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6549|回复: 1
收起左侧

古罗马的饭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11-4 14:35: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贺拉斯《讽刺诗集》第二部第八首

这首诗记述了一次失败的宴会。主人纳西丹(Nasidienus Rufus)精心准备了许多独门秘制的菜肴,邀请麦凯纳斯等人前来赴宴,然而他异乎寻常的烹制方法和学究气的食物介绍却败坏了宾客的食欲,壁毯突然掉下更让现场一片狼藉,最后大部分客人没吃完就溜走了。学界对这篇作品通常的解释是,贺拉斯嘲讽了巴结权贵和追求豪奢的爆发户纳西丹。这首诗是贺拉斯两部《讽刺诗集》的最后一首,照理应该具有跋诗的性质,但许多评论者在这个方向上却一无所获。长久以来,这首诗获得的评价都不高。Morris认为它“绝不是讽刺诗里的佳作”;Fraenkel觉得它只是娱乐之作;Coffey声称它没有独立的艺术价值;Evans相信这篇怪诞的作品仅仅表明,贺拉斯决定不再写作讽刺诗,转向其他体裁。就作品的题材而言,很多研究者都意识到了它与传统的关联。Rudd指出,罗马讽刺诗的宴饮主题源于古希腊的新喜剧,Fiske探讨了卢基里乌斯作品中的宴饮场景,认为贺拉斯受到了他的影响,Morris相信,正是卢基里乌斯的影响妨碍了贺拉斯发挥出他在其他作品中表现出的优点。但自1988年以来,几篇重要的学术文章为这首诗“平了反”,证明无论在艺术处理还是在主题表达上它都是一篇上乘之作。Baker提出,贺拉斯在诗中讽刺的不是纳西丹,而是麦凯纳斯的朋友们。首先,纳西丹在诗中的表现没有任何不妥,竭力为他找“罪证”的评论家(例如Lejay和 Palmer)都有牵强附会之嫌。贺拉斯藏在幕后,让自己的朋友、喜剧作家方达纽(C. Fundanius)来讲述故事,并通过提问来操控叙述的方向,扮演了《讽刺诗集》第1部第9首中弗斯库的恶作剧角色。最后的结果是方达纽在嘲笑纳西丹的同时,被贺拉斯利用来嘲笑他和同伴有违做客之道的行为。Baker指出,对朋友善意的讽刺在古罗马诗歌中并非没有先例,卡图卢斯对弗拉维乌斯(《歌集》第6首)和苏费努斯(《歌集》第22首)的调侃与贺拉斯在此诗中所做的类似。贺拉斯敢于如此讽刺朋友,证明此时他在麦凯纳斯朋友圈中的地位已经很稳固。Caston相信,这首诗不仅是全书的终曲,也是两部《讽刺诗集》的终曲。首先,它为《讽刺诗集》第二部中多首关于食物的作品做了总结,认可了简单食物及其所代表的生活方式,它也揭示了讽刺诗和喜剧之间的关系,其写作手法也隐含了贺拉斯对讽刺诗读者的期待,不是被动地等待作者指出讽刺的对象,而是自己去独立评价,贺拉斯的隐身也当从这个角度解释。Caston特别讨论了壁毯掉下来的美学含义。古罗马剧场和现代的剧场相反,是表演开始时落幕,表演结束时升幕,所以发生在作品中段(54-55行)的落幕意味着某种表演从这里才开始。他认为,落幕之前的部分代表喜剧——讽刺诗的源头,落幕之后的部分则代表讽刺诗。O’Connor的解读最有说服力,他指出,这首诗是当之无愧的跋诗,它在结构和主题设计方面都高度成功,在全书中发挥了两个功能,一是通过宴饮这个传统的生活意象概括了全书的反愚蠢主题。主人的意愿与结果之间的反差,突出了人类愚蠢的一个关键因素:看不到欲望的边界,看不到不可控的外部因素;二是用纳西丹的宴会象征文学创作,揭示从生活到艺术的转化机制,并隐约表达了贺拉斯本人面对读者的忐忑心理。O’Connor发现,有两类戏仿帮助贺拉斯传达自己的信息。首先是哲学戏仿,纳西丹的宴会影射了柏拉图的宴会,尤其是柏拉图对幸福生活的讨论,而在此诗的姊妹篇《讽刺诗集》第2部第4首中,食物问题显然是作为哲学问题来呈现的。其次是文学戏仿,贺拉斯借用了史诗主题(愤怒与复仇)、史诗技法(呼告与列举)、史诗措辞以及喜剧的情节模式。诗中纳西丹对待食物就像艺术家对待作品,严谨精细,唯恐考虑不周,但他无法掌控客人对待食物的态度,更无法预料像帷幕落下这样的意外因素。如果说他身上体现了人类的愚蠢,这种愚蠢的关键并非是奢侈与放纵,也不是所谓的依附权贵,而是梦想逃脱偶然与运气的控制。然而,他并不仅仅是讽刺的靶子,作为艺术家的象征,他无疑与贺拉斯有相通之处。O’Connor精妙地阐释了诗中小丑巴拉洛就壁毯落下发表即席演说的场景,认为它有四个层次,完整地揭示了生活如何转变为艺术。第一个层次是现场发生的事情,纳西丹从表面意义解读巴拉洛的演说,没有意识到他的反讽;第二个层次是反讽,这个任务由小丑巴拉洛承担;第三个层次是喜剧,由方达纽掌控,它将巴拉洛的演说纳入了泰伦斯式的喜剧框架和荷马式的史诗戏仿中;最后一个层次是讽刺诗,贺拉斯将方达纽的喜剧叙述转化成了带有柏拉图色彩的哲学对话。每个层次都有一个听众,依次是纳西丹、巴拉洛、贺拉斯和这首诗的读者。然而,无论贺拉斯对自己的作品有如何精巧的控制,归根结底,他和纳西丹没有什么不同。如巴拉洛所说,名声(fama)很少与努力(labor)相称。贺拉斯和纳西丹面临的最大危险就是一群怀着敌意的读者(品尝者)。在《讽刺诗集》的末尾,在作品即将面对公众的前夕,贺拉斯借纳西丹的形象表达自己的焦虑,是完全自然的。


那位幸运儿纳西丹的宴会,你觉得如何?
我昨天想请你做客,他们却说你从中午
就在他那儿喝酒了。“太棒,这是一辈子
最享受的一次。”如果不嫌烦,请告诉我,
到底是怎样的第一道菜平息了你胃的愤怒。
“首先是卢卡尼亚的野猪,吹温和南风时
捕来的,宴会之父是这么说的,它周围
摆着调味的芜青、生菜、萝卜,都足以
唤醒食欲,还有泽芹、鳀鱼酱和希腊酒糟。
端走了这些,一位束着高腰的奴隶
用紫色的餐巾擦净枫木的桌子,另一位
扫走了地上的残渣和所有碍眼的东西。
然后走来了肤色深暗的希达佩,窈窕
如阿提卡少女,顶着献给刻瑞斯的圣器。
他拿来凯库布酒,埃康拿来了未加海水的
奇乌酒。这时主人说:‘麦凯纳斯,如果你
更喜欢埃巴努或法雷努,这两种酒我都有。’”
可怜的财富!谁和你一起用餐的,方达纽,
让你这么开心,我很想知道。“我在头座,
维斯库坐我旁边,尾座嘛,如果没记错,
是瓦里乌斯。维比丢和巴拉洛坐在一起,
他俩是麦凯纳斯的随从,职业的吃货。
诺门坦坐主人那桌的上座,珀丘坐尾座,
可笑的家伙,一口能吞下几个蛋糕。
诺门坦的功能是,什么东西客人没注意到,
他就用食指提醒他们,因为其他人,
我是说我们,只顾吃禽肉、鱼肉、牡蛎,
全不知里面藏着一种很特别的调味汁——
秘密立刻就显明了,当他递给我大菱鲆
和鲽鱼的内脏,都是我从未尝过的玩意。
然后他又告诉我,发红的蜜糖苹果
是在下弦月时摘的,这有什么奥妙,
你最好听他解说。这时维比丢对巴拉洛说:
‘今天不把他喝破产,就像人死仇没报。’
他俩要求换大杯。殷勤的主人脸色
一下就白了。他最怕的莫过于凶猛的酒鬼,
或许因为他们骂起人来更无顾忌,
也或许因为热酒会钝化敏感的口味。
两人把一罐罐的酒倒进了埃里费酒杯里,
其他人也纷纷仿效,只有最低躺椅上的
宾客没有去伤害酒罐。这时端来了
一条石吸鳗,在游泳的虾之间,平铺在
盘子里。主人紧接着介绍说,‘这是怀孕时
捕捉的,因为产卵后肉质就会变坏。
汁是专门做的:用了在维纳弗初榨的油,
鲭鱼制成的酱,放了五年的葡萄酒,
而且是海这边产的,等到烹煮的时候
(我插一句,煮好以后,如果加上奇乌酒,
味道比什么都强)再加上白胡椒和一点
用美辛那的葡萄酒酿制的醋。是我最先
向世人展示,如何在汁里炖绿芸苔、苦木香,
库提鲁用的是未洗的海胆,海里的壳
炖出来的汁比通常的盐汤鲜美得多。’
正在这时,沉重的壁毯从天而降,
砸在盘子上,拽下无数的黑色尘土,
坎帕尼亚原野上的北风都自愧不如。
我们怕还有意外,等确定危险已过,
都站起身:只有纳西丹在那里低着头,
仿佛哀悼夭亡的儿子。结局会如何?
如果睿智的诺门坦没如此安慰朋友:
‘啊,时运女神,有谁比你更残忍?
你总是这样,以捉弄我们人类为乐!’
瓦里乌斯捂着餐巾,几乎笑出声。
巴拉洛向来瞧不起周围的一切,接着说:
‘这就是人生的宿命:你的努力永远
换不来与之相称的名声。看看你!想给我
丰盛的款待,却被焦虑折磨得团团转,
担心面包烤糊了,担心上桌的沙司
味道不好,担心所有服务的奴隶
仪容不够整洁大方!此外,还要加上
这些偶然因素,比如挂毯掉下来,
就像刚才,比如侍者踩滑了,摔坏
一个盘子。主人的天才和将军一样,
逆境时方能显示,顺境时总是隐藏。’
纳西丹回应道:‘无论你祈求什么,愿神
都赐给你!你真是好心、体贴的客人!’
他叫人去拿拖鞋。这时每张躺椅上
大家都叽叽咕咕,咬着彼此的耳朵。”
这样的表演最精彩,真希望我在,可是,
你先赶紧给我讲,还有什么好玩的。
“维比丢问奴隶,酒罐是不是也碎了,为何
他要酒的时候没人给他斟,大家都编着
各种滑稽的借口,巴拉洛煽风点火。
纳西丹啊,此时你抛下郁闷的表情回来了,
决心用技艺修补时运,跟随的奴隶
托着大盘子,里面是撕好的鹤的肢体,
撒了许多盐和面粉。还有白鹅的肝,
填满了肥美的无花果,还有扯下来的兔腿,
因为单独吃,比和肚子一起吃更美味。
然后乌鸫和林鸽摆在了我们面前,
前者是烤的胸脯,后者去掉了臀部,
都是佳肴,如果没有主人在唠叨
它们的原理和性质。我们集体逃跑,
终于报了仇,那些菜一口没尝,仿佛
比北非毒蛇还可怕的康迪娅给它们施了毒。”
发表于 2014-11-22 13:27:34 | 显示全部楼层
提起来啊,这类现在很少读的。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1-19 08:23 , Processed in 0.037685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