪我就认不出你
我听出了你的尖叫
本来是空洞的。你这个混蛋
我现在走路的声音
像乌鸦拍打翅膀发出的
失恋后便会看看衣服下
是否已长出乌黑发亮的羽毛


大风停
大风停,落在院里的麻雀像生锈的铁
喝酒的人已过了打虎的年纪
布满皱纹的脸在镜里有了裂痕
牙掉光了,嘴也干瘪了
我趁他不注意
把一只乌鸦放入他的喉咙
接下来土壤里漫长沉睡的岁月
他不经意的
在夜深人静时无聊的叫上几声
天空跌落的星星却能转世


吉普赛女人
我们亲吻
两道伤口,疼痛
欲言又止。你这个神经质的吉普赛女人
抛弃了山羊,钢丝
还有漂亮的猴子
我喝咖啡时
常常思考你把那只乌鸦
比刀子更锋利的喙
藏在身体的哪个部位


影子
那只从故乡飞来的乌鸦
被车碾死在路旁,身上爬满了
举行盛大仪式的苍蝇
——不会孤独的。他们只是戴着面具
到来或离开
我走路和关门时很小心
不能再碰伤我的影子,面对遥远的故乡
它现在已经掉光所有羽毛

                        2014—12—04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9-28 12:19 , Processed in 0.029334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