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8061|回复: 3
收起左侧

诗一首:《秋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11-26 00:15: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秋月》
(记一位普通的女纺织工人)


千千万万的人,找不到自我的出路,
在生活的压抑中。她,已穿过
不惑的年轮,驼她的自行车,
却用两轮,在家与工厂间单调徘徊。

自行车,在用旧装抗议和厌倦——
局限,太窄,太单一。
但是,给它动力的震率中,它还
从心而论——满意,没有疯狂的骚动。

这是一位成熟而单一的母亲。
爱,自然也能像孩子一样得到,
只是工厂的隆隆声中,洗去了一个娇嫩
脸庞,以将去的秋色哀凉,覆盖。

她总是无声,在家中,厂里,没有过多
争执,从进厂到不惑,只是眷丽的天空
渐渐远去,远去••••••很多人很沉默,即使
收到伤痕的馈赠,也努力往肚子里吞咽。

车子,也极力掩住痛,夜里化成细风,
钻进她的心里,发现里面积满了
污块,人生的、时间的、生活的,
它终于,在突然醒来的夜里,流出了眼泪——

剥落了新染的衣装,它觉得它不能掩饰,
它要真实,露出久经卑微的容颜,由真心
写出:车轮已锈黄,辐条已折断,应是
很多根辐条,车座儿已露出海绵,它已不怕。

这样,它很舒坦,不再做作,它真想
让人看到,每天往返工厂的她真实的心声。
因为工厂的剧烈噪音折磨里,传来水分子的
告别,与氧分子的胆怯,植物内心的酸楚。

它深知,她在这座城市里的哀歌与不快,
没声音告诉她,哪里有可以到达的人生桃源。
暮然中,社会表面载满的“五色花园”中,
有了污涩的小屋,屋里竟是她熟悉的老套空间。

它久久望着天空,呼吸着来自坟墓小屋的空气。
它极力诉说,却发现,来往的车流中,
它只是其中之一的机器。沉重,机械,
而紊乱的振率,惊觉了它:“谁给她造成?”

一个年轮相仿的工友,悄悄带着疲倦——
悄悄离开这个平静天空,那是因为工友
在隆隆声中,在长年的烦躁中,与她
不愉快的生活圆圈暂别,也许只是小别。

不知哪一天,她还会来临,只是不知在何时。
它从振率中知道了,它没有埋怨,只有
绝望的承受。用转速,减除它和她,
心里的苦水,这是它想告诉人们的天空。
发表于 2014-11-26 14:28:46 | 显示全部楼层
关注平民的视角,好
发表于 2014-11-27 08:56:38 | 显示全部楼层
好~
发表于 2015-2-8 13:07:36 | 显示全部楼层
    血汗是线,纺织成衣袜,包裹兽人。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12-2 03:07 , Processed in 0.035973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